cyl9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第734章 求人-1mout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二十分钟后,陆超来到了酒店里,为可怜兮兮的穷老大买了单,跟向淮走得比较近的几人,都知道老大很穷,所以出门在外已经形成了自觉掏钱包的习惯。
没办法,他们的工资都是老大发的。
如果不形成这个习惯,老大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扣钱,比如上班时吃东西,比如上班时间上厕所……
老大扣钱的理由千奇百怪,防不胜防!
乖乖的付了钱以后,陆超走进包间里。
薛夕看到他,还稍稍愣了愣,因为实在是太久没见了,小虎牙还是一如既往,见面后先露出一抹笑,两颗小虎牙显得非常可爱:“夕姐,好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薛夕迟疑了一下,慢悠悠道:“……你跟之前一样。”
陆超:“…………”
坐在薛夕对面的向淮,看到这种情况,勾唇笑了起来,他双手托住下巴,询问:“那我呢?”
薛夕看向他,这人天天见,有什么变化?
干脆没理他,而是问向陆超:“谁投的药?”
陆超开了口:“你们数学系,跟着你做项目的一个人,但那人自己也迷迷糊糊的,好像是被人控制了,我们抓住他以后,他死活不承认,好像是忘记了自己往饮水机里下药这件事。”
陆超开了口:“我又把他送到了特殊部门,景飞检查了一下,发现是被人催眠了。”
被催眠了?
薛夕略显疑惑时,就听到向淮开了口:“这是一种异能。有人会催眠术,可以控制别人。”
催眠术……
不知道怎么的,薛夕首先想到的就是季司霖。
她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天真愚钝了,接触的越多,就越察觉到有问题,季司霖是大佬群里面的副群主,平时全能大佬老师不在群里的时候,群里成员们有问题基本上都找他。
现在冯省身、岑白、还有全能大佬都是异能者,那么司霖哥肯定也是。
薛夕可以确定的是,从小到大,司霖哥从未害过她,至少现在还未。
不过,或许是她想多了,心理医生不一定就是异能者,再说了,催眠的异能,也不是只有司霖哥一个人会。
她看向陆超:“人在哪里?”
重生天才富二代 一二十三
有些问题,她还是要去审讯一下,指望着景飞和郑直动动脑子来破案,恐怕比猪会上树还难。
陆超:“特殊部门呢。”
薛夕站起来:“行,那我们去特殊部门吧。”
陆超开车,带着薛夕和向淮一起来到了特殊部门,刚停下车子,几人往特殊部门里面走的时候,薛夕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傅淳!
这不是相隐居士,也就是傅元修的父亲吗?
当初在滨城的时候,就是相隐居士开口为母亲夜黎正了名,否则的话,叶俪还要继续被打压,根本不可能在画画界有如今的地位呢。
所以,薛夕对这位前辈很尊敬,当下走过去,特意打招呼:“傅伯伯。”
年迈的傅淳听到这话,停下脚步,他似乎满脸焦急,可在看到薛夕后,笑了:“夕姐儿,你在这里啊!”
薛夕点头,询问:“您来这里有事?”
傅淳点头:“嗯,有点事,改天再聊吧!”
见他似乎不怎么愿意开口,薛夕只能点了点头。
傅淳又小心翼翼瞥了向淮一眼,这才迈步进入了特殊部门中。
他步履蹒跚,拿着拐杖,让薛夕忍不住去想,傅淳来这里干什么?像是他这种国画界的泰山北斗,如果有事,喊人去找他就可以了,可今天的态度却有点卑微。
但傅淳不说,薛夕也就没有多想,跟着小虎牙和向淮往旁边景飞那边走。

傅淳在特殊部门里面拐了弯儿,去了方怡那里。
彼时,郑直正在给方怡道歉:“怡姐,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
方怡正在装委屈:“阿直,我真的尽力了,可他们始终不能说话,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真相大白,总算是还我清白了。不然的话,被你误会,我真的很难过。”
她低下了头,眼圈都红了。
郑直立马上前一步,扶住了她的肩膀:“怡姐,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怀疑你了!”
方怡点头。
眼神里却闪过一抹光。
其实在昨天见到那三个人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他们是假装的,但她没说,想的是薛夕的那个朋友要被看押。
等到实在没办法了,向淮肯定会出手的,到时候总会求到她面前,她再去说出实话。
可没想到根本没等来向淮,薛夕竟然察觉到了真相!
駐馬太行側
那个女孩,虽然异能很弱,可没想到智商还挺高的。
不过算了,让郑直从此以后对自己在没有怀疑,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等郑直离开后,她算了算时间,觉得傅淳快到了,所以往外走了两步,刚好看到傅淳跟薛夕说话的场景。
方怡的眼神闪了闪。
林婧快要过生日了,她本来打算找傅淳的一幅画做礼物的,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熟悉,很亲昵。
盛寵之嫡妃攻略 沾衣
她眼神里闪过一抹厉光,没有往前走去迎接傅淳,反而回到了办公室里。
傅淳没带任何人,来到方怡的办公室,他叩响了房门后,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脚步略微顿了顿。
这么多年来,他其实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慢待。
没出门迎接也就算了,来到了这里,竟然也还是这种冷冰冰的态度。
身为国画大师,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追捧的,傅淳倒不会在乎态度,但就算是身为一个长辈,也不应该被一个晚辈如此对待吧?
可他脚步只停留了一下,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没办法。
巫戰天下 勞燕
为了儿子的病,有时候,面子根本不算什么。
他进去后,就看到年纪轻轻的方怡正坐在办公椅上,根本没有站起来迎接他的打算,他老眼里闪过一抹尴尬,但还是往前一步:“方医生,我来这里见你,是为了拍号的问题……”
方怡这才抬头,似乎刚认出傅淳来,顿时站起来:“原来是相隐居士大师!您做!”
穿越八十年代逆襲
傅淳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刚刚应该是想多了。
他在沙发上坐下后,方怡这才坐在了他的对面,查了查开了口:“原来您儿子是肺癌,可一年前不是已经排上号了吗?”
傅淳叹了口气:“对,一年前查出这个病症的时候,我就来排了号,但您的号要等五年。可他今年病情恶化,恐怕等不到了。所以,我才来这里,问问你可以不可以插个队。”
傅淳的语气很卑微,透着祈求:“当然,您提什么条件都可以。”
没办法。
癌症是无可救治的。
全世界的异能者,目前只有方怡会治疗术,这是她在特殊部门里的资本,也是她成为p10的重要依仗!
傅元修撑不到四年后了,甚至现在已经到了晚期。
傅淳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来祈求方怡。
他也算是找了好多人,在方怡面前说了话,得到了方怡的允许才来的,在傅淳看来,如果不可以插队,那么方怡大可以回绝他,既然同意了见他,那么就肯定是有条件要谈的。
宦海風
他愿意倾尽全部家产,只为救儿子一命。
可没想到这话一出,方怡叹了口气:“您的情况,我了解了,对此我也表示非常的难过,但规矩,就是规矩,不可以破例。”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