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roaae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七十八章 即將結束的時代分享-6t9z3

Leith Maxwell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国,邯郸
邯郸人在失去了马服君,平原君之后,终于是听到了一个难得的喜讯,廉颇将军击败了燕国,羞辱了他们的君主,这件事成为了邯郸人仅有的趣谈,他们失去了自己最敬仰的马服君,可是生活还是得要继续,死掉的人将得到安息,而活着的人则需要继续生存。
—————
耕作忙碌的季节已经走远了,赵国再一次变得寒冷,而这次的寒冬,赵人却没有了太阳来照耀着他们,这让他们觉得更加寒冷,哆嗦着,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常常能听到哭声,这是又送走了一位抵御不住寒冷的人。赵王在大方向上,的确是说到坐到,他减免了百姓的税赋,也免去了这些年里的一些徭役。
而官吏们,有功的人也得到了相应的赏赐,做恶的人被处置。
廉颇将军是丝毫不会留情的,在审判这方面,很少有人能逃脱,加上先前的一系列的政策,赵国的情况倒是开始回暖,这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在从前,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可是日子过的还是很开心,常常聚集在一起,谈论着马服君的壮举,听着有学问的人讲述马服君的言行。
而如今,他们总算没有再饿着肚子,却再也听不到从前的笑声了。
亿万老公,送上门!
在邯郸的一处小院落里,年迈的庞公坐在床榻边上,看着躺在床榻上的田单,脸上满是担忧。田单比起从前,虚弱了一些,额头滚烫,赵王在各地都设立了医官,也算是一件好事,如今就有医正在为田单治疗。田单的脸上并没有担忧,也没有忧虑,他看起来反而有些轻松。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他看着一旁的庞公,摇着头,感慨道:“庞公…看来我也熬不过您…要先一步离开了。”
庞公也是笑着,他说道:“没有几个人能熬过我的…世人都说秦王长寿,可这位秦王也绝对熬不过我,您相信吗?”,田单笑了起来,随后又剧烈的喘了起来,他点着头说道:“我相信这一点,您到底是如何保持长寿的呢?”
“您想要学?”
“不,我只是好奇而已。”
“早睡早起,清晨舞剑,不贪吃,不多饮。”
守護甜心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庞公笑着说道:“等您稍微好了一些,您可以搬到我家的附近…”,田单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不必了,长寿,未必就是好事啊,世人大多羡慕您,却不知道,活得越久,也就越痛苦啊。”
穿越之我是乞丐夫人 弈澜
“这倒是真的…我送走了自己的三个儿子,送走了自己的七个孙子,如今连玄孙都已经病死了一个…”,庞公苦笑着说道:“我过去的那些朋友们,只剩下了一个剧幸,我现在很担心他会被廉颇杀死…”
“庞公啊…我倒是希望您能早点离开。”
“您为什么要咒我呢?”
“我只是不想让您看到赵国覆灭而已…呵,马服君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能挡住秦国了…”,田单眯着双眼,他认真的说道:“就如那位孔斌所说的,最多二十年,天下都要归秦国了…我倒是无所谓,哪怕秦国灭亡了齐国,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我的齐国早就灭亡了…”
“可是您不同,您一心为赵,若是那一天到来,而您还在人世,即使没有遭受到秦国的侮辱,您也会很痛苦吧…毕竟,您可以为了赵国去做一些违背本心的事情…当初马服君要离开赵国,有人跟上君说:可以派遣武士装作燕人来截杀马服君。这个人是您吧?”,田单笑着询问道。
庞公低着头,没有言语。
“因为您知道,马服君赶到秦国,秦国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了,赵国也一定会覆灭…可是啊,您想错了,就是马服君留在赵国,赵国也一定会覆灭的,赵丹为人狡诈,他不是不知道变法的好处,他只是不愿意将变法的荣誉让给臣子而已…马服君刚刚离开,他就开始全力贯彻马服君的政策…”
“这是因为悔恨?还是因为马服君不能再主持变法?”
庞公认真的说道:“起码,赵国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以后的赵国,将会越来越强大。”
“这您可就错了…我看如今的太子,为人嚣张跋扈,蔑视律法,轻视大臣,赵丹想让他跟随我学习,可是他并不愿意,说:宁死不学齐人治国的办法。您相信吗?如今的变法,在太子继位之后,就会被毁掉…而如今这些全心辅佐赵国的大臣,会被他所驱逐…赵丹不知道该如何教育自己的儿子…也不愿意用律法来治理赵国。”
庞公严肃的说道:“我是赵人,无论付出了什么代价,我都要保护我的国家。”
“我记得,您的先祖庞涓,是魏人?”
“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
大盜賊 泛舟填詞
田单点着头,说道:“您说的不错…您说的很对。只是,有些时候,您所想要保护的国家,就未必能领情,这就是做人的悲哀,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按着您所想的去发展,从庶民到君王,没有人不遭受苦难,庶民没有粮食能饱腹,商贾们忍受苛刻的税赋,士卒们不断的被杀死,大臣们被忌惮,被驱逐,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君王看着自己的国家逐渐衰亡…”
庞公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说道:“这并不能让我放弃,我还是会尽力,完成自己的职责,不辜负自己的使命…我改天再来看您。”
“不必了…您忙自己的事情便是了…单早就死了..哪怕再死上一次,也无关紧要了…”
“我有一封写给马服君的书信,您可以派人去交给他吗?”
“好。”
庞煖离开后的三天,田单离开了人世。他走的很是安静,睡了一觉,次日,家臣走进来,就发现他已经离开了,这位被自己的国家所抛弃的将军,并不想要将自己安葬在齐国,不过,赵王还是按着齐人的风俗安葬了他。赵王非常的痛心,他的贤才们,一个又一个的离开,如今,他又失去了一个顶尖的贤才。
田单的脸上,满是解脱,或许在生命终结的时候,他才彻底的释怀了。
前来送丧的人还是很多的,田单的名气很大,知道他的人也很多,只是因为他太过冷酷,众人才没有来拜访他,田单的坟地与乐毅的坟地很近,两位曾经的对手,在共事了多年之后,成为了永远的邻居。
而当田单逝世的消息传到了齐国之后,在齐国终于引发了巨大的轰动,齐国的百姓们自发的为田单送走,他们整齐的走上了街道,有庶民,有商贾,有游侠,有学者,此刻,这些齐人,全部都放下了自己的事情,聚集在一起,他们披麻戴孝,走在街头上,嚎啕大哭,口中呼唤着田公的封号。
齐人认为,人在逝世之后,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的。
而要让他们找来,就需要不断的呼唤他们的名字,让他们听着声音回到自己的故乡。
齐人打出了安平君的旗帜,这正是田单在齐国时的封号,围聚在这面旗帜之下,齐人大声的嘶吼着:“安平君!!请您回来吧!安平君!!请您回来吧!!”,齐王也被这架势吓了一跳,急忙询问大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大臣告诉他,田单逝世了。
齐王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件事,寡人知道,可百姓为什么要这样呢?”
大臣却有些回答不上来。
这样的发丧行为,在齐国各地蔓延,参与的百姓越来越多,那些年长的老人,激动的站起身来,热泪盈眶的说起了安平君复国的事情,他们听着那惊天的口号,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们挥舞着手里那并不存在的武器,似乎想要重新回到安平君的身边。有些已经神志不清的老者,在口号之中,依稀回到了从前,便愤怒的大吼:“复齐国!!杀燕人!!”
齐人从不曾忘记他们的救世主,齐国也从不曾抛弃他那英勇的将军。
抛弃他的只有那些恶臭的蛀虫。
哪怕是齐王逝世,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所有的齐人都在为他们的英雄而哭泣,而这个古老的国家低声呼唤着它那杰出的儿子的名字。
田公的灵魂,也一定是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就在齐人的哭声之中,就在他们那响彻天地的呼唤声里,飞回自己的故乡,开心的看着一切,投入众人的怀抱。
这场悼念田公的送行,在齐国持续了七天,方才结束。
在寒冬之中,新的一年到来。
秦王五十六年,赵括收到了一封来自故国的信。
他本以为这是信陵君,或者李牧所送来的,可是当他打开竹简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这是田单写给自己的书信。
“括,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是为了自己的国人不惜死战的人。可是我们这样的人,却总是被背叛,被迫离开自己的故乡。早在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您注定是要离开赵国的。因为没有君王可以忍受自己的国家内有一个被国人追随的大臣。”
“当初,曾经有人劝我,可以趁机杀死齐王,自己来担任齐国的国君…可是我没有那样做,我不想让自己的国家又陷入战乱之中,我才刚刚让他从战乱里走出…我想,您大概也是如此…您如今在秦国,可是不要觉得,离开了自己的故乡,这种为难就能结束,除非您一言不发,待在府邸里不出去,否则,就一定会再次遭受迫害…”
“不过,您所抚养的那个孩子..若是他来担任秦王,或许就不会有这样忧虑吧。”
“您真幸运啊…”
田单写了很多,赵括读了许久,这次看完了他的信件,信件里,并没有什么劝诫,也没有交代什么,只是一些闲谈,就好像跟自己的朋友谈话那样,田单写了很多被他藏在心里的话,甚至还有一些趣闻,包括他跟赵奢之间的恩怨,田单跟赵奢吵得很凶,两人的理念南辕北辙,每次聚在一起,总是不欢而散。
田单到现在都觉得:除却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在其他领域上赵奢是不如自己的。
明明是很多的趣闻,明明只是朋友间的闲谈,可赵括还是读出了一种浓厚的悲哀,被风趣所掩饰住的悲哀,田单跟赵奢吵架是因为田单觉得国家只需要抚养一支精锐就可以了,不必过多的征召士卒,这是因为他当初在跟乐毅交战的时候,齐国全民皆兵,严重的破坏了农业,齐国的耕地上空荡荡的,没有人来照料,处处都是孤儿寡母。
他见过战争所引发的最大的祸患,所以他觉得要节省民力。
而田单所说的那句,您真幸运…却是他最大的不幸。
赵括在接到书信后隐约有些不安,在几天之后,他接到了消息,田单病死在了邯郸。
赵括非常的伤心,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随后的几天里,韩非说起了他知道的情况,据说齐国爆发了一场发丧活动,所有的齐人都涌上了街头,来呼唤田单的名字,为他发丧,韩非训斥了这种行为,认为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是耽误了耕作和其他正常的工作。而赵括却不这么觉得,不知道为什么,赵括心里有些欣慰。
楓葉式的浪漫墜落—合 北辰初雪
起码,齐人并没有忘记田单。
就在赵括得到田单病逝的消息后不久,秦国也出了一件大事。
秦王病倒了。
那位看起来无比雄壮,总是精神奕奕,让人不敢直视的猛虎,那位雄才大略,横扫六国,让他人不敢与他争锋的秦王,终于病倒了,就在这个寒冬里。武安君倒下的时候,将士们有些不安,应侯逝世的时候,大臣们非常的思念他,而秦王病倒的时候,整个秦国都乱了。
安国君,赵异人,急忙去照顾秦王。
大臣们更是聚集在王宫里,商谈着接下来的情况。
就连赵括,也带着赵政去看望了秦王。
虚弱的秦王躺在病榻上,紧紧握着赵括的手,悲愤的说道:“若是再给寡人十年…十年…十年就好啊。”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