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8gfci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516 潛入敵營熱推-tuk4k

Leith Maxwell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鬼不需要闭气,在水中潜水就如同人在陆地上行走一般自如。但冥海与河道不同,水底下的暗流很急,还夹杂着冰凉的阴气。一般的鬼潜下去就有可能被暗流卷走,只有像水妖这样的老手才敢潜入冥海中。
不过,单单水妖一个可干不了这件大事,我便要求它在三天之内特训出五十名会潜水的水兵来。
“港主,你是打算……”水妖迟疑地问道。
我点点头,道:“既然明着我们干不过阴军,那我们就来阴的!”
三刀也是干水贼出身的,目光也立马亮了起来:“再偷袭河口镇一次?”
“嗯,再去一次!”我道,“不过,这次不需要大张旗鼓,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铁头却是愣愣的,问道:“你们在说啥呢?”
我笑了,拍拍它的肩膀道:“你也去,干这事儿缺不了你!”
三天之后,十艘小快艇从冥港出发,连鬼火灯都不打,就凭着鬼水手们在黑暗中也能视物的本事绕过了众多礁石,悄无声息地到了河口镇外。
吃过一次亏后,驻扎在河口镇的阴军肯定会派人派船在港口外围巡逻。不过,这些明哨暗哨都是阴修,没有一点光亮的海面上他们是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所以,我们的快艇很小心地停在了距离港口大约五里之外的一处悬崖下。
从那里,十艘快艇又分成了两拨,分头行动。水妖带着五十名水性出色的水兵潜入水中,要一路潜往河口镇的港口内。这五里地若是用走的自然很轻松,换成在水里潜游,尤其是在冥海中潜行这么长的距离,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我带着剩余的三十名水兵,驾驶全部十艘快艇,同样冒险在冥海中绕了一个大圈,从另外一个方向接近了河口镇。快艇又轻又小,只适合在河道和近岸的水域航行,只有技术最好的老水手才敢开着它进冥海。
之所以要绕大圈,是因为河口镇的哨兵大部分都布置在港口区一侧,另外一侧由于背靠洞壁,只安排了常规的一些明哨。我留下十名水手驾船,自己则带着二十名水兵爬上洞壁,从背后悄悄地进入了河口镇。
我们率先遇见的是一座灯塔,上面射出一道昏暗的绿光照射在海面上。这座灯塔平时更多的是用作导航使用,不过此时上面必然增加了人手,同时也会监视海面,防止有船只来袭。
我们这些来袭的不速之客绕开了绿光所能照射到的范围,又远远就下了船,从洞壁底部一路攀爬过来。三刀的眼力还不错,一下子就看清了灯塔那边的守兵数量。
“上面两个,下面三个,或许塔里面还有。”它道。
我对三刀道:“灯塔下面比较开阔,藏不了太多人。你带着弓箭手到洞壁高处,从侧面瞄准塔上的那两名守兵,我和铁头带几个兵摸过去对付塔下的三个。你一放箭,我们就动手!”
“好!”
我带着铁头等五、六名水兵,悄悄潜行至离灯塔最近的一块大石头后面,那里距离灯塔只有二十米了。此时按时辰算已经是寅时,正是活人感觉最困的时候,灯塔下面的三名阴军士兵挨个轮流打呵欠。
楚留香新传 古龙
按理说,驻守这么重要的一座灯塔,至少需要一个什的兵力,还应该有一名什长带队。但依目前我看到的情况,不仅阴军布置的兵力太少,纪律也十分懈怠。估计精锐部队都在港口区那边,派来当哨兵的只是一些辎重营的老油条兵,这倒方便我们了。
“嗖!嗖!”
南风以南 燃烧十月
两声轻响过后,灯塔上面忽然传来了两声闷哼和重物倒地的声音。我躲在大石头后面看得真切,是从悬崖上射出来的两支箭,准确地射穿了灯塔上两名哨兵的太阳穴,让他们叫都来不及叫出声来就瘫软在地。这两箭射得实在漂亮!
但灯塔下面的三名哨兵却只有一个人听到了,他抬头看了看,又推了推身边的同伴,问道:“喂,上面好像有声音?”
那两名同伴正在打瞌睡,不耐烦地回答:“啥声音嘛?这海风这么大,光听见‘呼呼’声了。放心好了,海上如果真有敌船来,他们会敲钟的!”
“是不是上面的人也睡着了,要不要我上去看看?”第一名还算有些责任心。
“哎呀,你也是瞎操心!什长就在塔里面躺着呢,有什么动静他会去看的!”
劍指邪神 雪淚寒
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我和铁头等鬼兵趁着这三名阴军哨兵的注意力都在塔上的时候,猛地从大石头后面跳出来,冲到了他们面前。
“哼!”
“唔!”
“呃!”
三人同样都来不及发出喊叫声,就被我和铁头等偷袭成功。每一个都被我们捂住了嘴,然后一刀捅死。
我往灯塔内望了望,只看到一道旋转而上的台阶。依据高度来判断,上面除了塔台外,中间应该还有第二层。于是我对铁头道:“第二层应该还有人,你们从上面进去,我从下面进去,上下夹击,注意保持安静。”
月下流浪人 神奇的前列腺
“是!”
铁头带着两名鬼水兵无声地飘上灯塔,我则带着另外两名水兵直接从楼梯摸上去。果不其然,灯塔的第二层上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五名阴军士兵,居然都还在呼呼大睡。
基督山伯爵
我指着其中一名身上挂着腰牌的阴军道:“除了他,一个不留!”
铁头等几名水兵如法炮制,在连续几声闷哼之后,这些老兵油子们全部在睡梦中丢了性命。那名被我点名留下性命的什长终于被惊醒了,但他醒来发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已经被几把刀架住了脖子,面前站着几名凶神恶煞般的鬼兵。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那名什长十分惶恐地求饶道。他哆哆嗦嗦地,但很识趣地没有立即大喊大叫。
我蹲下来,冷冷地看着他道:“要想我们不杀你,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那什长立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忙不迭地点头回答:“你们要问什么,我都肯说!”
“先说说你率属于哪一军哪一营吧!”
“我是夜游左军辎重营第六什的什长,率属于申屠仁将军麾下。”
“申屠仁?”我嘿嘿冷笑,“申屠仁现在也当了阴将了?还是靠了他舅舅的本事吧?”
龙魂特战队 火爆龙虾
那什长咽了咽口水,不敢反驳,只能陪笑道:“应,应该是吧……”
我在阴间时,申屠仁曾与我一起在甘圣手下做过阴校,当时统领的是夜游后军的犬骑营。他打仗倒是够勇猛的,就是脑子里缺根筋,为此犯错和立功的次数总是相抵,迟迟得不到晋升。不过,他是夜游元帅的亲外甥,这些年都熬过来了,也该轮到他上位了。
怪不得这几名阴军士兵的军纪如此懈怠,申屠仁当阴校时就一向懒得管教手下的士兵,军纪涣散。现在他当了阴将,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我面前的这名什长又是率属于申屠仁手下的辎重营,更是油子中的油子,今晚整个什在睡梦中全军覆没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了你们,附近哪里还有岗哨?”我这次来可不是来叙旧的,很快就把问话转到了正事上来。
那什长不敢隐瞒,一一交代了河口镇这一侧的岗哨位置。果然不出我所料,阴军对于悬崖这一侧并不够重视,主要的岗哨都布置在了港口那边。从这座灯塔开始,周围三百米内就只有两个岗哨,一个在集市区入口,一个在作坊区入口。稍远一点的地方,也就是军营和镇长府的周围才布置了较多的岗哨。
“作坊区里现在还开工吗?”我追问道。
“没有了。”什长摇摇头,“阴军的装备本来就很齐全,我们所有的辎重营里暂时都不缺军器。就连那些大型的攻城器械也是从巨瀑城用货船运过来的,据说这几天就会到了!”
“哦,那夜游元帅下一步是要准备强攻冥港咯?”
“呃,我的猜测可能是这样。但我的级别太低,这种作战计划上级是不可能提前告诉我的。”
我点了点头,看他确实不似说假话的模样。不过,连大型攻城器械都是直接从巨瀑城运来,恐怕夜游元帅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以陆路为主,利用阴军的战斗力优势发动强攻,然后依靠攻城利器突破城门的防御。这才是阴军最擅长的进攻手段。
随后,我又问了几个细节上的问题,那名什长把知道的都老老实实地作答了。三刀见我问完了话,便做了个割喉的手势,询问我的意见。
没想到这个动作被那什长看到了,立马又跪下来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我最后还是没有杀他,一是像这种老兵油子,我也懒得杀了脏手;二是留着他这种窝囊废在,反而能拉低阴军的战斗力。因此我便饶了他一命,只结结实实捆了就丢在灯塔里。
愛走薄刃
不过离开之前,我把他身上的阴军制服和盔甲都给扒了下来,套在自己的身上。另外死了的九名阴军士兵的制服我也让铁头和三刀都扒了穿上,打算假扮成巡逻的小队,明目张胆地接近下一个岗哨。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