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78章 可有馬革裹屍之心

Leith Maxwell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看都不看倒地吐血的吐蕃人,柔声道:“二娘为何对我误会如此之深?”
这娘们最近都没来寻过他,这一下突然来个负心人的黑锅,贾平安背的莫名其妙的。
而陈二娘却是心中慌乱。
我怎么突然就说了负心人?
天气渐热,陈二娘心中羞躁,就把胸口拉低了些。
大唐的女人啊!
卧槽!
贾平安发现陈二娘的凶竟然很有料。
蜂鸟村庄的漫画家
“我走了。”
陈二娘打马而去。
“二娘!”
贾平安装出了深情款款的模样呼喊。
“二娘!”
马儿呀,你慢些跑,慢些跑啊!
贾平安的笑容收起,看着挣扎起身的吐蕃人,“走!”
突厥人捂着胸口喊道:“武阳侯留步!”
还没到家,就被程知节走马活擒。
“小子,偷偷跑回家……”
程知节怒了,“年纪轻轻的不知晓努力做事,以后如何封妻荫子?”
咳咳!
贾平安干咳一下,“家中的两个都是夫人了。”
程知节穿着便服,带着渔具。
贾平安心动了,“卢公等我。”
他策马冲进了道德坊,正准备吸气的姜融连车尾灯都看不到。
阿宝超水平发挥了,到家后,一声长嘶,贾平安从马头上飞身下马。
太帅了!
看看路过的几个少女呆呆的眼神,贾平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钓鱼人一旦遇到了钓友相邀,那份激动啊!
贾平安冲进家中,苏荷来迎,被他推开。卫无双来迎,直接绕过……
“阿耶!”
小棉袄也无法让我多看一眼。
“阿耶!”
贾昱被他抱起来塞给卫无双。
进屋,一阵激动的扫荡,贾平安背着渔具出来了,一路狂奔。
风中传来了他的话。
“关坊门之前回来!”
一家子被他的狂暴给弄懵了。
到了河边,二人选好钓位,随即开始打窝。
“嘭!”
老程打窝豪迈的一塌糊涂,直接一大坨丢下去。
贾平安嘴角抽搐,心想你丢那么多,鱼儿吃饱了怎么办?
渣渣!
贾平安慢条斯理的弄了泥巴包住打窝的料,洒脱的丢进去。
老程打窝的过程狂暴,而贾平安的过程就是雨打芭蕉,风流而不下流。
下杆。
贾平安突然拍了一下脑门。
“忘记带吃的了。”
“老夫这里有。”程知节打开了自己那硕大的包。
吃的很多。
肉脯,果脯……贾平安甚至看到了几根羊排。
刚吃了一根羊排就开始上鱼了。
左一条,右一条……
程知节吃着零食,恼火的看着贾平安频繁上鱼。
晚些,贾平安心满意足的收杆,“卢公,走了啊!”
程知节叫住他,“老夫递了奏疏请辞,以后要小心行事。”
这话有些像是老父亲即将离去的遗嘱。
但贾平安知晓程知节还有的活,堪称是老妖精。
请辞?
程知节为何要请辞?
贾平安不解。
到家后,他随口说了此事。
“卢公都六十七了,妾身上次去程家吃寿宴,见他依旧精神矍铄,为何请辞?”
卫无双不解。
贾平安也不解。
第二日,程知节就病了。
活见鬼!
昨日风和日丽,护城河也没什么妖精,怎么病了?
“武阳侯!”
宫中来了内侍。
“陛下召见。”
李治是在殿外见的他。
周围十余内侍,李治摆摆手,去了大半,就剩下王忠良和几个内侍站得远远的。
这是要说什么机密事?
李治看着他,淡淡的道:“昨日你去钓鱼了?”
竟然被发现了……
摸鱼被公司董事长亲自抓到,这个就很尴尬了。
但承认是不能承认的。
贾平安诚恳的道:“臣最近修书很是辛苦,于是便告假三日。”
老任,我没说是你主动给的三日假,够意思吧。
董事长嘴角轻笑,“程卿的身体如何?”
这……
公司销售部的大佬之一程知节想退休,董事长看样子是不舍。
不对!
这不是不舍。
贾平安想到了许多。
“陛下,卢公的身体……臣钓鱼专心致志……”
我先摸个鱼再说。
“嗯!”
李治冷哼一声。
“陛下。”贾平安只能坦白,“卢公的身体还好。”
程知节昨日打马过朱雀街,天知道被多少人看到了。
但老程是个谨慎的人,不应当犯这等错啊!
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李治的眼中多了些缅怀之色。
这是要凭吊曾经的无敌悍将程知节吗?
贾平安脊背发寒。
“去吧。”
贾平安一溜烟出宫,摸摸额头上的冷汗。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啊!
程知节的辞呈没有被批准,随即皇帝召见。
贾平安再度被召进宫。
这不关我的事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李治深情的回忆着程知节的戎马一生,说到动情处,他亲自为程知节解衣。
贾平安浑身鸡皮疙瘩。
老程竟然有了肚腩。
小腹那里混元一体,果然是九九归一的大成的境界。
而且胸肌下垂的厉害。
咳咳!
重点是伤疤。
李治一一数着那些伤疤的来历,恍如亲身经历,然后动情的道:“程卿为大唐出生入死,朕怎能忘却?”
随后君臣去了凌烟阁,贾平安就被撇下了。
凌烟阁啥样?
后世人大概对宫中最好奇的建筑物就是凌烟阁,想看看那些功臣的画像。
他就在殿外等候,顺带无聊的看着宫中的景致。
说句实话,第一次进宫总觉得那些大殿很美,可等去的次数多了之后……
“千篇一律!”
贾平安后世也去过那些前朝留下的宫殿群游玩过,看着很宏伟壮观,可骨子里脱不去一个字:空。
而且还阴暗。
贾平安觉得采光是个最大的问题。
为此是否要把玻璃研究出来?
可玻璃怎么打造?
好像是用沙子烧化了,加其它东西。
那么高的温度,怎么弄?
他满头雾水。
“武阳侯!”
来了个老熟人,上次在阿姐那里想抢功的陈二答。
肥头大耳的陈二答笑吟吟的过来,“武阳侯没去凌烟阁?”
这个讥讽的杀伤力不大,但羞辱性极强。
——你还只是个小虾米。
贾平安没搭理。
他的思绪已经到了遥远的太平洋西岸,那些印第安人欢欣鼓舞的来迎接同一肤色的大唐人,船队随即卸下各种物资和移民……
再接着去南美,这块膏腴之地上不但有白银,还有许多宝贵的物种。
“宫中可不是别处,你等要仔细看好,特别小心外人。”
内侍堪称是睚眦必报,上次被贾平安碾压了一次,就耿耿于怀至今。
周围的内侍都笑了起来。
宫中是他们的地盘。
但……
贾平安的思路被打断了,皱眉看着陈二答,“你喋喋不休的样子真像个长舌妇。”
陈二答一愣,接着勃然大怒。
“武阳侯!”
远远跑来一个内侍,喊道:“陛下在凌烟阁召见。”
陈二答:“……”
贾平安压根没兴趣和这等渣渣计较这些,到了凌烟阁后,带着朝圣般的心态走了进去。
画像!
李治站在正面,程知节跪在边上,哭的身体发软。
贾平安贪婪的看着画像。
这个是长孙无忌?
那时候看着还没那么胖。
关键是画师竟然美化了他。
啧啧!
这是开了美颜吧?
“咳咳!”
李治干咳。
“陛下。”
贾平安这才注意到了跪在地上的程知节,心中一凉。
老程这是犯事了?
贾平安下意识的道“陛下,卢公忠心耿耿。”
话一出口他就知晓自己错了。
在这等时候表态,就是火上浇油。
但老程对他不错。
人,总得讲良心!
他不禁想到了陈二娘的良心。
丰腴!
李治看了他一眼,“把程卿送回家去。”
原来只是让我来做担架员的?
贾平安过去扶了一把。
我去!
老人的身体沉重,贾平安觉得和核心力量的衰弱有关系。
老程一块腹肌打天下,一旦不配合,想扶起他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卢公!”
好在程知节反应过来,二人相互配合,起身告退。
李治目送他们远去,回身看着那些画像。
“倭国来了,所为何来……不过是知晓大唐痛打了吐蕃一顿,突厥不能成为大患,他们担心大唐对高丽下手……”
“高丽一旦有失,百济不足挂齿,随后……倭国人这是担心大唐出海攻伐吗?可笑!”
从倭国使团来的第一天,李治就猜到了他们的用意。
试探!
试探大唐对高丽的态度,以及何时攻打。
“朕要一一扫灭了那些对手,谁能为将?”
帝王的声音在凌烟阁中回荡着,贾平安也扶着程知节出了皇宫。
“松手!”
出了皇宫,老程就精神了起来。
“卢公,你这个……”
你这个演技真心不错啊!
程知节马上叹息,“陛下仁慈,数着老夫的功绩向先帝禀告,再问老夫……尚能饭否。”
在这等时候程知节敢说老臣垂垂老矣,不堪帝王驱策,李治就能把程家打入冷宫。
但皇帝为何要用这等法子来拒绝程知节的辞官呢?
贾平安想到了后世的一种猜测,说征伐阿史那贺鲁时,王文度是奉命坑一把程知节。
但这不可能。
李治要想坑一把程知节,手段多的是,犯不着用大军来作为赌注。而且若是因此失去了剿灭阿史那贺鲁的机会,先帝能在梦中一巴掌拍死李治。
因小失大。
那么就是……
“长孙无忌来了,扶着老夫。”
长孙无忌微笑走来,拱手道:“卢公这是身体不适?”
“差点意思。”
程知节平淡应酬。
晚些出了皇城,程知节上马,“滚蛋!”
“过河拆桥!”
贾平安笑了笑,“对了卢公,那些伤疤真的都是陛下所说的那样?”
程知节大笑,“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你小子竟然也信。”
程知节能把根留住……大唐也多一个宿将坐镇。
但很明显,苏定方更得皇帝的青睐和信重。
但老苏六十四了,后面的将领如何?
贾平安觉得没谱!
薛仁贵都兵败大非川,可见后继无人的窘迫。后来更是因为将星凋零,大唐启用了不少异族将领。
那些异族将领中有不少杰出的,比如说高仙芝。但只是一个安禄山就让这些杰出化为乌有。
“武阳侯!”
那个吐蕃人在道德坊外面等候。
贾平安冲了进去,姜融冷着脸道:“你说武阳侯认识你,想进去,你喊一声看看武阳侯可会应?果然是作奸犯科,来人,拿下,送去金吾卫。”
耶耶立功了。
贾平安回到家中,发现两个婆娘都爱理不理的。
小棉袄也是如此,还傲娇的昂着头。
贾昱呢?
“阿福,杀啊!”
小畜生又在折腾阿福。
贾平安虎躯一震,“为夫回来了也不曾迎接,这是要上房揭瓦?”
卫无双依旧如故,苏荷终究憋不住,瘪嘴道:“夫君你可知晓……卢公因上衙时去钓鱼被陛下收拾了,说是要辞官。”
不是因为我钓鱼入魔的事儿?
后世多少夫妻为了钓鱼的事儿反目,可贾平安不知晓卫无双和苏荷在外面提及他爱钓鱼的时候,总是一脸矜持。有一次被一个贵妇讥讽,苏荷反喷,难道去钓鱼不比去青楼好?
那贵妇的夫君便是青楼的老嫖客,被苏荷一番话直接击败,掩面而去。
贾平安一把抱起兜兜,用稀稀拉拉的短须去蹭她娇嫩的脸蛋。
“阿娘救命!”
兜兜伸手求救,贾平安不禁大乐。
“这只是君臣在交心。”贾平安把兜兜放在小腿上,一颠一颠的。
“咯咯咯!”
“交心?”卫无双不解,“那为何辞官?妾身以为更像是威胁。”
“不是威胁,上次征伐阿史那贺鲁时,王文度矫诏,卢公迟疑不决,差点犯下大错。”贾平安伸直腿在颠着,仿佛谁都没自己的闺女重要,“矫诏是矫诏,可归来后卢公却担心帝王猜忌,于是拖了一阵子,见陛下并无封赏之意,就果断请辞,以退为进。”
“而陛下这是在等着卢公表态,谁知道他竟然直接辞官。”
老程不愧是老油条,一番操作猛如虎,结果一看三百五。
“陛下随后抚慰,君臣其乐融融。”
卫无双失神的道:“原来是这样啊!”
“你以为是什么样?”贾平安笑道:“此事和咱们家无关,只管安心。”
“郎君,宫中来人。”
艹!
皇帝这是没玩没了了?
贾平安这几日进宫的频率都比得上晚上和两个老婆吃宵夜的频率了。
这不正常。
前院,王忠良负手而立。
二人见礼,王忠良看了一眼左右。
贾平安带着他进了正堂。
“上茶。”
老贾家啥都缺,就是不缺好茶。
“不必了。”
王忠良冷冷的道:“咱不喜欢喝茶。”
他端着脸,好似贾平安欠了十万钱没还,“陛下有话。”
贾平安起身。
这是要训话?
王忠良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些说不出的情绪,干咳一声,“贾平安多次出征,有勇有谋……”
这一番夸赞听得贾平安想睡觉。
“……可年轻人做事不稳妥,分不清轻重。”
我何时分不清轻重了?
贾平安不知李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如今外敌环视,朕问你,可有提刀跃马之心?”
“有。”
王忠良再问道:“可有以身许国之心?”
“有。”
这是……
王忠良厉声道:“可有马革裹尸之心?”
马革就是马匹,战死沙场后,同袍们只能用马皮来包裹尸骸。
军人每一次出征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刀枪无眼,能马革裹尸就算是不错了。
贾平安抬头,知晓这是李治的期许。
老将们渐渐凋零,否则也不会让老苏六十多岁还去戍边。年轻人中有谁能接替他们?
薛仁贵。
后续还有一个裴行俭。
但薛仁贵兵败大非川。
裴行俭颇为厉害,但却不及李勣等人。
随后大唐就陷入了将领不堪大用的窘境。
李治很清楚这个窘境下深埋着的危机,一旦无将可用,大唐将会被迫收缩,任由敌人蚕食。
“这是陛下的赏赐。”
一把横刀。
贾平安拔出了一截,寒光闪闪。
但他神色平静。
“这是宝刀。”
王忠良觉得贾平安有些轻视。
可贾平安见过更好的刀。
后世的冶炼工艺更加的发达,打造出来的冷兵器堪称是无坚不摧。
贾平安谢恩。
如此,他便成为了帝王属意的未来大将。
王忠良走了,杜贺等人围过来。
“恭喜郎君。”
家主被帝王看重,贾家的崛起指日可待了。
回到后院,卫无双和苏荷在等着。
“陛下赏赐了一柄刀。”
贾平安没说这里面的含义。
卫无双和苏荷喜滋滋的把横刀接过来,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怕是恨不能用被子给包裹起来。
“秋香!”
“奴在。”
金发碧眼的秋香一出现,贾昱就有些怕,“是妖怪。”
秋香的眼中多了惆怅,恨不能让小郎君知晓自己是个正常人。
“洒扫,准备供奉。”
贾平安无语,“刀就是用来用的。”
卫无双白了他一眼,“这可是御刀,用断了怎么办?呸呸呸!不断不断……”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出征时,横刀是必须有的,就算是断了也无碍,夺一把过来。”
“夫君可不许乱说!”
苏荷有些害怕,“上次大兄随口说若是说谎回头就被大车撞……”
“结果呢?被撞了?”
大舅兄怕有些乌鸦嘴的潜质。
苏荷摇头,“被抓了。”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