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iesvu有口皆碑的小說 首輔嬌娘 線上看-358 守宮砂(二更)熱推-ntmou

Leith Maxwell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若其他人以为丢下顾侯爷便能安然无恙地回京,那就太天真了。
宣平侯堵在半路,把他们的轮子一个一个地卸了。
玄紫 星夏一夜
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端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当然,也有几个没得罪过萧六郎的,也被宣平侯拆轮子了。
这是在帮他们,不是在害他们。
宣平侯日后不会刁难他们,可如果宣平侯放他们走了,看萧六郎不顺眼的人反而可能会刁难他们。
所以,干脆一起拆了!
萧六郎对于宣平侯堵在半路欺负人的行径一无所知,他昨夜没睡好,今早起来头有些痛,上马车没多久便昏昏沉沉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太沉,乃至于醒来已经到了京城。
他睁开,躺在一张充满了熟悉感的屋子里。
他一下子坐起身来,看了看床铺上的鲛人纱帐幔,又看了看床对面的江南烟雨六扇屏风,他甚至回头看了看方才枕过的枕头。
全是记忆中的东西,连屋内的果香与花香都与记忆中的别无二致。
这是公主府。
信阳公主与萧老夫人关系不睦,萧老夫人不喜欢信阳公主的骨肉,对小萧珩十分冷淡,信阳公主索性带住在了公主府。
虽与侯府连着,可萧珩基本不到萧老夫人那边去。
萧六郎掀开被子下了床。
“小侯爷,您醒了!”一个丫鬟抱着一叠衣物走进屋。
这丫鬟他记得,叫侍画。
只不过,她比四年前成熟了许多,第一眼有些不习惯,可第二眼就会接收她如今的样子了。
她的神情与笑容自然得仿佛他这四年从未离开过似的。
“侍画姐姐!侍画姐姐!”
又一个小丫鬟跌跌撞撞地奔了进来,是喜鹊,府里的家生子,四年前才八岁,如今十二了。
她看到萧六郎,笑吟吟地行了一礼:“小侯爷!您醒了!侯爷等您用膳呢!”
萧六郎若不是经历过生死,只怕真被眼前这一幕给弄得精神恍惚了。
他淡淡地看向二人,说道:“我不是小侯爷,你们认错人了,我的衣裳在哪里?”
两个丫鬟的眼底迅速掠过了一丝慌乱。
果然,不是自己在做梦,是她们在演戏。
萧六郎暗松一口气。
一切的一切都太过熟悉了,有那么一瞬,他差点真的以为那流落民间的四年才是一场梦,那场可怕的大火也只是一个噩梦。
如果那些都是梦,那么乡下与碧水胡同也是黄粱一梦。
他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自己消化心底的心有余悸。
喜鹊忙上前给他倒茶。
“我自己来。”他拒绝。
喜鹊迟疑地退到一边,忐忑地看了侍画一眼。
国家游戏
侍画冲她摇头,示意她别多嘴。
“我的衣裳。”萧六郎再次道。
“是。”侍画来到衣柜前,拉开柜门,找出了萧六郎的行李。
她偷偷地瞄了萧六郎好几眼,虽然长得像,可性子也差得太远了。
小侯爷从不与她们板着脸,都是有说有笑的,是个让人内心温暖的小主子。
而且小主子的腿也没瘸。
“你们都退下吧。”
在门外听了半天的宣平侯见计划不奏效,只得无奈现身了。
两个丫鬟如释重负地退下。
今日不必去翰林院上值,他找了一套常服换上,随后对宣平侯道:“你不必再试探我了,我不是萧珩。”
宣平侯道:“不是试探……”
萧六郎打断他的话:“也不要觉得只要我还是萧珩,你就可以弥补自己内心的亏欠。你再试探我一百遍、一千遍,我也依旧是萧六郎,是陈芸娘的私生子,不是你宣平侯的嫡子。”
宣平侯的眸光一沉:“那你告诉我,天底下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真的是一模一样吗?”萧六郎反问。
宣平侯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右眼下。
这里原本是有一颗滴泪痣的,然而如今不见了。
萧六郎道:“当然,如果你只是想把我当成小侯爷的替身,那么随你。”
没人代替萧珩!
他不需要萧珩的替身!
他要的只是萧珩!他的儿子萧珩!
这话真是扎得宣平侯心窝子都在流血,要不怎么说是亲生的呢,知道那些话最能戳他。
萧六郎不再多言,拿起自己的行李:“我的药呢?”
“院子里。”宣平侯说。
萧六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宣平侯望着他如此决绝又倔强的背影,忽然叫住他:“你就不想见见你娘吗?”
萧六郎的步子一顿。
他拿着行李的手慢慢握紧。
我想见她……她想见我吗?
萧六郎不再有丝毫犹豫地走了。
“咝!小崽子!”
宣平侯牙疼!
刘管事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进屋问道:“侯爷,小公子他还没承认自己的身份吗?”
宣平侯的拳头擂在桌子上,嘴角一阵抽抽:“小倔驴!”
“真的是小侯爷吗?会不会弄错了?”刘管事不放心地问,顿了顿,又嘀咕道,“错了其实也不打紧,左不过都是侯爷您的种……”
宣平侯瞪了他一眼。
刘管事讪讪一笑:“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自古嫡庶有别,何况是一个私生子?怎么能让一个私生子混淆了侯府的嫡系血脉呢?
宣平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难道只有他娘治得了他?”
“陈芸娘已经死了。”刘管事特别好心地提醒。
迷弟变boss:呆萌女的春天 年素衣
宣平侯给了他一个死亡凝视:“你这个月的月钱不想要了?”
刘管事浑身一个激灵,道:“啊,侯爷您、您说的是公主殿下啊。可万一公主殿下也拿他没办法……”
宣平侯望着消失在庭院尽头的背影,眸光深远道:“那我就相信他真的不是萧珩。”
萧六郎是坐宣平侯府的马车回到碧水胡同的,到家时天都黑了。
家里人不知他今日回来,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只有姚氏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娘。”他上前打了招呼。
姚氏惊喜地说道:“六郎回来了?还没吃饭吧?玉芽儿!”
“诶!”玉芽儿放下手中的活儿走了过来,“咦?姑爷!”
姚氏吩咐道:“去给姑爷做点吃的。”
“好!”玉芽儿应下去了灶屋。
这次下乡是去赈灾的,没带回什么礼物,除了一篓子药材就只有一些乡亲们自己晒的鱼干。
萧六郎将鱼干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一包气味古怪的药粉从鱼干下掉了出来。
“是一种干花碾的粉末,是一个大娘送的,据说能当胭脂用。”
就是张伯伯家的大娘,得知他已成亲,便拿了这包干花粉给他。
这自然比不上胭脂铺里的胭脂,可到底是乡亲的一点心意,他便收下了。
姚氏道:“娇娇如今也用不着。”
姚氏的意思是顾娇脸上有守宫砂,不爱打扮,等日后守宫砂没了,兴许她自己就爱美了。
萧六郎却会错了意,以为姚氏在说顾娇丑,他说道:“她不用也好看。”
姚氏一愣。
女婿是在夸女儿好看?
虽然她也觉得女儿好看,可她毕竟是娇娇的亲娘,亲娘看女儿自然怎么都好看了。
萧六郎那副认真的样子,把姚氏逗笑了。
小俩口成亲这么久,虽一直分房而居,但从未说过他们不曾圆房。
梵修罗 无尘骨
世家大族的夫妻都是分院而居,读书人家里为了不影响男人念书,不少也会分房而居,因此若不是这个“胎记”,小俩口的关系根本不会引人起疑。
姚氏本打算继续装作不知道,可这会子既然说起了,姚氏又觉得或许告诉女婿也没关系。
至少,女婿这般认真地反驳他,就说明在他心里是不嫌弃女儿容貌的。
他拿真心待娇娇,又有什么不值得一个真相的呢?
地球上最後壹個土地 三寸青鋒
“其实……”姚氏清了清嗓子,忍住心底的尴尬,说道,“娇娇脸上的不是胎记……是守宫砂。”
嘭!
一个人影从院墙上栽下来了!
咚!
一个人在门槛上磕了一下,踉跄着步子撞到门上了。
前者是顾承风,后者是顾长卿。
这还没完。
门口吧嗒一声,紧接着桄榔桄榔桄榔……赫然是庄太后手里的铜制蜜饯盒子失手掉在地上了。
在两家宅院新开的那扇小门那儿杵着的老祭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就是来给庄锦瑟送点儿红糖糍粑的,怎么就听到了这种事?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