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笔趣-第877章 抽絲剝繭熱推

Leith Maxwell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助手这个职位,很是特别,地位可高可低。
就跟后世的主任这个职位一样,村主任是主任,人大委员会主任也是主任,但是级别差了十万八千里。
警察总署本身是没有署长助手这个职位的,但是李宽需要狄仁杰去担任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自然就有了。
“怀英,这里就是最新一次的案发地,是一处小院子,一名书生租住在这里,昨天早上突然被发现死在了屋中。这名书生,在光德坊也算是小有名气,喜欢在坊间路口给大家讲一些妖魔鬼怪的故事,或者读一读当天的报纸之类的。如今消息传开之后,引起了光德坊百姓的恐慌。”
马周今天亲自陪着狄仁杰去探察现场。
他也有点好奇,想要看看狄仁杰是怎么断这个案子的。
按理来说,任何人碰到这样的案子,躲都躲不及呢,哪里会自投罗网?
“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颇有名气的书生。严良,附近百姓前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呢?”
狄仁杰刚刚已经看了几处其他案发的地点,已经发现了一些规律。
但是这些规律,完全找不到任何追踪嫌犯的线索。
“没有!虽然隔壁就有其他院子,但是邻居们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严良表面上比较恭敬,心中其实对狄仁杰破案并不抱有希望。
破案这种事情,不像是读书,你没有一定的积累,是很难凭借什么天赋之类的完成的。
“这名书生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虽然狄仁杰觉得这个问题问的意义不是很大,但是谨慎起见,他还是好好的了解了一番。
“不仅没有得罪什么人,这个书生跟坊间的百姓关系都非常好,没有什么冲突的事情。并且,这书生孤身一人从外地来到长安城,在今年科举落榜之后,就依靠在坊间讲故事、教授一些孩童识字之类的挣点零花钱,想要得罪人也没有机会。”
严良显然意见把该考虑到的问题都考虑了,回答起来,自然是头头是道。
“走!我们去观狮山书院医学院,刚刚出来的时候,已经安排人员把尸首运过去,我也已经拜托林教谕亲自帮忙解剖尸首,想必会有所发现。”
狄仁杰能够调动的资源,自然不是严良可以比的。
要是其他人想要请林然帮忙解剖尸首,哪有那么容易?
就是要借用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解剖室用一用,也都不可能。
如今在案发现场找不到什么信息,再加上书生被发现的时候,很多痕迹可能都被看热闹的群众给毁灭了,继续在这里折腾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
仵作在大唐是属于贱民,家中子弟连参加科举的权利都没有。
之前严良也不是没有想过请哪家书院的医学院学员或者教谕帮忙解剖一些可疑的尸首,但是根本就连门都摸不到。
学术圈子,跟普通百姓的距离还是非常遥远的,不是这个圈子的人,别人根本就不会理你。
但是狄仁杰不一样,人家本来就是观狮山使用的学员,还是观狮山书院里头首个获得进士科状元的优秀学员,再加上还是李宽的弟子,观狮山书院对他来说,就跟回家一样。
医学院的人员,并不像让自己跟仵作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哪怕是在解剖尸首的时候,大家干的活是差不多的。
“怀英,从解剖的情况来看,这四具尸首都是死于一种独特的力气攻击。你看这个心脏的位置,直接被一种利器给掏走了心脏,肝脏的位置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被人挖走了一大块肝脏。从肝部和身上留下来的痕迹来看,这个利器的开口形状被制作成一种动物的爪子的样子。”
林然面无表情的跟狄仁杰解说着今天的成果。
一下就解剖了四具大体老师,林然的心情还是非常畅快的。
極品 醫 聖
哪怕是观狮山书院每年都有大量的经费投入,医学院的建设也很受重视,但是林然想要一天就拥有处置四位大体老师的机会,也是不可能的。
“上遣枨枨取人心肝,以祠天狗。坊间的这种流传说法,看来就是因为这个伤口的形状跟狗的爪子比较相似咯?”
狄仁杰结合自己了解的信息,给出了推测。
“狗的爪子?”林然再一次的确认了一遍肝部的伤口,道:“还真是有点像是狗的爪子。”
“林教谕,可以看出来这些人是死了之后被人用利器取走了心肝,还是活着的时候直接被攻击之后取走了心肝呢?”
狄仁杰的经学、算学和法学都出类拔萃,格物学和农学也略知一二,但是对于医学的了解就比较薄弱了。
所以才会多问林然一些基本的问题。
“很明显是死后才被人取了心肝!”
这个问题,医学院里很多人都能回答出来。
人死之后受到的伤害,跟人活着的时候受到的伤害,留下来的痕迹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是溺水而亡,如果真的是自己溺水,那么口鼻之中肯定会有大量的赃物。
但是如果是死了之后被伪造成溺水,那么就会发现鼻腔和喉咙里面很干净。
“果然如此!”
狄仁杰松了一口气,心中有了一些思路。
“狄郎君,莫非你已经找到线索了?”
严良满怀期待的看着狄仁杰。
作为长安城警察署的署长,严良的压力是最大的。
长安城是什么地方?
首善之地啊!
那么多的勋贵官员居住在那,偏僻不少人还挺迷信的,这个时候你要是搞出一个大事情出来,那简直就是在打脸啊。
“使用狗爪子似的利器,在人死后伪造出被动物攻击的场景,这基本上可以肯定,案子背后的人是别有用心了。办案子最怕的就是那种找不到任何作案动机的案子,根本就无从下手。”
“可是如今虽然知道了是有人别有用心之下干出来的事情,可也一样是无从下手啊。”
严良显然不认可狄仁杰刚刚说的话。
“怀英,莫非你有具体的思路了?”
还是马周比较了解狄仁杰,眼睛放光的盯着他。
沉默地狱门 王魔
“严署长,不知道你主意到了没有,这四个死者,分别是光德坊、怀远坊、崇贤坊和兴化坊中的百姓。并且都是今年以来小有名气的百姓,居住的地方都是独门别院的小院子。而从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几个案子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发生的。
长安城中的宵禁制度虽然在不断变松,但是坊与坊之间的流动还是受到了很多限制。所以作案的人必然离这几个坊不是很远,并且在附近有自己的藏身之地。
再来看林教谕说的这个特别的利器,这绝对不是普通百姓能够制作出来的,必定是有专门的匠人精心打造和加工,才能制作出这种形状独特的凶器。”
狄仁杰侃侃而谈的模样,给了严良莫大的冲击。
他今年才十四岁吧?
自己整整比他多活了二十年,但是见识却是比不上他,难道以前别人对自己的赞美,都是客套之话吗?
“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思路,第一个就是安排人员去各个作坊的铁匠铺子里打听,看看最近一年有没有哪个铁匠铺子替客人打造了形状入狗爪子的奇怪利器。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去找人去到各个铁器铺子打听打听,看到有没有人在最近一个月去专门购买了铁锭。”
“为什么一个是了解过去一年的情况,一个是只要询问最近一个月的情况呢?”
对于狄仁杰的安排,马周也没有完全理解。
“马署长,如果是找铁匠专门打造这种利器,那么犯人为了避免我们追踪到他的踪迹,必然是会在更早的时间去做好安排,只是到了最近才开始动手。但是,如果这个利器是他自己在某个地方自行打造的,那么最近一个月内才开始制作的可能性就非常的高。
当然,这些都不是绝对的,只是为了更快的锁定嫌疑对象而进行的初步筛选。如果没有效果,我们再扩大范围。”
“如果是这么考虑的话,那我建议安排警员去各个坊了解一下,最近一个月有没有哪家人家,明明不是铁匠,却是传出过打铁声音。”
马周再次补充了自己的意见。
术业有专攻,除了专门的铁匠,一般人会打铁、懂打铁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哪怕是真的会打铁,那么加工利器的时候发出的那些声音都是很难完全隐藏的。
远亲不如近邻,说明邻居们对你家的熟悉程度,比远方的亲戚要深入的多。
只要各个坊的警员深入调查,想要找到疑问信息,还真不是不可能。
“狄郎君,这些方法虽然有效,可是长安城这么多坊,一时半刻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调查;而一旦我们大规模的展开活动,那么犯人提前获得消息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针对性的做一些安排,到时候别说是找到他们,甚至被他们故意留下的一些线索给误导了也有可能。”
严良说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长安城可不是一个小县城,大家都知根知底。
这里可是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国际化大都市。
单单依靠警察署的力量,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调查,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说的没有错!但是如果我们只是先调查延康坊呢?”
“嗯?”
马周精神一震,双眼盯着狄仁杰,期待着他继续解释下去。
“为什么是延康坊?”
严良也很是配合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们看,案子爆发的四个坊,分别是延康坊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中最近的一个坊。我们刚刚已经说到了,这些案子已经确定是在晚上发生的,在如今宵禁的管理制度之下,同一伙人要在四个不同的坊中作案,难度是很大的。
特别是这四个案子发生的时间间隔非常的短,基本上都只是隔了一天,最长的也只是隔了两天。这种情况下,他们选择离自己藏身之地比较近的坊中的百姓来下手是最有可能的。”
狄仁杰的这个解释,虽然不能完全说明犯人就在延康坊,但是逻辑上还是有很强的成立性。
“如果为了方便,犯人为何不干脆全部在自己居住的坊里头动手,这样岂不是更加方便?”
马周的这个问题,收获了狄仁杰和严明的诧异眼神。
这让他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外行了。
好在狄仁杰还是非常给他面子,认真的解释了一句,“如果是在自己的坊动手的话,那么立马就会让警察署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个坊里头,到时候他们暴露的风险就无限增加。
并且,同一个坊作案的话,带来的影响力没有分别在四个坊里作案来的大。如今我们已经基本确定这个案子的背后有着独特的政治目的,那么影响力越大,肯定是犯人越愿意看到的场景。
所以我才推测犯人居住在延康坊之中,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了坊,来到了旁边的坊里找到受害者,制造出‘上遣枨枨取人心肝,以祠天狗’的场景。”
“严良,你马上召集长安县警察署的所有警员,同时让万年县警察署配合你们,把延康坊给包围起来,所有的人只能进不能出,如果谁敢乱闯出来,不管身份地位,直接拿下!”
断案方面,马周不是专业的。
与初恋的故事 安娟然
但是已经有了断案的方向,他再协助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剑武圣天 斯莫龙
既然狄仁杰认定犯人就在延康坊之中,那么自己就有把握把他们挖出来。
“最好是安排几支精锐的警员,携带弓弩驻守在各处,预防犯人狗急跳墙之下给大家带来伤害。”
狄仁杰适时的提醒了一下。
能够干出这样案子的人,必定是穷凶极恶之人。
到时候,要是再搭上一堆警员的性命,那就很没有必要了。
与其这样,倒不如一开始就安排更多的人员携带精锐的器械来对付他们。
“怀英,要说精锐,长安城中还有谁比楚王殿下的护卫更加精锐?我建议你去找楚王殿下要一批护卫跟着你一起去延康坊,那就绝对万无一失了。”
一直没有再废话的林然,忍不住多说了一句话。
狄仁杰是观狮山书院的杰出学员,又是李宽的弟子,他自然不希望他出现意外。
“林郎中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去楚王府,请王爷帮我们这个忙!”
马周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立马就同意了林然的建议。
作为楚王府的嫡系,马周身上已经牢牢的打下了李宽的刻印。
既然这样,办案的时候用一用楚王府的人员,也就没什么好犯忌讳的了!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