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49章 嚇唬你一下又如何

Leith Maxwell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这一耳光下去,龙女顿时觉得浑身舒坦了不少。
星辰 變
而跟随着龙女一起进入殿内的四个水族虽然略显诧异应娘娘的反应,但也能够理解,毕竟那人冒充计先生道侣是大不敬在先,后面又等于和他们玩躲猫猫游戏,害他们浪费不少时间,要知道这可是龙族辟荒大事的时候呢。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使得殿内很多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练平儿已经被一击打飞,砸在墙角生死不知。
北木距离练平儿其实不算太远,龙女出现之时气势太盛,以至于让本来有可能出手阻止的他慢了半拍,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四名龙族缓缓走到龙女身后左右两边,面向殿内两侧,面带嘲讽地看着殿内之人。
“应娘娘驾到,凡殿内水族还不跪下拜见?”
面对这一变故,殿堂内所有人惊愕不已,一时间甚至都无人出声,而龙女转头看向殿内所有人,气势甚至盛过北木这个主人。
不过即便如此,殿内存在的一些水族当然也不可能真的直接跪下叩拜,只是他们感受到的真龙之威要更加强烈,先天性就有些不敢面对应若璃。
龙女首先留意的当然是阿泽,然后是直觉上讲威胁最大的北木,不过在看到殿内居然有这么多仙修,虽然看起来应该大多是些散修,但心中也是微微吃了一惊。
“宁姑姑——”
阿泽这时候第一个惊叫出声,不过还不等他冲向布满龟裂的墙角,龙女已经伸出另一只手挡,持扇横在阿泽面前。
“你?”
龙女无视殿内其他所有目光,甚至好似连北木都不被放在眼里,用比水晶更清澈的眼睛平静地看着阿泽。
“阿泽,那个宁心并不是计叔叔的道侣,你认为他会同这些蝇营苟且之辈为伍吗?她带你来此根本没安好心,若是有机会,这些人怕是巴不得让你敬重的计先生死呢。”
本来对于宁姑姑被打阿泽是十分愤怒的,可面对龙女的眼神,更是隐隐在对方身上真的感受到了计先生的气息,他低头看着对方白皙的手指握着的折扇,尤其是这把扇子上。
“我倒是谁啊,原来是应娘娘啊,老牛我敬你是一条真龙,不过你说谁蝇营苟且之辈?”
在满堂之人都被应若璃的强大气势和龙威压住的时候,在连北木都还未说话的时候,竟然是喝得醉醺醺的牛霸天第一个站了出来。
龙女折扇在阿泽往身边一带,不等对方说话,折扇已经轻轻在他身上一点,阿泽顿时感觉到一阵无力,然后缓缓软倒,被龙女身边的母蛟轻轻揽住,但他并没有昏迷,只不过是防止他乱跑。
“现在暂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一会我会和你解释的。”
龙女冲着阿泽露出今天的第一缕笑容,惊艳似白雪压枝梅花开。
不过龙女那笑容很短暂,在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已经面色平静的看向牛霸天,恐怖的龙威散发,长发都在身边缓缓飘荡。
老牛心中刚对龙女那一抹笑容升起朝圣般的神圣感,但下一刻,就只觉得自己面对根本不是一个绝美女子,而是露出可怕龙牙,更盘龙如山的一条恐怖真龙,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他吞噬。
老牛双目从充血好似赤红,额头和身上都泛起青筋,就是一步都不退,而边上的陆山君也缓缓站起身来,同老牛站在一起。
“虽是孽障,但确实气魄了得!”
龙女露出一丝笑容,淡淡地夸赞一句,心中则已经明白,面前两人应该就是那牛霸天和陆山君了,果然不愧是计叔叔看重的人。
“应娘娘,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来此作威,是不是有些过了。”
北木终于出声了,一声浓郁的魔气瞬间墨染所有空间,隐隐同龙气分庭抗礼,也让殿内大多数如同被扼住咽喉的人瞬间压力骤减,长长出了一口气。
“诸位道友,既然来了不速之客,今日之会就此散场吧!”
北木浑身魔气激荡,死死盯着应若璃,他自认如今已经继承了“父亲”八九成的力量,即便不及“父亲”全盛时期,但道行也十分恐怖了,而应若璃不过是才化龙没几年,就算硬拼也并不惧怕什么,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北道友还是小心些为好,听说这应娘娘可是同那位计先生切磋过并且那一场斗法打得是有声有色的。”
“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应娘娘还做不到只手遮天。”
其实北木心里还有一句话,就是这应若璃和计缘切磋,不过是因为对方关心她所以让着她,并不是真的她就有实力和计缘打得有来有回。
“那么既然如此,在下不方便留在此处,就先行告辞了!北道友,还有应娘娘!”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说话的仙修带着笑向着北木行了一礼,居然也向着应若璃行礼,然后离开座位往门外走去,在场的仙修也纷纷起身行礼,应若璃既然出现,他们就不方便留在这了,而且练平儿生死不知,会就更开不下去了。
“谁允许你们走了?”
面对龙女平静的声音,那说话的男子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对方道。
“即便是真龙也得讲道理,我等在此并无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即便此间有人同娘娘有怨,您找她去好了,我等绝不拦着,告辞!”
这男子话说得风轻云淡,不过显然心中并没有他表面上那么轻松,因为话音才落,下一刻就骤然化为一道遁光飞出了大殿,速度奇快无比,显然老早就在准备着法术。
而殿中如此打算的人竟然不止那男子一个,几乎在同一时间,许多遁光也飞出了大殿,龙女持扇的手刚一抬起,一边忍无可忍的北木立刻发作。
“应若璃,你少目中无人!”
一双布满黑气的手朝着应若璃抓来,后者持扇在手上一点。
“砰……”
北木整个身体直接在同折扇接触的那一刻就炸开,化为无数道黑气环绕整个大殿,并且在下一刻,这些到处都是的黑色魔气竟然隐隐化为一条条蛟龙,竟然和应若璃带来的那些蛟龙本尊极为相像,更有一条浑身漆黑的螭龙在龙群之中张牙舞爪。
“应若璃,就让本尊看看你的手段如何!”
“听说应娘娘在成道之前,曾经被南海一位龙君的龙子用缠龙诀用强,早已被破了元阴,不知是也不是啊?”
“哈哈哈哈哈……我看八成是真的!”
“嘿嘿嘿嘿……应娘娘道行高绝乃是龙族之花,那共绣如何能缠龙得手,不过龙性本淫,未必就是用了强,兴许是应娘娘半推半就,以尝合欢之情呢!”
龙女眯起眼睛看着殿内无穷漆黑的龙影,即便是她,面对真魔也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不可能分心顾忌殿中一些人的出逃,而且这些下作的话也确实听得她恼怒。
“魔头,竟敢对娘娘出言不逊,受死,昂——”
“昂吼——”
殿内四条蛟除了扶住阿泽的母蛟,其余三人纷纷化出龙形突入空中,同那些魔气所化龙影斗在一处。
趁此之乱,殿中原本慢一拍的与会之人全都施展浑身解数逃走,竟罕有愿意留下来助北魔一臂之力的。
不过这些人施展遁法到了外面,却发现有十余条庞大的蛟龙已经以龙形盘绕在这海下岛礁之处,恐怖的龙气弥漫在海域中,蛟龙之影在快速游动。
“各位道友,今日各凭本事了,不过十余条蛟龙而已,谁若被留下只能自认倒霉!”
有人这么说了一句,数十上百道遁光纷纷四散而逃,无人愿意为别人挡一下蛟龙。
“昂——”“昂吼——”“孽障统统受死——”
……
外头的龙吟声和打斗声传了进来,而殿内除了北木之外,也就只有三个与会者还没有离开。
一个是生死不知的练平儿,另外两个则是始终站在殿内的陆山君和牛霸天。
应若璃只是看着自己下属和北木的魔影纠缠,她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她看得出来对方是真魔,只是和三条老蛟相斗,在最开始三龙冲阵之时,居然能觉出短暂的一丝手忙脚乱。
只是后面很快就魔焰嚣张起来,压得四条蛟龙难以突破,更是开始化出越来越多和这三条相近的魔龙,呈现喜怒哀乐各种形态纠缠他们。
应若璃缓缓抬起抓着折扇的手,手中折扇唰的一下展开,扇面上雷光一闪,然后朝着空中轻轻一扇。
“滋滋滋咋咋……”
无穷雷电好似是扇面扇骨的延伸,化为一张大网扫向空中,这雷霆扫过三蛟只是令他们微微一麻,而扫过魔气却好似烙铁融白雪,令魔气触之既溃。
而龙女的动作并未结束,一扇过后身子随着扇动的方向转动,纱裙好似一朵微微盛开的红花,在身体舞转一周的那一刻,另一只手以剑指一剑点向空中真龙之影。
一种令北木熟悉又恐惧无比的感觉出现,这不光是他感觉,还有继承自“父辈”那刻骨铭心的可怕记忆,仿佛能感受到那份痛苦,能体会到那份绝望,剑意浮现剑光袭身的那一刻,他竟然尖叫起来。
“你学了计缘的剑术——”
殿中魔影竟是直接在这一剑之下大部分溃散,而龙女则以扇掩面笑得花枝轻颤。
“哈哈哈哈哈哈……随便吓你一下又如何?”
北木沉默了短暂片刻,声音疯狂地嘶吼起来。
“你,找死——”
“轰隆……”
北木这下真的是恼羞成怒,也顾不得洞府中还有人了,殿中魔气全都炸开,整个洞府开始坍塌,无穷魔气冲天而起,化为滔天黑色魔焰向龙女烧来。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