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ie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八百三十一章:重返工匠鎮熱推-cn0n4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14:25
西北大陆,红云台地工匠镇南门
初入无罪之界,引导任务就是在工匠镇当三天门卫的年轻人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满脸颓废地靠在墙根上计算着换班时间。
鉴于这座藏龙卧虎的小镇安全系数极高,所以就算这位游戏ID叫做大花牵牛的萌新现在连个初始职业都没有,也可以很好地完成自己的‘站岗’工作,毕竟穿着整套品质清一色为‘破败’的陈旧防具,偶尔为初入工匠镇的商队指个路之类的操作,只要是个人且方向感>墨檀就能够轻松做到,完全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唯一让大花牵牛觉得郁闷的,也只有任务要求的‘三天’时间了,毕竟通过他的前期调查,绝大多数玩家的引导任务都不会超过半天,甚至很有可能只是‘给铁匠X老爹送锤子’或者‘活捉两只泥卡丘’之类的任务。
所以对比之下,虽然大花牵牛接到的看大门任务非常简单,但他依然做的不是很开心,不过鉴于他是一个很怕疼的人,所以完全没有考虑过自杀重建角色这种操作,充其量也就吐两句槽罢了。
在这个引导任务中,大花牵牛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七个小时,因为可以自由支配(和好说话的NPC同伴换班)的原因,所以自主性很大。
而今天他的排班,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半,以及晚上八点到十点半,原因很简单,因为天气比较炎热的关系,所以白天这段时间里就算他在镇子里乱逛也几乎找不到什么任务做,再加上他是一个比较嘴馋的人,所以晚上八点到十点多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他消化掉游戏里的晚饭,方便犯懒。
至于其他时间,大花牵牛同学则是颇为忙碌地在镇子里接各种小任务,也就是之前提到的‘送锤子’、‘捉泥卡丘’这种,现在攒出七百多点可选择经验了。
对此,大花牵牛还是很开心的,这个也不难解释,简单来说就是虽然在性格方面比较喜欢和人打交道,但因为在游戏外长着一张颇为凶恶的脸这一关系,学校里的同龄人都对这个一看面相就不像好人的家伙敬而远之,而在游戏中,尽管他同样还是顶着自己那张脸,但工匠镇的民风多彪悍啊,别说你长得凶了,就算你是个人形高达……
好吧,如果真有台高达出现在这帮子大工匠面前的话,工匠镇和高达之间估摸着就只能留一个了。
总而言之,鲜少能有机会体验到社交乐趣的大花牵牛虽然嘴上没少抱怨过,但心里其实还蛮开心的。
“呼哈~”
他打了今天进游戏后的第十七个哈欠,一边发出丢脸的呻吟声一边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看向不远处那片据说是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一次的浓雾,心想这游戏里的气候环境还挺有意思的嘿。
不过就在十秒钟后,正当他准备转身回到镇子里的时候,几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出现在了大花牵牛的视野中。
分别是……
一个正在缓慢移动、体积不小的生物,上面似乎坐着人。
一个似是拿着根棍子,一边将其舞得虎虎生风一边溜溜达达走在最前面的消瘦身影。
一个看上去有些肥胖,牵着那只生物缓缓行进的厚重身影。
一个肩上扛着跟棍,棍子后头还吊着个宛若行李箱的轮廓。
“我特么……”
大花牵牛当时就愣那儿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用力揉了揉眼睛,喃喃道:“这是穿越到西游里了?这一行师徒四人的既视感是什么鬼!?”
直到几分钟后,大花牵牛才看明白,那并不是什么鬼,也不是家喻户晓的取经五人众,而是一支看上去似乎是冒险者的五人小队。
当然,如果严格点儿来说的话,应该是五人六头外加一只王……咳,黄金龙种。
说到这里,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
没错,这一行人正是从东土大……嗯,东源湖归来的汪汪小队!
走在最前面玩棍子的并不是某只泼猴,而是举着那根自爆拐棍锻炼身体的贾德卡。
挑着担的,则是把那个【天狗座圣衣箱】挂在阿泰尔双截刃末端的牙牙。
牵着马的,其实死命拖着王霸胆往前走的安东尼·达布斯。
骑着马的,是体力最差的季晓鸽以及‘昏迷不醒’的墨檀。
马,其实不是马,而是一只哭天抹泪的王……嗯,黄金龙种。
因为这帮人看起来(仅仅只是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惹是生非之辈,所以大花牵牛也没多说点啥,简单跟走在最前面的贾德卡打了个招呼就放人进去了,毕竟不放也打不过。
至此,汪汪小队一行人终于再次回到了阔别没多久的工匠镇。
而大花牵牛的传说,则刚刚开始……
……
十钟后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重连。”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守序善良的默,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脑袋下方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
周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令人安心的香气。
【……】
耳边传来了骂街声,距离自己非常近。
【……】
综上所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王霸胆的背上,而之前最感觉到的那份触感则是……
【膝枕!!!】
墨檀猛地睁开了眼睛,在季晓鸽的惊呼中横着从龟壳上滚了下去,并在即将摔落在地的前一秒用剑鞘在地面上轻点了一下,整个人以一个非常帅气、非常炫酷、非常大侠的姿势稳稳地落回地面,抛开有穿衣服这一点外,与初次出现在大荧幕上的终结者非常相似。
“你醒啦?”
刚被吓了一跳的季晓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掩嘴轻笑着对墨檀眨了眨眼:“色狼先生!”
墨檀干笑了一声,身体却是一动不动,继续维持着自己的终结者造型:“不要擅自把下线和天谴划上等号啊!”
“忽然想起家里的煤气忘了关?”
少女轻盈地从王霸胆背上跳了下来,笑盈盈地负手走到墨檀面前:“话说你是觉得这个姿势很帅吗?”
“不,是因为忽然想起了一些别的事。”
墨檀揉了揉自己的脚踝位置,然后才有些别扭地站起身来:“没站起来是也不是因为想摆造型,只是脚麻了而已,咱们这是到地方了?”
“嗯,刚到。”
季晓鸽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仅仅只是自己网友的墨檀所谓‘别的事’是什么事,亦没有就‘色狼’和‘天谴’的问题继续调侃后者,而是把她这一路一直拿在手里把玩的金属板举到墨檀面前,献宝似的笑道:“船新发明!”
墨檀愣了一下,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块板子,迟疑道:“这是用来……加速你那些工程器械散热的?”
“是用来给食材保鲜哒!笨蛋!”
季晓鸽轻轻用她手中那块冰冰凉的金属板敲了敲墨檀的脑袋,很是不爽地皱了皱鼻子:“你能不能不要跟鲁维老师一样看我发明了什么新东西就往军火方面想呀!!”
“咳咳,不是,我不是寻思咱们的行囊也能起到保鲜作用嘛,所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墨檀讪讪地笑了笑,然后飞快地转移了这个有可能会伤到美少女自尊心的话题:“话说贾德卡他们呢?怎么就剩咱仨了?”
“……”
“夜歌?”
“……”
“喂,你没事吧!你高光都没了啊!”
墨檀看着呆立在自己面前双眼无神的少女,干笑着抬起手在后者眼前晃了晃:“回魂啦~”
“安东尼还在睡,牙牙说饿了,贾德卡和达布斯就带她买零食去了,留我在这里看着你和王八。”
季晓鸽依然保持着双眼无神的状态,用毫无生气的平板声音回答了墨檀的第二个问题。
虽然也挺好听的。
“呃,谢谢,我知道了……”
墨檀莫名其妙的道了个谢,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遍:“那什么,夜歌你没事吧?”
“……鲜……”
少女动了动小嘴,发出了模糊的声音。
“你说什么?”
墨檀没听清,于是便追问了一句。
“……保鲜……”
“保鲜?”
“行囊……能保鲜……”
大受打击的美少女忽然发出了一声哀嚎,捂着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然后娴熟地拢起翅膀把自己变成了一枚羽毛球,哭丧着脸叫道:“所以我开发了整整一路的低温保鲜板根本就是个废品嘛!!”
墨檀干笑了一声,绞尽脑汁地安慰道:“但行囊的空间有限嘛,所以你发明的这个东西……”
“行囊有限我也可以用你们的嘛!”
羽毛球美少女原地转了一圈,依旧哭丧着脸:“嘤!”
有那么大概三十分之一秒左右的时间,墨檀被萌到了,进而失去了思考能力。
幸亏他现在并非人格处于‘绝对中立’时就连把视线从人家小姑娘领口处移开都要先做俩深呼吸的意志不坚之辈,所以很快便把控住了自己的精神状态,试图换一个角度去安慰季晓鸽:“呃,那什么……你想啊,就算在保鲜方面确实有系统行囊代劳了,但是这种板子能派得上用场的地方还有很多呀,比如说……嗯……”
“比如说?”
季晓鸽猛地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墨檀,仿佛在看一根救命稻草。
“比如说啊……”
墨檀干咳了一声,飞快开动着脑筋,然后猛地一拍手:“比如说你那架女武神的格林机关枪模式,之前不是饱受散热问题困扰么,要是能想办法把这个装……”
“我想当个好厨师啊!”
少女苦兮兮地打断了墨檀,嘟着小嘴恶狠狠地瞪着他:“不想当个成功的军火贩子呀!”
“呃……”
墨檀讪讪地摸了摸鼻尖,紧接着就见季晓鸽把她那架造型狰狞的女武神迦忒琳给拿出来了,顿时好奇道:“你这是?”
“看看有没有办法往里塞散热片!”
季晓鸽没好气地瞪了墨檀一眼,娴熟地检查着怀里的凶器,扁了扁嘴:“哼!”
“哈……哈哈……”
墨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忽然灵光一闪,若有所思地说道:“对了,我忽然想到咱们玩家的行囊应该只能通过一种类似于‘空间冻结’的方式来储存东西吧?”
“是啊,鲁维老师跟我一起验证过。”
季晓鸽点了点头,对墨檀做了个鬼脸:“所以保鲜效果根本就是满分嘛。”
“但你这个……”
墨檀走到季晓鸽旁边蹲下,戳了戳后者手中那块散发着丝丝凉意的板子,沉吟道:“如果功率能加大一点的话,是不是能做到接近于冷冻之类的效果。”
“诶?”
“你说是吧?”
“冷冻?!”
“嗯,比如生鱼片之类的,常温的应该没有冷冻的好吃吧?”
“哇!”
季晓鸽发出了一声欢呼,激动地看着墨檀:“要不是咱俩性别不同,我真想亲你一口!”
墨檀自然知道面前的少女实在跟自己开玩笑,所以也摊开手笑道:“性别相同的话我八成不会给你亲。”
“那就折中一下吧!”
少女嘿嘿一笑,然后‘Mua’一声亲了下自己白皙的掌心,然后用间乎于抚摸与耳光之间的力道在墨檀脸上拍了一下。
然后……
“我说你们两个,要撒狗粮到别的地方撒去,老子要撑着了!”
一直趴在旁边的王霸胆冷冷地瞥了眼笑靥如花的季晓鸽以及稍微有点儿发愣的墨檀,罕见地用非常不爽且不耐烦的语气对自家‘大哥大姐’说道:“这儿烦着呢!”
季晓鸽闻言也没说喂它两斤毒品(字面意思),而是冲墨檀吐了吐舌头,用口型无声地说道:“小王八还生气呢。”
“它就是穷矫情。”
墨檀撇了撇嘴,却也是跟季晓鸽一眼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用口型说话:“当时我们已经够放任他的了,结果它自己不争气还跟别人撒火。”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季晓鸽展开左边的翅膀把墨檀盖在下面,悄咪咪地小声道:“牙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科尔多瓦一直没回我消息,贾德卡和达布斯也怎么问都不说。”
“其实吧……”
“嗯嗯!”
“王霸胆不是看上我们找见的那只金晶兽了吗?”
“那是个女孩?”
“嗯,是个女孩。”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没拗过科尔多瓦,就答应等那金晶兽醒了……也就是有自保能力之后给王霸胆一个机会,跟人家姑娘单独相处一下午。”
“嗯嗯!!”
“结果那小子嘴还挺甜,人家似乎对他还挺有好感的。”
“哇!难道说后来它们孤龟寡兽的就……”
“没,似乎是有这个趋势,但王霸胆失败了。”
“啊?”
“他现在这体型,你看到了吧?”
“嗯,比刚孵出来那会儿大了不少呢。”
“那位金晶兽姑娘块头是他的好几倍。”
截止到目前为止↑,两人的声音还压得很低,然后……
“噗!噗嗤!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清脆悦耳的笑声骤然爆发了,并开始满地打滚。
墨檀:“……”
王霸胆:“……”
第八百三十一章:终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