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精品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五一六章 在劫難逃閲讀

Leith Maxwell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坐在大理寺门前的台阶上,手里拿着一坛酒,片刻间,半坛酒已经下肚。
杀狠人,饮烈酒。
大理寺一群人将大门挤得严严实实,众人心里既钦佩秦逍的胆识和身手,却又担心秦逍今晚所为会给大理寺带来灭顶之灾。
“秦大人……!”费辛终于走到秦逍身后,怯生生道:“接下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叛贼是我所杀,所以你们不要和我抢功劳。”秦逍灌了一口酒,平静道:“无论谁找上来,和你们无关。”
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饮酒。
但那只是为了抵挡自己的体内的寒症。
红叶赠送血丸之后,秦逍便很少饮酒,连随身的酒葫芦也没有带在身边。
这并非他戒酒,而是多年来因为饮酒是为了抵御寒症的缘故,让他每次拿起酒葫芦的时候,就会想到寒症,所以他丢开酒葫芦,只希望自己不会因为看到酒葫芦而时常想到曾经遭受过的寒症折磨。
但今晚半坛酒下肚,浑身上下暖洋洋一片,却是感觉一阵痛快。
“大人,天快亮了。”费辛低声道:“很快在这条街办差的官员们就会上差,如果…..如果看到这些尸首……!”
秦逍抬头看向天边。
天已经蒙蒙亮,长街上各官署的飞檐都已经能够隐隐看的清楚。
“什么时辰了?”
“再有半柱香的时间,就是卯时破晓了。”费心小心翼翼道:“这些尸首是否先找东西盖起来?”
秦逍还没有说话,却瞧见一阵脚步声响起,费辛心下一沉,循声望去,昏暗之中,瞧见长街上一群人正迅速向这边过来,只以为又是国公府的人马,脸色微变,但很快却看清楚,那些人的衣饰,分明是刑部的官差。
费辛心里微松口气,但马上又提起来。
这个时候,刑部跑过来,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霸天神皇 尘飞落雁
二十多名刑部官差佩刀在身,簇拥着一名官员过来,正是刑部堂官卢俊忠。
刑部衙门同样是设在朱雀大街,位于朱雀大街中间最好的位置,而大理寺则是位于街头,所以两处衙门离得并不算太远,这边发生如此动静,附近的衙门自然不可能听不到动静。
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首,刑部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卢俊忠那张略有些畸形的脸上也显出惊讶之色,随即眉头锁起,沉声道:“保护好现场。”
刑部官差们立刻上前,并不去动尸首,而是围在四周。
卢俊忠瞧见坐在台阶上的秦逍正看着自己,走过去,皱眉道:“秦少卿,出了何事?这里怎会有这么多尸首?”
“卢部堂来晚了。”秦逍终于放下酒坛,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沾有血迹的衣衫,这才向卢俊忠拱手道:“你们若是早些赶来,还能杀贼立功。我杀了几个,其他的都往那边跑了…..!”抬手向侍卫们逃离的方向指了指:“卢部堂现在跑人去追,恐怕也追不上了。”
“杀贼?”卢俊忠冷哼一声:“京都哪里来的乱贼?”
秦逍笑道:“如果不是乱贼,如何敢拿着利器冲撞大理寺?非但如此,他们还要明目张胆地绑架下官,卢部堂,京都出现这样的凶徒,实在是让人心惊。”
“他们冲撞大理寺?”
“不错,半夜三更,一群人持刀要冲进大理寺。”秦逍正色道:“下官身为大理寺一员,自然不能让一群叛贼闯进法司衙门,否则我大唐颜面何在?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奋起抵挡,只是这些人残暴无比,先是要绑架下官,下官抵抗,他们竟然围攻下官,下官这才奋力杀贼。”回头见到费辛呆呆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问道:“费大人,你们是亲眼所见,是不是这么回事?”
费辛惶恐之中有一丝紧张,心里却很清楚,眼下将国公府的侍卫认定成叛贼,反倒是对大理寺最为有利。
如果大理寺的人确定这些都是国公府侍卫,那么秦逍杀人,大理寺的大小官员们却不阻止,那就是纵容行凶,成国夫人盛怒之下,矛头也会指向大理寺。
虽然鬼都不会相信大理寺认为这些人是反贼,但这却是大理寺以后挣扎的借口。
“秦大人所言甚是。”费辛硬着头皮道:“这帮人忽然围住大理寺,手持凶器,让大理寺打开大门,否则便要冲进大理寺,对了,为首那人甚至放话说,要一把火将大理寺烧了。”
卢俊忠皱起眉头,冷冷道:“他们就没有自报身份?”
秦逍尚未说话,却听得一名刑部官差匆匆跑到卢俊忠身边,凑在耳边低语一句,卢俊忠身体一震,快步走到一具尸首边上,却正是甘勇的尸首。
“秦大人,你可认识此人?”卢俊忠扭过头来,指着地上甘勇的尸首问道。
秦逍大义凛然道:“卢部堂,下官效忠朝廷,与反贼势不两立,怎可能认识这样的反贼?”
“他是成国公府的侍卫甘勇。”卢俊忠目光冷厉:“你杀了成国公府的人。”
“成国公府谋反了?”秦逍神色一凛,急道:“卢部堂,咱们赶紧向上禀报,成国公府要谋反了。”
卢俊忠怒道:“胡说八道,谁说成国公府谋反?成国夫人是圣人的亲妹妹,他怎会谋反?”
“可是大人说这些反贼是成国公府的,难道不是说成国公府谋反?”
“本官什么时候说过?”卢俊忠被秦逍绕的心中恼怒:“本官是说你杀的不是反贼,是成国公府的人。秦逍,你滥杀国公府侍卫,竟然污蔑违反贼,真是岂有此理。”
秦逍脸色一沉,冷笑道:“卢部堂,如果一群人半夜三更跑到刑部衙门前,拿刀要冲进去抓人,难道还算不上是反贼?大理寺是法司衙门,有人要闯进去,还要持刀行凶,您来告诉我,他们不是反贼又是什么?”
卢俊忠一时语塞。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即使是国公府的侍卫,那也没有资格擅入法司衙门,更何况是在半夜三更持刀强行要闯入。
“他们确实自称是国公府的侍卫,但下官当然不能相信。”秦逍仰着头,盯着卢俊忠道:“成国夫人既是皇亲国戚,更知道国法之重,绝不可能纵容手下人冲击法司衙门。下官不相信成国夫人会这样做,自然就不会相信他们是国公府的侍卫,他们要硬闯法司衙门,为了维护大唐的尊严,为了效忠朝廷,也未了避免有人打着国公府的旗号败坏成国夫人的声誉,下官只能痛下杀手。”
卢俊忠眼角抽动,秦逍这番话固然是有强词夺理之嫌,但如果真要辩驳,却也无法挑出毛病。
“杀了人,而且是国公府侍卫,便是天大的刑案。”卢俊忠终于道:“秦大人先跟我们回刑部,等天亮之后,本官立刻将此事呈奏圣人,宫里到时候自然有旨意。”
“跟你去刑部?”秦逍淡淡一笑:“为什么要和你去刑部?”
“你杀人行凶,本官当然要侦办。”卢俊忠森然道。
秦逍抬手指着大理寺的门匾,冷然道:“卢部堂,你也看清楚,这里是大理寺,大理寺同样有侦办刑案之权。如果此事发生在你刑部大门前,我管不着,可是发生在大理寺门前,这案子自然由大理寺来侦办,还轮不到你刑部插手。说话直率,卢部堂别怪罪。”
“你……!”卢俊忠一时气结。
他虽然并非皇亲国戚,也只是六部尚书之一,但满朝文武在他面前都是客客气气,即使是国相,见到卢俊忠也会给上三分薄面,何曾有人敢在他面前这般说话。
那张畸形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扭曲,一双细小的眼眸子如同毒蛇一般,整个人瞬间充满了阴戾之气。
刑部的官差们见得卢俊忠的脸色,立时都按住了刀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秦逍淡淡道:“莫说今夜我只是杀贼,即使真的在大理寺前行凶杀人,也有大理寺来缉拿侦办。刑部如果要抓我,只要圣人一道旨意,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走进刑部衙门。”脸色一寒,森然道:“可是谁要想利用司法之权,胡乱抓人,尽管上来试一试。我虽然官职低微,却是大理寺的官员,刑部若要无缘无故对大理寺的官员动手,那就是知法犯法,我看你们谁敢。”
卢俊忠怒极反笑,背负双手,一双眸子如毒蛇般盯着秦逍道:“秦少卿好胆识。好饭不怕晚,你杀了成国夫人的人,已经捅破了天,本官倒要看看,你接下来会是怎样的下场。”缓步从秦逍身边经过,停下步子,回头道:“秦逍,你最好祈求宫里不要将这件案子交由刑部来审理,否则本官会让你见识到一个真正的刑部。”
他冷哼一声,吩咐道:“你们在这里看住现场,天亮之后,本官立刻呈奏宫中。”再不多言,抬步而去。
秦逍看着卢俊忠的背影,晨曦之中,如同厉鬼,知道卢俊忠对大理寺截下卫璧一案已经心存不满,如今定会利用今夜之事对自己甚至大理寺发难。
费辛却是脸色泛白。
他知道卢俊忠的凶残,亦知道秦逍今夜不但招惹了成国夫人,而且又直接与卢俊忠针锋相对,这年轻的官员一夜之间得罪了两个根本不能得罪的人,接下来只怕是在劫难逃。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