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緣定你 ptt-第二百一十章 男女混關

Leith Maxwell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地狱周转站?
当车灯扫过“虹路”两个字时,仲安妮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这里,是所有犯人谈之色变的场所。
虽然之前刚来过一次,但对虹路,曾是犯人身份的司华悦心理上多少也有些排斥。
但眼下她毕竟是一个释放的自由人,而且也清楚来这里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被捕和关押。
她用戴着手铐的手轻轻地握住仲安妮有些冰凉的手。
仲安妮扭头与她对视了眼,明暗交替间,她们俩眼中的紧张情绪都在慢慢释放。
友谊的力量是强大的,安慰对方的同时,自己的心理压力也得到了相应的缓解。
车径直开向后面的高墙,墙上的探照灯将周边照射得亮如白昼。
在一扇深蓝色高大的铁门前,车停了下来。
“下车。”顾颐说了声,当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司华悦和仲安妮跟随顾颐下去,车上的特警只下来了两个。
李石敏被两名特警从另外一辆车上押下来。
直到这时,司华悦才发现,原来她和仲安妮乘坐的车并非是押送犯人的车,李石敏那辆才是。
因为李石敏车上的特警从侧门下车后,打开后门,李石敏是从后面的囚厢里下来的。
下车后,一边跟随顾颐往前走,司华悦一边快速地环视了圈四周。
这里的外观结构看起来跟一般的看守所几近相同,高墙、电网、电门、监控、巡逻武警。
不同的是,铁门上的监控很密集,门旁有一间如安检口一样的小黑屋。
而顾颐就是带着他们来到这个小黑屋前。
在他们走到有效距离时,门上的绿灯亮起,一个电子语音也同时响起:“请进入,一次只能进一人。”
顾颐回身给司华悦将手铐打开,低声叮嘱:“不要忘记我跟你说的话。”
司华悦点点头,用相同的音量说:“不能任性而为,进去后,把自己想象是一个真犯人,遵从里面的所有规定。”
来前,顾颐并没有告诉司华悦是要将他们三人关押进虹路,她以为是别的普通的看守所。
联想到这里需要个人缴费,她随口问了句:“我们仨在这里的费用警方负责吗?”
“做梦呢你?”顾颐哼了声,“你那抠门的爹已经知道你的事了,他说他只负责你一个人的费用。至于仲安妮和李石敏的,等你出来后把钱还我。”
“啊?一个人得多少钱呀?”
司华悦有些犯难,司文俊是个钱多多的爹,印象中,他不是个抠门的人。
难不成这里的费用超出了司文俊的承受范围?那这里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呀?该不会都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亲戚吧?
她怀疑她卡上攒的那点零花钱不够替仲安妮和李石敏支付这里的食宿费的。
“等出来再说吧,你不是还有个有钱的哥哥吗?”顾颐看出来司华悦眼中的情绪。
风流三国 浴火重生
电子语音再次响起。
“赶紧进去,进去后按照里面的语音提示来,进了这里就不要记挂外面的事了,等我来接你就行。”顾颐催促。
“行,可说好了哈,就一个假期的时间,拖久了,可别怪我在里面闹腾。”
司华悦警告完顾颐,走向那扇看起来冰冷的小门。
门自动打开,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清,一间纯粹的小黑屋,头顶的绿灯变为红灯。
司华悦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试了下,唯恐踩空掉到不知名的深渊。确定是踏实的地面后,她调齐所有感官,迈了进去。
身后的门自动关闭,里面瞬间亮了起来,光线不强,足够看清里面的构造。
“请站稳。”不及司华悦打量屋内构造,语音提示再次响起,同时,她感到脚下的地面开始转动,仅一圈便停了下来。
这一圈下来,她也将这个小黑屋看全,四方格,四面墙壁上都是电子屏,蓝色的。
嘀嘀嘀——
随着一阵电子输入声,她的身份信息显示在正面的屏幕墙上。
玉瓷美女
司华悦,女,1992年5月10日生人,汉族,高中学历,奉舜市北城区人,毕业于申国塔沟武校,曾于1999年获得……
密密麻麻的一行小字在屏幕上跳跃,将司华悦的生平履历详尽地显示出来。
司华悦很好奇警方都掌握了她多少信息,便凝神快速浏览上面的字迹。
越看越心惊,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去,她都已经淡忘得差不多了,这里却有记载。
但血型一栏却显示的是O型,司华悦记得闫主任说她的血型是个迷,属于伪O。
“请更衣。”随着电子音响起,地面凭空出现一个小箱子,箱盖自动开启,里面放着一套衣服和一双拖鞋。
司华悦没有任何迟疑,快速将身上的衣裤和手表褪去。
在脱内衣裤的时候,她抬头看了眼小屋子的四个角,没看到有摄像头。
知道看不到不代表没有,她只希望坐在电子屏后面的是个女人。
算了,顾忌再多也无用。
她将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上衣是件没有任何装饰物的套头衫。她将衣服套下,遮挡住胸前,然后才将胸罩褪去。
下身的内裤她没脱,“奶奶的,又不是进手术室!”她自语了句,将箱子里的裤子拿出来穿上。
鞋子是一双软底拖鞋。
将自己的衣裤鞋袜丢进箱子里,箱子自动沉入地面以下。
司华悦不禁有些感慨这里设备的先进,无需人来检查和搜身,既省去了搜身的繁琐,也保障了关押者的尊严。
记得当年被捕时,负责搜身的虽说是女干警,但却必须要将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防止携带违禁品入监,也是为了清理衣服上的不合格物品,如拉锁、腰带和金属纽扣等。
这时,电子音再次响起。
“身份确认无误,更衣完毕,请离开。”
小屋子再次陷入黑暗,刚才有字迹的那面墙上的门开启,门外站着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枪口对着门里的司华悦。
为不耽误身后的仲安妮进入,司华悦快步从小黑屋走了出来。
从进入到离开,整个过程没超过五分钟。
连番被人拿枪指着,对这种热武器司华悦已经不似以前那般抵触和胆怯了。
歪头从两个小武警的身旁看过去,发现后面的深蓝色大门旁有个小角门,门槛很高,门在缓缓向上开启。
“进去!”小武警的口音一听就是外地的。
两个人分站两侧,将中间位置让出来。
身后小黑屋上的绿灯变成红灯,司华悦知道小黑屋里又进去人了。
她本以为会等到仲安妮和李石敏出来后一起进入高墙大院内的,却没想到,得一个个进入。
人在屋檐下低头并不难,有过相似经历的司华悦趿着拖鞋,抬脚进入角门。
进去后,角门再次落下,门旁的值班室里走出一个武警,手里拿着一个和滚轮似的仪器,在司华悦脸上扫了下。
“好了,进去吧。”那人说完,进入值班室。
司华悦在两名武警的押解下,走向通往监室的通道。
大门到监室通道门的距离比较远,外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四周高墙围拢下的院子中央是一排排白色的房子。
高墙上的探照灯特别亮,仿佛整个大院内根本就没有黑夜,全是白昼。
通道门口上方有两个摄像头,还有两盏灯,里面的光线却并不强。
进入通道,感觉里面的温度要低于外面至少三四度,这倒是跟其他看守所一样,阴凉。
无敌位神 丹心墨
进去后是一个长长的走廊,瓷砖地面有些滑,两旁是一个个像鸽子笼一样的监室,只有门,看不到窗户。
监室门很窄,仅容一人通过,质地是那种冷轧钢板,很厚重,似乎是好几层。
这里处处都是监控,但为防有突发情况发生,走廊里有武警来回巡逻。
见到有新人进来,巡逻武警走过来,与押解司华悦的那两名武警低声交谈了句。
司华悦听到他们的对话很简单。
“哪一间?”
“1055。”
巡逻武警走到编号1055的监室门旁,输入一组密码,门开。
因为有另外一个武警刻意遮挡住她的视线,司华悦没能看清那组密码。
说实在的,看了也没用,外面没人帮她按密码,她进去了,出不来。
很普通的一间监室,普通到除了一盏灯和一个蹲坑,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窗户很高,厕所没门,一个蹲坑,还是自动冲水的。
没有盥洗盆,更别说什么淋浴头了,搞不懂该怎么洗漱。
墙壁很厚实,很软,地面亦然,司华悦从这头走到那头,就没找到任何硬的地儿。
监室里的温度倒是挺适宜,感觉不到冷,身上这身衣裤正合适。
无聊地席地坐下,没有枕头,没有被褥,她不知道该怎么睡觉。
趴到门上的小窗口看了眼外面走廊,没人,听不到脚步声,这屋子的隔音非常好。
这种安静让人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她能深切体会到那些被长期关押在这里等待判决下达的人的绝望。
就在司华悦苦恼着这五天该怎么过时,门悄然打开。
仲安妮走了进来。
见到司华悦,她轻舒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因为她们俩都听说过,这里是一人一间监室,不像别的看守所那般允许多人关押在一起。
还没等她们俩的高兴劲过去,门再次开启,李石敏居然也被送了进来。
至此,司华悦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在心里暗骂顾颐抠门。
说司文俊抠门,真正抠门的人是顾颐好不好?
为了省钱,这家伙居然将她们男女混关,这可严重违反了看守所的规定。
且不说这里严格规定一人一间监室,就是别的看守所,也绝不允许男女混关。
初亮活着的时候,就因为性别不明,那家看守所将他单独关押。
可到了顾颐这里,却什么规定都没了,他也不怕在这期间他们仨闹出点什么“丑闻”来?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心里哀嚎着五天的日子该怎么过?
谁不放个屁,拉泡屎?十五个平米的监室说小也不小,能容纳下七八个人,可这个人隐私的事怎么解决?
谁知,事情到了这里还没完。
后半夜,在三个人都有些迷糊犯困的时候,监室门再次开启,又一个人被押了进来。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