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精彩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二十七章 源頭熱推

Leith Maxwell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虚空无量,诸有无穷。
永恒的次元风暴一直都在席卷肆虐,劫灭之潮每时每刻都在冲刷汹涌,无限延展的混沌海就像是被亘古恒常的暴风雨笼罩的海洋,只有雷鸣般的激荡在无息无止地万世回响,永不停歇。
仿若混沌茫茫的虚空海显得无垠而孤寂,无限的宇宙和时空万物都自它而来,亦将回归其中。
在永恒凄厉的次元风暴之中,突兀有着一道无量庄严,无量功德凝聚而成的光芒照破一切十方,将层层叠叠的虚空都照耀渲染得带上了一股清净之意。
拥有星河宇宙凝聚的伟岸身躯,光辉无量的佛陀法相,正在永恒的波涛激流与次元风暴之中,仿若闲庭信步一般的横渡大千时空,巨大的金身轮廓在漫无边际的无尽虚空之中穿行。
而祂的一只巨大无边,好似是宇内漂浮着的无比巨大的悬浮陆地一般的巨掌,稳稳的托举着,在掌心之中,却恰好就是渺如微尘的魔佛分身……
就像是如来佛祖掌心之中的孙猴子一样,夏冉轻轻的叹了口气,还是那种感受,相当不友好。
只可惜现在形势比人强,面对这样的一位大佬,他也没有办法反抗。虽然貌似对方非常和善,主动释放了善意,发出的也只是邀请,而并非强制的要求。
然而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表面功夫,先礼后兵的做法?
出于某种原因,夏冉对于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很熟练的……咳咳,是很熟悉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以己度人,他还是有些担心自己一旦拒绝,大佬就会立刻翻脸不认人。
所以最终还是为求稳妥,没有贸然选择拒绝这位佛主的邀请,而是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下来。
只是在大前提不变的情况下,稍稍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他虽然接受了这位释迦牟尼·如来世尊释放出来的善意,但是却并不愿意进入那座佛国净土之中,一来是不愿意真的彻彻底底的让人拿捏住了,多少还心存侥幸之意;
二来是那座至高神域给他的压力太大,内里还坐镇着无数佛陀、菩萨、罗汉、伽蓝……基本上每一个都是半神起步,其中不乏有类比五境的存在,而且数目众多……
至于是否还隐藏着更多的大能,他就不知道了,因为根本就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就义正词严的向大佬明言拒绝了。
他是实践派的,而不是学院派的,并不适合闭门苦修,所以听佛主讲经授法,与一众同道谈玄论道,虽然听上去挺不错的,但是真的不是他应该走的道路……
大概就是这样,义正词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忌惮什么,这个就不知道了。
譬如说考虑到世尊或许真的大量,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魔佛、佛敌,也不在意自己从杀生院祈荒那里继承得来,并且再进一步升华的“随喜自在第三外法快乐天”。
然而,其他的老员工们却很有可能没有这么高的境界,没有这么宽阔的眼界,也没有那么大肚能容的气量……
搞不好会给自己穿小鞋。
他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或许佛主虽然看出了这一点,却没有出言说破,同样也没有勉强,反而是直接应允了他的要求……如果早知道对方这么好说话的话,那么自己其实应该可以试着更大胆一些的?
轻轻地摇摇头,魔佛分身收敛有的没的的各种杂乱思绪,让自己一念不生,眸光平静的看着四周的风暴环绕大佛的场景,而自己被大佛托着在转瞬生灭消失的层层叠叠的虚空中穿行。
不同于空间的投放,也不同于自己的世界线跳跃……
完全就是一种扭转大千,一念之间游遍十方无量国土的伟力,所以无形时空和宇宙万物都无法稍稍阻碍分毫,一步踏出,就已经不知道穿梭过了多少个世界。
只不过,即使是以这般的伟岸法相之力,似乎也是带着自己在虚空海之中行走了一段时日的样子。
也不知道越过了多么漫长的距离,跨越了何等数目的维度,让他都暗暗觉得心惊不已,这位大佬这是准备将自己丢去多元宇宙的哪个疙瘩角落里面去?
总觉得接下来要去的地方,绝对不是什么适合养老的好地方啊,夏冉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不过想了想,又觉得反正已经保底了,自己目前不过是一重存在之身而已,就算是折损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在时空的另外一端,「自己」现在都已经回归了。
这么一想,他顿时又安定了下来,甚至开始有闲心仔细打量那些惊鸿一瞥之间,在四周的永恒无常变幻的风暴之中,突兀闪烁而过的某些世界的镜像倒影。
重生 之 嫡 女 傾城
这个时候,大佛突然发声,宏大声音隆隆,震彻四周:
“可是下定了决心?”
“……”
“……”
这是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所以最后再问自己一次,看看自己要不要改志愿?
魔佛分身心中涌起一丝明悟,但还是很坚决的摇摇头:“在下生性愚钝,学佛未久,六根不净,七情不舍,尚未修成正果……这样子进去净土之中,难免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还是算了吧……”
“也罢,随你。”
佛陀法相笑容自若,只是以宏大声音继续说道——
“既然如此,你接下来好自为之。”
下一刻,祂突兀的停了下来,在无尽的时空风暴与劫灭之潮的冲刷之中,轻轻的将自己一直托着的巨大佛掌徐徐举起,仿佛要超脱苦海,直达彼岸,将掌中托举着的魔佛分身送入一方浩瀚无边的大千世界。
“等、等等,这是什么地方?”
魔性菩萨先是一愣,但是紧接着就感觉到了一股可怕气息扑面而来。
在气机牵引之下,他几乎是像过了灵感一般,恍惚间似乎看见了一片跨越亿万万劫数,波及无数个纪元的惨烈疆场,恒久蔓延的战火,动摇了无数的天体与宇宙的根基。
…………
无数生翼的“灵”在歌颂赞美,飞旋徘徊,共同发出空灵浩瀚的祈祷声。
有纯粹的光和思考的灵体,以其振动创造生命,以赤红的火焰为象徽,以太阳为化身,一睁眼就会发出狮吼声,并发出红色电光划过长空,形如长蛇……
有四个脸面,第一是基路伯的脸、第二是人的脸、第三是狮子的脸、第四是鹰的脸,也各有四个翅膀,翅膀以下有人手的样式的属灵,在驱驰战车,发出支持和智慧的振动……
更有有着百眼、水苍色的车轮形状的具象化身,维持其纯灵的存在体,仿佛是物质化及物质世界的来源,有一种对一切尘世缺陷的超越,正在接受神圣的巡视……
——权柄者的宝座虚影浮现在重重时空之后,有诸天使环绕飞行,为充满荣光的所在。
…………
而在这属灵的圣域对面……是仙界横空。
一方方无比宏翰的古老天地显化,一片片清光濛濛蔓延,绵延无尽时空。
有无数血染的天兵天将如同混沌神魔,一部部的结成杀伐的战阵,从那氤氲浮现,重重叠叠的各处宙域跨界而来。
有炼气士身披道袍,大袖翩翩,通体氤氲缭绕云气,翻起无尽霞光,不是在驱使玉台横渡天宇,便是祭出阵旗封锁虚空,神通澎湃如海,有撼动天地之威……
魔兽之最终召唤
有仿佛先天地而生的古老至尊,神圣巍峨,异象绕身,头顶升起明月、大日、金莲或者重重神环,出行之时,脚下更是有金光大道直接铺开,洞穿时空,尊贵神圣……
更有宝相庄严,武道金身镇压天地,通体绽放宝辉的巨人,如同太古的神岳,磅礴的气势宛若神魔复苏,出手之间,周身万千穴窍同时发光,似乎内中都在演化一方小洞天,有一方绝对的神明主宰盘踞……
——而在仙界横空的异象显化之后,是一方寂寂浩无宗,玄范总十方的浩大上界,自然妙有,弥罗至真。
…………
“这是两位绝对者的斗争之地……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的争斗,似乎没有理由,也不会结束。”
宏大庄严的声音打断了魔佛分身的思绪,一下子让他回到了现实之中。
而无量星海凝成的佛陀法相,也在平静的继续说道:
“一切都亘古不变,直至如今……古往今来,这苦海之中诞生了诸多的大神通者,其中也有很多前赴后继的加入了这场争斗之中,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或是为了寻求答案,或是为了取悦祂们。”
“……”
“……”
魔佛分身微微一愣,莫名的觉得这貌似是一个暗示。
他沉吟了好大一会儿,迟疑着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开口询问,因为他刚刚感知到的东西太过宏大,规模貌似是覆盖了无数的时空,也动摇影响了无数的世界。
他甚至怀疑虚空海之中,那无尽永恒的时空风暴,永不停歇的劫灭之潮,可能就是以这片象限为源头扩散出去的,导致了整个无限世界的震荡。
淡忘如思,回眸依旧 若羽凝
那么……
迷途者的来历,会不会也是因为这里是源头?所以空间建立了这么久,诞生了的那些大成就者奔走寻找了这么久,最终即使是找到了源头所在,也无法解决问题?
只是,如果这位佛主是在暗示的话,那么就应该有祂不能够明说的理由,自己最好还是不要问比较好。
似乎是看出了魔佛分身的纠结与疑惑,无量庄严的佛主法相只是微微一笑:“你所求的答案就在其中……”
说罢,祂没有再停下来,直接轻轻倾斜无边巨大的茫茫佛掌,破开坚固的风暴、壁垒,将掌中的那位存在送入了那片惨烈的无限疆场之中。
做完这一切,没有任何的滞留,无穷的星系星云,无穷的质量凝聚的佛陀法相就此消失不见,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对于那惨烈到超乎想象,连一般的神圣都无法窥尽全貌,稍有不慎也会在其中彻底陨落的无限疆场来说,也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切都是亘古恒常,没有理由,也不会结束,似乎永远都不会被改变。
一直都端坐于佛国净土之中,端坐于菩提树下,无量庄严的金身佛陀收回了视线,却又看向了另一处的方向。
寂寞 宮 花紅
……
……
也许只是思绪转动的刹那。
并非在真实的时间线,而是在并不存在的虚数事象的时间分支之中,那纯粹就是因为概率变动,波函数坍塌前后所呈现的无穷种可能性世界之中的一个微尘般的泡沫。
没错,就像是海面上泛起的泡沫,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不计其数,也无可估量。在转瞬生灭消逝之中,种种的一切,都无意义。
只是……
在这刹那生灭之间,有雪白的振袖微扬,纤纤素手轻轻挥过,好像是从终末而来,又好似是在时间的源头出现……然后,掠过了全部宇宙,所有时空。
纯白的袖子轻轻的掠过所有的次元与时空,对那过去现在未来的整个无限世界,遮断了所有的根本因果,让某些存在的状态变成了注定被忽视,绝对不会被注意到。
“一切皆为梦——此乃余韵之花啊。”
话语像是被埋在飘落的雪里般,并非对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听到的淡淡低语,转瞬即逝。
……
……
时空的另一端。
巨大无边的平台漂浮在枯寂黑暗的漆黑虚空之中,纯白色的光球在空间之中充当着唯一的光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大半个平台,和平台边缘之外有限的虚无。
“还算顺利,总算没有出现意外……”
夏冉平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久违了的个人区域,接着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同时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清晰的把握住了空间的传送,不像是过去那样,总是半梦半醒,恍惚之间,不知道过程的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而是无比清楚的看清楚了整个过程。
这稍微让他感到有些安慰……
不过也就只是有些而已。
总归还是出了自己无法掌控的状况,虽然还算顺利的成功回归,就像是自己所预料的那样,那位大佬的确不是带着专门针对自己的敌意而来,所以只带走了魔佛之身,而没有拦截自己整个人。
但是问题就是,自己的那一重存在之身到底被带去了什么地方?
魔术师扯了扯嘴角,他努力的试图感应,然而结果却是非常模糊的……
他还能够确切的感应到自己的多重存在的具体位置,然而互相之间却已经没有办法实时同步情报的共享了。
不是被阻隔了,而是时间流速不对劲,似乎彼此所在的时空的时速差异已经巨大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连他的思维都无法开启兼容模式,这个才是问题所在。
(PS:抱歉,今天又是早上七点钟出去,然后忙到下午三四点多才回来的,脑子都懵了……现在刚刚赶出来……)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