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2018章宗教謀劃,赤帝之化

Leith Maxwell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谯并是赤帝宫祭酒,来拜见斐潜的时候,也是很有宗教的特色,穿着红色为底黑色为边的长袍,身前身后都有一个大大的阴阳二气图,一看就是神棍当中的职业选手。
斐潜笑着,扶起了谯并,然后往赤帝宫而行。
谯并脸上带着一种平日里面少见的谄媚,将诸葛亮原本的位置挤占了,屁颠屁颠的跟在斐潜后面。
小萝卜头也没生气,若有所思的走在后面。
诸葛亮觉得斐潜这样带着他来美阳,肯定有斐潜的目的,而现在看起来,似乎和谯并、赤帝宫相关……
可是『贷令之律』怎么和赤帝宫牵扯上了关系?
难道说骠骑将军想要利用宗教?
可问题是……
就在诸葛一路思索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到了赤帝宫左近。
没错,斐潜是想要用一用自己捣鼓出来的这个『五方上帝』来做些事情。这一件事情,其实已经谋划很久了。
汉代,可以说是一个在宗教环节非常特殊的年代,他的特殊就在于在汉之初的时候,承接了经过春秋以来社会大震荡的冲击而崩溃的血缘宗教结构,而同样在汉之末,也遇到了国家宗教的崩溃……
同时,汉代也是本土民间宗教的诞生和外来宗教的融合,相融相生相克的一个年代。
赤帝宫占地不小,毕竟汉代也是有些地广人稀,即便是在关中三辅区域,也是有大片大片的荒山野岭。
到了赤帝宫之前,赤帝宫之内大大小小的官吏和属员都跪拜在地,迎接斐潜的视察。
没错,赤帝宫算是官吏体系的……
就跟后世当中宗教人士也有公务级别一样。
黄旭带着护卫已经进宫殿当中检查,占据要害位置,而许褚则是紧紧跟在斐潜身后,亦步亦趋。
赤帝宫主殿之中自然就是高大的赤帝神像。
斐潜上前,点上了香,弯腰敬拜。
汉代人依旧秉承着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的风俗,就连见君主,也不是动不动就跪的,所以即便是拜见神灵,也不必行跪礼。一般百姓比如说即便是见到了斐潜出行,只需要避让道旁即可,也不用跪拜,若是连自由权利都没有的奴隶之身,便是不管是见谁,都必须下跪。
汉代宗教,从春秋战国而来,性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夏商周,是血缘宗教,一直到秦。然后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给冲击崩溃了,刘邦这个二流子登上了至高之位,导致以血缘而论的国家宗教信仰崩塌得一塌糊涂。
网游之天域世界
青烟袅袅而上,似乎给赤帝神像蒙上了些神秘的色彩。
斐潜看了看庄严肃穆的赤帝神像,心中却有些感慨,要是刘邦在地下,知道自己一手打下来的大汉王朝,黑的变成了红,然后自己代表的黑帝滚到一旁吃尾气,不知道是会哭,还是会笑?
刘邦一开始要捧自己成为黑帝,但是显然更多的是自嗨,没什么人理会。以至于到了汉武帝的时候,董仲舒横空出世,填补了这一块的空缺,形成了新的国家宗教体系。
汉代国家宗教的发展,董仲舒的『天论』思想、谶纬的兴起和班固的《白虎通》是三个标志性的里程碑。
董仲舒的『天论』思想,首先是明确了『天』的存在。,也就是『君权天授』,而这一点,又是继承了春秋战国的血缘理论,表示『天』和『人』之间,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也就是『天子』,顺理成章的就论证了皇权的合理性。
当然在董仲舒开始推广这一套的时候,也不是没人质疑,但是董仲舒开了个大,也就是提出了所谓的『人副天数』之说。大体上就是:『天以终岁之数,成人之身,故小节三百六十六,副日数也;大节十二分,副月数也;内有五藏,副五行数也;外有四肢,副四时数也;乍视乍瞑,副昼夜也;乍刚乍柔,副冬夏也;乍哀乍乐,副阴阳也……』
董仲舒表示,无论在肉体或精神方面,人都是天的副本,因而,人的行为必定会在『天』上得到反应,至此,天人感应理论彻底确定。
董老夫子傲然而立,环顾四周,表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董仲舒赢了,但是他也输了。
因为不是所有『天子』都是汉武帝,或者说可以有汉武帝的能力。
若是先秦的血缘宗教还好解释,毕竟谁家没有熊孩子啊?从众多的(● ̄(エ) ̄●)孩子里面挑一个比较好一些的就是了,但是现在『天子』理论怎么说?橘麻麦皮的是因为上天觉得我们这一群大臣都太二了,所以故意派个猴子下来折腾我们的是么?
所以谶纬就大行其道了。
尤其是在西汉末期,随着天子越来越是昏庸无能,为了遮掩丑态,也为了让自己依旧能够依附在皇权至上吃肉喝血,大官宦,大士族开始推行谶纬,表示这些表面上看起来很混账,很昏庸,很无能的天子,并不是真的表面上看起来的这样,而是一种大智若愚的言行表现,要品,请品,请细品……
于是,王莽说,我品明白了。
然后刘秀也说,我也舔明白了……
结果谶纬盛行后,东汉的思想界更加混乱了,谶纬与传统经学的矛盾、经学自身今文和古文之间的矛盾等更加激化,各方都试图压倒对方,所以假借名头,各种谶纬越说越多,越来越烦琐。
就像是斐潜搞的青龙寺大论,并不是因为斐潜是穿越者,所以有BUFF加成,而是一方面谶纬发展到了当下,许多人都明白其中的害处,同时在斐潜之前,白虎观就搞过一次了,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白虎通义》也在一定程度上努力消除,或者说是在修正谶纬。所以当斐潜提出『求真求正』的时候,在有郑玄司马徽的名头之下,就更没有人有什么异议了。
《白虎通义》清除了许多在谶纬神学中的那些简单粗糙的神学说词,如谶纬以古代帝王伏羲、神农、祝融为神,《白虎通义》则认为这些古帝是人;纬书神化孔子等人,《白虎通义》则认为孔子等人不是神;纬书神化五经,《白虎通义》则认为五经是『五常之道』,也不是什么神书。
但是《白虎通义》依旧没有将经书的地位打落,也没有彻底的摒弃谶纬,以至于当下斐潜重新勘定,也算是一种继承和发扬。
所以现在,斐潜也准备继续将赤帝宫发扬发扬……
在进行完了表面上的仪式之后,斐潜看了看谯并,谯并立刻会意,让手下各自去忙,然后引领着斐潜到了后殿就坐。谁也不傻,谁还会真以为斐潜是闲着没事干,然后来赤帝宫烧香的?
宗教必须为政治服务,不能为政治服务的宗教不是什么好宗教,就像是整天围攻政府的……咳咳咳……
所以斐潜养着谯并这一帮子人,是为了什么?
自然就是为了政治服务,为了斐潜,也为了当下的小冰河时期而准备着。
在赤帝宫,人和神是分离的。
人是人,神是神,这个很清楚。谯并不是神的代言人,也不是什么先知,什么圣徒,更不是什么化身,若是说起来,有些类似于有政府津贴补助的传教士。
谯并等人大力推广当下的宗教,并不是因为谯并真的信仰五方上帝,而是谯并拿着斐潜给的钱,享受着斐潜给的地位,自然和汉代民间宗教的那些人不同,一个是努力推销,一个是来求我啊,能一样么?
没错,说的就是你,黄老。
董仲舒天人之说,一方面驱逐了从春秋战国时期的血缘宗教,使得其从国家宗教的位置上退下来,成为了地方士族的宗族体系,另外一方面打倒的,自然就是黄老。
黄老之学在西汉初,大体上还能属于国家宗教范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汉王朝的治国之策,但是汉武帝之后,黄老之学就失去了显赫地位,它的代表人物淮南王刘安还落了个『谋叛逆,诛及宗族』的结局。
混在 海賊 世界 的 日子
于是黄老之学无奈离开政治中心而向黄老养生术发展,走向了偶像化黄帝和老子的道路,形成了以修炼、养生为主导思想,辅佐神仙黄白之术等等手段的宗教体系,顺道还演化出方士一派,平日里面清高得要死,实际上巴不得贴在皇帝身边,表示来求我啊,求了就给你个蛋,呃,给个丹吃吃……
所以斐潜非常清楚宗教应该干一些什么事情,像是张角三兄弟其实一开始就做的不错,只不过没有制约,然后头脑发热了,觉得自己优势很大,然后F2一下,A了上去,最后打出了GG。
斐潜当下所建立的五方上帝宗教,不仅要解决人和自然的矛盾,也要解决人类社会自身的矛盾。人和自然的矛盾很好理解,毕竟当下的自然界很多东西普通人很难理解,即便是不谈自然的风雨雷电,就人类在自然界当中生存产生出来的生老病死,都难以说明清晰,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归于宗教,是人类发展的一种必然选择。
至于人类社会自身的矛盾么……
就像是当下。
『谯祭酒……』斐潜示意谯并就坐,而诸葛亮则是像是小秘书一样站在斐潜身后,『今岁天时异常,寒暑紊乱,不知可有说法?』
谯并一愣,旋即眼珠子定在了斐潜脸上,『主公之意……这五方上帝,要有个说法?』
斐潜微笑着点头,『当然要有个说法……』
『唯,唯!』谯并连连点头,满脸的笑,『只是这「法」,要如何说啊……』
斐潜却没有直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说道:『祭酒主持有方,届时定然有赏……今日偶得闲暇,来此一观,心愿已足……若有何事,祭酒可至将军府……』
开什么玩笑,什么都由某来说,还要你个谯并干什么?
斐潜起身离开,谯并自然也无法阻拦,屁颠颠的又跟在后面,却被斐潜拦住,只是告诉谯并三天后要记得去将军府交差,便带着一行人往长安而回。
留下了几欲抓狂的谯并不提……
路上,斐潜看了看沉默着跟着的诸葛亮,说道:『孔明若有不解,不妨直言。』
『将军欲以五方上帝,以制地方?』诸葛亮说道。
嗜血狼君:皇上,人家不是女奴
『然也……』斐潜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这样的想法,『具体如何?可一并说来!』
『不过……』诸葛亮转头看了一下赤帝宫的方向,『将军,这五方上帝,愚民尚可信之,若是……恐怕未得其效也……』
谯并相信所谓的『五方上帝』么?
呵呵。
那么关中士族大姓又有多少信奉五方上帝的?
自然也是呵呵。
反倒是在民间普通百姓层面,许多人相信这个,并且虔诚者很多,所以诸葛亮说如果斐潜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制约士族,怕是没有什么效果。
『孔明所言不错……』斐潜点头,并没有否认,却转而问道,『然何也?』
『这个……』诸葛亮愣了一下。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士族子弟,或者说比较上层一些的人并不相信宗教的神鬼,百姓却相信?是因为愚昧?
显然不是,毕竟后世之中,也有些学富五车的,甚至也有一定地位的,然后要抢着跪在泥菩萨的脚下,企图让泥雕木像来庇护自己。这些学者官吏,愚昧么?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大多数人都要精明,要不然这些人也爬不上去,但是为什么就会信了呢?
斐潜收了笑容,『无他,人性也……』
『人性?』诸葛亮睁大眼睛,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是这两个字。
斐潜点点头,『人有七情六欲,自然就有阴晴圆缺,恐生惧死,无处可排解,便只得托付于神灵……故而,因人而成事,做事先算人……』
诸葛亮愕然,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像是没能完全明白……
……(๑·̀ㅂ·́)و✧……
长安。
韦端家中。
后院之内,偏僻小亭,里外只有三人,其余仆从都是被远远的支开。
『骠骑将军去了美阳?』
『赤帝宫?』
『欲之若何?』
斐潜带着诸葛亮,一大帮子人自然行踪难以保密,很快消息就传开了。
尤其是旋涡的中心,在长安的韦端,作为关中士族的代表人物,当然对于这些事情更加的关心。
没办法,家中原本是打算培养孩子走两条路线的,一条自然是子承父业,另外一条就是走在世高人的路线,名人大家的模式。大儿子可以跟在韦端自己身后混资历,老二么,原先不是跟着所谓『书圣』学习么,当然,现青龙寺大论之后,这个圣那个圣的少了许多,但是也没关系,该吹还是会吹的……
但是谁能想到,老二的手废了,一条路说垮就给垮了。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想办法在仕途上爬得更高了,而想要在仕途上获得更好收益,那么琢磨透彻骠骑将军斐潜的想法,就是眼下至关重要的事情。
更何况,火热出炉的『贷令律』也是参律院新成果,虽然不是韦端为主导,而是那个姓裴的家伙搞的,但也是参律院的事情啊,如何让韦端不上心?
我的美女校花老婆 红楼之梦
『反正某已经下令,庄子之内,不得借贷了……』李园表示,这个事情,老子跟着骠骑走。
韦端瞄了李园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此令啊,其实……虚有其表……』
杜畿默然,并没有说话。
之前那个大赦事件,一开始的时候姓裴的家伙还以为挺容易,结果真着手的时候就觉得麻烦了,然后自然是死活拖着,借口青龙寺士族子弟争论不一,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忙得要死,但是实际上拖着拖着也就拖黄了。而这一次,韦端也没想到这个『贷令之律』,姓裴的家伙会动作这么快……
之前以为还会像是大赦一样,又搞什么青龙寺讨论,一拖几个月……
我的神器是鼠标 旦暮遇之
不过现在想来,也能理解,毕竟大赦拖了那么久,现在若是又拖,怕是真的就是老寿星吃披萨,呃,砒霜,不是掉牙就是活腻了。
只不过作为研究律令的韦端,看到这个新的『贷令律』的时候,没有多费什么劲,就找到了其中的破绽。
『破绽?』李园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此时大有非常,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此事……即便是有破绽,亦与某无关……』
杜畿点头说道:『贤弟此言,乃持重也。更何况……若是这破绽,乃有意为之……』
『嗯,啊?』韦端眼珠转了转,『有意为之?如此说来……』
这是骠骑将军斐潜又准备磨刀霍霍了?
这倒是也说得通,毕竟现在天时不佳,明显秋收可能有问题,所以找个肥的下手,当然也是一种办法,但是凡事都要讲究一些规矩么,所以先搞了这样的一条律令,那么到时候真要是有不开眼的撞到了刀口上,自然也怪不得说骠骑将军斐潜残酷无情无理取闹。
所以杜畿称赞李园说持重,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问题是谁都清楚骠骑将军斐潜做事情,向来就是一套一套的,就像是今天骠骑将军跑去美阳,究竟是要做什么?
韦端沉吟半响,说道:『不若……试之?』知道有坑,但是这个坑落在何处,总就是让人心中不安,所以如果知道坑在哪里,自然就不必害怕了,试一试,坑大坑小,多少有个数。
杜畿皱眉。
韦端笑道:『自然不是三辅之地……要知道,陇右……呵呵,不少家伙怕是少读经书,不明道理啊……再加上这律令传递,总归是有些延迟……』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