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68 無相蟲

Leith Maxwell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无相表面意思没有相,也就是没有长相。
这最早是道教的词汇,后来佛教也有同样的说法去与“有相”相对。而相在佛教中总共分为十种,分别是色相、声相、香相、味相、触相、生住坏相、男相、女相。
亦有说法为“无相”乃大乘佛法。所见之人,所见之事,所见之物,不见十相从而窥得本心。
但是,这无相虫虽然与佛教搭边,但是按照系统妈妈在我触碰新NPC时给出的说法来看,这个无相虫诞生在天地的概念则是需要一个对信仰感恩戴德到极致在天地寻找出路的人对苍天一次又一次祈祷无果后,心理畸形才会随之伴生这么个物件。无相虫本身可以吸收各种物种的气运,再用这气运来反哺寻找宗教出路的人,从而借助气运来将教派言传下去。
也就是能为某个宗教“天降猛男”拯救宗教。
又因为伴生条件极为苛刻,再加上即使吸收再多的气运,在大时代的铁蹄下一切都是枉然。
匈疾临死前,心死了。
也就这时候,无相虫有了私心,他不想跟着匈疾一起凉凉,便想方设法蛊惑住邪恶精灵,想操控利用邪恶精灵完成自己的愿望。
比如说,自创一派。
而且无相虫想要生长,不仅需要吸收气运,还要吸收众生负面情绪和欲望。等吸收足够多,无相变有相,就是五相虫大乘之日,方可降临人家。
地洞所有的布局,全是五相虫为之。
邪恶精灵只不过是他操控下的一个傀儡,多他少他也无妨,现在死了不会觉得惋惜,死了就死了呗。
眼前这个五相虫道行修为没有高到离谱,因为除去吸收一帮野仙气运和几个阴差欲望之外,压根没有给他接触外界的机会,哪怕现在有了,还遇上我们了。他千算万算怎么都想不到,我身上有个识别他身份的系统妈妈!
“哪又怎么样?”
无相虫顶着匈疾的脸皮,很是疯癫:“这个糟老头临死之前还把兜里唯一的一块干粮给了路边乞讨的小姑娘。他自己都混到好几天没吃饭了,还想着布施他人!难道他就不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他死了,我就替他揭开他伪善的面具。让他看看应该怎么面对这些已经没了本心的人类!”
他情绪很激动,却能从他语气中听出他在替匈疾觉得不值,从西南走到关外的千山万水,没人相信他,没人帮助他,他只是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理想,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忘要固守本心,最后被活活饿死。
值吗?!
这么死了真的值吗?!
会有人记住他吗?
他会在教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吗?
没有,什么都特么的没有。
他死了,躺在地上蜷曲身体,捂住肚子,饿死了。
“那咱俩应该是站在对立面了。”
我很敬佩匈疾,如果换做我去干这些事,那我肯定不能干,谁傻啊?没有任何利益可谋,还得付出生命。
到是眼前这个无相虫立场很干脆。
大男生
人家就是要毁灭世界,就是要吸收众生气运和欲望。
那我指定得干死他。
不完全是为了我,也为了躺在地上道基尽毁的猴咂。
“为什么非要站在对立面呢?”
无相虫仍然想着试图说服我:“我在那个阴差的记忆里看到了,你是执嗔王,你被地府十殿阎罗群起而攻之,后来含冤而死。难道你不想报仇吗?和我一起,我把我能吸收的气运和欲望全部给你,到时候不管是天上的神仙还是地下的神仙都不是咱们的对手,不就能完成你的宏愿了吗?!不就能完成咱们想完成的东西了吗?!”
女娲之谜
“谁告诉你,我是执嗔王的?”
我抬头笑了笑:“我可正经跟地府没啥深仇大恨,而且我现在是地府的阳司,专门过来调查你的。”
“执嗔王,你装下去有意思吗?!”
“去你妈的!老子名叫赵青燚!”
我破口大骂,机智果断双击太阳穴召唤鬼王面具,释放套装组合技能:“你们看我像不像鬼啊!?”
“你……”
无相虫嘴角抽搐两下,陷入眩晕状态。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
系统妈妈不甘寂寞:“恭喜宿主成功恐吓到无相虫,恐惧值+1000!同时触发眩晕效果,但是本系统妈妈在此提示宿主对敌一定要小心谨慎。”
恐惧值丸子对无相虫伤害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连忙收起匕首,从空间背包里掏出关公刀,飞起来一刀斩向无相虫的脑袋,欲取其头颅当做实验品。
“咔嚓!”
无相虫成功被我枭首,人头滚滚落地。
然而虫子组装的肉身没有倒地,另一头没有五官的头颅瞬间漂浮在匈疾头颅被砍断的伤口处,重新为身体装上一颗真正合适的头颅。
“嘎巴……嘎巴……”
无相虫活动活动脖子,没有五官的脸在此刻怪诞无比。明明没眼睛,却给我一种他始终都在盯着我的感觉,明明没嘴巴,我耳边却听到他贴在我耳边窃窃私语,说着可以蛊惑我心灵的话。
鬼王面具不再提供恐惧值,失去作用。
此刻证明鬼王三件套不论那个技能都对他没有用处,估计网抑云麦克风和阴谣吉他亦是如此。
怎么办?!
我收回无用的关公刀,从空间背包分别掏出南部十四和之前在追杀游戏中杀死鬼怪获得的法剑。
“嘭!”
我连续扣动五次扳机,枪响一声。
子弹穿透他肩胛骨,只是让他往后趔趄一下,留下个不会出血的洞洞,并不足以杀死他。
我连开十二枪,响四枪,让他一时间无法靠近我。
紧接着我向后撤退,把南部十四插进裤腰带,左手掌心握住法剑剑锋,用力一划让剑锋沾满掌心血。随后用食指沾着掌心血在剑锋画简易开天门符,再结道指擦拭血迹覆盖整个剑锋,喝出口诀:“吾将祖师令,急往蓬莱境,急如蓬莱仙,火速到坛前,徜或迟延,有违上帝,唵哈哪咆咒!”
阴差气息夹杂后天浊气如同给法剑开光,整个法剑剑锋呈现出黑白两色相间气体。
术有专攻。
我本来就不是打战士流的,并且没学过任何武艺,纯靠早些年街头斗殴积攒下来的掐架经验,完全野路子出身。仰仗系统妈妈强化过的身体素质和颈椎运转到极致的阴差气息,我提剑而上,把剑当做西瓜刀使,像是切西瓜似的一剑斩向无相虫右边锁骨位置。
“嘎嘣!”
法剑成功镶嵌在无相虫锁骨位置。
但是充当他身体结构的虫子猛然一夹紧,让我一时间无法抽出法剑,卡在他锁骨位置。
“破!”
我左手结成剑指拍在剑柄。
开光才有的特效瞬间炸碎七八只虫子。
可惜杯水车薪,死了的虫子瞬间被其他虫子吞噬,更大的虫子又快速继续夹住我的剑锋。
完咯,又完咯。
我拼命反抗在左手搓出个恐惧值丸子,扣在他胸口,胸口炸裂出个一厘米小坑,不到半秒复原。
你大爷啊!
真就打不死呗?!
我松开握住剑柄的右手,在他没有回击的情况下,撕碎右手衣袖,将麒麟臂纹身露出。这麒麟臂整体是用墨绿色魂毒纹的麒麟图案,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的麒麟刻画有模有样,与书中所记载无异,却实实在在没啥福相,有点穷凶极恶的意思,偏丑又很是抽象。
运转之前日子吸收的魂毒。
我整个右胳膊从手指甲到腋下变成墨绿色,搓出来的一秒钟恐惧值丸子也从黑色转变成墨绿色。
魂毒悄然流入恐惧值丸子。
正当我要把魂毒丸子拍向无相虫的时候,无相虫原本没有五官的脸庞竟然开始演变出五官。
这……这长相!?
是我!?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