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jlt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大醫凌然-第1219章 太難了讀書-c8dim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清晨。
天蒙蒙亮,田柒就带着一队人马,开到了云华医院的后门。
麦莼来的更早,嘴角挂着对床的渴望,行尸走肉般的游荡了二十分钟,看到了打头的小金人,才稍微精神一些,向田柒等人拼命挥手。
“田董,凌医生做了一晚上的手术了,我去送了水和吃的,他也没太用……”麦莼快节奏的报告着昨天晚上的情况,像是一只练嘴的导游似的。
“听说他准备呆两天的时间?”田柒下车前整理了一下妆容,收拾的漂漂亮亮的,才边走边问。
麦莼使劲点头,道:“又有30个小时没睡觉了,我也不敢劝。”
“凌然格外的精力充沛。”田柒笑了笑,问:“吃的好吗?”
“吃的挺好的,用了两碗粥,七八两的肉,蔬菜水果也有不少。”麦莼低声道:“他从手术室出来就会吃点东西,挺规律的……”
“吃的好就行,我爸爸以前做拼命三郎的时候,只要有精神,能吃东西,家里人就不会太担心。”田柒回忆着当年的场景,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田……董事的父亲,以前也很拼命啊……”麦莼不由感慨一声,就算是有钱人,也都有拼搏的时候啊。
田柒自然点头,笑道:“你别看我爸爸现在每天睡到自然醒,我读小学的时候,他也是每天早上六七点起床,一直工作到中午才休息的。”
麦莼一晚上没睡觉,脑子多少有些浆糊,这时候不自觉的纠正田柒,道:“是到午夜才休息吧?”
田柒不由笑了出来:“怎么可能啊,他工作一个早上已经是同辈里最勤奋的了。”
麦莼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心道:我和田董胡聊天个什么劲啊,我的脑子里塞的是杂草吗?富N代的拼命三郎,和我这种小城女孩能是一个品种的吗?
接着,麦莼的职场属性彻底恢复,面带笑容,言不由衷但看起来诚实可信的道:“任何人能做到同辈里最勤奋的,都很了不起了。”
田柒点点头:“当然不能和凌然比了,凌医生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勤奋的了。”
“也是。”麦莼心道:这两人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吧。
暗自吐槽老板的过程中,一行人也就抵达了急诊的小楼。
值班的保安都认识麦莼了,看到田柒更是露出满满的笑容,并在得到一包华子以后,浑身释放出“哥儿们今天运气爆棚”的气息。
“朱师傅,接下来就麻烦你了。”田柒并不用催促什么,只是安排了一句,随同而来的厨师们就自觉忙碌了起来。
对常年服务田家的厨师们来说,早上为几十人准备早餐几乎是日常工作,变换工作地点,甚至做飞机前往不同的国家都属于正常,当然,进到医院里来还是比较稀罕的,大家该揉面的揉面,该摆盘的摆盘,只小声的说话交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七八名穿着白色厨师服,戴着白色高帽子的厨师聚在一起,还想要降低存在感,自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在一群白大褂的人群中,也是不可能的。
急诊中心的医生和护士们迅速的变的快乐起来,大家不由低声的议论起来:
“是云利的田董来了吧,今天是煮面?”
“怎么可能是煮面这么简单的东西,至少也得是云吞面吧。”
“鸡汤云吞面。”
“鸡汤云吞面加松露至少的,要不然太便宜了,彰显不出有钱人的财力!”
“彰显财力还不简单,你把面汤换成人血白蛋白好了,大补!”
“恶心不?”
“那煮一碗猪心瓣膜,还可以再加半碗牛心瓣膜,一锅双拼,没个几百万元人民币,你都吃不饱。”
一群人嘴里说着骚话,手里丝毫不慢,迅速的在群里扩散起了消息。
一些临时跑出去,或者准备迟到的急诊中心的员工,迅速进入了返程状态。休假和请假的就有些无奈了。
对他们来说,除非早餐真的吃瓣膜,否则还是多睡两个小时更快乐一点。
凌然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倒是真的有一碗素面端上了桌。
“我让人做了点早餐,多弄了几种汤,你润润肠胃。”田柒很自然的接到凌然,脸上露出自内而外的笑容。
她看着凌然就觉得开心,哪怕因此奔波好几个小时都不在乎。
见到凌然的一瞬间,田柒就觉得浑身爽利,皮肤的呼吸都变的紧张起来。
凌然同样给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道:“多谢,一起吃吗?”
“恩恩。”田柒跟着凌然坐了下来,取了一只刚烤出来的面包,吃一口,看看凌然,看看凌然,吃一口……
凌然也不着急,与田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慢悠悠的吃完了素面,素粥,煎蛋,小笼包,蒸排骨,炖鱼,白灼虾,清炒绿菜等等……
再放下筷子,凌然的目光,就重新落在了左慈典身上。
左慈典刚才蹭吃的有多high,此时笑的就有多美。
“恩?左医生做错事了?”田柒觉得眼前的卤蛋还算顺眼,倒是说话缓和了一下气氛。
左慈典赶紧嘿嘿笑两声,道:“凌医生这两天想……惠及医院同仁,我办事办的太拖沓了,恩……愧对凌医生的栽培……”
田柒瞪大眼睛,问:“是要做慈善吗?我名下有基金会……”
“不是,田小姐。”左慈典连忙打断田柒的话,再低声说的更明白一些:“凌医生是想通过技术普惠,就是……给合适的医院的医护人员做手术……”
田柒缓缓点头:“那不是很简单吗?”
“简单?”左慈典笑了。
“可以割双眼皮啊。”田柒开玩笑的笑道。
左慈典的眼神一亮,又熄灭了,是啊,双眼皮是个人就能割啊,医院嗷嗷待割的医护人员加起来能装几车皮啊。而且,一个人还有两只眼睛!
一个人有两只眼睛啊!
能割两次啊!
我都有两只眼睛啊!
“左医生找了什么样的病人?”田柒瞅着左慈典不断变幻的脸色,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个是脸上有脓肿,正好遇到,我就说请他来做一个面部脓肿引流术。”左慈典吐了一口气。说服对方不算太难,但扒拉了那么多的医生,还是挺累人的。
“一个?”
“恩……另一个是准备做扁桃体切除的,常年扁桃体炎的家伙。”左慈典又叹了口气,心道,早知道人类有两只眼睛可以割,而且就长在脸上,我翻档案做什么?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