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3pn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首富楊飛 拾寒階-第2326章 就是你殺了我媽媽!鑒賞-1kx67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让所有人都气愤又不解的是,程蝶居然一言不发,默默承受着毒打和谩骂。
安然道:“她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杨飞,报警,法办吧!这种人,必须严惩不贷!”
杨飞当然也不会原谅一个对自己下毒的人,点了点头。
陈沫道:“太便宜她了!应该先打她个半死,最好废掉她一只手一条腿,再送到派出所去!”
程蝶的脸色,仍然是那样的冷漠,仿佛他们讨论要废掉的并不是她本人。
杨飞看了她一眼,问道:“是谁叫你来害我的?告诉我吧。你还年轻,不要自毁前程。你也知道,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
不知道为什么,杨飞好像从她眼睛里看到了火苗!
杨飞身子一震。
程蝶咬着嘴唇,说道:“没有谁指使我!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你们要怎么样,便怎么样!我无所谓!”
杨飞皱了一下眉头。
他虽然有不少商业对手,但真要像这般下毒害死人,那得是什么样的敌人?
王磊已死,高益已废。
还有谁对自己有这般深仇大恨呢?
陈沫又扇了程蝶两个大耳光:“你还犟!你知不知道,杨飞现在的身价是六千亿?你这一杯毒药下去,你知道你害死的是什么人吗?”
程蝶只是咬着嘴唇。
杨飞摆了摆手,对陈沫道:“好了,放开她吧,我来问问她。”
陈沫道:“小心她身上还有凶器!”
杨飞倒是一怔。
陈沫和宁馨一起,将程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搜摸了一遍,确定没有携带其它凶器,这才将她放开。
杨飞端起杯子,问道:“告诉我,你在这里面,放的是什么药?”
“不是药!”程蝶说道。
“不是药?”杨飞看了安然一眼,然后问道,“那你放了什么?”
安然道:“你别想耍赖,我亲眼看着你放了东西进去的!”
杨飞道:“我们这里都有监控的。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盯着。这是你没想到的吧?”
程蝶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没想耍赖!我没有下药!”
陈沫道:“那你喝下去,我就相信。”
程蝶道:“我没有下药,我只是放了些洗发水!”
“洗发水?”杨飞吃了一惊,再次闻了闻杯子,还真有些异常的香味。
虽然有茶的香味,但明显还混和着其它的香味。
杨飞刚才没留意,真没有闻出来。
“洗发水?”安然道,“你放的是洗发水?你疯了?好好的茶,你为什么要放洗发水进去?”
程蝶不说话,只是瞪着杨飞看。
杨飞从她眼睛里,再次感受到了一种愤怒而又惧怕的感情。
陈沫道:“洗发水也是有毒的!人怎么能喝呢?你分明就是想害人!”
杨飞心知,这其中必有隐情,但程蝶不说,他也无从得知。
他把杯子递给陈沫:“你拿到实验室去化验一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成分。”
陈沫道:“不管她放的是什么,这个人都其心可诛!一定要严惩!”
杨飞道:“我知道的。你先去化验一下。”
陈沫嗯了一声,端着杯子出去了。
杨飞又对安然和宁馨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她单独聊几句。”
安然道:“你小心些,这个人很危险,我看她眼睛里有一股杀人的凶光!”
杨飞道:“放心吧,别说一个她,便是十个她,也不是我的对手。”
安然知道杨飞有些本事,便和宁馨出去了。
门,轻轻的关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杨飞和程蝶两个人。
杨飞伸手去扶她,她身子往后一缩。
杨飞坚持扶她起来,说道:“你坐下来说话,不要再跪在地上了。”
程蝶冷笑一声。
杨飞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渴了吧?喝吧,这茶没毒,也没有放洗发水。”
程蝶手一挥,将茶杯打掉在地上。
地上铺着厚厚的、软绵绵的地毯,杯子滚了一下,并没有破裂。
杨飞捡起杯子,放在茶几上,沉声说道:“别以为你小,我就可以原谅你!一个人要为自己犯过的错误负责任!”
程蝶忽然跳起来,扑向杨飞,张开双手,十指如爪,抓向杨飞的脸。
杨飞挥手一掌,打在她肩头。
程蝶瘦弱,又是女子,哪里是杨飞的对手?
杨飞这么一掌,就打得她身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你疯了!我给你机会,你还不识好歹!”杨飞道,“你一定要见了公安,你才死心是不是?”
“你、是个坏人!”程蝶眼睛里有泪水,但并没有哭声,只有恨!
杨飞道:“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你要说我是坏人,那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当不了坏人!我离坏人的距离,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你就是坏人!你就是坏人!”程蝶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然后不顾一切的再次冲向杨飞,“我要打你!”
杨飞再次伸手,将她推开。
程蝶瘦弱的身体,完全没有机会接近杨飞。
安然并没有离开,听到里面的打斗声,推门走了进来。
杨飞道:“没事!你出去!”
安然道:“杨飞,你小心点。”
杨飞道:“我没事。你先出去。”
安然无奈,只得关门出去。
杨飞见程蝶没完没了,便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拦腰抱起来,往沙发上一扔。
程蝶重重的摔倒在沙发上,仍然对杨飞呲牙咧嘴。
杨飞道:“你不用这么胡闹!你跟我说,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是能说出来,你要打我,我绝不还手!”
程蝶恨恨的呸了一声:“坏人!”
杨飞哭笑不得:“你一再说我是坏人?我到底哪里坏了?你找工作,是我放你进来的,你才有了这份工作。既轻松,又舒适,工资也算可以。我从来没有为难过你吧?”
“伪君子!假惺惺!”程蝶啐道。
杨飞道:“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现在告诉我,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我又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要是再解释不清,我真的只能将你送给公安处理了!”
怕她不知道进局子的厉害,杨飞又说道:
“到了局子里,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你都已经构成犯罪的事实,你会接受法律的惩罚。你的档案也会被记上一笔,以后你和你的家人,不管是读书,还是找工作,还是出国,都会受到影响!你仔细考虑清楚了!”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