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yem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獵妖高校笔趣-第一百四十七 送檢測樣本閲讀-8dh6i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按照惯例,端午后的第一个周二,是关爱小动物的日子。
这不是巫师世界的正式节日,只是学校学生们自发形成的某种习惯。经过端午节打扫蠹虫之后,年轻巫师们需要安抚自家宠物受惊的心态,所以渐渐有了这个日子。
学生会很早就已经向各班下发了相关通知,要求各学院以班级为单位举办关爱日活动,昨天晚上的班级例会上,唐顿还提醒过这件事。
但因为临近期末,大家对此兴趣寥寥。
听到萧笑的话后,郑清原本被晃开的眼皮慢慢又有黏合的冲动。
“随……哈欠……随便吧。”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想要翻个身,换个更舒服的姿势睡觉——唔,宿舍里稍稍有点热,应该换两张清凉符了……明天再换吧,现在好困。
男巫脑海飘过这些零零碎碎的念头,但身子却没如愿翻过去。
他的肩膀被萧笑扳住了。
“先别睡,下午你去哪里了?我们给你在图书馆占了座,你却一直没去。到最后,章先生看我们的眼神儿都不对了……等等,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
咻咻。
萧笑抽着鼻子,声音变得有些疑惑:
“怎么感觉有点香香的……你抹粉了吗?”
郑清原本快要黏住的眼皮骤然弹开。
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张口就答道:“愿狗子与狗子玩在一起,愿猫咪与猫咪一起上树!”
“哈?”博士一脸问号。
“你刚刚不是问我关爱日的主题吗?”年轻公费生郑重其事的回答道:“我想了想,结合我们最近的遭遇,用这句话再合适不过了。”
萧笑眯了眯眼睛,沉思片刻,竟点点头。
“唔……确实,挺有趣的主题。”说罢,他低下头,把这句话记在了羊皮纸上。
当博士重新抬起头的时候,郑清正在往帐子上挂新的清凉符,而且他的身上已经零零散散拍了四五张清新符——毫无疑问,之前博士嗅到的那些香气已经被符纸驱散了。
“那个……”博士竖起一根手指,似乎想说点什么。
“你也想要点,对吧。”郑清非常热情的给他手里塞了几张清凉符:“拿去,拿去,尽管用,不够我再画两张……反正也不费事儿。这么热的天,没几张清凉符真的活不下去啊。”
说着,他还用手给脸上扇了扇风。
萧大博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终接过了那些符纸。
“你乐意就好。”他咕哝着,转身离去:“……反正最后被砍死的又不是我。”
郑清假装没有听见博士最后一句话。
他悄悄松了一口气,重重扯上床上的帷帐,把自己藏进床铺里。
……
……
周二的关爱日乏善可陈。
没有花车游行、没有舞会、也没有猎赛,除了沿图书馆去往教学楼的路上摆放的数百幅主题画报展览之外,整个关爱日最受瞩目的活动是‘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女巫们举办的‘如何在不使用魔法的情况下为宠物清洁毛发’的讲座。
许多巫师第一次见识到那些猫、狗或者兔子们淋水后的愤怒,大叹开眼。
“这不是关爱,”在403宿舍,郑清听辛胖子描述一只花猫淋水后一爪子挠在主人脸上时,忍不住吐槽道:“这是虐待、摧残……还有蹂躏。没人抗议她们的这种行为吗?”
“你没看到那些给宠物身上淋水的女巫们脸上那些泪水。”胖子晃着粗短的手指,解释道:“看到那些泪水后,没人会觉得她们在虐待自己的宠物……相反,因为她们的演示,让大家对‘关爱’这个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年轻公费生撇撇嘴,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女巫的想法。
“今天需要给你在图书馆占座吗?”胖子换了一个话题,同时好奇道:“昨天你去哪里了?给你占的位置浪费了一整个晚上……”
“我知道,我知道,图书馆的管理员看你们的脸色都不对了。”郑清举起双手示意投降,满脸无奈:“昨天博士都跟我说过了……今天继续给我占座吧,如果不出意外,我会去的……主要还是那条狗子,浪费了太多时间。”
“它今天没黏着你?”胖子左右张望了一番。
“反正跟你说了你也看不见。”郑清翻了个白眼,叹口气:“再加上昨天它被人摆了几道,胆子变得更小了……”
“怎么说?”胖子习惯性的掏出了羽毛笔与记事本。
“就是它偷窥被人抓了个现行……总之,跟你没关系。”郑清含糊着,向宿舍外走去:“我把魔文作业放在桌子上了,下午你去的早就帮我交一下……我可能会晚点过去。”
“爱玛教授的课你也敢迟到?”
“不是迟到,只是可能不会去太早!”
“你干嘛去?”
“蒙特利亚教授的实验室。”郑清向后挥挥手,砰的一声扯住了宿舍门,终于松了一口气。胖子哪哪儿都好,就是好奇心太旺盛了。或许跟他的兼职有关。
郑清非常怀疑,如果胖子也喝了变形药水,会不会变成团团的模样。
至于去蒙特利亚教授实验室这件事,并非郑清随口胡诌。
昨天苏施君向他提供了三个人选建议后,年轻公费生只经过简单权衡,便决定把检测狗子血液的事情交给蒙特利亚教授。为此,昨天晚上他便飞了纸鹤,向教授预约时间。
教授安排他今天中午一点钟去实验室。
不论期末亦或者午间休息,似乎对应用魔法研究院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前往实验室的走廊里大部分时间都空空荡荡,偶尔有穿着黑袍的巫师路过,也脚步匆匆,目不斜视。
郑清很向往这种安稳而且静谧的环境,但他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承受实验室里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虽然还在念一年级,他已经开始为自己三年后从学校毕业做打算了。
蒙特利亚教授实验室的青铜小门紧闭着。
郑清把教授的条子塞进门环兽那只青铜牛头的嘴里后,好半天,小门才从里面打开。但也只是半开着。
一位郑清不熟悉的男巫露出了半个身子。
“什么事?”他满脸警惕,语气有些不耐烦。
郑清扬起眉毛。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