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g0c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周宋 起點-199:無恥奸賊相伴-x4huo

周宋
小說推薦周宋
凤翔,本名岐州,前唐肃宗为讨口彩,取“凤鸣于岐,翔于雍”之吉意,更名凤翔。
宋炅在凤翔养了三天伤,便被迫赶往京兆府。
此时,凤翔所驻兵力,其实与城外秦军兵力相差无几,据城而守或是出城攻击都还能一战,但向训贼,其令李儋珪部只管在京兆府城外纵横驰骋,威胁宋军粮道。
李儋珪好野战,这样的打法,最适合他的心意,十成战力都能拨高到十二成来。
偏偏京兆府永兴军是先帝次子武功郡王宋德昭遥领,城中守兵守城勉强可以,却没有出城野战的能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敌骑嚣张。
宋炅算是抱起石头砸了自个的脚,思前想后良久,终是一个撤字。
只是凤翔守将的安排上颇为伤脑筋。
原节帅石守信才被自己撤换不久,且前次与向训大战还负了伤,刘延让与李处耘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必须随行护驾。
选谁留守?
选来选去,老是拿不定主意,只好召见赵普,相询人事。
赵普笑道:“官家可是忘了赵赞乎。”
“可行?”
“行不行,召其问策便是,若有策对,用之正好。”
宋炅大喜,忙令内侍传旨。
赵赞字元辅,出身将门,其祖为后唐时卢龙节度,北平王,父亲也是大将,官至枢密使,忠武军节度,他的外公更出名,史上大名鼎鼎的后唐明宗,而他小时也非常的聪明伶俐,深受明宗的喜爱,小小年纪便被赐童子科及第。
所以,他虽年方四旬,却已是历经唐晋汉周宋的五朝老将,其刚从寿州忠武节度移镇延州,这诏书是先帝颁下的,等他成行,宋炅已经亲征了,汴京不用去了,到前线来殿辞吧。
“赵将军,如今外有敌军围城,此城该如何防守?”
“这……臣虽有计,但是……”
“赵将军但说无妨。”
赵赞组织了一下语言,道:“那就恕臣狂妄,只要官家离开,给臣留下五千人,守上一年都没问题。”
宋炅讶然:“赵将军信心从何而来?”
“守城,第一要紧的便是信心,臣在寿州三年,也曾亲历当年的寿州之战,论及险峻,其实与凤翔相差无二,但那刘仁赡因为有坚守之心,故能在缺衣少食更缺军械的情况下守上半年之久。
其二是粮草要足,人越多,消耗越快,而凤翔城高且险,护城河即宽且深,敌军要想完成攻城作业准备,没有半个月都不行,有这半个月时间,臣发动城内民夫,城内还可再起一城,层层守,就是耗,也能耗三个月以上,不过……”
“赵将军有何要求,只管讲来。”
“弓弩多多益善,万一事不济,普通民夫也能击弩。”
宋炅大悦,“既然如此,朕回守京兆,这里,就拜托赵将军了。”
“官家只管放心,臣在,城在。”
宋炅大悦,当下任命赵赞为凤翔军节度使,西上门阁使罗裕为监军。
为满足凤州防御的需求,宋炅当场批复,留下战兵万员,弩弓万把,矢箭五十万支,随军粮草辎重更是留下一多半。
又赐赵赞金甲银剑,以为殊荣,把赵赞感动的浑身颤栗,发誓必与城池同存亡,宋炅大悦,欠着半个屁股与其饮宴,君主俱欢。
次日天明,打起青龙白虎旗,朱雀真武旗,夹裹着金旓龙纛,捧日军为先锋,折冲,骁卫,武卫,屯卫团团护翼,浩浩荡荡出东门而去。
走的不急不徐,因为城东一个秦兵也无。
只是未到午时,还在半路上的宋炅就觉着这天都黑下来了。
赵赞降,凤翔已属秦。
“无耻奸贼,安敢欺朕……”
……
宋炅在吐血大骂时,赵赞已与向训坐在一起把酒言欢了,当年征淮,向训是淮南都部署,沿边都招讨使,赵赞是左厢排阵使,酒可没少喝。
这见着老上司了,心情更是愉悦,赵赞拍着大腿笑道:“想那宋三小儿也有今日,当初若非监军把政,老子早就投奔扬州李帅了,他嬢的,这口恶气闷心里这么多年,总算是出了。”
向训也笑:“他两兄弟,终日阴谋算计别人,这一回也让他吃吃亏,对了,家人还需速速安排。”
“哈哈,家小皆在耀州,今天一大早就派人去安排了,某乃移镇,托先世宗的福,家小随行,要是去了京中,搞不好老妻幼子就得留在汴梁,谁让某运气好呢,让某到行辕来见驾……”
向训一怔,这一回,是真的开怀大笑了。
……
赵山豹怒发冲冠,赤发黑脸,形如山魈。
他嬢的曹翰王八蛋,太鬼诈了,先是旌旗空营骗赚了二个时辰,然后又疑兵回京兆,主力却折而向东南,隐入某条不知名的山峪中,再也不见。
这让以钻山越岭为傲的赵山豹深以为耻,也怪他太轻敌,只顾觅着尘头追,结果只追到三百名疑兵,追到后就很光棍的降了。
不过他也有点小委曲,这川外的子午道如此好走,谁会想到敌大军会弃坦途而寻小道。
子午谷虽然在进蜀的诸道中称雄,但其实在盛唐时是最为平坦的高速大道。
因为杨贵妃喜欢吃新鲜荔枝,唐玄宗特旨在涪州建荔枝园,同时以子午道为基础修筑了荔枝捷道,然后土法保鲜,快马直送长安,全程七天七夜送到,保证新鲜。
一骑红尘妃子笑,说的就是子午道上的故事。
后人有诗题子午谷:“武侯不肯行军处,唐主翻教贡荔来。今日坦途千里望,谁知犹是玉环开。”
可惜前蜀时因为闭关锁国,特意毁去了一段,同时又因为水源不够充沛,山势险恶不太平,商旅少行,慢慢的又废弃了。但基石还在,所以宋境那一段还是很平整,行军十分容易。
赵山豹垂头丧气,史成也有些沮丧,早知如此,前几天就该狠杀硬拼的,到手的肥肉白白的丢了。
后阵的张建雄却很放松,策马过来安慰:“曹翰逃之夭夭了是好事,反正我军带足了干粮,这便直发京兆府,当年诸葛孔明没走成的路子,我们来趟。”
“果真?”
“果真,虽然中军本部未有战报过来,但基本可以料定,大军已经东出大散关了,我部向京兆,不是孤军。”
史成将手里的兜鍪重重的往头上一扣,兴奋的道:“那某来为先锋,对了,兴元怎么办?”
张建雄扬鞭大笑:“斜谷已经打赢了,党进率部投降了,正好让我们的花木兰回兴元为我们做后勤……”
赵山豹“呜啊”一声怪叫,重重一擂胸,一付生无可恋的样子。
“别装怂样,都给老子挺起胸来,全体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开拨,史成部为先锋,多探路,尤其小心黑水峪等险要处,不容有失。”
“得令。”
……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