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0ym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帶着農場混異界笔趣-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殿看書-4ibya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在仙界的棋界山脉之中,有一座巨大的山峰,被人给生生的挖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这座宫殿通体都是黑色的,也许他原本的颜色并不是黑色的,是后来被人生生的用法力变成了黑色的,顺便的让石头的质地也发生了变化,这些石头变成了一种有些晶莹的黑色,看起来好像是半透明的一样,十分的漂亮。
在这座巨大宫殿的门前,有一片巨大的广场,达片巨大的广场上,现在正停着无数的马车,说是马车,但是拉车的,却没有一匹马,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异形,有长着翅膀和两只爪子的蛇,还有一些长着狮头,身体却好像牛一样的生物,还有一些长着三个头的巨犬,甚至还有一只长着两个头的,六只翅膀的大公鸡,这公鸡通体都是黑色的,头上还带着鸡冠,身上的翅膀根根如铁,那翅膀张开,不像中鸟类的翅膀,反到像是钢铁制做而成的,要是被这样的翅膀扫中,怕是直接就会被折成肉泥。
这一座宫殿的大门顶上,刻着三个大字,影神宫。这三个大字上,好像一直都有一层黑雾在笼罩着,给人一种十分朦胧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因为那三个大字之中,总是透露出一股十分古怪的意念,说是邪恶吧,也不尽然,说不邪恶吧,却又让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现在就在影神宫的大殿之中,无数的人都站在那里,这大殿里十分的巨大,怕是得有上万平米,大殿之中,只立了一百根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一尊魔神像,这让整座大殿显得阴森可怖,让人不寒而栗。
大殿正对着大门这里,有一条通道,这条通道与大殿里的共它地方不同,这条通道上,铺着一张兽皮,这张兽皮很是奇特,他的长度达到了百米左右,连尾巴上的皮都算上,长度绝对超过一百五十米,而这张兽皮,从大殿的门前,一直向里面延伸,一直铺到大殿里面的一座高台那里,那是一座地面上一米多高的高台,通体都是由黑色的玉石砌成的,玉石上刻着各种各样魔怪的纹式,十分的漂亮,也十分的恐怖。
而那巨兽的头,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头猛虎,不过现在这虎头,却被我当成了一把椅子,一个人就坐在虎头上,在他的面前,还摆着一个书案,书案的后面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面白无须,一头的黑发,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王冠,身上穿着一身的黑袍,但是在那黑袍上,却用白色的丝线,细细的绣着无数的魔怪图案。
此人长的十分的气派,国字脸,双眼入鬓,一双丹风眼半眯着,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他的身体高大,虽然坐在那巨大的虎头之上,整个人却给人一种如标枪一样的感觉,在他的身后两侧,站着两个年轻的女孩,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妙衣,手里拿着两个翅屏。
而在他的左侧斜后方,还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直躬着身子站在那里,看不清他的长相,他就像是一个影子,那个坐在虎头上男人的影子,如果从后看,你就的会发现,这虎头椅是的靠背的,而他的靠背,却是一把巨大,一把十分巨大的长剑,这把剑的宽度超过了一米五,剑身翻在巨虎的头骨里,剑柄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有一些云纹装饰,但是这把剑上,却透露出一股气势,一股强大气无的剑气。
但是这剑气,却对那个坐在虎头椅上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影响,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而在他前面的虎皮通道上,正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袍服,衣服上也绣着一些魔怪的图案,不过看起来并没有那个坐在虎头椅上的男人的衣服那么华丽。
在虎皮通道的左右两则,都站着很多的人,站在虎皮通道右侧,也就是那个坐在虎头椅的男人左手边的,是一群穿着黑色盔甲的将军,他们都穿着黑色的盔甲,身上都带着武器,不过没有带头盔,一个个都如一杆枪一样的站在那里。
而站在虎皮通道左侧,也就是那个男人右手边的,是一群穿着袍服的男人,他们的身上都绣着和种魔怪的图案,那图案各有不同,好像代表着他们不同的身份一样,而那些穿着盔甲的将军,他们的盔甲上,也都有着各种魔怪的图案,图案也是各有不同的。
“陛下,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在庆都城那里暗线,几乎损失殆尽了,虽然还有一些,但是这些人的身份,也不可能打听到什么消息,经过我们多方查实,庆都城那里之所以会突然对我们的暗线动手,很有可能是跟血杀宗的人有关。”那个站在虎皮通道上的男人,对着坐着虎皮椅上的男人说道。
这个座在虎皮椅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影族之王,竟无天。而站在下面汇报的,正是影族的内务府尚书,沛幽。沛幽今天收到了消息,之前投靠他们影族,成为他们影族暗线的一些庆都城修士,竟然全都被人给杀了,几乎所有暗线,全都被抄了出来,只有一些身份低微的,才逃过了一劫,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们都十分的吃惊,他们马上就开始查这件事情。
这一查他们还真的发现了问题,他们发现,这件事情好像与血杀宗有那么一丝的关系,血杀宗虽然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但是血杀宗的一些人,他们还是有所了解的,经过他们仔细的查看之后,他们发现,这件事情好像与一个叫盛兕的人有关,而正好他们知道,在血杀宗里,有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就叫盛兕。
在一查这盛兕的出处,发现他十分的神秘,好像没有什么出处一样,最一开始就是他跟他叔叔,到三山城那里开店,而三山城那里,离血杀宗的地盘还十分的近,这更加的坚定了他们的想法。
正是把这些事情全都查清了,沛幽这才向竟无天禀报了此事,一边说着,一边沛幽还拿出了一份奏折,双手举着,站在竟无天身边的那个男人,从台子上走了下来,他走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他走到了沛幽的身边,双手接过了那份奏折,然后转身上了台子,把奏折小心的放到了竟无天面前的书案上,然后就退到了一旁。
竟无天拿起了奏折看了一眼,接着开口道:“这血杀宗飞升到了仙界这里之后,我们本是想要发大军攻击他们,但是却突然收到了消息,说仙界这里要对我们有所行动,这才暂时的没有动他们,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又闹腾起来了,看样子这个血杀宗,是一定要与我影族过不去了。”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里的奏折。
下面的众臣没有人开口说话,好一会儿竟无天注看过了奏折,他的脸上到是露出了意外的神情,接着他开口道:“这血杀宗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在仙界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到着实是厉害,而且还与庆都城的人搭上了线,庆都城那里的人,怕是到现在也不会知道血杀宗的真正实力吧。”
众人依然是没有开口,竟无天看着沛幽,沉声道:“沛幽,我们在其它城里的人,情况如何?不会也全都被查出来了吧?”竟无天看着沛幽,如果他们在仙界那里的所有暗子,全都被人给查了出来,那他们这一次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沛幽连忙开口道:“陛下,臣在庆都城那里的人出问题之后,马上就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其它城的人,让他们马上就潜伏了起来,所有神像,也全都隐藏了起来,而且还让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离开了城里,到别的地方去了,这样就算是城里的人,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这些离开的人,他们也不会有问题,只是最近他们怕是不会有什么消息传回来了。”
竟无天点了点头道:“好,能保下这些人最好,这些人对于我们来说十分的重要,以后仙界那里有什么消息,还需要这些人来通知我们,不过这一件事情一出,仙界对于我们的进攻,不知道还会不会进行,各位臣公,都有什么想法啊?”
一听竟无天这么说,下面的人依然是一片安静,竟无天也没有着急,半眯着眼睛坐在那里,两眼在那些大臣中间扫来扫去,他知道那些大臣就算了想办法,也要想一会儿,不可能他这边刚说了,那边马上就会有想法,所以他也没有着急。
这时一个大臣站班出列,冲着竟无天行了一礼道:“启禀陛下,臣以为仙界的人在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对我们进攻了,他们现在应该差不多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他们内部有我们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应该会先清除内部的隐患,然后才会想着要进攻我们,不然的话,他们还担心,他们攻击了我们,会被人出卖了情报,所以臣以为,他们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来攻击我们了。”
其它大臣也都点了点头,竟无天也点了点头,他看了这位大臣一眼,这位大臣是外务府尚书虞冥,竟无天看着虞冥,沉声道:“如果仙界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来对付我们,不知虞爱卿以为,我们应该该有何行动啊?”
虞冥想了想,接着沉声道:“陛下,仙界的人不来攻击我们,我觉得我们到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直接就去攻击血杀宗,如果我们能利用这个机会,把血杀宗给灭掉,那对于我们来说,就等于是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