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寓意深刻小說 乞活西晉末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六回 會晤苟晞讀書

Leith Maxwell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所谓外交,再是铁齿铜牙,再是长袖善舞,靠的终归是己方背后的实力支撑。童崖使团在齐晋奋力搏杀,可谓九死一生,但他们的所有努力,相比血旗军在战场的节节胜利,相比华国的赫赫凶威,却又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就如华国灭匈消息送达,从使团驻地外传,并风闻整个临淄之后,顿时震撼了临淄全城,吓尿了齐晋的许多人,而这一情势,旋即便令童崖使团的处境迅速扭转,足以变被动为主动,省却了诸多麻烦,便是所谓的软禁也放松了许多。没办法,谁叫匈奴一灭,就意味着华国大军已然可以腾出手来了呢。
悠悠然呆了两日,或是齐晋方面已从别的渠道确认了土鳖信使带来的一应消息,童崖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苟晞的再度接见。不过,就在齐王府,童崖被苟纯亲自引领着前往苟晞书房的路上,却是迎头遇上了王重所陪同的东晋使者,中书舍人刘超。
昔日驻京洛阳,童崖倒也认识刘超,二人对面,却无故人相逢之喜。刘超冷然道:“童崖,华国已然攻灭匈奴,尽据大河之北,你还来临淄搞风搞雨,莫非你华国犹不知足,还欲染指我中原三方不成?”
刘超声音不小,更将中原三方这四个字咬得很重,不乏挑拨之意,顿时引来了府中的不少目光,甚至,童崖能够猜到,书房中的某人,定也在竖耳倾听。当然,童崖可非辩场菜鸟,自然不愿上套,而不上套的最好办法,自然就是反咬一口。
冷笑一声,童崖淡淡道:“中原三方?哈哈,莫要将齐晋与曹魏与尔东晋相提并论,在我华国祛除胡虏,血战匈奴之际,他们可没对我华国动兵,而你东晋却胳膊肘往外,勾结匈奴,不顾民族大义,主动攻击我华国河南三郡,令我方腹背受敌。哼,尔等如今怕了吗,想拉人陪尔等垫背了吧?”
被骂到了脑门上,刘超可不愿自家失了道义,忙怒声斥道:“什么你华国的河南三郡,那些领土本就属于我大晋疆域,我等仅是收回先祖基业而已。反是你华国,还有华王,本为晋臣…”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晋臣?哈哈,司马懿、司马昭、司马炎都干过魏臣呢,怎么不见你东晋去曹魏叩头认主,过往还一直喊打喊杀呢?还有河南三郡,昔日落于匈奴之手,怎么不见你等去收复故土呢?”童崖直接打断刘超,语带不屑道,“我华国素来秉承民族大义,抵制内战,但对尔东晋这等仅顾一己之私,数典忘祖之辈,却绝不手软!去吧去吧,某不屑与尔等多言,只管回去告诉司马睿,洗干净脖子,等着我血旗兵锋吧!”
话毕,童崖一甩袖子就欲越过刘超,刘超却是大怒,颤抖着手,指着童崖骂道:“放肆!尔这大晋叛臣,竟敢口出讳言,辱及先帝名号,简直无君无父,简直不忠不义,简直、简直该杀,某要…”
童崖霍然收住脚步,瞪视刘超,寒声问道:“你待要如何?”
“二位息怒,有话好好说!”感受到童崖蓬勃而出的杀气,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王重与苟纯,忙异口同声道。
与之同时,顾不得彼此不和,他二人不约而同的跨前移步,齐齐挡在了童崖与刘超之间。他们可是知道,这位童崖使者是个瞪眼就杀人的主,有了李祥在先,刘超毕竟是东晋使者,可不好也步了后尘。至于刘超本人,则已白了脸,下意识退后一旁,颤颤然不知所言。
终于看完戏了吗?童崖心中冷笑,他可不以为自己仅是碰巧撞上的东晋使者,这显然是齐晋一方甚至苟晞的故意安排,借力打力罢了,反而体现了苟晞心底的怯意。
“哦,对了,瞧你这般气势,只怕尚还不知中原三方之一的曹魏,已然公开发檄,声讨你东晋通匈卖国的卑劣之举了吧,哈哈…”横了刘超一眼,童崖丢下一句,一甩袖子,自顾自的跨步前去…
齐王府书房,茶香袅袅,清新淡雅,寒暄已毕,苟晞,苟纯与童崖三人已经落席而坐,童崖则重新恢复了一副云淡风轻。面露欣赏,苟晞淡笑道:“贵使文武双全,浑身是胆,一路可谓披荆斩棘,如今仍能淡定自若,实乃大才啊!呵呵,只不知来此有何提议?”
新欢外交官
“在下此来,首为彼此修好,此前贵我双方有所冲突,实乃彼此误会,在下奉华王之命,前来致歉,望与齐王重归旧好。”童崖报以微笑,并不遮掩,徐徐说道,“其二,东晋司马氏倒行逆施,勾结匈奴,违背民族大义,我家华王诚邀齐王发兵,共讨那干华夏罪人!”
好大的一顶帽子,华国这次是不打算轻易放过东晋了!苟晞心底窃笑,面上倒是不显,只淡淡道:“东晋此前趁着贵方对战匈奴,攻打河南三郡,行事确有不妥。只是,如今天下之局,贵我双方皆心知肚明,且不说贵我是否重归于好,单是挥师南指,便不啻于自废侧翼臂助,本王焉能同意?”
肉戏来了!童崖心底早有说辞,不愠不火道:“臂助?敢问齐王殿下,昔年殿下先阻石勒,后破汲桑,战功彪炳,东海王可曾作为殿下臂助?后来匈汉大盛,石勒别部屡扰青徐,继承东海王的东晋可曾作为臂助?相较而言,在此期间,我华国出于民族大义,反是一直在支援钱粮,相助殿下吧?”
苟晞哑然,出于天下格局的平衡之需,目前他的确在与华国敌对,但若论起彼此过节和心理感受,东晋上下所继承者,乃是他的昔日大敌东海王一脉,且东晋一直在与齐晋争夺正统名分,彼此过节更难调和,那帮家伙其实也更令他反感厌恶。当然,他苟晞自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华国对他就是民族大义下的兄弟情深。
见苟晞不语,童崖续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灭匈之后,汉地一统乃大势所趋。传统汉地,目下除了我华国,尚有东晋、齐晋、巴蜀、曹魏与凉州张氏五方势力。巴氐成汉本为异族,又人少势单,凉州张氏地远贫瘠,且外胡环嗣,二者皆自守一隅罢了,不足为虑。关中曹魏,已然倒向我华国,即将西征,另辟新土,也可略去。”
提到关中曹魏,苟晞不禁嘴角抽抽,华国灭匈他尚能接受,哪怕快得吓人,但曹魏这么快便撂了挑子卖队友,实令他憋闷不已,也惊忧不已,而这一条昨夜刚刚确认的消息,正是他彻底放下矜持,单独召见童崖的最大促因。
蓝颜式暗恋
心中窃笑,童崖依旧说得不疾不徐:“六去其三,而今汉地诸侯,唯东晋、齐晋与华国三者,且不谈齐晋,殿下试想之,是东晋夺了天下,还是华国夺了天下,更会善待殿下?至少,东晋会给齐王殿下一地用以迁国吗?”
苟晞在心底点头,据探那个迁国的百济迄今依旧过得很是逍遥,华国至少还会给他迁国逍遥一途,且攻匈之前也与他素无冲突;而东晋若是一统天下,对他这个一度拥帝撺晋的外姓齐王,别说留块地盘给他立国,只怕连命都不会留给他,须知那位一度被封为交州王的洛阳皇帝司马毘,去年不就暴病而死,交州也被收归东晋直管了吗?
心中承认,苟晞口上却不能承认,一颗雄心更不愿轻易认怂。沉吟间,苟晞给苟纯使了个眼色,苟纯立即心领神会道:“贵使所言虽然有理,可天下纷纭,情势波诡,我家大王更是兵法大家,安知这天下就没有我河内苟氏的机会?”
“齐王殿下乃海内名将,此点便是我家华王,过往也屡有称道。”送上一记高帽,童崖叹道,“怎奈如今天下格局,已然不会再给殿下机会,华国不会,东晋亦然。”
“哦?还请贵使细言之。”苟晞心中难受,却是故作淡然的笑问道。
戏爱甜心
“其一,齐晋虽近三州之地,怎奈多年天灾战乱下来,人口却不足两百万,相比东晋千万,华国三千万,战争潜力委实有限。其二,齐晋地处华国与东晋四面合围,又无险可凭,宜攻不宜守,根基难固。”端正面色,童崖沉声道,“其三,我家华王曾言,若欲对付齐晋,不宜与齐王正面争锋,也无需与齐王正面争锋,只需水路扰掠,骑军袭扰,至多二三年,齐晋必将困守待毙!”
苟晞无语,童崖所说的他过往不是没想到过,只是心底下意识不愿多想,而今被直面指出,他却无以反驳,而且,兵略如他,焉能不知童崖其实留了面子,别个血旗军能一月攻灭匈奴,便是正面交锋,又何惧他齐晋?
叹了口气,苟晞依旧不甘道:“某本非权欲之辈,并不愿为了一己之私而引发汉家内战,然时运至此,麾下已有一干将佐附庸,积重难返,如今即便应了华国,只怕麾下诸臣也难以同意呀。”
心底冷笑,童崖目光略一闪烁,他可不是一个甘愿吃亏的主,遂淡淡道:“麾下诸臣!?恕在下直言,君君臣臣,本当各守本分,然齐王殿下愿为麾下考虑,但麾下诸臣可曾为了齐王殿下考虑?至少,刺杀华国使节,其恶劣影响殿下理当知晓,可他们擅自行事之前,考虑过殿下吗…”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