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精彩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06章 皇帝意外的強硬

Leith Maxwell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今日休沐,几个官员应邀来了马家。
“说是百骑去了嵯峨山,大概是去寻明府。”
这是最新消息,马松笑道:“多谢相告。”
官员笑道:“客气了。”
百骑去嵯峨山为何?
多半是寻闻春礼。
官员低笑道:“百骑夜里去寻了姚昀,无功而返,贾平安此行怕是要狼狈无功,回了长安少不得会被责罚。他恼怒之下便去寻明府,大概是威逼利诱吧。不过明府坚定,他是痴心妄想。”
马松心中微喜,起身道:“酒宴已经齐备,请!”
这天气出门冷,闻春礼是不得不去嵯峨山,这些人更喜欢在室内饮酒作乐。
喝的半醉,有人拍着马松的肩膀说道:“马郎君,做事得有分寸,令兄为凤州刺史,前程远大,要谨慎些才好。”
这等话非至交好友不能说,所谓交浅言深,这便是了。
马松见他喝多了,就皱眉道;“弄了醒酒汤来。”
这人一拍案几,“我没喝多!”
他打个酒嗝,“须知夜路走多终见鬼,若我是你,此刻定然深居简出,数年内不出门……”
不出门,那还活着做什么?
马松觉得此人迂腐,“来人,扶了去客房歇息!”
他起身道:“我去更衣。”
他绕到了后面,有女仆已经准备好了马子,含羞带怯的端着过来。
撒尿之后,他负手而立,吩咐道:“盯着百骑的人。”
管家进来,“百骑的人大多去了嵯峨山,郎君无需担忧。”
“若是百骑发狂闯进来……”马松想的更多,“那贾平安年少气盛,弄不好还真敢。告诉前院的人,若是百骑硬闯,拦截一下,随即散开。”
“郎君英明。”管家笑道:“拦截一下是姿态,让人知晓马家是冤屈的,随后闻明府那边上疏便有了由头。”
“你倒是聪明。”
马松觉得自己的布置再无差错,朗声一笑,“今日当痛饮!”
他还未走到宴客的地方,就听外面有人在喊,“百骑来了,贾平安来了!”
“果然!”马松冷笑:“准备好,今日要让他栽个跟斗!”
外面,十余仆役拦住了百骑。
“还请武阳侯稍待。”
竟然还有些地主老财的霸道,有趣!
呛啷!
在这些仆役看来,拦截最多是挨一顿打,可贾平安竟然抽刀子了。
贾平安眯眼,“豪奴竟然胆大如斯吗?可见不清理却是不行了,动手!”
百骑冲上来,几个豪奴被砍翻,剩下的哭喊着往后面跑。
“杀人了!杀人了!”
他们一路狂奔,贾平安一马当先跟在后面。
“为何动手?”明静低声道:“传出去终究不好。”
“因为这是祸根!”
“什么祸根?”
贾平安摇摇头,此刻没时间解释这个。
府兵制的败坏有多种原因,土地兼并其一,隐户其二……
而权贵豪族就是最大的蛀虫!
今日既然来了,自然当让人胆寒。
升级闯无限
马松听到喊声,一个激灵,转身就跑。
若是没有证据,贾平安最多只敢动拳脚,动刀子……
他一路狂奔而去。
后面有仆妇避开,福身,可马松跑得飞快,压根没看她一眼。
“郎君这是见鬼了?”
马松一路到了后门,悄然开门,然后探头出去左右看看。
“没人!”
他悄然出去,还顺手把后门带上。
“贾平安,你难免百密一疏!”
他急匆匆的往左边跑。
马蹄声哒哒。
马松抬头,两骑从街头出来。
是百骑!
马松转身就跑。
两骑从另一面出来。
“放我一条生路!”
马松喘息着,突然冲向对面,跃起就想攀爬。
可他的弹跳太差了,几次蹦跶都够不上墙头。
他喘息着,退后几步,再度蹦起来。
可这次却更差。
“再来一次试试?”
身后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
马松回身,缓缓后退,直至背部靠着土墙。他强笑道:“武阳侯来马家杀人,这是要劫掠吗?”
“你的试探很拙劣,你该问闻春礼如何。”
闻春礼……贾平安提及了闻春礼,那就代表着闻春礼被拿下了。
“你好大的胆子!”马松靠墙站直了身体,“无朝中的吩咐,你竟然敢拿下了闻明府,贾平安,此次你定然难逃责罚!”
“那些隐户在何处?”
贾平安问道。
马松还心存侥幸,“没有什么隐户!”
“拿棍子来!”
贾平安伸手,包东递上木棍。
马松的脸颊在颤抖,双腿打颤,“你……你要做什么?没有证据你敢拷打我,我兄长乃是凤州刺史马佑,你敢动手,我兄长饶不了你!”
贾平安猛地挥舞棍子砸下去。
呯!
马松的下意识的伸臂格挡,只觉得剧痛,不禁惨叫了起来。
“说,隐户在何处?”
贾平安杵着棍子,就差嘴里叼根烟了。
“我兄长饶不了你!”
呯!
“嗷!”
马松的腿断了,他单膝跪在地上嚎哭。
周围的人家都在听着这边的动静。
贾平安骂道:“大唐外敌无数,靠什么来抵御?府兵!大唐治理天下靠什么?官吏!天灾人祸怎么办?这些都要钱粮。可你特娘的竟然把那些人收了,从此大唐便少了纳税人……”
贾平安一把揪起他,恶狠狠的道:“赋税关系大唐兴衰,百姓便是大唐的根基,你这等蛆虫不断在挖掘大唐的根基,老天不罚,耶耶来罚!”
他猛地举起木棍,马松喊道:“都在王家,那些隐户都在王家,饶命……”
明静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此刻才落下来。
贾平安回身,“带他去!”
有人拎着马松去了,贾平安一脸轻松的道:“其实我还能让他一路出逃,随后跟着把那些豪强一网打尽……”
一户人家集体在听墙根,听到这里时,男主人面色大变,“好阴的手段!”
晚些,那些隐户被带了来,姚昀也被叫来了,见到这等场景,不禁嚎哭道:“我当时就说马家有隐户,可无人搭理。我心中不平,就带着人来查探,谁知道豪奴凶狠,竟然敢大打出手……”
“带出来!”
那些豪奴被提溜了出来,贾平安吩咐道:“指认出来,全数带回长安处置。”
姚昀咬牙切齿的把那些豪奴指认了出来,周围也来了不少人,不少衣冠楚楚。
“武阳侯,那些都是本地的豪族。”
贾平安看了那些人一眼,有人说道:“这下手那么狠毒,武阳侯就不怕报应吗?”
贾平安看了那人一眼,冷冷的道:“收纳隐户,损公肥私,这等事为何没报应?”
那人默然。
“那是因为天下百姓还能吃饱饭,等他们吃不饱饭时,报应将会来临!”
安史之乱后,天下板荡,刀兵不休,百姓伤亡惨重,豪族也无法避免。随后在黄巢大军的横扫之下,那些世家门阀,权贵豪族都倒了大霉。
平日里拼命的从大唐的身上吸血,最后就报应在了自己的子孙身上。这一点古今相同,后世的大明末期就是这等模样,在大明身上趴着吸血的那个群体被当成了肥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马松来了。”
众人不禁踮脚看去。
马松被丢在马车上,一手一腿都断的很干脆,角度清奇。此刻惨叫声沙哑,让那些人不禁暗自瘆的慌。
“好个狠毒的贾平安,竟然未经朝中便下了这等毒手。”
“赶紧让人传信去长安。”
……
百骑一路回返,当看到长安城时,程达竟然出迎。
“老程你弄这个太假了啊!”明静大大咧咧的。
程达面色凝重,“长安城中不少人说武阳侯为了泄愤打断了马松的手脚。”
“我只是拷问口供。”
贾平安心想这等事儿难道还有人为马松出头?
“他们没说百骑此次的好坏,只说你未得许可便下毒手打断了马松的手脚。”程达放低了声音,“武阳侯,隐户何其多,权贵豪族,还有……和尚们的隐户多不胜数,此次你在云阳县下了狠手,好些和尚都坐不住了,各自寻了自家的关系说话。”
明静木然,“这是个大马蜂窝。”
“淡定!”
贾平安说着淡定,心中却有些犯嘀咕。
他只想到了权贵豪族,却忘记了这些和尚。
娘的!不会让我下野吧?
时至今日他已经没法做个普通百姓了,一旦他下台,那些对头就会蜂拥而至,把他撕咬成碎片。
回到百骑,贾平安刚想进宫去禀告,王忠良来了。
“陛下说了,大唐如堤坝,马松此等人便如啃噬堤坝之蚁虫。此辈贪婪,当严惩不贷。”
贾平安想过李治会沉默,把此事丢开,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态度。
“百骑此行辛苦,赏赐酒食。”
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陛下以往不会如此。”明静很笃定的道。
“你想说陛下喝多了吗?”贾平安在诱导。
这个贱人是想抓我的把柄?
明静冷笑道:“陛下不喜饮酒。”
“武阳侯,英国公寻你。”
李勣看着又精神了些,让贾平安莫名想到了睡女人能年轻的理论。
李勣盯着他看了半晌,把贾平安看得浑身发毛,这才说道:“你很大胆。”
温润的目光中多了些别的意味,“老夫以为你此去云阳县当是悄无声息,没想到却是雷霆万钧。你可知道有人在叫嚣要取你的项上人头?”
这个真没听说过,但老李提及此事,多半是来头不小。
“还未曾听闻。”
李勣看着自己的双手,微笑道:“你要知道为何有隐户。”
“隐户……贪婪吧。”
贾平安觉得贪婪才是隐户产生的缘故。
当然,到了后来,更多的是百姓活不下去了,主动成为隐户。
——大唐横征暴敛,百姓民不聊生,就寻求权贵豪族的庇护。权贵豪族得了人口,甚至是田地,势力越来越大。他们的势力越大,对朝政的影响力就越大……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终葬送了无数王朝。
李勣微微摇头,斑白的须发微微摆动,温润的目光中多了些唏嘘,“谁不知隐户损害大唐?谁不知隐户越多,大唐就会越虚弱?赋税越来越少,事情越来越多……”
“一个王朝的兴衰,要看君主是否英明,官吏是否清廉……可你看看历朝历代,越到后面就越糜烂?为何?贪婪是一回事,可更要紧的是……那些人从未把王朝放在心上,只顾着自家……”
是了,此刻并无什么国家民族的概念。百姓是自发的守护着这个能庇护自己的大唐,而权贵豪族们却把这个大唐看做是自己饭碗,而食物就是血肉……贾平安只觉得头皮发麻。
“害怕了?”
李勣微微一笑,“你如今可知晓对手是谁了吗?”
“是。”
对手就是那些视大唐为肥肉之辈。
今日的李勣看着很是平静,“你去云阳县清查马松之事,查出来也好,陛下会欢喜……你要知道,这个天下最把大唐当回事的便是皇帝。所谓帝王与国一体,便是这个意思。马松等人收纳隐户,便是在挖帝王的血肉,哪个帝王能忍?”
老李一番话深入简出,让贾平安从更高的角度去看待此事。
要不让老李去开一门课,叫做帝王和大唐。
“天下有多少隐户?多不胜数。”李勣的话里带着告诫之意,“权贵豪族多有隐户,还有寺庙。寺庙不缴纳赋税,那些农户带着田地去投献,由此本该缴纳的赋税双方就分了,皆大欢喜。”
老李提这个作甚?
贾平安不解。
“去吧。”
贾平安莫名其妙的就被赶了出来,干脆就去礼部寻老许说话。
“干得好!”
许敬宗赞道:“昨日消息就传来了,说是马松被你动私刑拷打,打断了手脚,老夫就说了,为何不全数打断?李义府说太过了些……哈哈哈哈!”
许敬宗突然捧腹大笑。
“你再也想不到了,李义府这话说出口,随后宫中传言,说武昭仪觉着李义府此人首鼠两端,哈哈哈哈!”
李义府是李治的心腹,此刻和阿姐还没有多少交集。
“陛下也说了,此等人打死勿论。相公们没话说,不过私底下不少人说你下手太狠。”
“兔死狐悲?”
许敬宗笑道:“正是如此。”
……
马毬场上,一群女人在呼喝追逐,马儿或是疾驰,或是停住。
一场球打下来,高阳脸蛋绯红,有侍女递上毛巾,她轻轻擦了。
“那贾平安疯狗般的打断了马松的手脚,拷问隐户,太狠毒了。”
“这等人形同于酷吏,若是让他得势还了得?”
“还有那些佛门的高僧也说此人狠毒。”
“那他多半没好结果。”
高阳缓缓看过去,却是几个妇人在嘀咕。
“去打听。”高阳的眼中有火气。
晚些仆役打听了消息,“说是武阳侯在云阳县清查隐户之事,下手狠毒……”
高阳冷哼一声,走了过去。
几个贵妇抬头,高阳傲然道:“背后说别人坏话,脸也不要了?”
“公主此话何意?”
几个贵妇冷笑,其中一人嘀咕道:“倒是忘记了,她和那个扫把星亲密。”
高阳觉得这群人都是吃饱撑的,“你说什么?”
那个贵妇昂首,“我说那扫把星狠毒,老天会收了他!”
小皮鞭猛地挥动,那贵妇早就预料到了,急忙后退,可没想到地上不平,她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
“哈哈哈哈!”
高阳不禁大笑。
“贱人,下次再听到你说别人的坏话,我抽死你!”
高阳得意洋洋的上马而去。
“太过分了。”
几个贵妇把那人扶起来,“让你家夫君去求见陛下。”
贵妇被摔的屁股痛,咬牙切齿的叫了随从来,令他去寻自家男人告状。
“咱们喝酒去等着。”
几个贵妇上马,最后竟然去了长安食堂。
“夫人,郎君已经进宫了。”
仆役带来了最新进展。
贵妇自矜的道:“陛下最近几次夸赞外子。”
这个比装的好,其他几个贵妇马上就多了些亲切之意。
交好了这个前程远大官员的妻子,自家夫君在关键时刻也能多一个帮手……这便是夫人外交。
甚至女人之间交好后,会把男人也带进来,渐渐就变成了一个小团体。
贵妇听着奉承的话,屈辱感消散大半,“来,饮酒!”
贵妇们痛饮美酒,说着先前马毬的事儿,晚些又提到了高阳和贾平安。
“说是高阳和贾平安有私情。”
“高阳太过跋扈,那贾平安诗才无双,这等人傲气,怕是不肯。”
“确实如此,而且贾平安若是想要女人也不难,何苦去作践自己?”
“不过高阳竟然为他说话,这个倒是让人好奇。”
那个受辱的贵妇喝的很快,没多久就有些上头了,拍着案几,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说道:“那贱人是公主又能如何?别忘了当今陛下对宗室颇为警惕。她跋扈就跋扈吧,冲着别人去,我何等人,也是她能抽打的?”
当着众人的面一屁墩摔了,这份屈辱让她刻骨铭心。
“你家夫君深得陛下看重,一个是看重的臣子,一个是宗室跋扈的公主,还不是同母所生,陛下自然会选择呵斥高阳。”
贵妇心情愉悦,举杯道:“如此,明日我在家中设宴,你等都来。”
“好说!”
众人举杯……
呯!
房门被人推开了。
众人怒,回身准备喝骂,却发现来的是贵妇的夫君。
“回家去!”
男子面色难看。
贵妇起身,“夫君,这是为何?”
男子咬牙切齿的道:“走不走?”
贵妇赶紧跟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为何?”
啪!
外面传来了清脆的声音,有个贵妇探头出去看了一眼,回身道:“被抽了一巴掌。”
“为何?”
晚些消息传来。
“陛下呵斥了她的夫君。”
众人愕然。
众人再无心思喝酒,就齐齐出去。
刚出去,有人来报。
“陛下赏赐了高阳公主。”
所有人都觉得脸上生痛。
楼上窗户被人推开,高阳探头出来,“为何走了?”
几个贵妇抬头,羞的脸红,掩面而去。
……
求点推荐票啊!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