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山讀物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144章 沒錢有麻煩推薦

Leith Maxwell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第二天早上,李桑柔坐在顺风铺子门口,看着散朝的官员从面前经过,站起来,往晨晖门进去,往宫城去找清风,她要见皇上。
清风进去,很快就出来了,请她进宫。
庆宁殿内,还有丝丝饭菜的香味儿,看样子顾瑾刚刚吃过饭。
顾瑾看着李桑柔磕了个头,赐了座,又吩咐清风沏了茶,笑看着李桑柔,等她说话。
“我昨天去收拢六大米行,先去了东水门米行。”李桑柔直入正题。
顾瑾看着李桑柔,见李桑柔一句话之后,不说话了,眉梢微挑,抬手示意她接着说。
“建乐城的米行,一直在睿亲王府手里,说是养云梦卫的钱,出自米行。”李桑柔看着顾瑾。
顾瑾挑着眉,惊讶道:“这我真不知道。
云梦卫一应支出,我问过云一,云一说从睿亲王手里支用,我就没再多问。
睿亲王府产业丰厚,睿亲王还管着皇庄,他又管着宗正寺,宗正寺也有不少产业,皇庄和宗正寺,这会儿还挂在睿亲王名下,年没过去就开战了,实在是没来得及理会。
原来这笔钱出自建乐城米行?”
“云梦卫年过三十五就算老了,退出来的人,都在米行当打手,这些人交给谁?”李桑柔接着问道。
“这些人我知道。”顾瑾顿了顿,皱起了眉,片刻,看着李桑柔道:“你看呢?”
李桑柔简直想翻个白眼给他,这是她能看的事儿?
“这一场两国之争,争的是国力,是钱粮。
为了这一战,从先皇登基那天起,大齐就在做准备了。”顾瑾岔开了话题。
“这二十来年,大齐休养生息,轻徭薄赋,商税极低,为的就是藏富于民,大齐的国力,至少有一半,在民间。
可这藏在民间的一半国力,并不在劳苦耕作的农人,辛劳奔波的市民和小贩手里,而是藏在巨商大贾,或是像米行这样的行会手里。
大当家公示粮价,收拢米行,这很好,是时候把横在中间,两头吞噬的行会搬走,让农人能多卖些粮钱,让市民少花些钱。战起之时,也能让他们的日子好过一些,能养得活妻儿,能生儿育女,能多撑几年。
朝廷也能借此多收些商税,支撑战事。
商税的事儿,由伍相亲自督促,你要是觉得多了,可以找伍相商量一二。”
李桑柔看着顾瑾,没说话。
他这一大通话,跟她问的云梦卫老人,有什么关系吗?
“建乐城近三十万户,米行的收益,五六年前,我和世子就替他们粗算过,养云梦卫,最多用到三成。
这米行,大当家既然是动手打下来的,想来,这银子,总要拿回来些。”顾瑾看着李桑柔,一脸笑。
“这银子,我是打算用来贴补来往军中的信件包裹。
原本不知道云梦卫是靠米行养着的,我算着,有建乐城米行这笔银子垫着,顺风这边再紧紧手,至少头一两年的钱有了,现在。”李桑柔摊手看着顾瑾。
“这米行,又不是只有建乐城有,扬州米行的进出量,听说比建乐城还有多些。
从云梦卫退下来的那些人,你可以用一用。”顾瑾笑道。
李桑柔看着他,没说话。
“世子来信,说军中邮件,你只贴补递进,军中递出的信件,得照价出钱,他找我要这笔银子。
我这里,实在是捉襟见肘,除了世子那边,兵部工部吏部,处处伸手要钱,兵马一动,就是金山银山米山面山。
这笔邮件银子,大当家的就多担待些吧,就有来有往吧。”顾瑾看着李桑柔,一脸笑。
“云梦卫退下来的那些人呢?”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顾瑾问道。
“这个,人都给你了。”顾瑾一脸干笑。
李桑柔看着顾瑾,由看而瞥。
“大当家的生意多,也就百十人,都能动,大当家给他们找点活干,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不是难事。”顾瑾看着斜瞥着他的李桑柔,笑的十分好看。
“米行的帐得盘一盘,到哪儿找人?”李桑柔咽了口气问道。
“我让清风挑几个人给你。”顾瑾答应的十分爽快。
武动之武祖再临
米行的帐,必定要扯到睿亲王府和云梦卫,不宜为外人知。
……………………
离傍晚还有好大一会儿,东水门米行行首朱长盛就捧着份册子,后头跟着四位行老,进了顺风铺子。
老左和铺子里的伙计不认识朱长盛他们,听他们说要找大当家,指向后面,也就是觉得这几个人灰丧成这样,实在少见,因为这份灰丧,才多看了几眼。
陆贺朋被李桑柔叫过来,还没来得及打听是什么事儿,就看到朱长盛在前,后头跟着四个行老,一串儿进来,顿时瞪大了双眼。
六大米行的行首,他都认识。
闪婚萌妻,征服亿万总裁! 若水流深
朱长盛朱行首作为六大米行行首之首,一向气势傲然,目中无人,往府衙见府尹,也都是抬着下巴,略拱一拱手而已。
眼前的朱行首,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人是这个人,可这幅怯懦惶然的样子,他是真不敢认!
陆贺朋瞪着朱行首,看着朱行首站住,冲李桑柔长揖到底,他还是觉得他是不是看错了。
“老大把米行收过来了。”大常按着呆若木鸡的陆贺朋坐下,闷声解释了句。
“啊?”陆贺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瞪着朱行道,还是没敢反应过来。
米行!建乐城的米行!
“大当家的,这是新规矩,有点儿急,请大当家过目。”朱长盛双手捧着那份册子,递到李桑柔面前。
李桑柔接过,仔细看过一遍,递给陆贺朋,“你看看。”
陆贺朋急忙接过。
“这份规矩不行。我怎么跟你说的?
客米进到码头,任由他们和各米铺自己交接买卖。
你们要做的,只有居中公证一样,把当天到码头的米船斤两成色,是哪家的货,写出来,除此,做做鉴定成色,复秤斤两。
要是不知道怎么办,去鱼行,鸡鸭行看看。”李桑柔看着朱长盛等人,极不客气道。
“大当家,这米行,已经是大当家的,大当家这是……”朱长盛看着李桑柔。
他完全无法理解她要干什么,照她说的这些,这简直是自己砸自己的场子,自己砸自己的饭碗!
那她还抢米行干什么?砸着玩儿么?
“还有,睿亲王府的银子,这个月就该往上交了。”朱长盛瞄着李桑柔,接着道。
“这笔银子交到我这里,之后,不用交了。”李桑柔淡然道。
“大当家这是要跟睿亲王府……”过不去这三个字,朱长盛没敢说出来,眼前这位大当家心狠手辣,是位如假包换的母夜叉,他不敢触怒她。
“大齐和南梁这仗,已经打起来了,这个,你们都知道吧?”李桑柔从朱长盛,看到四位行老。
朱长盛点头,却莫名其妙,怎么说到打仗上头去了。
“太平年月,是太平年月的活法,仗打起来的时候,就得是打起来的活法了。
建乐城六大米行,一个月能挣多少银子,一年能挣多少,想算很容易,是不是?有多少人替你们算过这笔帐?
打仗打的不光是人,还有金山银海,这个,你们都该知道吧?
睿亲王已经落发为僧,出家不问世事了,这个,你们肯定早就知道了,是吧?
难道你们就没觉得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养肥的猪,该杀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李桑柔靠着椅背,看着朱长盛,一番话不急不缓,朱长盛却听的下意识往后仰。
“我这个人,慈悲为怀,指条明路给你们,至于走不走,随你们。
这份规矩拿回去,明天再写一份拿过来,要是明天拿过来的,还是这样的玩意儿,这东水门米行,我就另外找人接管。
至于你们,帐,我已经让人在查了,要是查到什么,咱们有一说一。”
朱长盛脸都青了,“大当家指的路,不敢不走,是实在不明白……”
“我第一讨厌的,就是蠢人。”李桑柔打断了朱长盛的话。
“是,大当家放心。大当家放心。”朱长盛一句不敢再多说,退后两步,垂头耷肩的走了。
“大当家的?”陆贺朋长长吐了口气,捏着那份册子,看向李桑柔。
“这行规的事儿,你跟着看看,尽快在东水门米行试行。
有几样,第一,买卖,还是要在行里,不许私下买卖,第二,新开米铺,也要到行里登记之后,才许开出来,第三,米铺要是坑蒙拐骗,该怎么办,怎么管,行里要有规矩。
其它的,你再想想。
一会儿,你就去找朱长盛,哄一哄吓一吓,牵着他们好好做好这件事。
隔行如隔山,米行要改,真要咱们自己做,事倍功半不说,还极容易出纰漏,一定要压着赶着他们去做。
对了,朱长盛他们五个,身边都有人看着,看他们的人都是咱们自己人,他们认识你,有什么事,吓一吓打一打的,你吩咐他们就行。”李桑柔看着陆贺朋道。
“好!大当家的,这是怎么回事?这米行,怎么说拿就拿过来了?
前儿,老左刚跟我说,大当家的这井,被人投了毒了?”陆贺朋回头看了眼已经被填实的井。
“他们往我井里投毒,我就收了他们的米行,就这样。虽然没占到便宜,也没吃什么亏。
这一阵子,你还是要小心些,往码头上去的时候,要是觉得不安心,过来说一声,我找人陪你过去。”李桑柔嘱咐道。
“好,大当家说收就收了?还没占便宜……这!
我不问了,那我先去鱼行看看,找行首问问他们的讲究,再去东水门。
唉,这可真是,这是多大的事儿呢!我走了。”陆贺朋站起来,挥着手,带着满腔的乱麻,一路小跑往外走。
他还是边走边理吧,等到鱼行,也许就能理顺了。
唉,这事儿,也就两三天功夫,这建乐城米行,就变了天了!
……………………
隔天一早,张猫和谷嫂子,还是抬着箱子,又进了顺风铺子后面。
这一回,张猫没那么意气风发了,急着想显摆,却又明显提心吊胆。
“大当家的,你再砸一回,试试这个。”张猫放下箱子,里面的东西还没拿起来,就看着李桑柔道。
李桑柔蹲下,将那只箱子转了个圈,用手指这儿敲敲,那儿敲敲,仔细看了一遍。
箱子不像上一回那么精致,四角上柔软的羊皮换成了粗厚的猪皮。
李桑柔看着谷嫂子和张猫抱出箱子里的小盒子,站起来,抬脚踹在箱子侧边。
箱子应声而裂,谷嫂子和张猫一人抱着一摞盒子,急忙弯腰去看,两人头对头撞在一起,痛的同时唉哟叫出来。
李桑柔斜瞥了两人一眼,弯腰看箱子。
箱板被踹的从那一脚的地方,向四周碎裂开,板子却没掉下来,李桑柔再看向里面,里面也没掉下去。
“哈哈哈哈!”张猫干脆无比的哈哈笑起来,“这回行了吧!你说那伞布,那布不便宜,可那份结实,不得了!
这法子是杨姐想出来的!
怎么样?这回行了吧!”张猫再一次意气风发。
“杨姐是谁?”李桑柔蹲下,仔细看被她砸裂开的那一块。
“杨姐是谁你不知道?就是小锐他娘。”张猫接话飞快。
李桑柔噢了一声,可不是,赵锐他娘姓杨。
“这里面衬了伞布?用了胶?”李桑柔看明白了。
“对!这法子好吧!”张猫叉起了腰。
“大当家你看,里面衬了伞布,这边边角角上,也就不怕漏了。
你看,这边上,这一折起来,就看到伞布了,再怎么这是布,柔软得很,你看,说折就折起来,这伞布挡雨,比这木板强多了,是不是挺好?”谷嫂子蹲在李桑柔旁边,急急解释着,一脸期盼的看着李桑柔。
“不错不错。”李桑柔站起来,拍了拍手,走过去,将小盒子一个个撑起来,随手往箱子里放。
张猫和谷嫂子一边一个,屏着气,四只眼睛随着李桑柔的手,过来过去,过去过来。
李桑柔放进去,拿出来,换个法子再放一遍,再换个法子放一遍。满意的点了头,“不错,就照这样做。大小箱子外面再加上编号,事先写好刻好,或是烫,都行,这你们看着办,写好编号再浸油。
大常在仓库里,你们两个先去找他算钱要价,编号的事,去找黑马。去吧。”
张猫和谷嫂子对视了一眼,笑逐颜开,冲李桑柔曲了下膝,一人一边提起箱子,一路小跑,往仓库去找大常了。


Copyright © 2021 維山讀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