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mk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傲雪游龍討論-102、第二十四章 鄂陵湖畔情傷懷(三)鑒賞-ei3ii

傲雪游龍
小說推薦傲雪游龍
三人来到天云身侧,艾凤云又呆呆的盯着躺在地上的耶律平,口中喃喃的道:“你骗了我,你骗了我,骗了我。”忽然她猛地一声大叫:“你骗了我。”横剑竟向自己颈上抹去。
许运如和方倩玉都在关注林天枫和林天云的情况,没有留意到艾凤云的举动,待发觉艾凤云要自杀,想阻止已经晚了。只听噗地一声,艾凤云已然扑倒在高平身上,脖颈间鲜血狂涌。
“艾姑娘,艾姑娘,为什么要这样,你又是何必呢。”许运如慌忙抱起了艾凤云,想为艾凤云止住狂涌的鲜血,可是那么大的伤口,哪里止得住呢。
“艾姑娘,艾姑娘你,为什么想不开,高平死了,是他背信弃义,欺师卖友,他是自取灭亡,你可不必如此啊。”
艾凤云缓缓睁开了无神的眼睛,微弱的声音道:“我已……不是……清白之躯,活在……世上,倒遗笑……人间,还不如……死了……的好。”
亂世小農民 樣樣稀松
“艾姑娘,你,和高平?”方倩玉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便止住了。
艾凤云艰难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完了,我又能……怎样呢,他大逆不道,欺师……卖友,我活着,人们……也会指责我,取笑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艾姑娘,没人指责你,你没有错啊。”许运如急着叫道。
撂荒的土地
“你们都是,好人,不指责……我,总有人……指责我的,何况,我,我已有了,有了他的……孽种,我,我。”下边的话还没说出来,艾凤云头一歪,一代佳人,已经香消玉损了。
婚然天成:名少的千億逃妻 飯掌櫃
“唉!”背后传来两声叹息,林天枫和林天云二人不知何时已从地上站了起来,见此情景,慨然长叹。
“害人不成反害己,利欲熏心,欺师卖友,大逆不道的这样一个契丹人,耶律平,死就死了,为什么还要艾姑娘陪着她死呢?”林天枫惆怅的感叹着,甚是哀伤。
“什么,高平是契丹人,叫耶律平?”天云、许运如、方倩玉三人同时问道。
“不错,高平是契丹人,他狼子野心,久居中原,就是要挑起武林大乱,削弱我中原武林势力,好趁机引辽军入主中原,夺我大宋江山。老魔和张挺之间的仇怨主要也是他挑起的,而张挺想称霸武林,也大多是他的怂恿。老魔、张挺已死,他便要杀我们,铲除障碍,趁机称霸武林,为所欲为。”
“好卑鄙的贼子。”许运如恨恨的道。
天枫长叹了一声道:“不过,耶律平的话,也有些道理,现在辽国兵强马壮,久有吞我大宋之野心,而我们大宋呢,不主张抗击,只知道议和,正向那耶律平所说,朝廷腐败昏庸,只知道享乐,内无辅国之臣,外无领兵之将,每年还要送给辽国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这样的朝廷,能坚持多久呢?”
合成之王
我的人偶鋼鐵俠 八月輝
许运如道:“正是因为如此,辽军才越来越放肆,在边境上烧杀抢掠,掳我大宋人口,抢劫百姓财物,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甚是猖狂,已至于派人秘密潜往中原,挑拨生事,一切迹象表明他们早就有欲吞并大宋的野心,可这乃是一个国家的事情,我们是管不了的,朝廷昏庸,百姓只有备受苦难,流离失所,可我们又能怎样呢?”
天云道:“朝廷的事,我们管不了,还是先把这里处理一下吧,艾姑娘也需要安葬。”
方倩玉恨恨的道:“这些无耻贼子,暴尸荒野,喂了财狼才好呢,尤其是高平,不,是耶律平,让野狼叼走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才痛快呢,我们把艾姑娘安葬了吧,找个好所在,离这个耶律平远远的。”
林天枫、许运如、林天云默默的点了点头。许运如俯身抱起了艾凤云,方倩玉解下自己的斗篷,把艾凤云裹好,由许运如抱着,默默的向前走去。
怡家怡室
校園邪少 風吹過的夏天
到了鄂陵湖畔,找了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四周有许多树木野花,天云、方倩玉默默的用宝剑掘土,相对都是无言。
林天枫因受了刀伤,不能剧烈运动,他默默的看着艾凤云的尸体,叹道:“若是艾姑娘知道高平叫耶律平,是契丹人,艾姑娘或许就不会自杀了,为了一个小人而死,多不值得啊!”
许运如叹了口气道:“也许吧,可怜艾姑娘只知道高平是个欺师卖友之徒,便为他羞愤而死,太可惜了。”
正在掘土的方倩玉道:“幸亏艾姑娘不知道高平是契丹人,叫耶律平,否则,艾姑娘死的更快了。”
“为什么?”天枫不解的问。
“因为,艾姑娘只知道高平欺师卖友,便羞愤自杀而死,若他知道高平是契丹人,叫耶律平,到中原来挑拨生事,而她却跟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契丹人,而且,而且有了,孩子,那她就更无面目见人了,岂不死的更快了。”
“也许是这样。”天枫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也好,若艾姑娘知道耶律平的身份,恐怕她死都难瞑目哇。”
土坑掘好了,许运如缓缓的把艾凤云放到坑里,捧起一捧黄土,轻轻放到艾凤云身上,眼中噙着泪水,喃喃的道:“艾姑娘,这地方好,有山有水,有花草树木,你会开心的,忘记那些不愉快和烦恼吧,没有人怪你,你是清白的,永远是。”
许运如双眼泪水模糊,捧起一捧一捧的黄土放到艾凤云身上。天云和方倩玉也捧起黄土放入坑里,几人心情悲痛,埋葬了艾凤云。
四人安葬好了艾凤云,回到了方才出事的地方,只见死尸满地,血腥气扑鼻。
“咦,那个耶律平呢?”方倩玉忽然发觉躺在地上的高平不见了,只留下了那只断臂。天枫、天云、许运如也已发觉不见了耶律平,天枫道:“莫非他让人救走了,小腹上中了一剑,又断了一条手臂,竟然没死。”
天云道:“若他还活着,实为一大祸患,我们且找找看,不要让他跑了才好。”
许运如道:“若是他同党救走的,那他的党羽肯定不少,此地不宜久留,尽快离去才是。”
“咦,你们看这血迹,你们快看。”方倩玉在不远处大叫着,众人忙奔了过去,只见地上一溜血迹,延伸至远处,地上的杂草,也被血迹染红,一溜被踩圧的痕迹。
天枫道:“看情形,耶律平还没死,是自己逃走的,脚印只有一溜,定是他躺在地上装死,待我们埋葬艾姑娘之时,乘机溜走了,因伤重却留下了脚印和血迹。”
方倩玉道:“我们快追,追上去杀了这个契丹狗,为大哥,为艾姑娘报仇。”说罢,拉了天云就要追赶。
天枫伸手拦住了他们,道:“算了,他已经身受重伤,还断了一条手臂,武功也废了,成了一个废人,饶他一条命吧,再说,他也是各为其主而来的,一个国家若没有雄心伟略,那这个国家永远得不到发展,不会强大。偌大的大宋国为何屡次不敌辽国,大辽为何强大,就因为他们有许多像耶律平这样的人,舍生忘死,卧薪尝胆,苦心经营谋划,大辽才得到发展壮大。若我们大宋能有许多忠义之士治国戊边,何惧他区区大辽。”
穿越未來:娶夫記
方倩玉愤愤的停下脚步,道:“不杀他,只怕是留下一个祸害,若艾姑娘知道他还没死,黄泉路上也不会心安的。”
众人又一阵默默无语。
许运如走到天枫身边,道:“林大哥,此间事已毕,我也该走了。”
“什么,你要走?”天枫惊愕的望着许运如。
“对,我们当初说好的,现在事情都过去了,仇也报了,是我去的时候了。其实,我早就该走的,只因这个耶律平,我早就怀疑他,想查个究竟,结果还是着了他的道儿,如今事已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不能让你走,”天枫紧走两步,想抓住许运如,可情急之下,扯动了伤口,痛得他紧皱眉头。
“心已死,再救也是不可能的,你也不用去找我,我也不到那里去了,我也不会再让你找到我的。”
“运如,你?”
“不要说了,我走了。”许运如目中含泪,说完这句话拔身而起,人在空中,素手一挥,一团轻柔的东西向天枫飞来,许运如在空中连番几个纵跃,已去的远了。
方倩玉跃起身形,就要追赶。天枫道:“方姑娘,不用追了,追上也无用,当初她也是这样的,都怪我对不起她,太伤她的心,唉!”听闻此言,方倩玉只好停下身形,摇头叹息。
天枫伸手接住那团软绵绵的东西,那东西一到手上,伸展开来,原来是刘半通刘老前辈送给天枫的那件宝衣。天枫叹了口气,将宝衣揣入怀中道:“看来她仍然不肯原谅我,不知她去了哪里?”
三个人回到原来的住处,店小二一见少了三个人,忙问道:“客官,那三位客人呢,要不要多备饮食?”
天云木然答道:“他们有事先走了,我们还要住些时日,房钱会照付的。”
“啊,好好,”店小二答应一声,下去了。
在天云、方倩玉的精心护理下,天枫的伤势很快好转了。这一日,三人离开客栈,向内地进发。
天枫道:“天云,大哥我已经厌倦了江湖生涯,去一个隐秘的所在,了却此一生了。”
“大哥,你何出此言?”
“天云,哥哥我说的是实话,你呢?”
天云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还想在江湖上走走,倩玉你呢?”
網遊之極限獵殺 癡笑風雲
“我也想要在闯闯,我还没玩够儿呢,嘻嘻。”
“那好吧,以后你们若是有事,到野森林、野人谷找我。”天枫身形乍起,向远方疾驰而去,声未落,人已去的很远了,身影渐渐的消失了。
(全书完)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