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zwj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至高魔戰士 起點-第一百三十四章:所求之物展示-t2t84

至高魔戰士
小說推薦至高魔戰士
仿佛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要裂开那样,生命力在不断流失,连木本源之物的补充也无补于事。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崩坏,崩坏之后再继续愈合,这样反反复复地进行着,轻微的疼痛被放置到无限大。就像把全身肌肉骨络全部强行分解再次重构那样。
本源之心担忧极了,这个过程不是平常人可以忍受的。万一在这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中昏过去,那就意味着你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计划实行之前,老家伙曾经再三叮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失去意识。如果他不能保证这一点,它宁愿他保持现状也会阻止他的尝试。这一次风险巨大的体质强化对林凌天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现在,它能做的只有相信小家伙和等待,等待最后的结果。这一个关键的时刻,它完全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的坚强意志来度过难关。
無限同人之追求 ss仙
——————————————————分割线————————————————
“哪里!”炎已经找了快有两天,他烧林的行为也被制止了。这个地方离王都很近,组织不想在这里惹出太大的骚动引起某些人的注意。服从命令是纹组的首要规则,令炎不服气的是这个传令者并不是纹组出身的人,而是一个在几年前突然进入他们组织,并且身份未知、来路不明的人物。
沙林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尽管他们曾经共同执行过若干任务。炎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那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名字和他那世间鲜有的黑发黑瞳。他是唯一一个不从属于组织任何部门,更非纹组成员,却被安排在纹组工作的一个例外。他的实力是个谜,组织内部只是对内对外宣称他只是个中级的暗系魔法师。别人用方法查探他的实力,得出来的也是这个结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沙林这个男子也很少直接出手,他最多只会从旁做些辅助性的工作,也多亏他的辅助,很多危险的任务也变得简单多了。但是,如果他的实力正如他表面看来的那样的话,组织就不会在所有重大艰险的任务的参与名单中都添加上他的名字。
沙林一直让炎感到不舒服。他给人的感觉很独特,一种无法形容的独特,一种不协调与协调矛盾共存的结合体,正如有形体无法触及的虚无。他主动进入组织的目的不明,不像他们那样自己的一切都受组织支配,他也不像是迷恋权势、金钱等俗物的人物,他的气质让人隐约地察觉到这一点。“那个人究竟寻求的是什么?”炎在发泄完自己的不甘后,疑惑地自语道。
致命吃雞遊戲
“那个人究竟寻求的是什么?”坐在大殿上的公爵随意地举起了酒杯,轻轻地晃了晃,凝视着酒杯中晃动的玫瑰红剔透的芳香液体。“不过,这有什么所谓?棋子只有‘有用’和‘无用’之分。只要为我所用,有什么想法又有什么关系?真是愚蠢。无条件地签订了这份不平等的魔法契约不就意味着直到死亡都掌控在我的手里么?作为完美道具的你,隐藏的实力简直可以媲美于站在纹组顶点的那一位,好好替我办事吧,沙林……”
“以为这种小小的契约就能束缚我一生了么?我的临时‘雇主’真是的。如果对象是普通人类的话,这样的设想应该是可以成立的吧。可惜了。”深邃的瞳孔凝视着与断线相连的金属骷髅。“有趣的目标似乎暂时消失了呢。还没离开林子的范围内,异空间吗?那么,需要告诉那个火气过剩的家伙么?嗯唔,还是算了,让他再忙碌一阵也不错,火是越烧越旺,特别在风的短暂压抑之后,如果没有熄灭,那就会更加狂烈。”
白樺林 傅聞天
收敛了火焰的炎,在林中到处流窜,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可就是找不到目标的踪影。尽管也存在目标已经脱离丛林的可能性,但直觉告诉他目标还在这片仍算宽广的丛林里。他第一次如此主动地去执行组织安排的任务,凭着自己的意识而不是纯粹的命令服从。是因为欧利略死亡的缘故吗?他自己不想否认,也不想承认。大概自己想寻找一个能继续苟活下去的目标和理由吧,当往日的支撑破碎之后,或者是一次轰轰烈烈的终结解脱。
我有病,得治 韓脈脈
自从那一次事件之后,炎就像行尸走肉般等待着,等待着伙伴生或死的消息。他的生命之火再次燃起之时是他们再次相遇之时,在多年后的一次任务中。不过,那时的伙伴虽然没有被组织秘密处理掉,却已经不是他当初认识的那个欧利略了。平常的时候,他就跟普通人一样,只是忘却了他暴走时的那段凄惨的记忆而已。他也跟往常一样与炎轻松的闲聊什么的,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一旦他执行任务或处于杀戮的情况中,欧利略就会变得十分疯狂,一个无情冷血,嘲笑死亡,享受虐杀快感,肆意践踏生命的杀人工具,与他当初暴走时相比,只是多了一丝理智和对组织的决绝服从而已。那个时候的他俨然成为一只被缰绳控制住的嗜血野兽,在主人的命令下,尽情厮杀。不要说善良,甚至连一丝人性都没有。这就是组织最理想的工具。不过,很多时候,他都做得太过了,例如把尸体处理得太具艺术性。‘碎尸变态’这一令人惊悚的绰号也不知不觉地在组织的内部和外部不胫而驰。
毒手鬼醫:腹黑世子寵狂妃
炎不知道在欧利略在被秘密带走的那段时间发生过什么事,他只知道他的朋友已经变得不正常的。尽管平时的交往中,他对他的态度还是以前那样。
炎没有失望,因为他在平时的那个他中以及疯狂杀戮中的那个他中依然隐约残留了以前那个欧利略的痕迹。虽然一切都是下意识中表现出来的。他在虐杀的时候,其实内心在哭泣着。他总是远远地粉碎猎物,仿佛在忌讳和恐惧那点血腥溅洒到自己身上。他的杀戮表面上在享受,实质是一种逃避和掩饰,对残酷现实的逃避,对自己无助悲哀的掩饰。
曾经有一次,平静状态下的欧利略突然很严肃地对炎说:“我总是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梦到自己浑身淋浴着猩红的血肉。那种刺鼻的味道让我很难受。炎的火焰总是那么美丽。我在想,如果是炎的火焰的话,肯定可以把所有血腥都净化掉。因为那是那么干净、那么明亮、那么温暖。如果,有一天,我在这个噩梦中醒不来,我希望自己能沐浴在如此温暖明亮的火焰中,而不是肮脏罪恶的血雨中……”
“笨蛋欧利略,只要你活着,就算是在血雨中又如何,肮脏又如何,罪恶又如何,不是只要活着就好了么?罪孽不是你一个人背负的,那个时候我会冲进你所厌恶的雨中,陪你一起把身体染红。”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