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hsx精华都市言情 明爭暗鬥 txt-第二十三章 先聲奪人-yzk3g

明爭暗鬥
小說推薦明爭暗鬥
楚祥东得意洋洋,就你们几个小毛孩,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么?笑话!韩洽彤站在一边,看着楚祥东那神气的样子,心里突然感到一丝的寂寞。天雷肯定会因为这事受到惩罚的,他突然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可惜楚祥东已经挂了电话,韩洽彤接过手机放进口袋里,继续跟着楚祥东往前走。
而另一边楚思生还在开着车子往火车站方向赶,秦若寿搂着昏昏欲睡的董杰,他们都没有说话。就在快要到火车站的时候,楚思生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韩洽彤发来的,他看完短息立即踩了刹车。
“怎么了?”秦若寿松开董杰问道,后座上打盹的董杰也被这惯性给惊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手抓着秦若寿不敢放松。
楚思生又缓缓启动车子,只是掉转了方向,说:“火车站也不安全,可能是楚祥东知道我们要怎么离开了,他干嘛阻止我们呢?”楚思生心里就是想不明白,楚祥东到底想干什么,他要得到的都已经有了结果——秦风已经自杀身亡,其他人知道内情的也都被他一一送去了西方极乐世界,现在秦若寿安全了,自在了,他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非要拼个鱼死网破才行?
“他是不是想我继承他的家业,所以才拼命和我套近乎?”秦若寿很自恋地说道。
董杰打了他一下,“得了吧,就你这样的,别人多还来不及呢,竟然还有人和你套近乎!”董杰是害怕失去秦若寿才这么说的。
不过楚思生觉得秦若寿说的倒是有点道理,楚思生年纪已经大了,想找一个合适的接班人也是人之常情,自己虽然是他的义子,可毕竟没有血脉相连,看来自己注定只能是一个工具,楚思生这样想着就变得沉默起来,如果秦若寿真的成了楚氏家族的继承人,他会不好像楚祥东那样变成一个禽兽不如的人?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楚思生瞬间就否定了自己的歪想法。开着车子的时候脑子是不能开小差的。
“我们是要坐飞机走么?那岂不是要到省会才有机场,桑田这个破地方根本没有机场。”秦若寿想起了他们不能坐火车离开,心里就有点着急,如果坐飞机的话肯定是耽误很多时间。
“我们都是被逼的。”楚思生一语道破,秦若寿心里也这么想过他没有说出来,担心董杰会多几分好奇心:这俩人平日看起来并不怎么显眼,现在怎么却怎么多的顾虑。
腹黑小寶:廢女娘親太搶手 思之千裏
“我们可以去桑田北边的那个市去坐火车,那样就会离蓟州城更近一些,飞机的话三个人恐怕不好走,因为机票都不多。”董杰从叔叔那里听说过省机场的票务情况,所以她对秦若寿他们出了一个点子。
秦若寿和楚思生对视了一下,“是呀,我们去桑田市的下一站不是一样坐火车么?”秦若寿就是想坐火车,那铁轨的声音听着舒服。
楚思生又一次踩了刹车,喊道:“先商量好怎么走,省得来回兜圈子,这车子的油估计也不多了。”说完点了一个眼,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确实已经都到下午了,他们在路上都浪费好几个小时了。
“那好吧,现在就按我老婆的说法去做,去德州车站坐火车。”秦若寿打开车窗,让烟雾往外走走。
楚思生没有说什么,开车也是一件很费力气的活,他很萎靡的样子开着车,董杰看着就好像要出什么车祸似的,不过女人就是稍微敏感了一些,这并不是什么第六感第七感。
…………
董家村,村口。
“你们二老回去吧,我们自己认识路的。”楚祥东对村长夫妇说道,他要离开董家村了,这一次真的是空虚此行,连秦若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家里也没有什么好地方,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不强留,路上小心点。”村长说完就自己走回去了。
他媳妇看到他这么没礼貌,赶紧对楚祥东解释道:“他忙,我再送送您。村子里没有城里舒服,不过您有空可以常来转转。”
楚祥东真的是被村长媳妇的热情冲得有点头晕脑胀,一旁的韩洽彤看得出村长媳妇是看中了楚祥东的地位,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没错。
楚祥东和韩洽彤走出一段路程之后,楚祥**然对韩洽彤说:“明天你立即赶回蓟州,盯着阿寿阿生他们。”
韩洽彤心里紧张了一下,如果按照楚祥东自己的安排,秦若寿和楚思生今天或明天根本不可能到达蓟州城的,不过她表现得很正常的样子,接下来这个任务,手在口袋里摸着自己的手机。她在楚祥东和村长谈话之际把短信发出去了,心里一直没有底,他们应该没有从火车站走。
“今晚上好好陪陪天雷吧,这次一别估计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才能见面。”楚祥东又给韩洽彤下了一个任务。
醫冠情獸:腹黑老公太心急
这让韩洽彤更加紧张,楚祥东会不会因为天雷办事不利把他处理掉,不知道多久这句话很容易让韩洽彤联想起天雷被楚祥东惩罚的样子。
“天雷能和我一起去吗?我怕再像上次那样出什么意外。”韩洽彤所说的是魏宋远的那件事。
楚祥东动了动手指上的玉扳指,拿出烟斗点着,“这个我考虑考虑吧,天雷现在也没有什么任务,跟着你也行,不跟着你他就闲下来了。”
听楚祥东这话的意思,天雷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韩洽彤就放松了许多,和楚祥东一左一右地走在马路中间,似乎这个公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的时候楚祥东对韩洽彤做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不会反抗,也不会有什么怨言,毕竟那是女人的需要。
楚祥东心里早就是**燃烧,他看着韩洽彤那火辣的身材就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阳刚之气,可他毕竟年事已高,对于这方面只能在脑子里想。楚祥东摇了摇头,拦了一辆过路的车,掏出一叠钞票说要搭个便车。
车主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两人上了车离开了董家村,去了市区。
这时楚思生他们三人已经出了桑田市,二楚祥东的手下在高速路口却看不到楚思生的车子急速驶过,更别说追赶跟踪了,这一点是楚祥东没有料到的。
秦若寿他们出了桑田,并没有往德州方向去,难道是他们又选了新的路线?
不是的,楚思生应该算是一个路痴吧,他来桑田不过几年的时光,都是在为了楚祥东的任务而过活着,并没有真正在桑田好好转悠一番;秦若寿典型的游手好闲的人,他从来不会抽出时间去走遍桑田的每一个角落;董杰就更不用说了,她自从结婚之后更像是一个佳家庭主妇了,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在家呆着,出了买菜,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的三个人知道那是东南西北么。看到高速公路就开了上去,绕了远路不说,而且还是一百八十度的弯路。
刀客在古代 我要窮瘋了
不过好在他们去的是火车站,另一个城市的火车站。楚思生先自己把车子到二手市场廉价卖出之后,感到火车站与秦若寿两口子会和,三人买了当晚午夜的车票。
“距离开车时间还早着呢,我们先去吃个饭吧?反正现在楚祥东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秦若寿摸着自己的小啤酒肚说道。
楚思生看了看车站的环境,把他们的包裹都放到寄存处,三个人便去附近的饭店就餐去了。
聿少的暖婚甜妻 遙安
没有看到秦若寿他们的影子,楚祥东心里就有点纳闷,难道他们还在桑田市不成?楚祥东拨了楚思生的电话,想听听他们在什么地方。
楚思生正在和秦若寿他们喝酒,手机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酒意全无,放下酒杯看着闪光的手机荧屏。
“谁呀?”秦若寿看楚思生对着手机发呆,就问道。
楚思生把手机放到秦若寿眼前,秦若寿看完之后冷笑了一下,“哼,他打电话干嘛?你接还是不接?”
“明知故问。”楚思生又拿起了杯子,“接着喝!”
秦若寿看得出楚思生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但是没有再说这事,和楚思生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慢点,今晚还要坐车呢。”董杰在一旁看着他们喝得那么猛,忍不住劝道。
“没事,喝吧。今晚不走了,我得回桑田一趟,你们随便找个旅馆先住下吧。”楚思生擦了擦嘴说道。
秦若寿听了这话一脸惊奇,“怎么了?还回去干吗呀!再说你喝的醉醺醺的怎么回去还是个问题呢。”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再处理一点事情,明天绝对能走!”楚思生说完就拿起瓶子吹了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秦若寿也不好说什么,就只得听他的。
→第四章 – 在他乡←
楚思生决定自己回去和楚祥东说清楚,自己已经和楚氏集团没有任何瓜葛,现在只是单纯与秦若寿是朋友关系。
这一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他在想如果明天回不来怎么办?让秦若寿一直在这里等着他?最后他决定速去速回,连夜赶回了桑田市。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楚思生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眼睛有点累了,但是他不能停下,反正酒后驾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秦若寿在旅馆里和董杰缠绵,根本不知道楚思生已经离开,他们活动了将进一个小时的样子,都精疲力尽了,倒在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对楚思生来说是漫长的,他到达桑田市之后,并没有直接去找楚祥东,而是在所有以前待过的地方转了一个遍,似乎在寻找那些过去的影子。
时过境迁,过去的记忆还在,只是那种感觉再也不复。楚思生坐在初中的操场上默默地抽着烟,黑暗中的点点火花闪烁着,照不亮前面的路程。
楚思生又去高中的学校看了看,然后开车去了别墅,他这些行程楚祥东都一清二楚,因为他的车子上被楚祥东的人安装了卫星地位系统,这一切都是楚思生没有想到的。他只是看着那些斑驳的光影,默默怀念,心里怨念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勾心斗角,为什么要打打杀杀!
第二天,他去找楚祥东,见了面就说明了来意,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在楚祥东面前畏畏缩缩,以后他就是一个自由身了。 首发楚祥东并没有挽留,也没有对他作什么忠告,只是点着头,看着楚思生的一举一动。临行前楚思生跪在楚祥东面前,磕了三个响头,算是一个义子对父亲的最后道别。
撒旦之子 墨尹
楚思生从楚祥东那里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开车去找秦若寿,他还是担心楚祥东会派人跟踪自己,虽然楚祥东嘴上说他们是自由的,最近不会再搅合他们年轻人之间的私事。楚思生不傻,他知道楚祥东那个老家伙不会就此罢休的。
他绕着桑田市转了一个大圈,然后把车停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打开油箱,把输油管拔下来之后,让车里的汽油顺着输油管流了出来,自己站到了一边,拿出打火机,点上一根烟之后把火机扔到了汽油之上,瞬间整个汽车都被包围在火海里。
楚思生渐渐走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那巨大的火焰,他走出去很远之后听到一声爆炸声。楚思生心里冷笑了一下,桑田市,后会有期!
…………
“你没事吧?”看到楚思生气喘吁吁地来到自己面前,秦若寿就扶住他问道。
楚思生稳定住呼吸之后,摆摆手道:“没事了,我们可以安全地离开这里了。”楚思生有一种成功的喜悦在心头涌动,但他不知道楚祥东早就防备着他们这一手,蓟州城那边的车站已经安排了人。
追上我,嫁給你 吾無愛
三个人买好票,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我们到了蓟州城会不会也有人恭候着?”秦若寿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坐在车座上问楚思生。
楚思生笑了,他那是无奈的笑,蓟州城方面肯定又是一道难关。
“你别一个劲地傻笑啊,说句话。”秦若寿给了楚思生一拳,“对了,你去找楚祥东有什么事情吗?”
“你怎么知道我去找楚祥东?”楚思生并没有告诉秦若寿自己回桑田是干什么去了。
無盡俠客行 七尺居士0
不良萌妻 月傾影斜
秦若寿象个孩子似的,对楚思生办了一个鬼脸,“你,我已经很了解了,这次回去肯定是跟楚祥东道别,或者说是永别。”
楚思生这才认识到秦若寿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伙子了,成熟了许多,还有他身边的董杰,看起来都那么成熟,渐渐地他赶到自己和秦若寿已经疏远了很多,魏宋远的离开让他们三人的关系陷入一场危难之中,可路还是要继续的,所以楚思生现在不可能离开秦若寿,他要好好和他大干一番。
“不说那个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一个小宝宝啊,我还要等着有小孩叫我干爹呢。”楚思生试着转移话题。
这话说得董杰脸上红云一片,她也很想要一个孩子,那样就能拴住秦若寿这颗不羁的心脏,秦若寿倒是没什么感觉,只骂了一声“畜生”就开始沉默了。因为他想到了什么养父亲生父亲之类的事情,秦风,楚祥东这两个人的影子在他心里一直在打转……
四个小时之后,秦若寿、楚思生和董杰下了火车,在月台上等了几分钟,人都走了差不多了,楚思生才带着秦若寿和董杰往铁轨的另一边走去。铁警拿着警棍对他们大呼小叫,楚思生叫秦若寿和董杰不要理会他们,继续向前走。如果他们从出站口走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楚祥东的手下发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楚思生知道冀州城的车站可以从里一边走出去,只是要穿越铁轨。
董杰背着行李走起路来显得有点笨重,她一个弱女子,没有经历过这么长途的旅行,难免有一些倦怠。秦若寿干脆就背着她,三个人一前两后地向前走去,铁警看着他们的背影无话可说,他们不可能为了这三个人追出来。
出了火车站,楚思生叹了一口气,点了一根烟对秦若寿说:“累了吧?我带你们去我家坐坐。”
“安全么?”秦若寿在他乡首先考虑的是安全问题,他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来会躲避了,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和别人捉迷藏了。
楚思生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上,你们来到这里,我就是东道主,你们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包办。”
“生孩子的事情你不能包办!你个畜生!”秦若寿也开起了玩笑,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赶紧走吧!”笑完之后楚思生拿起行李说道。
这个时侯他不经意地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群,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若寿见楚思生停在原地,眼睛注视着远方,他便悄悄地走到楚思生身边,低声问:“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没!”楚思生果断地回答,“我们先找个歇脚的地方,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吧。”两人说完,楚思生便将手搭在秦若寿肩膀上,向远方走去。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