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088小說 仙尊歸來當奶爸笔趣-第一百七十二章熱推-t4dm2

仙尊歸來當奶爸
小說推薦仙尊歸來當奶爸
一边的徐老把她直接按回到了座位上。
“盈妮子,你冷静点,林先生他早就已经料到这样的情况了,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去担心的。”
徐盈看着一边徐老明显十分稳重的样子,应该是知道点什么东西,大概是林言提前和他们几个老师说过。
“那林老师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对策?”
“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和我们说过。”徐老回答瞬间让徐盈好不容易放下来的心里那块石头直接蹦到的嗓子眼儿。
“那……”
徐老一脸的严肃:“如果他就连这么一个黄口小儿都解决不掉,那他就没有资格继续开这个学校了吧。”
说到这个份上,徐盈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只能是扭过头继续观战了。
现在场下的人心多是在担心和觉得林言不自量力,没有人认为林言一定能赢。
但是场上的林言却是完全相反的心情。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苏麟不要输得惨到直接失去自信逃走呢?
林言之前见到苏麟便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自己在修真大陆也曾遇到这样的意气风发的少年,曾经目中无人又傲气。
他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成为了林言手下排名第一的大将,两人同生共死不知道多少次,是实打实的哥们儿。
林言想要把这小子收到门下的原因之一,也有些怀念当年兄弟们的私心。
所以他只用了自己认为不多的灵力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普通复合型阵法。
十分钟结束,在虚空中比划了很久的苏麟正好像是完成了什么东西,转过头来对着林言说了一句:“好了,现在我完成阵法的制作了,林先生您要不要再思考一会儿?”
網遊之混沌時代
林言瞥了一眼旁边苏麟制作的阵法,居然第一眼没看透。
“偷看答案可不好哦,林老师。”说到这话的时候苏麟显得让人意外的很是稳重,眼中闪过的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实战才会有的冷冽。
大智若愚。
确实如此,就在之前看到他在考试中娴熟的伪装术和面对狗子的最后袭击时候准备制作幻阵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了,这确实是个足够优秀的苗子。
“好的,那就直接开始比赛吧。”
林言点了点头。
俩人交换位置,从各自的位置离开到了对方制作的阵法面前。
几乎是同时进入了对方制作的阵法当中,因为林言为了刚才所说的帮助学生以这场实战作为参考,场内顺便出现了用于转播二人看见的实况的球形屏幕。
玉暖春風嬌
林言踏入其中的第一秒,阵法启动,眼前出现的是迷宫的入口,四处看起来除了石壁什么都没有。
探知了一番,很显然,这主要是个幻阵但是结合了困阵与杀阵,虽说所使用力量十很弱,在结合各种阵法上面也格外的脆弱生疏。只不过在三个基础法阵的单独建筑上面却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出色。
林言探查完整个法阵之后,基本上已经找出来了所有会触发杀阵的地方,接下来嘛……
林言往前踏出了一步,果不其然触发了第一道杀阵的机关。
“唰!”
三生三世醉紅顏 洛紫依
一声破空,一道带有灵气箭从正面前直直冲着林言脸上而去,只不过却被林言轻轻松松一偏头就躲过了。
另一边已经踏入林言制作的幻境的苏麟感觉到自己制作的第一道杀阵机关已经被启动,勾起了唇角。
他当然从来就没有轻视过眼前这个人。
只是看不惯,这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为什么要带给这些根本就没有天赋的人所谓的正统的修真教育。
他自从出身就知道,自己是那个被注定了要成为一代最强的人,这是为了家族保持自己在华国所占的位置,身为有资格接受家族传承的人必须做的事情。
必须是这样的,不然自己自幼被剥夺了外出的权利,只能用自己所有的时间去练习和完成家族给自己安排的那些任务是为了什么?
他不止一两次从染血的刀尖活了下来。
他不过是个年仅十五的少年,却见过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过的东西,死亡,还有甚至比死亡还要残酷的事情,更别说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杀手。
但是他知道这就是自己身为天才应该背负的东西,而自己得到的栽培也是自己身为天才的回报。
邪魅王爺要誘愛 月塵蒜苗
因此,自己是与这些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高处的风景是什么样的人是不一样的。
更是因此,他在从李家来的人那里听说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对于林言的这所学校格外的轻蔑。
收进来的学生都是些没有资格的庸才,就连组织者也不过如此……
一个冷笑浮现在脸上。
耳边却传来林言的声音:“人外有人啊。”
無面人小區 八部生眾
转头去看的时候,此处依旧是林言制作的幻境之中,所以他放眼而去此处依然是一副鸟语花香的模样,林言并没有出现。
只不过这句话却传给了在场所有人都能看见的里面大屏幕上。
所有人都以为说这句话的林言是因为无法解除那个阵法所以才开始的感叹苏麟的厉害。
因为到现在为止,林言几乎每一步都稳稳的踏在了陷阱上,虽然都躲过了。
可是看上去这样花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时间也只走了几步而已,迷宫还不知道如何完成。
“看样子说不定我需要考虑一下退学了,虽然昨天好不容易苟住了一条命,但是今天看来有点我有点质疑传闻中林言实力的真假了。”
“确实……虽然之前嘴上说得这么厉害,但是现在看起来明显是他做出来的法阵要容易破除一些……”
十七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没有开口,却非常明白林言刚刚那句话肯定是说给苏麟的。
虽说林言布置的法阵格外的简单,但是非常的牢固,在阵眼的隐藏上做得十分好,现在苏麟的茫然就是最好的说明。
我是個喪屍
見鬼事務所 粉紅色貓
相比之下,虽说苏麟制作的阵法十分的复杂,但是阵眼就明晃晃的放在那里,按照林言的修为估计已经完全看清楚了,现在他走得虽然每一步都在陷阱上,却是笔直的向着阵眼而去。

hogan dupont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