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笔趣-第1225章 求符之人展示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沈真人?”
商夏本尊真身亲自来到巢穴秘境入口处相迎,脸上略带几分惊讶道:“本尊便是商夏,不知真人与万云会宫卓宫真人是何关系?”
眼前之人身形中等,不胖不瘦,一张国字脸看上去倒显几分敦厚,闻言微笑道:“宫师叔乃是沈某嫡亲的师叔,此番也是受宫师叔指点,特意来向商真人求教。”
“哦?”
商夏心中更加的好奇了,尽管他实则对于这等交流也几位期待,但表面上却还是忍不住笑问道:“这可就奇了,据商某所知,元兴界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在诸多元级上界当中均属上等,万云会也是元兴界一等一的大宗门,据说还与大臣皇朝关系不错,商某不过是一流放远窜之人,至今还在戴罪立功,又有什么能够帮得到阁下的呢?”
沈重山听得商夏自称“流放远窜之人”心中便是一惊,这等高品真人在哪一座元界当中不是拥有极大特权的存在,又有什么罪过能让一位高品真人流放远窜?
可反过来说,一位高品真人都能被流放远窜、戴罪立功,可偏偏眼前这位还在乖乖遵守,那岂不是说这位商真人背后的位面世界规矩森严,能够令高品真人都不能恣意妄为,掌控那座位面世界的实力又该是多么强大?
想到这些,沈重山面对商夏这位似乎是戴罪之身的高品真人,非但没有敢有丝毫的怠慢,反而表现的越发的尊敬了,更何况他可是从自家师叔的只言片语当中推测出,自家师叔八成是没在这位商真人手中讨得便宜,于是直接放低了姿态道:“宫师叔与在下闲谈之际,说起商真人的时候可谓是赞不绝口、推崇备至,听闻在下遇到困难,便直接说起商真人乃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六阶符道大宗师,故而厚颜上门求符而来。”
商夏见得沈重山虽然看似站在前方的虚空乱流当中纹丝不动,可实际上他不过初入二品的修为,能穿过虚空乱流找到这里,更多恐怕还是因为身上携带有秘宝,但如此长时间下来,商夏已然能够感知到他怕是快要坚持不住了。
于是商夏笑了笑,侧开了身子道:“是商某疏忽,沈真人还请里面谈!”
沈重山连忙道:“不敢,不敢,商真人先请!”
在进入巢穴秘境当中之后,尽管沈重山并未刻意以神意感知窥探,但商夏却也对秘境内部并未多做遮掩,于是沈重山几乎是在瞬间便感知到数十道气机散布在秘境空间各处,其中尚有一位气机勃发,几乎都已经快要跨过了高品门槛儿的三品巅峰真人。
似乎是察觉到沈重山神情有异,商夏笑着解释道:“好歹也是一座秘境,倒也不好就此荒废掉,便趁着商某在这里派遣了些后背子弟进来收拾一下,叫沈真人见笑了。”
沈重山闻言连忙陪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元兴界也有不少星兽巢穴改造的前哨秘境,都是需要利用起来的。”
“是啊,是啊!”
商夏表面笑着寒暄,心里却在思索沈重山刚刚说过的话。
片刻之后,两位真人来到商夏那座简陋的符楼跟前,沿途经过并无丝毫遮掩,秘境内部的一切几乎尽在沈重山眼中。
商夏直接请沈重山在一方巨石旧地改造而成的石桌上落座,很快便有一位年轻的四阶女武者上前奉茶。
这女武者不是别人,正是海敏之女,被商夏视为第一位真正的衣钵传人的海圆圆。
待得海圆圆起身告退之后,沈重山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目光有异,诧异道:“不想商真人身边区区一位婢女也有如此武道修为,沈某观这女子所修本命灵煞似乎颇有奇妙。”
商夏闻言“哈哈”大笑,大:“沈真人慧眼,此女并非商某婢女,严格说来,此女可算得上是商某第一位衣钵传人。”
“哦,原来是商真人高徒,惭愧,惭愧!难怪,难怪!”
沈重山连忙表达歉意。
商夏却“哈哈”一笑,表现的对此并不在意。
絕地天通·初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沈重山这才沉吟道:“说来蔡奎,在下此番求符,不在于质而在于量,而且尚有时间限制,不知商真人可否成全?”
兩界搬運工 石聞
王爺愛上“公公”
通常武者上门求符,多是为了用来充作保命克敌之物,因此对于武符的要求通常都是品质越高越好,而如沈重山这般随意的,若是碰上性情古怪的大符师,甚至有可能会认为对方心意不诚而拂袖而去。
因此,沈重山在说完之后,神情略显忐忑的看着商夏,生怕对方认为受到了轻视而端茶送客。
不料商夏闻言非但没有丝毫不悦,反而一副感兴趣的模样道:“哦,很多?”
沈重山见得对方没有发怒,心中便已经放了一半儿心下去,闻言连忙点头道:“正是,很多!共计各色五阶武符五十张,六阶武符二十张,而时间却仅仅只有半年。”
商夏沉吟道:“沈真人,请恕商某冒昧,你也可以选择不必回答,那便是贵派也是元兴界洞天大派,传承必然是悠久的,难道贵派便没有自家培养的高阶符师可供效力?即便是贵派的符道传承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难道就没有结盟交好的宗门势力寻求帮助?怎得却是求到了商某这个外人的身上?”
沈重山沉默了片刻这才轻叹一声,苦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事涉宗门隐秘,沈某不便细说,商真人只需知晓沈某此番应当是受了他人算计,前脚一批高阶武符的库存被人高阶收购,后脚便遇上了大辰皇朝的摊派,这一下子却是在宗门那里便要交代不过去,更不敢随意泄露给宗门的几位高阶符师,无奈之下,这才得宫师叔指点求到了商真人这里。”
“收购?摊派?这恐怕不止是遭人算计那么简单,说不定还是这位沈真人自己生了贪心,监守自盗不至于,吃些回扣怕就是板上钉钉了。”
商夏一边心中闪念,一边却是语带好奇道:“摊派?那大辰皇朝居然向万云会摊派高阶武符?无偿的吗?”
沈重山苦笑一声,道:“其实也可以看作是赋税的一种吧,毕竟皇朝收税可不就是天经地义?只不过那些摊派往往种类各异,有的时候是源晶,有的时候是武符,有的时候是各种材料资源,等等。原本以往这些摊派倒也灵活,没有了武符用其他的物资代替也行,只是这一次则是非高阶武符不可……嘿,是沈某贪心作祟。”
商夏则沉吟道:“那么沈真人打算用什么方式进行交易?对于这么多的五阶、六阶武符可有什么要求?”
沈重山无奈道:“只要能补齐这个窟窿,源晶、符纸、符墨,以及各类灵材灵物均可取用,至于武符种类……咦,不是,商真人,您这是答应了?”
沈重山说道一半儿的时候,这才忽然意识到对方居然直接跟他讨价还价了起来,难道对方在半年的时间内当真能够制作出数目如此庞大的武符来么?
要知道,那可是五十张五阶武符,以及二十张六阶武符!
商夏笑了笑,道:“半年时间,虽说有些紧张,但只要符纸、符墨供应不缺,商某倒也可以勉为一试!”
沈重山顿时面露感激之色,但他显然并未真正理解商夏说的是什么,还以为对方敢于大包大揽是因为背后有着强大势力的支持,同时对于所谓“元平界”的评价又提升了不少。
“商真人放心,高阶符师制符虽有‘三纸成一符’的惯例,但此番时间紧迫,沈某在此基础之上还愿意额外提供部分高阶符墨,以及一部分上品源晶。”
沈重山连忙道。
岂料商夏闻言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见得对方神色微变便抬手示意他莫急,缓缓道:“沈真人莫要激动,还是先回到刚刚的话题,说一说对于五阶、六阶武符的要求吧。”
沈重山微微一怔,道:“其实并无什么要求,只要是五阶、六阶的武符便可。当然,要除去阵符,其他武符真人可随心而制,哪怕是那些威力较小,制作较易,也无不可。沈某而今只为交差。”
商夏点了点头表示明了,但还是提醒道:“只是沈真人有没有想过?你我毕竟分属不同世界,武道之途虽说殊途同归,但武道之途渊深浩渺,你我也不过是在武道之途上蹒跚学步而已,而武符之道依托武道而行,更是旁支末流,故而各自所悟必有不同,不但武符种类不同,风格更是不同!”
说到这里,沈重山大约已经明白了商夏的意思,但还是听着他继续道:“商某半年之内制成这些高阶武符……不难,但沈真人要是拿着这些带有明显外域风格的武符交差,真的可以么?”
沈重山神色变得沉凝,思索良久这才艰难开口道:“商真人此言……何意?”
商夏笑了笑,图穷匕见道:“所以,最佳的方式还是要商某对于贵界的符道有所了解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