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皓玉真仙-第五百二十四章 仙辰本源(下)(5.5K)讀書

皓玉真仙
小說推薦皓玉真仙皓玉真仙
当初陈平亲眼所见,一颗种子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一株苍古巨木。
而且那足以撑天接地的树冠上,只长着一片叶子。
世间玄妙数不胜数。
陈平自问见识不凡,也被惊的目瞪口呆。
至今还记忆犹新。
从金珠里取出银叶后,此物助他的体修境界一举突破金丹。
并还在肩头部位留下了一个印记。
便是目前逐渐发热的古树烙印。
陈平一直把其当做施展法相肉身的载体。
但因为他体内只有一条始源脉,所以这个烙印从来没有显现什么神异。
直至此刻,光幕葫芦中喷出的绿丝,竟让古树印记产生了异象。
在这种任人宰割的状态下,陈平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管有没有效果,直接催动体内的精血,往胳膊上的经脉涌去。
起先还无丝毫的变化。
随着血液的流通,古树开始熠熠生辉,唯一的一片银叶上,脉络逼真可见。
外界的攻击仍在持续。
当那些绿水雨水一滴不漏的砸落,在漫天绿光的映照之下,陈平闷哼一声,身躯疼痛犹如天雷不断轰击。
全身气血更是被绿丝快速吸收。
“这种绿丝竟能夺取我体内的精血。”
感受到自身体内的生机变得越发衰弱,陈平面色大变。
当下,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逼迫一团团精血加快速度往银叶中注入。
与其给绿丝掠夺,不如全送给还能指望一二的古树。
一股股极其粘稠强悍的气息流露出来。
内视之下,那几条贯通右半边身躯的经脉几乎凝炼成了血河。
此乃纯净的精血,每一滴蕴含的力量都不是普通的血液可相提并论。
当九百滴精血把古树烙印包裹后,异象的神异达到了顶点。
“滋滋”
仿佛滚烫的油锅中,被倒入了一碗凉水。
下一刻,古树图案骤然活了过来。
银叶里面的脉络急颤下,发出了“轰隆隆”之声。
表面无规则的凹凸不平,扭动着山龙似的叶包。
他半边身子也同时产生了紊乱的可怕灵压。
好似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触机便发。
那些绿丝还在陈平体内四处吞噬精血。
但眼下,精血早已被银叶吸收。
从外面看去,陈平的肉躯迅速干瘪,只剩下了一具皮包骨头。
无食可吞后,所有的绿丝汇聚一起,化成了一根缩小版的神芽。
仿佛嗅到了什么美味一般,狂舞着朝古树图案狂冲过去。
我的龍男情緣
“轰!”
古树也不甘示弱,光华登时爆发到了极致。
银叶内部的脉络诡异的融合一体。
形成了一个方圆三寸的旋涡,里面银辉闪动,充斥着一股玄奥的意味。
那棵小神芽从经脉穿梭过来后,扭曲不定的身子竟一下笔直。
好像见到了惧怕无比的事物。
刹那间,又重新化作一片绿丝,往身体各处疯狂逃窜而去。
但自打银叶中的旋涡出现,一股惊人的灵压就从其内释放,从里面喷出了一道道的银色霞光。
那些诡异无比的绿丝,在霞光笼罩下,如同冰块一般融化开来。
一丝、两丝,十丝、五十丝、五百丝……
短短三息之内,冲入陈平体内的千缕绿丝尽数消融。
银芒并没有将绿丝完全泯灭无形。
此刻,他浑身各处,都浮现出了点点的透明光斑。
这是绿丝的遗留。
陈平眼睁睁的看着两种能量在身体里爆发大战,却无丝毫的办法。
他的精血仅剩十余滴,只能勉强维持肉身不崩溃罢了。
在见到银叶大发神威灭掉了绿色光丝后,陈平由衷的大松了口气。
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
当银辉收敛进图案的同一刻,那铺天盖地的透明光斑似乎受到了牵引,不自主的往银叶中心飞射而入。
并且越来越多,声势惊人异常。
旋即,堪称数以万计的光斑被一卷而入。
而这时,大片光斑涌入旋涡后,竟然陈平的身体嗡嗡作响起来。
有些地方扭曲变形。
仿佛一张平整的白纸,突然皱了起来。
而离古树图案越近的地方,扭曲程度明显更为厉害。
“嗡!”
重重一响,银叶内的动静也开始渐渐趋于平静。
但陈平刚准备起身时,一口模糊不清的银白月弧突然在右臂显现。
还没等他看清,那道月弧竟直接挪移到了丹田之处。
神魂一扫之下,陈平目光震惊的盯着丹田内的月弧,使劲咽了咽唾沫。
这种形状,不是重天之上的月仙辰吗?
当然,只是仙辰形态的一种。
寻常的夜间,用肉眼观察月仙辰,每一月内,基本都会出现三种形状。
新月、半月、满月。
而眼前的月弧,正像是月初时的新月,纯净的毫无杂质。
里面光芒流转间,隐约可见大量的银色水流缓缓流动。
“哗”
“哗”
紧跟着,那道明玉无瑕的月弧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当中的水流竟如瀑布般倒灌而出,将陈平的身躯覆盖。
经脉、骨骼、五脏六腑,哪怕是只有发丝宽度的骨头缝内,都被那股银色水流填满。
瞬息间,陈平全身的青色衣衫在水流覆盖下,好似烈日下的皑皑白雪直接消融不见。
与此同时,因精血耗尽而枯竭的肉身也获得了新生。
皱纹黑斑齐齐消失,一副比之前更强悍的肉身呈现出来。
大量腥臭的灰色杂质在其肌肤表面凝结。
缓缓流动间,被银色的水流冲刷掉。
他浑身各处更是异变大作。
从脚踝处开始被染成了一种纯洁无瑕的银辉,并缓缓地朝着双腿、腹部、胸腔,乃至头颅蔓延。
银光每一回蔓延间,他全身都会溢出杂质,而后被冲刷干净。
十几次的循环后,最终,丹田里的月弧无声无息的破灭而开。
而右侧肩膀上的古树图案早已恢复原状。
平躺在地,陈平一动不动。
月弧对他作用不能用简单的洗髓伐骨来形容。
此刻,他和换了一具躯体似的。
肉身境界竟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距离后期,也相差不多。
而且,月弧里的水流能量同时把他的精血全部补充到巅峰。
一千八百滴!
感受着肉身传递出的浩瀚力量,陈平惊喜交加,宛若做梦。
本以为葫芦内的绿丝会置他于死地,却万万不曾料到,到头来他反而因祸得福,神通大进。
这种滋味,不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能体会出的。
简直与在练气摊位捡漏一件灵宝差不多。
过瘾、舒服、天选之子!
但陈平终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沉稳性格。
马上平定了道心,念头急转。
那股绿丝究竟是什么东西?
居然能被古树印记转化成能助长体魄的奇特力量。
也许是神芽的精华?
至少陈平可以确认,这绿丝绝对和月仙辰有关。
以他当前的境界,肯定是接触不到的了。
但右肩上,这来历不明的银叶图案似乎能克制神芽。
陈平精神振奋间,凭空生出了一丝信心。
“各位道友,加把劲!”
四仰八叉的横在地上,陈平屏气凝神,仅释放了一点神魂之力防御在外,并观察着各处的战斗。
不错,他并未打算立刻援手众修。
从他被绿色暴雨袭击,直到肉身突破,过程看似漫长,其实仅过了三息罢了。
顾思弦、察戈、风天语等人都在和蔓藤大战。
昏天地暗,险象环生,根本没有空搭理和援救他。
倒是被众修刻意保护,没有参战的杜秦奕偏头一转,目光在陈平身上轻轻一瞥。
他已察觉到了,此人身上的气息,在短时间里竟诡异的壮大了数筹。
不过,杜秦奕同样没有理会他。
琅琊灯在胸前不停转动,步伐玄异的在附近踏了起来。
好像是对破解这座幻境有了一些头绪。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巨响此起彼伏。
众修和神芽的混战才刚刚开始,就已是惨状频生。
“这神芽绝对是五阶生灵。”
陈平一边装死,一边心惊肉跳。
风天语、瞿香凝二人身处紫色风暴之内,他尚感应不出什么。
但那只有金丹初期的上官玺和,居然依靠着两根神芽蔓藤,和海族、顾思弦打的焦灼无比。
甚至还压了他们一头。
特别是上官玺,一人扛着察戈、察拓,手中蔓藤犹如夺命之剑,每一下飞出,都会在目标身上戳出一个血洞。
哪怕是察拓唤出的坚硬骨龙亦抵御不住。
不可思议的斗法,让陈平再一次感受到了神芽的手段。
这三个被控制的家伙不过是金丹初期。
竟将几名半步五阶打入下风。
通过短暂的观察,陈平发现,上官玺和周铆并没有动用自身,作为人族金丹的任何神通。
他们仿佛是两具提线木偶,只是神芽的载体罢了。
想到这里,陈平猛然一惊。
蚀日神芽因把伴身灵草炼成了天穹藤,导致自己庞大的身躯无法移动。
那么,上官玺等人不就相当于是新的伴生灵草?
此芽究竟要做什么!
正当陈平念头转动的刹那,顾思弦拼着轻伤硬抗了蔓藤一击后,立刻将全身灵力往手中的般若屠灵鞭狂注进去。
眨眼间,早准备就绪的淡红色短鞭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分二、由二分四、再由四分八……
幻化出了数百条同样的短鞭。
每一道短鞭虚影都发出嗡嗡的轰鸣,围绕在顾思弦身旁,抖动不停。
“人族灵宝。”
这一幕,让周铆目光稍稍一缩,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慎重。
顾思弦没有分毫的耽搁,表情肃然的往周铆一指。
顿时,遮挡一方天空的小鞭就像决口的洪水,浩浩荡荡的激奔而去。
然而,在灵宝脱离身子的同时,天淡青色光幕上生长的那颗葫芦,突然调转方向,冲顾思弦喷出了一团绿色液体。
那液体又和先前一模一样,化作了倾盆大雨,朝其覆盖而去。
顾思弦面色一变,一个通体纯白的瓷碗盖住了身形。
这玩意刚刚才把陈平打的生死不知,他哪里敢任由绿色暴雨淋落。
可惜,他已催动了般若屠灵鞭。
以他的法力远远无法操纵两件灵宝。
仅凭灵瑶玉碗本身的威能和硬度,能否顺利抗下,顾思弦心里也在打鼓。
“顾道友,我来助你!”
见到又是一片绿色暴雨出现,陈平再也装不下去了,面带煞气的从坑里一跳而起。
踏着龙鹰步来到半空,一副无私为顾思弦拦住暴雨的样子。
所谓富贵险中求。
如果再经历一次方才的过程,肉身境界指不定能一下突破金丹后期。
这种无与伦比的诱惑力面前,陈平也没有理由隐藏什么了。
但未过多久,他脸皮一抽,表情难看了几分。
只见那绿色暴雨即将与他接触的关键节点上,竟倒飞的退了回去。
又重新化为一股绿液,被葫芦收的无影无踪。
继而,那深绿色小葫芦也急速变淡,融入了光幕。
这下,不单单是陈平了。
就连顾思弦都陷入了呆滞。
“顾道友,快杀周铆!”
陈平不敢给顾思弦太多的思考时间,连忙装作惊疑的模样大喝一声,紫犀剑脱手而出。
“陈道友没事就好。”
顾思弦微微点头,虽然多留了几个心眼,可一时半会无暇深想。
全力操控漫天的灵鞭虚影继续砸落。
……
而就在光幕葫芦消失的瞬间。
药园顶层,蚀日神芽庞大的身躯猛然一抽,那个深青色的葫芦出现在其的妖海空间。
咔嚓!
绿濛濛的空间里,忽地响起一阵冰山炸碎的声音。
妖海中央,凝实异常的神芽魂魄疯狂扭动了起来。
仿佛在承受巨大的疼痛。
一会儿功夫,它身躯上就赫然布满了裂缝。
但在一道道的青色光芒流转下,快速消失。
“怎么可能?”
神芽魂魄难以置信的呢喃了一句。
与此同时,妖魂上的一角剧烈一颤,脱离了主体后,在旁边幻化出一道面容不清的人影。
看其轮廓,竟神似某位人族修士的魂魄。
“你也感应到了?”
人魂显现后,神芽发出了一道意念。
“废话,我们耗费数万载岁月才吸收的月仙辰本源一下少了两成,吾岂会不知。”
模糊人影毫不客气的冷笑道。
接着,只见他伸出一手接住绿葫芦,轻轻一摇,周身的魂力激荡不定起来。
明显是处于暴怒的边缘。
“难道此子是那叛逆的宿主?”
神芽妖魂意念一动,像水波般的荡漾出去。
“天穹藤有何神通你比我更加清楚,它若能吞噬仙辰本源,也不至于冒险回来。”
人魂哼了一声,冷冰冰的道。
“那个人族身上携带着一丝令我颇为熟悉的气息。”
嫁給大叔好羞澀
沉默了一下,神芽妖魂开口道。
“哦?”
人魂淡淡的一挑眉,视线移了过去。
“很久很久前,我还在月仙辰时,应该和那人族身上的莫名存在相遇过。”
神芽妖魂迷茫的晃动了一下,反问道,“你觉得会是什么?”
“我又没去过月仙辰,如何清楚。”
人魂摇摇头,语气一转的道:“你不要再借助仙辰本源攻击了,以免全给别人做了嫁衣。”
“本源之力事关化神,又关系我们将来是否能三位一体冲击化神,此物有多重要,不需要我多提。”
神芽似乎默认了他的吩咐,继而用忧心的口吻道:“可不激发本源,单凭那三个不中用的家伙,也许还拿不下这群闯入幻境的生灵。”
“一群植宠罢了,我用本源替他们强行突破了金丹,相当于是耗尽了他们的道基和潜力,即使死了也不可惜。”
稍顿了顿,人魂又道:“当务之急,是助魔君冲破封印,让我等三魂归一,为冲击化神铺出一条畅通无堵的大道。”
“可即使将秘境里的四阶生灵全杀了,恐怕也无法消磨封印。”
神芽立刻回复道。
“不行就把结界的桎梏全部撤了,放五阶生灵进来!”
人魂眼睛一眯,淡漠的道:“秘境里有人族需要的各种万年灵草,不怕他们不动心。”
“你终于想通了!”
听他这么一说,神芽的声音变得尤为惊喜:
“我知你是人族,大肆屠杀同族会心软和不忍,但是在大道面前,种族又算什么呢?哪怕天下人族都死绝了,只要你还活着,人族就不会灭亡。”
人魂默然良久,才点点头,幽幽的道:“我早已不把自己当成人族了,三位一体后,更加是人不人,魔不魔,纠结此点确实毫无意义。”
“夫君,你我始终一体。”
神芽魂魄一阵颤动后,贴了上来。
“你已经近万年没这么喊过我了。”
闻言,人魂微微一颤。
接着,两道魂魄又重新融合为一体。
而那个深青色葫芦则悬浮在妖海之中,一动不动。
……
远在百里之外的陈平和顾思弦等人,对于这一切却是浑然不知。
这时,周铆身形绰约的悬浮在一侧,仰首望天。
高空中,般若屠灵鞭和两条蔓藤的对峙,发生了惊人的异象。
化为无数鞭影的灵宝,不知什么时候化为了一个红彤彤的巨大风球。
此球有阁楼大小,里面一条条鞭影抽插不断,让人一望之下,大感头晕目眩。
而蔓藤上释放的众多木属性元气,一接触此球表面,也立刻一闪的没入其中,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
但就在此刻,突然一个冷冷的“镇”字从周铆口中传出。
接着,那两根蔓藤出其不意的从后方一抽而来。
闪电般的正好击在了般若屠灵鞭上。
灵鞭一声低鸣,浑身的光华就一下击散大半,被抽出数十丈。
同时本体有滚滚的绿焰汹涌燃烧。
下一刻,绿焰中动静大起,一道遮天蔽日的短鞭冲天而起,将所有的蔓藤一卷而飞。
在灵宝的攻击下,蔓藤上的叶子瞬间掉落大半,气息都衰竭了一半不止。
趁他病要他命!
杀至近前的陈平眼睛一亮,紫犀剑毫不客气的从高处狠狠斩下。
万绝阵先前已被其击毁。
短时间内,他当然再无可能重新祭炼一套灵剑。
所以,紫犀剑就是陈平当前最厉害的剑招。
在他毫不保留的出手下,释放的剑气顿时暴雨般的狂涌而出,铺天盖地的冲蔓藤激射而去。
这些剑气不但在激射时忽隐忽现,仿佛幽灵一般,更在一斩到蔓藤上的时候,突然青莲一闪,和大片的木灵力同时消融不见。
“噗嗤”
“噗嗤”
切割异响不断,周铆右臂缠绕的蔓藤顿时断成了数截。
一块块的藤茎掉落在地,宛如泥鳅一样抽搐起来,将地面砸的千疮百孔,裂痕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