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星門-第381章 膽大包天(求訂閱月票)推薦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双倍月票还有不?投一点啊,啦啦啦!)
大离。
李皓再次来了,这一次,就李皓一人,连黑豹都没带。
大离王见到李皓……很是无语。
真就一个人?
说好的调兵遣将呢?
说好的一群圣人呢?
这次可是去对付一尊可能是初武之神骸骨的存在,再加上其中还有映红月……真他么无言以对,就你一人,加上我们俩,能对付对方?
送死去的吧!
“李皓!”
大离王有些忍不住了,真就一人来了?
“别慌!”
李皓笑容灿烂:“不要担心我,我没事!”
谁担心你了?
我是担心我自己!
就这情况,去了,不是送死吗?
大离王很悲观:“哎!也许……本王不该对你抱有太大希望!”
李皓笑呵呵的:“激将我不是?”
“……”
谁有心思激将你?
我说认真的好不好!
他有些无奈,也有些无可奈何……算了,赌一把好了,你李皓都不怕死,我还能怕了?
“咱们就这么直接去?”
“当然不,要小心点,最好瞒过所有人……否则,一旦被人发现了,别人不说,映红月很可能会做点事情出来,那咱们就麻烦了!”
好吧!
大离王也觉得,该低调点,三人组,李皓还算强大,他和姜离可不行,只是日月七重,真遇到了顶级存在,会被人打死的。
一行三人,迅速遁空而去。
等三人走了,神殿中,一道虚影浮现,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略显疑惑,又朝李皓多看了几眼……为何总觉得,这李皓,和第一次看到的那个李皓,不太一样?
古怪!
当然,对新道不够了解,也许是又进步了,实力的确有了不小的进步,相当强悍,这样的实力,纵然不如那骸骨……应该也不会差太多。
加上姜离的初武之骨,还有大离王的霸王拳套,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当然,也只是有希望!
心中想着,又朝李皓消失的地方看了一阵……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协调,难道是修炼出了点岔子,导致不协调?
……
就在李皓带人走的同时。
禁忌海中。
映红月脸色变幻不定,许久,陡然睁眼,冷哼一声,果然,你还是来了!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加上这家伙聪明无比,他就知道,这混蛋一定会来打自己的主意,打禁忌海的主意!
洪家之锤,送的倒也值得!
此刻,他身躯颤动,片刻后,融入了禁忌海中,海底深处,一尊白玉色的骸骨,陡然睁眼,只是稍显茫然,映红月轻声道:“可惜了……少了几块骨头,还不完整,不过……李皓那家伙,也许会给我送来的!”
说罢,微微皱眉。
李皓……来了多少人?
若是人多了,也不好对付的。
心中念头闪烁,很快,附近,又浮现出一道道人影,几乎都是圣人,不止一位,而是数位,映红月微微皱眉:“散落到禁忌海四面八方,不要在这聚集!”
“可是……若是他们真杀来了,我们怕来不及救援……”
“无妨!”
映红月轻声道:“想拿到完整的骸骨……需要一点时间,若是一窝蜂地出现,李皓还能来吗?去吧!”
数道人影,迅速消失在原地。
只是……映红月还是有些不安。
再次看向骸骨……可惜,不完整,当然,这一次之后也许就完整了,这骸骨,生前实力,一定可怕,甚至不弱于半帝!
若是骸骨齐聚,也许……也有希望匹敌半帝了。
那时候,自己才算是真正有了抗衡一切的资本。
“李皓……”
喃喃一声,你算计的厉害,可也别小瞧了我,这些时日,一直都是你在赢,也该轮到我一次了,我一旦赢了,可就不是一点小胜!
……
与此同时。
禁忌海源头附近,李皓止步,领域笼罩四方,微微皱眉道:“好像不太对劲……禁忌海动都没动……也许对方有什么盘算,再喊点人过来……稍等一点时间,将几位新武圣人,全部召集来!”
大离王顿时松了口气!
他么的,你总算是怕了!
真担心你不怕,直接莽上去,都快被你吓死了!
而很快,一道道讯息传递出去。
三人开始等待了起来。
如今,天地可以再次容纳圣人了,没多久,有圣人气息传荡而来,大离王顿时有些欣喜,来了,还不止一位,看样子,这次李皓也要动真格的了!
……
这一刻,看似隐秘。
可圣人一动,李皓这边的圣人,几乎都在聚光灯下,没多久,就有人知晓了消息。
飓风城。
郑宇笑了,看了一眼飞剑仙:“看样子……映红月要炼化禁忌海的想法,可能很难实现了!李皓刚闭关而出,实力大涨,如今恐怕不弱于一般的天王!当然,只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很难缠就对了!加上几位新武圣人,有好戏看了!”
身后,有圣人开口:“大人,我们要插手吗?”
郑宇思索一番,笑了笑:“飓风城靠近那边……不要靠的太近,看情况而定,而且……那是在大离境内,太近了,容易惹出一些麻烦!”
众人若有所思,都没说什么。
倒是飞剑仙忽然道:“他能匹敌天王?”
“有可能!”
郑宇微微扬眉:“可不要小看任何时代的天骄,若非如此,我何必一直针对他?就是因为这种人进步太快,而且李皓这人,心思细密,很快就断定映红月在炼化禁忌海……此刻不阻止,有了禁忌海,映红月可能真的能发挥出天王战力,而且还是唯一一位,可以行走在天地之间的天王……李皓此刻出手,也是最佳时机!”
飞剑仙沉默了一会,“大人也知道?”
“猜到一二……李皓这几天做了什么,我很清楚!”
郑宇笑道:“这家伙,不会做无用功的,往大离跑了几趟……不就是为了对付映红月吗?”
飞剑仙疑惑:“大人如何想的?此刻,不该联手映红月,剿灭李皓吗?”
“没必要。”
郑宇喝了杯茶,笑了一声:“看着就是!”
说罢,抬头看天,笑道:“不止我一人……这一刻,大家都在看着呢,也想试试映红月的底!映红月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次了!有多少底,亮出来,也不错!”
飞剑仙没再说话。
李皓和映红月交锋,也许大家都乐见其成,这个时代,唯二的两位霸主……是的,一个李皓,一个就是映红月,至于大离王这些人,其实都没被大家看在眼中。
而今日……这两位也许会正式交锋了!
是李皓略胜一筹,还是映红月老谋深算。
……
此时此刻,天上。
也有人在看。
银月,开始偏向北方,越过了苍山。
月神愤怒归愤怒,此刻也安静了下来,神殿中,隐约浮现出了大离境内的情况,只是……很虚幻,只能看个大概,很是模糊。
“真的不能再探查更多吗?”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小说
月神轻声道:“那位初武之神……真的那么难缠?”
“相当难缠!”
背剑男子笑了笑,接着,微微皱眉:“这俩家伙,选择在大离境内交锋,恐怕就是为了故意避开我们的眼线,在大离,有那家伙在,我也好,郑宇也好,包括可能已经能渗透的红月帝尊……都不会看的太清晰……”
大离是个好地方!
在这交锋,就算暴露了一些底牌,也就大离那位初武之神知道,而其他人,其实看不出具体的,只是隐约能看个大概出来。
不过其他地方,倒是可以,此刻,月神开口:“战天城的老乌龟,小槐树,还有李道宗、力覆海、红杉,甚至包括武林盟的那位金刚木,都一起过去了……”
6大圣人!
加上李皓,也有7位圣人级强者了。
“不止如此呢!”
背剑男子笑了:“你再仔细看!”
月神四处探查,没查出什么来,男子一挥手,忽然,呈现出一副混沌画面,这边,林红玉、洪一堂、黑豹三位强者,也在暗中潜伏,就在苍山边缘。
月神感慨:“对新道,还是感悟不够深,差点被他们隐藏过去了,这么看来,李皓也很警惕……根本不止七位圣人,算上这三位……足足10位才对,这是掏空家底而战了!”
背剑男子微微点头。
这三位,行踪诡秘,他都差点没发现,不得不说,新道修炼到了这个地步,太难掌控了。
只是……背剑男子微微凝眉,又四处探查了一番,开口道:“星河城没来看热闹吗?”
探查了半天……很快,还是找到了星河城。
只是,稍微靠近了一番,背剑男子没再多看,一本大道书,悬浮在城市上空,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发现。
星河城也在苍山附近……看样子,随时可能出手。
这倒是有趣了!
“如今,倒是聚齐了……”
他笑道:“看样子,大家对新时代两位天骄的交锋,都很感兴趣,也算是血海深仇的第一次正式交锋,映红月杀李皓全家,李皓杀了他几个老婆,坏了他很多次计划……这一次,倒是十万年来,最有趣的一次了!”
月神也道:“是不错……”
说着,忽然冷哼:“她也敢来!”
就在此刻,画面中,忽然浮现出一道华贵无比的身影,陡然抬头看天,眼中如月亮璀璨,看向天空,瞬间画面模糊起来。
看到二代月神……月神气的肝疼!
背剑男子笑了:“她来正常,天下各地,强者都奔赴此地,她也能感知一二,禁忌海之战,也许决定了,谁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霸主!”
“你觉得谁能赢?”
“五五开吧!”
背剑男子笑道:“都有底气,都有把握,实力都很强大,都是这个时代,从微弱一点点走出来的强者,一个魄力十足,敢以身做饵!一个年少气盛,天赋绝顶,秉道而生……谁能赢……其实都很正常!”
月神不再询问。
能让整个银月,都去关注这一战,这两人,也算是真正走到了这个时代的巅峰。
……
而大离王这一刻,越来越紧张了!
圣人开始汇聚。
给他不少压力。
而远处,禁忌海好像在翻滚,他不知道映红月有没有发现,此刻,也很紧张,生怕映红月发现了,或者禁忌海跑了!
“还不出手?”
他看向李皓,稍显凝重。
李皓笑道:“不急!”
还不急?
大离王暗骂一声!
这家伙,该着急的时候不着急,不该着急的时候,比谁都急,真烦人啊!
而李皓,眼神变幻。
许久,咳嗽了一声:“再等等,天色一黑,我们就动手!”
天黑?
对强者而言,天黑还是天亮,没什么差别,你非要点仪式感吗?
夜里突袭才爽?
真是……无聊的家伙啊!
……
同一时间。
大道宇宙。
星河璀璨!
原本沉入宇宙底下的星河,忽然化为一道人影,从宇宙深处走了出来,声音传荡四方:“张处长!”
声音传荡。
大道震荡!
片刻后,一颗星辰破空而来,好像隐约浮现出一道人影,带着一些震动,有些不敢置信!
李皓?
李皓在这……那……大离李皓,是谁?
李皓面无表情,声音平静:“我将撕裂虚空,进入星河城!大道书,还要为我遮掩一二!”
星辰璀璨,一时间无声。
李皓也不出声。
许久,星辰颤动,仿佛是在回应。
李皓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虚空瞬间沿着面前的星辰裂开,一瞬间,一座古城浮现,头顶上方,是一本大道书。
这一刻,李皓踏空而行,瞬间进入了星河城。
这一刻,城中人一脸呆滞。
张安也瞬间而来,看向李皓,一言不发,只是带着一些浓浓的疑惑!
大离……不是李皓?
可是,那强大的气息,那浓郁的大道之力……不可能不是李皓?
可是,此地的李皓是谁?
而且……隐约间,让人有些忌惮。
李皓探手一抓,虚空中,一面镜子凭空浮现,李皓探查了一番,开口道:“和我走一趟!”
张安微微皱眉。
李皓平静道:“大道书,为我遮掩一二!”
张安愈加凝眉,“去哪?”
“走就知道了!”
这一刻的李皓,很是霸道!
张安思索一番,点头,刚想继续说什么,李皓看向其他人,平静道:“诸位,此地封印片刻,任何人不得离开!”
“你!”
李皓看向说话之人,平静道:“张处长,能做到吗?”
张安思索一番,点头,“行!”
话落,转头看向众人:“开启主城大阵,任何人不得出入,在我回来之前……谁敢闯出主城,格杀勿论!”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微微变色,没再开口。
而张安,也取下了大道书,一枚城主印,瞬间浮空!
这城主印,在他手中,不弱于大道书,一瞬间,一道虚影浮现,好像手持教鞭一般,就这么屹立虚空,可城中所有人,都是瞬间露出崇敬之色!
至尊!
这一刻,哪怕原本窥探这边的一些视线,也瞬间消失,不管是背剑男子,还是郑宇,或者其他人,瞬间收走了目光!
至尊虚影!
在别人手中,其实一般,在至尊孙子手中,搞不好可以爆发出可怕骇人的实力。
而此刻,李皓在大道书的庇护下,和张安一起,瞬间消失。
……
大离,依旧安静。
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各方都安静的吓人。
此刻,银月之地,地下,一人行走四方,张安四处探查,沉声道:“你想清楚了?”
“对。”
“你真要去雷霆之城……若是按照你所言,其中,可能存在多位天王……”
“对!所以,没人会相信,我会出现在那,连张前辈都不信,有人会信吗?”
李皓平静无比:“正因为所有人都不信……连映红月都不信,我偏要出现在那!杀入城内,一举剿灭他们!天王?天王如何?现在,毫无防范意识,自认无敌天下,虽然出不来,但是也没人能进去!”
“只是一群后来侵染红月之力,成就的天王,都是伪天王!”
“纵然人多……此刻,毫无防备,甚至还在沉眠,有何惧之?此战,若是能剿灭他们,斩断红月爪牙,断了帝尊一臂,断了映红月一臂……我要让他成为真正的丧家之犬!”
张安没说话,只是……有些唏嘘。
你他么是真的疯了!
真的胆子炸开了!
李皓,要带他去找雷霆之城,可能已经完全被红月世界强者占据的雷霆之城,也许会有多位天王存在的雷霆之城。
这家伙……明面上去打禁忌海了,我都当真了,全天下都在期盼着,看到他和映红月的第一次正式交锋。
结果……他没去!
可是……那个真不是李皓吗?
大家又不是瞎子,真要是别人伪装的,早就该被人看出来了,当然,现在对方身处大离,大家看的不是太真切,倒是事实……可是……再不真切,强悍程度,还是不会看错的。
而李皓,忽然道:“张处长能对付天王吗?”
“伪天王可以……真的不行。”
“那就行。”
张安忍不住道:“我没说我要参战!”
你就给我做主了?
咱俩,也不算一伙的!
李皓平静无比:“那就算了!”
“……”
张安无言。
而此刻,李皓忽然眼神闪烁,眼中精光一闪,笑了:“在这!”
张安朝前看去,在那地底深处,甚至是在岩浆之中了,一座城市,无声无息地悬浮着,一动不动,一点气息都没泄露出去。
洪家的雷霆之城,也是雷暴之城。
很是安静!
仿佛,没有活人一般,好像早就寂灭。
可此刻,李皓眼中,金色光芒不断闪烁,轻声道:“强者不少……我已经感受到了浓郁无比的红月之力,天王也不会少,也许……不下于五位!”
张安都想吸气了!
真打?
哪怕是伪天王……那也是这个时代的天王,说实话,他都忌惮无比。
一个可以,他能打!
两个……那就很麻烦了!
若是真超过五位……有多远跑多远好了,留下来,会被打死的。
李皓却是笑了:“好多的红月之力……好多的不朽之力,天王之力……好多好多的能源!打下此地,我敢保证,我麾下,又会出现一大批强者!宝地!”
去你的!
张安如此斯文之人,此刻都想骂人!
总觉得……这家伙有时候疯狂起来,比人王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圣人,不,加上自己,两个圣人,去打一群天王!
就这情况……他说出去,都没人信。
李皓还绞尽脑汁,搞了一堆障眼法,张安觉得,就是不搞,大家也不信,你会去打红月世界的老巢。
当然,搞了,意外因素会降低到最低点。
李皓看向张安:“可以无声无息潜入吗?”
张安思考一番,点头:“勉强可以!”
李皓笑了,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
张家至尊的孙子!
很多阵法,其实都来源于这位至尊,而作为他的孙子,又是真正的核心层,对这些应该很了解的。
“进入后,一人先找一个天王……突袭,强杀,先杀两个……然后,封城,拉入大道宇宙,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张安忍不住了:“天王,你当杀猪吗?”
“难道比猪要厉害?”
李皓轻声道:“我不信,10万年不出,也没任何威胁,天王还能保持10万年的警惕……若是有这能力,还能被一位帝尊轻易入侵?这样的人才,在新武,就该是强者了!不是我小看他们……而是,你不要拿一群新武淘汰的垃圾,和我来比,和你来比,至尊的孙子,参与过新武之战的强者,还有我……你我,会不如一些小世界都被淘汰的垃圾吗?”
很狂!
可张安听了听,点了点头,也没毛病!
好歹也是至尊之孙!
和人王都并肩作战过的存在。
至于李皓……手段、智慧、实力都不缺,的确不能拿这些人和李皓比,只是,他还是不太放心:“你到底什么实力了?”
“不知道。”
“你……”
“你很婆妈!”
李皓微微皱眉:“作为新武初期强者,怎么会如此婆妈呢?”
我……
张安无言以对,我是担心你挂了,你这人……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两人开始朝巨城潜去。
……
同一时间。
大离。
禁忌海。
映红月不断皱眉,还没出手?
等什么呢?
李皓……你难道真觉得,我没发现你?
念头闪烁了一下,微微觉得有些不妥……奇怪!
不过,洪家的锤,还在李皓身上。
一个个念头闪烁,又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初武骸骨……他皱了一下眉头,迅速盘算着什么,许久,摇了摇头,应该没什么意外了才对?
能有什么意外?
李皓在这,他的人……大概都在这!
外面,还有郑宇盯着,还有那位在天上盯着,可以说,李皓名气越大,被盯的越死!
搞不出什么猫腻来的!
当然,心中隐约有那么一点不安。
……
与此同时。
苍山一边,女王冷冷看着遥远的区域,也是皱眉,低骂一声,李皓这家伙,还等什么?
让本王看看,你如此嚣张,看不起任何人……到底哪来的底气?
若是连映红月都斗不过……那才是笑话!
你的灭家仇人,你都斗不赢,也有资格嘲笑本王?
起码,本王赢了一次真正的月神!
……
洪家,雷霆之城。
城中,很安静。
当然,有活人在,而且不少。
生活的也相当惬意。
空中,隐约还有一轮血色月亮浮现,溢散着一些红月之力。
和其他几座主城差不多,城市很大,中央是一些强者所在地,此刻,不少府邸,好像都是开启的。
而城市边缘,还有一棵血红色的大树伫立,摇曳身姿,上面还有不少果子,溢散出香甜气息,显得格外诱人。
和其他主城不同的是,雷霆之城中,没什么本源之力,几乎都是红月之力溢散。
而少数一些在外行走的强者,几乎都身穿红袍。
这里,好像不止只有古人,还有一些现代武师……
甚至,还有一些几乎被人遗忘的存在,比如……七月之中的青月,七月死了数位,剩下红月、青月、紫月,紫月据说死在了大离。
而青月,早就不知所踪。
不止青月,还有一些人,也存在于此,此刻,好像有人在闲谈着什么。
“这一次……城中出去了多位圣人,不知能否一举剿灭李皓!”
“难!”
“首领说了,可能给予重创,想杀他……很难很难!大道宇宙还在,此人就难杀!不过,若是一切顺利,也许可以击杀几位圣人……”
“……”
一座豪华的府邸,青月和一些人闲谈着,包括一些红月组织的老人。
这些人,都相当的惬意。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落魄,恰恰相反,提起映红月,都很崇敬,很狂热,比起银月武师对李皓,好像更信任,更狂热一些!
“李皓只是跳梁小丑罢了!迟早会死在首领手中,若非要借他之手,转移郑家和那李家的注意力,首领早在当初就能杀了他!”
“不错!李皓自以为一统天下,所向睥睨,都只是镜花水月罢了!只是可惜了一些人……不过为了首领的宏图大业,死得其所,天下一统,还是有机会复活的!”
“……”
他们大声议论着,或者说声音不大,可在这空旷的大城中,还是稍显大声。
城外的红色大树,依旧摇曳身姿。
气息,极其的强悍。
比起槐将军它们,要强大一大截,隐约间,都快接近郑宏远那个层次了,这是一棵天王之树!
城内,这样的气息,还有数道。
整座城,铜墙铁壁一般!
圣人的气息,不朽的气息,绝巅的气息……在这座城,到处都有,毫无遮掩,也无需遮掩,遮掩气息,很累的。
这座城,大家知根知底,没那个必要。
在这个时期,没有任何人可以攻下这座城。
是的,任何人!
郑宇本尊出来还有戏……可他出不来,那就自然无需顾忌什么,什么李皓张皓,你敢进来吗?
你能进来吗?
你甚至都不知道这座城在哪!
红色大树上,浮现出一道若隐若现的面孔,带着一些惬意,有些贪婪地吸收着空中溢散的红月之力,没人想到,整个雷霆城,化为了红月的基地!
这才是红月组织,真正的基地,也是红月宇宙,真正的基地!
至于其他的,都是障眼法罢了。
不管是留在遗迹的地耀,还是郑宇这群被感染的家伙,都只是障眼法罢了。
……
这一刻,李皓入城了。
张安也入城了。
不但入城了,这一刻,两人出现的地方……极其的特殊,居然就在城主府中!
而且……就在他们不远处,一道天王气息纵横,李皓看着张安,张安一言不发,看我干吗?
阵法的核心就在这,我出现在这,也没办法。
四周,还有数道天王气息。
一旦被人发现,被人围攻……咱俩就完蛋!
而就在此刻,李皓给自己加了一层领域笼罩,看了一眼张安,传音道:“辨别出来了吗?”
“五位天王,圣人……居然还有十二位,看样子禁忌海那边没去多少……不朽……上百了!绝巅也有许多……没想到啊,好像还有一群修炼新道的修士。”
“嗯,他的古神卫!”
李皓倒是明悟:“古神卫,映红月当初的精锐力量,几乎没怎么曝光,后来转移三大组织的人,人员太多,好像有一部分出现,又战死了……映红月倒是舍得,也有手段,我都感知到了数位日月的气息了!”
这么短时间,培养了不少日月,还有一些山海……就冲这一点,映红月花费的代价也不小。
果然,真的有多位天王。
足足五位天王,这不是小数目了。
还有十多位圣人……上百的不朽!
此地,又是红月之力覆盖天地,可以说,哪怕一位天王进入此地,先是被红月之力入侵,接着又要面对五位天王围杀……大概率都没活路的!
李皓深吸一口气:“你不行的话,找个气息最弱的对付!五位天王,城主府这位相当强大,城外那棵树也不弱……剩下的三位,稍弱一些……你选一个!”
张安懒得搭理他,也不感知,只是根据气息判断了一下道:“城主府这个我来……你随便选一个……另外,真击杀成功,怎么把城市挪移进大道宇宙,你有方案吗?”
“放心……小事!”
李皓笑了,这一刻,两人都胆大包天,在一群强者环绕下,还有心思闲谈。
张安看了他一眼……也是感慨。
这个当日在圆平武科大学,随便玩弄的小家伙,真的成长了,而且快的吓人!
李皓不再说话,汲取了一些红月之力,覆盖在身,下一刻,若隐若现,径直朝城外走去!
他要去砍了那棵树!
这棵天王树,稳固了雷霆城,这玩意在这,就不好挪移大城,唯有宰了它,才有希望,顺利将大城挪移进入大道宇宙。
一边走着,一边有铠甲覆盖在身,黑色铠甲。
如同古神卫一般!
走到了城门口,李皓几乎没怎么遮掩了,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堂而皇之地朝远处的大树走去,不远处,还有几位古神卫走动,但是没人多看李皓一眼。
如此大胆,不可谓不疯狂!
李皓却是笃信,没人会管。
如此安全的地方,还有人管……那真不把天王当回事了!
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李皓径直走向了天王树,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王层次的妖植,而且……那些红色的果子,隔着老远,就诱人无比!
这是什么树?
这果子……有啥作用?
李皓抬头看着那高大无比的树木,眼中,浮现出一些贪婪之色,这样的目光,甚至直接落入了那树身上的脸庞眼中,可是……对方并未在意。
在这,贪婪是正常的。
红月之力覆盖之下,人人都贪婪无比!
不贪婪……那才有问题!
贪婪之下的李皓,又猛吸一口红月之力,愈加贪婪,大树心中想着,小家伙,不知死活,吸收太多红月之力,欲望太盛,也未必是好事。
多少,还是要克制一二的。
当然,这和自己无关!
它也不会管这些弱者如何,你想吸就吸,一点无法克制贪婪的人……死了就死了好了。
眼看着对方朝自己走来……大树心中发笑,贪婪太重,难不成想要摘果子?
从这些人进入,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了。
而前面几次……这些人都成了自己的养料,哪怕映红月知道,也无可奈何,何况,映红月也不会管这个,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贪欲,被大树杀了,那也是白死!
这一刻,四周,倒是有几位古神卫看到了,有人微微皱眉,有人想要提醒一句,可等看到对方,直奔大树而去,大树枝条摇曳,甚至连红色的果子都在散发香味……
那些古神卫,瞬间离去。
这香味,也是一种诱惑。
显然,大树也发现了李皓,主动开始诱惑李皓,想要吃一顿新鲜的血食。
这一刻,没人再管李皓如何了,死就死了,不差一人。
而李皓,眼中红光几乎压制不住了!
他贪念无比地看着大树……好树!
天王之树!
天王之果!
新武时代,天王层次的大树也不多吧?
“这果子……能吃吗?有什么作用呢?”
李皓喃喃一声。
而大树,带着一些柔和,声音主动传来:“这果实,名为天香果!吃一颗,延年益寿,容颜常驻!吃两颗,长生不死,寿元无尽!吃三颗,凡人化绝巅,一步登天!三万年开花,三万年结果,三万年成熟,九万年才会成熟一次,而今,距离银月封闭,10万年,这还是第一次成熟,结果99颗……你……想吃吗?”
大树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吃下99颗,一日成圣也不难!”
欲望越浓郁,吃起来越香呢!
说的是李皓,而不是果子。
“一日成圣?那吃下了整棵树……能成天王?”
大树都愣了一下,我见过欲望强烈的,恨不得吃光我果子的,我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连我一起给吃了,能不能成天王?
这是……何等的贪婪啊!
古神卫中,还有这样的贪婪之辈,不可思议!
大树笑了:“也许……可以吧?”
“真的吗?”
“试试看如何?”
大树继续诱惑着,如同盯着食物,好美味啊!
而李皓,也舔了舔嘴唇……好美味啊!
不能打爆了果子,太美味了,看起来就好吃!
手中,浮现出一把剑,好像有些羞涩:“那我,切果子了,前辈不要喊痛哦!”
“……”
大树觉得,这人不是贪婪,是疯了!
喊痛?
笑话!
倒是这把剑,好像不错的样子,隐约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眼熟?
难道是什么强大的神兵仿制品?
这一刻,它展开了几根树枝,差不多了,小家伙,该进来喂饱我了!
而李皓,手持长剑,就这么无所畏惧地,一剑刺了出去!
真是一棵可爱的树呢!
毫无防备,甚至对我展开了怀抱……我这辈子,就没杀过这么好杀的强者。
长剑入体!
天王之躯,别说日月,就是合道,也没那么轻松破开,可这一刻,天王躯干,如同豆腐,被一剑刺入,一颗血红色的生命之心,直接被贯穿!
树木上,一张脸浮现,带着一些疑惑。
穿透了?
穿透了!
疑惑,瞬间化为不可思议,不敢置信!
怎么会被穿透呢?
它都没能回神!
我不是天王吗?
天王之躯,还是生命之心,最为坚固的区域,怎么可能会被穿透?
开玩笑呢!
“这把剑,像不像星空剑?”
李皓的声音,在树边响起,带着一些笑意,拔剑,探手,咔嚓一声,化为血掌,直接抓穿了树皮,一把将破碎的生命之心抓入手中,下一刻,生命之心消失。
一切,都在一瞬间。
下一刻,一声凄厉到了极致的惨叫声,响彻天地!
“我的心……没了!”
凄厉无比的叫声,震荡了整个古城!
我的生命之心,没了啊!
轰!
一股滔天气息,瞬间爆发,却是有些不稳,大树瞬间化为人形,带着不可思议,胸口,还有一道穿透的血痕!
敌袭!
十万年来,第一次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