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第648章 快刀術,斬仙術,以快刀術斬自在佛顯聖金身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第三境界可轻易打出摧山断峰的恐怖能量。
此刻晋安就被一股强大无边的气息锁定,无法挥出手中的昆吾刀。
十六自在印打出的狂猛飓风,吹得山巅建筑崩塌,脸上皮肉变形,他疯狂观想《天魔圣功》,不屈抬头望天,并没有被尊者的力量吓退。
他全力催使精神武功,观想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的疯狂意志,身躯挺拔伟岸,手臂如摘星拿日月,腿脚如山川磅礴,气势万古,他既是一尊敢向天争命的大逆不道疯狂魔神也是一尊人族圣王,一身本事变化万千,六臂托天,镇压天地,以一己之力抗击天地,庇佑身后人族,三头仰天发出不屈咆哮,疯癫桀骜。
虽一人独抗整个天地,却依旧无法被这片天地埋没它的不败意志。
因为,他已经退无可退!
轰隆!
不屈的意志像是一下打破枷锁束缚,神魂念头一下跳跃出黑暗,重见光明,重新找回肉身知觉。
“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六丁六甲符,开!”
他大喝,解开六丁六甲符。
这张六丁六甲符跟小昆仑虚里时不一样,明显是更上了一层楼,这是六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并非是小昆仑虚时候的五次敕封!
敕封此符需要六千阴德!
晋安早就知道这次来黑石城意味着什么,等于是同时踏入黑石氏和自在宗的老巢,此去凶险异常,有可能九死一生,但他还是来了!
刹那,身体燃烧,那是阳神阳火点燃了他一身阳火气血!
他身后的虚空出现扭曲,有十二道浩大虚影映照人间上空,十二道庞大神影似在视察人间,俯瞰一眼脚下的尸山血海,再做了个看高大自在宗佛祖的动作,然后,他们抬手一招。
风云变色,风起云涌,有五彩祥云从昭昭虚空极速飞来,如醍醐灌顶般,化作漩涡涌进晋安体内。
咔嚓!咔嚓!咔嚓!
晋安身体寸寸开裂。
身体被磅礴阳火烧得赤红,脆弱,有灼热鲜血顺着撕裂伤口流出,滴在地上砸出个小坑,发出噗哧灼烧声,冒起白烟,空气里弥漫出焦臭味。
阳血沉重,砸穿石头。
神道沉重,人心难载。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正是因为阳血太沉重,神道太沉重,修行不够强行请神上身,就会落得船覆人亡的下场,船就是庇佑魂儿的肉身,肉身毁灭则神魂也跟着灭亡。
五次敕封是他极限。
六次敕封随时有船覆人亡的可能。
但此刻十六自在印已经如十六颗燃烧的天外陨石降临头顶,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他死死咬牙,两眼露出桀骜不服输的战意,人勇猛不退的斩出一刀。
昆吾刀似感应到他斩杀邪魔的决心,刀身震颤,震荡起宏大道音,劈斩出如上古神魔开天辟地的金色刀光,此刻昆吾刀的灼热赤光与金色刀光融合,刺亮全黑石城,每个人都下意识低头回避,犹如凡人不敢直视神明!
就连自在宗的千手菩萨和那些僧人都低下脑袋不敢直视!
全城只有两个人才敢直视这恐怖刀光。
这金色刀光似拥有陆地神仙的缩地成寸神通,刀光才刚劈斩出,就已瞬息传送至自在佛金身石像前。
噗!
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穿过金身石佛,然后又劈爆了金身石佛身后的雪山顶。
轰隆!
雪山爆炸,滚落大量巨大岩石,紧跟着发生雪崩。
但雪崩还没靠近晋安就已经被他身上的炽盛阳火烧化成雪水,又烧化成白色热气。
热气蒸蕴的水汽后,自在佛金身石像转头看了眼身后的爆炸雪峰,他没去管雪峰,继续用十六自在印去镇压晋安。
蓦然,十六条手臂自小臂处,齐齐断裂,轰然坠落地面,砸起漫天烟尘。
“嗯?好快的刀光!”
自在佛金身石佛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人头落,刚才的转头看雪峰,是他的断头在地上做出的转头动作,由于刀光太快,连他都没察觉已经人头落地,依旧能转头和说话。
更因为刀光太快,直到此刻,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元神重创的撕裂痛苦,附着在金身石佛上的元神一缕分念瞬间灰飞烟灭。
这是《道法妙术七十二变》里的快刀术,刀光快到不仅人头落地犹自未知,连神魂都能伤到。
这是晋安从道场阴坟的山神墓里得到的仙术,刀光快到连第三境界强者都躲不过去。
如果第三境界号称是陆地神仙,那么这快刀术就是斩仙飞刀,连仙人都可斩杀。
轰!
随着元神分念被斩,金身大石佛彻底失去神异,重新变成死物石头,轰然倒塌,砸倒下方的大片宫殿群,断成好几截残躯。
但晋安也不好受,昆吾刀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本就身体极限的他,再受到昆吾刀反震之力,肉身裂痕顿时撕开更大,尤其是握刀虎口裂开的豁口最大,流血不止。
这时,从刀光炽光中重新恢复视力的满城百姓,看着不久前才刚显圣的金身佛祖,此刻倒在晋安这个“妖道”脚边,摔碎成好几截,有许多人接受不了现实,昏死过去。
晴微涵 小說
但更多的人是吓得脸色苍白。
重生 之 嫡 女 不 乖
“这……”
这一刻,在当地人心中信奉了几十年的信仰,正在崩塌。
“这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佛祖是无所不能,超脱寿命自在,绝对不会死的!”
“世间自在佛已经修成三十二自在天,得到自在,佛祖您快使出神力自在、法力自在、智慧自在、神足自在、佛光自在,镇压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佛祖求求您,您重新站起来为我族人而战!”
心中信仰的崩塌,让黑石氏族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脸上表情惊惶,苍白的他们,哭喊着祈求佛祖重新站起来,他们哭喊着念诵佛经,哭喊着为佛祖祈福,愿献上一生财富和黄金,只求佛祖不死。
……
就在这时,被僧人队伍抬着的沉重大轿,突然炸开,无数碎片炸成四周,一尊金色太阳走出,金光炽烈,如汪洋潮汐向四周一圈圈扩散。
“这是……”
山下许多人被山巅突然升起的太阳惊呆。
仔细一看才看见金色太阳里似有人,那人似穿着僧袍,随着那人手臂一挥,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倒塌砸地,毁了不少宫殿和房屋的石佛断裂身体,如时光倒流,齐齐倒飞回山巅崖壁,重新恢复回完整的金身石佛,在太阳下金光闪闪,矗立不倒,重新点亮人们心中对佛祖的信仰,抚平人们心中的惶恐,不安,和惊惧。
这神迹的一幕,把黑石氏族人激动得身体发抖,立刻咚咚用力磕头。
只要佛祖还在。
飄渺 之 旅 2
他们心中的信仰就永远不倒。
随着如汪洋潮汐的金光退去,金色太阳里的人终于显露本体,那是尊足生金莲,佛法精湛,金色佛光笼罩全身,佛光灿烂如金阳的慈祥老僧,他左手持着一串佛珠,右手施出佛印。
老僧肌肤古铜,身形不胖不瘦,僧袍宽松,慈祥微笑的脸上,带着古佛宁静,但双目炯炯有神,没有其他古稀老人的老眼昏花浑浊。。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背后的托天十四臂。
加上持佛珠与施佛印的双手,这佛法如通古的古佛老僧,共有十六条手臂,背后十四条手臂各握持着一件法器。
分别有菩萨泥擦佛、血土泥擦佛、金刚泥擦佛药擦佛、骨擦佛、布擦佛、蓝色药擦佛、黑色药擦佛、赤色药擦佛、名擦佛、金擦佛、银擦佛、玉擦佛等共十四尊擦擦佛,可以说他是托举着诸天神佛行走在人间,佛光宝象庄严无比,化作一轮轮佛光,朝四周如水纹涟漪扩散,神光徇烂,璀璨夺目,漫天诸佛都在助他,犹如他这才是天地的唯一正道,有佛陀菩萨加身。
这出场气势端得神异非凡。
震慑住黑石城的满城百姓。
这里的布,不是衣服布料,而是高原的‘法身、金身’发音,意思是得道高僧圆寂后的金身肉身。
“是自在宗的千手尊者用时间自在修补了受损的佛像!”
“千手尊者吉祥!”
“千手尊者吉祥!”
城里爆发起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我这辈子终于能有幸见一面千手尊者,据说见到千手尊者一面,就能得到自在佛祝福,家人牛马自在、幸福自在,这辈子我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连只专心修佛法,从不入世走动,传说中的千手尊者都亲自出手,那个杀人大魔头这次绝对逃不掉了!”
看起来这千手尊者的古佛老僧,在黑石氏里的地位很高,这些黑石氏族人狂热,激动,仿佛见一面都是千难万难,都认为由他出面,晋安这次要死定了。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既然过不了苦海,何必还要执着呢?年轻人。只要你肯放下屠刀,向世间自在佛佛祖诚心下跪请罪,本尊者愿意割肉喂鹰,即便一同受到惩罚也会在世间自在佛佛祖前为你求情,用永世侍奉在自在佛身边,当自在佛的护法金刚尊,赎清你刚才对佛祖大不敬的罪孽。”
古佛老僧,也便是千手尊者,散发出骇人气息与慈祥佛光,直接以第三境界的修为,跨一个大境界正面镇压晋安。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古佛老尊一次次念诵,佛光潮汐笼罩晋安,想要同化了晋安的心神,让晋安放下屠刀脱下道袍皈依自在宗,从此信仰自在佛,当自在佛身边的护法金刚尊。
晋安贴在身上的六丁六甲符神光在快速削弱,六丁阴神不断滋养晋安神魂,抵挡三境强者佛光的强行洗礼与度化。
“叱咤!”
一声怒喝,晋安咬破舌尖,滚烫精血在口中爆炸,驱赶邪魔入体:“什么时间自在,时光倒流,不过是法相御物,蒙骗世人的障眼法罢了!一个连腾空离地境界都没到的第三境界初期老佛也敢在我面前搬弄是非!”
“你们这些百足人是不是当假慈假悲的假佛当太久,当傻了!真当自己是佛陀菩萨了,也敢在我面前蛊惑人心,挑拨离间!”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超度我,那就让我看看你对自在佛的虔诚有多少,你今天敢对着我这紫金红葫芦大喊一声自己在百足人里的名字吗?如果你不敢尝试,不敢为自在佛献身,就少提自己对自在佛多虔诚,少在我面前假慈悲假仁义说割肉喂鹰的虚伪话!”
晋安无惧无畏,说得掷地有声,让山下的人听见。
黑石氏族人听不懂晋安的话,但是稍微打听一圈,就知道了晋安说的意思,同时也被人解释一遍什么是紫金红葫芦,人人抬头注视着山巅上的道佛辩论,并惊奇看着晋安手里举着的红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