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最初進化笔趣-第一百三十章 王宮中的三神器鑒賞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话说异型皇后对这蜜窖也是很感兴趣,直接派遣了手下的异型前来搬运,其搬运方法也很简单,直接喝一肚子然后回去吐给女皇喝就行了。
咳咳,这种搬运方式也是脑洞足够大吧?
而就在攻陷了蜜窖这边不到十分钟,东宫也是正式宣告沦陷,这是因为代斯被直接带到了阵前的缘故,她容色憔悴,一句话都没说,但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将一切的话都说完了,说尽了……
方林岩其实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你看吧,主持镇守御膳房的人我都没杀。
你们再撑下去就是必死,不如赌一把看看我是不是嗜杀的人?
东宫这边无奈之下,也是只能直接出降,但最令方林岩等人想不通的是,从东宫里面冒出来的,居然是三王女而不是其本来的主人大王女!
山羊这时候有些纳闷儿,于是直接道:
“头儿,加把劲儿就杀了啊,多一些魂珠不好吗?何必为此放弃?反正又不用我们去冒险?饶了她们徒然增加风险,我们看起来也没捞着什么。”
方林岩还没说话,欧米道:
“女王寝殿这边的动静很诡异,根据我的推测,应该是唐金蝉做的手脚,他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谋划女儿国这边的东西,现在的唐金蝉肯定是希望我们这边将女王拖得越久越好,所以才会竭力帮助我们。”
“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发现了我们的实力之后,唐金蝉依然不看好我们!否则的话,他也不用发动自己的后手了!”
“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速战速决,争取时间的,放过东宫这边和代斯也是情理之中的,一来可以争取时间,二来避免她们狗急跳墙,启动什么同归于尽的招数。”
“这招数我们无所谓,但是前方的异型却至少要多死几百头的。凡事一定要先虑败,在关键时刻,这几百头异型搞不好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山羊听了以后倒吸了以后凉气道:
“到现在了这事儿还有变故?”
欧米道:
“套用一句商场上的话来说,钱一天没有到账,那这笔生意就还没有真正成功!所以你以为呢。”
不用说,接下来大群的异型开始将王宫围了起来,然后直接开始围攻,等到围攻开始之后。欧米才腾出手来和三王女交谈,想要从她嘴里面获得一些新的消息。
毫无疑问,此时三王女乃是相当沮丧的,但这时候她也知道这帮人无意杀死自己,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块大石头,面对欧米的询问回答得也很干脆:
“我之所以在东宫的原因很简单,二姐最近声势大涨,可以说是咄咄逼人,直接将大姐都压得喘不过气来,眼见得就要储位不保,所以找上了我,要与我联手对抗一下二姐。”
“结果直到半个时辰之前,哈尼统领派人来东宫,说是她派人前去寝殿,却根本见不到母后。这时候只能派人前来这边找大姐拿主意,大姐震惊之下,就让我等在这里,她去了母后的寝殿……然后就一去不回,这就是你们会在东宫见到我的原因。”
欧米沉吟了一下道:
“那你知道寝殿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三王女摇摇头:
“不知道,我只知道在王都乱起的时候,二姐夤夜去了寝殿求见母后。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姐才以为她要借着动乱之际,进一步扩张自身的势力,才想要找我来进行联合。”
欧米听了以后直接就转头看向了方林岩,严肃的道:
“你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唐金蝉动用了他的伏笔。”
方林岩立即询问三王女道:
“女儿国的秘库在哪里?不是普通的秘库,而是那个以夔龙之魂守御,镇压诸多神器的地方!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如果你骗我,那就别怪我言而无信!”
三王女看着周围张牙舞爪的异型,心中也是异常苦涩,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是不得不从,只能叹了一口气道:
“息烽秘库并不在王都内,而是在子母河下游的八十里的行苇洲上,不过开启那里的机关却是在王宫当中。”
方林岩听了以后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是觉得唐金蝉布局的最后一步应该就是在那里,息烽秘库当中多半是有他想要的神器。
但这是方林岩按照常理推断出来的,而唐金蝉是一个能够用常理来推断的人吗?当然不是!
甚至方林岩现在都不敢确定二王女是否就是唐金蝉掀出来的那张底牌了,这个人的心思,隐忍,城府,实在是太深了!
***
女王寝殿的围攻难度显然是十分惊人的,甚至可以用绞肉机来形容。在大量王卫,机关,法宝,阵势的面前,异型几乎是一冲上去就瞬间被杀死!
这样的伤亡率若换成是军队的话,那么顶多冲两轮。因为两轮冲完以后都不会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的,面对这样的必死境地,将军若是再让人冲的话,下面的军队就必然哗变。
只有异型这样完全服从指令的生体兵器,才无视生死恐惧,只要一个指令就是刀山火海,一往无前!
很快的,第二代异型的主力就全部死光。但是,女王寝殿这边也出现了大问题:
因为负责修筑寝殿防卫机关的人虽然天资横溢,惊才艳艳,却也根本不会想到攻击这里的敌人的血液居然带有强烈的腐蚀性!并且还都拥有短途飞行滑翔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有道是积少成多,至少一千多头第二代异型的血液流淌堆积了起来,居然慢慢的渗透到了下方的防卫机关当中去!
这些机关当中有的部件是铁制的,有的是铜制的,全部都经不住异型血液的腐蚀,一被接触就滋滋作响,然后冒出来了白烟。
尽管在机关的内部也是有人进行值守维护的,但一头第二代异型的血液至少都有十公斤,一千头异型的血液就有足足十吨重!
哪怕这些血液只有十分之一能顺着墙缝渗透下去,那也是一吨重的液体在不同的位置进行徐徐渗透,下面的人在措手不及之下,就算是长了三头六臂也搞不定。
在这种情况下,防卫机关一被卡死,顿时负责防守的王卫也开始出现了死伤。
不仅如此,这时候第三代异型也开始上场了,而第三代异型的战斗力,则明显的比第二代要高很多。
局势在此消彼长之下,迅速开始朝着方林岩他们这批进攻方转移。
前面就说过,女王寝殿就是最开始在这里建立的要塞改建的,其结构与中原地区那种富丽堂皇的王宫大相径庭,简单的来说,就是先用高大巍峨的城墙圈出一块正方形的地来,然后在这块地的中央修筑一座城堡。
这种的设计理念,也类似于日本战国时期的城市,城市的防守中心是高耸的天守阁,围绕着天守阁修筑出一层一层的“丸”(围墙),分为本丸和二丸不等。
最外围才是城下町等商业建筑。
因此随着第一道城墙防线开始迅速失守,忠心耿耿的王卫们开始退入女王寝殿最中央的那座既似高塔,又似城堡的建筑当中继续誓死抵抗。
只是,异型那强大的飞行能力,还有酸液喷吐能力,都大幅度的抵消了地势的影响,为了缓解防守压力,防守一方开始动用起来一些非常规手段来争取时间。
情史尽成悔 小说
这些非常规手段当中,当然就具有神器攻击了。
只见一名老妇人拿出了一只貌不起眼的袋子,这袋子看起来就像是用某种毛皮制作的,打开以后从袋子里面居然刮起来了狂风,狂风里面还有着凄厉的惨叫声和喊杀声!
大量的异型在这狂风的吹拂下,像是一根羽毛一样被轻易的吹飞了开去。不仅如此,这风中还暗藏杀机!
被狂风波及的异型当中,有一小半的身体上都出现了大量的凄厉的伤口,就像是被锋锐无比刀剑劈斩过似的,伤势重的甚至连脑袋都被剁了下来。
被俘的三王女告诉方林岩等人,这只袋子叫做巽风袋,乃是用一头得道千年的黄鼠怪的皮毛所炼制出来的,乃是不折不扣的神器。打开以后里面会吹出三昧神风!
这东西能吹天地暗,专破一切幻象,分身,风中更是会形成风刃,风剑等等利器,似是无形却是有形,不比普通的宝刀宝剑逊色。
巽风袋这东西也是西梁女国的立国之基,在与周围国家征战的时候,哪怕是敌国军力强盛,甚至也有神器之类的庇佑,在即将总攻之前拿出巽风袋一吹,也能够直接让敌军东倒西歪,阵型散乱,溃不成军。
这时候西梁女国趁势发起进攻,往往都能够一战而胜。
全 世界 只有 一個 你
不仅如此,投入进攻的还有另外两件神器!
其中一件是火蕉扇,这扇子外形平平无奇,就像是用焦黄色的树叶草草编织出来的一把扇子,但是一扇之下,就能制造出一团高达十几米的庞大火焰旋风,在战场上横扫席卷。
一旦异型被卷进去,几秒钟内就化为灰烬直接死掉。
前面的这两件神器都是进攻类的,另外一件神器则是用于防守!
这件神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乃是“活着”的,它的本体,是一株插在了城堡旁边里面的木桩子!
这木桩子只有两米高,甚至其表面的树皮都只剩下来一小半,主干大部分都变得焦枯,而那灼痕则是蜿蜒扭曲,只有行家才能看出来它是受到了雷击后幸存了下来。
旁边却立着一块石碑,碑的正面写着:十八公三个字。
而碑的背面,则写着一首诗:
劲节孤高笑木王,灵椿不似我名扬。山空百丈龙蛇影。泉泌千年琥珀香。解与乾坤生气概,喜因风雨化行藏。衰残自愧无仙骨,惟有苓膏结寿场。
只要是异型,准确的来说,敌人踏入到了这木桩子范围内五十米的地方,其落脚之处都会被地面上突然冒出来的树根死死的缠住,根本就难以挪动。
哪怕是想尽办法将这些树根挣断,等到继续前行的时候,依然会再次被树根困住,必须要再次费力撕扯。
不仅如此,敌人在其范围内死亡之后,这些树根也能汲取尸体的血肉能量,然后伸出对己方的友军进行治疗,不过这一点因为异型的独特性质(半硅基生物),所以基本无法实现。
不要说汲取血肉能量了,反而是树根惨遭腐蚀,直接导致这件神器受损。
这三件神器一出,顿时局势就稳定了下来,不过欧米也并是很在意这件事。
因为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尤其是在战争方面:
弓箭手射箭需要耗费箭,弓手连射二十箭估计也没力气了,骑兵倘若长途奔袭三百里,到了地头一群农民拿竹枪也能收拾了他们。
神器威力巨大,但激活一次的话,那消耗一定是少不了的,无非就是拿异型的命去换而已。
战争兵器的意义就在于此,或许你会觉得这样的战斗过于惨烈,但一场大战消耗个几千匹马,几万支箭是不是正常的?
马和箭这两样东西,其实也是被算在辎重兵器里面的,可以与异型画上等号了,这样一想顿时也就觉得无所谓了。
在欧米指挥攻击的时候,山羊也没闲着,他在控制着一部分异型抓活口呢!
是的,负责守御这里的全部都是王卫,并且都是那种脑子不大好使的死士,简单的来说,他们的服从性不比异型差多少啊。
不过,山羊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这帮王卫自己这帮人肯定从其嘴巴里面挖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但问题是这里还有他们的“自己人”啊!
代斯本来就是高官显宦,好吧,就算是她级别不够,那三王女总是不折不扣的主子了?
这时候,山羊就巴不得这王卫的智力越低越好,能当个传声筒就不错了,于是这事儿很快就被他操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