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txt-第646章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轰隆!
飞天的晋安落地,落在宫殿前的开阔地上,手中昆吾刀重重砸地。
这一下重击,昆吾刀上冲击出恐怖如汪洋的道音震荡波与赤红色的磅礴炎圈,就连空气都震荡出可怕涟漪波纹,目所及处的木桩、地砖、台阶、屋檐、殿前石兽全都被炎圈一层层推高,掀飞,然后在半空中爆炸,最后被火焰飓风撕碎成漫天碎片,吞噬掉那些企图逃走的黑石氏高层。
那些逃命的黑石氏高层,后背就像是被巨灵神手中的巨锤凿中,全身骨骼、血肉、内腑受到昆吾刀震荡波的撕裂,吐出鲜血,人如秋风落叶被狠狠拍飞出去。
“族长救我!”
“这次我们黑石氏到了灭族危机时刻,族长我们赶快上山向自在宗求救吧!只有自在宗的佛爷才能救我们黑石氏全族!”
几名重伤咳血黑石氏高层恰好被昆吾刀震飞到潘多身边,他们一边大声惨叫一边向哭喊着向潘多求救,这些人都把晋安当成了康定国玉京金阙来的第三境界强者。
因为只有那种陆地神仙才能做到一人独挡千军万马,做到一人摧城。
哪知,潘多反手几刀,把向他哭喊的黑石氏高层全都击毙于血泊中,几具尸体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惊愕表情。
这一幕,自然也把其他黑石氏高层吓坏。
“今天一役,黑石氏名存实亡,不管我们是死在你这个玉京金阙来的第三境界道尊手里,还是成为自在宗手里的傀儡,我黑石氏都已经注定了毁灭!”
“但是!我们黑石氏的勇士,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求生!看看你们一个个都被毒酒和黄金腐蚀成了什么样子的废物,一个个贪生怕死,不战就先软脚,哪还有半点我黑石氏祖先在一无所有的荒漠戈壁里为族人打下这么大一片繁衍生息地盘的英雄气概!与其让你们成为自在宗手里的傀儡,不如今天死在我这个族长手里,为我黑石氏保留最后一份尊严!”
潘多说得冰冷无情。
咳血倒在他脚边的女儿达娃,脸色苍白哀求:“不,不要杀我,父亲,我是您的女儿达娃,您忘记了吗,小时候您最喜欢我骑马在您的脖子上,带我看天神眼睛升起和落下,带我逛遍黑石城的每个角落,每次哥哥他们哭着跟在身后也想要骑在您脖子上,总会得到您最严厉的批评。”
“是啊,岁月过得真快,转眼达娃你已经长这么大,你已经从黑石氏的小公主长大成人,可以背负黑石氏一族的责任。”潘多目光慈祥抚摸着达娃苍白面孔,脸上流露出的是父亲的慈爱,但身为黑石氏族长的他,最终还是亲手捏断了自己女儿的脖子。
都说虎毒不食子。
但此刻这位黑石氏族长展现出了上位者的冷酷无情。
就在他亲手葬送掉女儿性命后,他目光冰冷,那是不再有任何牵挂与羁绊的冷血无情,他从手腕上扯下一颗嘎巴拉骨珠,当他捏碎骨珠,吞服下从骨珠里滴出的一滴血液后,身上气机开始疯狂暴涨。
那是浩瀚如血海阳火,惊人无比的气血,这气血,是第三境界强者的一滴血液。
晋安面色一凝。
单凭一滴鲜血,黑石氏族长暂时登临第三境界初期。
掌御萬界
不过,这并非是真正的第三境界强者亲临,虽然气血浩瀚,可并不凝实,与那种历经磨难一点一点感悟修行出来的境界不一样,虽有形却无神,看似气血磅礴如海却散乱臃肿,就像是一口吃成的大胖子,臃肿,笨拙,甚至还不如他此前在小昆仑虚时的凝练。
“知道在高原上,为什么一直只有六大部族,没有七大部族,八大部族吗?因为每个部族都有一位第三境界坐镇,一旦遇到有外族入侵雪山,六大部族的高手就会联手共同抗击外来者。”
“如果我的父亲还活着,还没被自在宗的人杀死,如果我父亲,汉人道士,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今天真的能攻破我黑石城,能够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屠戮我的族人吗?”
黑石氏族长潘多,用内气传音,这些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只有晋安才能听见。
总裁深度宠:Hi!军长娇妻 莫小淘
“虽然自在宗一直在帮黑石氏寻找失踪已有二十年的上一任族长,但他们绝对没想到,我早就知道真相,我父亲太过信任自在宗,二十年前就已经被自在宗杀害,自在宗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为了骗我黑石氏。我就像带着仇恨的雪山雪狼,一直孤独隐忍,不敢跟人说出心底的这个秘密,一直在等待复仇的机会。但是我还是低估了自在宗蛊惑族人的能力,我与自在宗虚以为蛇,苦心经营黑石氏,希望能为黑石氏争取到更多时间,让黑石氏发展得更壮大,最后能让黑石氏有与自在宗一搏之力…可自在宗卖给族人的那些药擦佛,就像能吞噬灵魂的万毒之王,能够慢慢腐蚀掉族人的身体与灵魂,控制人心,反而让自在宗发展得更加壮大了,就连我族的贵族、我的儿子女儿,都知道大难来头时,求助自在宗,而不是拿起石刀奋起搏斗自救,汉人的道士,你能我那种心如死灰,黑石氏从上到下已经彻底完了的哀伤吗?”
黑石氏族长潘多就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头,向晋安吐露出隐忍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与仇恨。
“汉人的道士,我再向你说一个更大的秘密…你还是太年轻了,不该因为好奇,给我这么多时间足够消化完我祖父生前留下的心头精血!你下了地狱后记住一句话,有些秘密听了会要你命!”
黑石氏族长潘多气机暴涨,在身后升起庞大血海,举刀朝晋安冷漠凶狠杀来,身体所过之处,山岩崩裂出大豁口,宫殿群倒塌,如血海飓风横扫过境,这是第三境界强者的毁天灭地之威。
“我是黑石氏族长潘多,汉人道士,你可敢跟我潘多堂堂正正一战吗!”潘多怒喝杀来,与此同时,身上亮起许多秘宝神光,都是第三境界强者生前法器,带着第三境界气息。
两面三刀。
城府深如渊。
说得就是这种人了。
这些上位者掌握权势久了,各个都城府如渊,自认为高高在上所以肆意把玩人心。
面对潘多的恐怖杀来,晋安只是冷淡抬起一根手指。
落宝神光打出。
打落一件神魂法器,那是戴在潘多手腕上的一串黑石珠,黑石珠中央串着一颗还未满十月的胎儿干尸头颅。
“我在击毙黑金刚多杰的时候就已经说过,只练肉身不修心性与神魂,就如未开化的野兽,蚂蚁也敢窥象!”晋安吐声如雷,他嫉恶如仇,耿直不阿,气势如拔天,一声怒喝如当头霹雳炸在潘多耳边,炸得他脑袋嗡嗡,头重脚轻,三魂七魄不稳。
谁能想到,这位吞服了第三境界心头精血,气血雄浑如恐怖汪洋,暂时登临第三境界的黑石氏族长潘多,直接被伤神劫冲散神魂,三魂七魄惊走离体,就这么魂飞魄散死了。
这一幕落在外人眼里,本应爆发的一场生死大战,结果却是黑石氏族长被晋安一声活活吓死。
这一幕,别说吓死黑石氏族长了,在场还幸存着的其他黑石氏高层也吓得亡魂大冒,更加不要命的往自在宗佛庙方向奔逃。
但他们等来的是背后响起的几道迅疾破空声,全都被石子穿透身子,击毙于血泊里。
蓬!
晋安一刀劈碎被落宝金钱打落在地的胎儿干尸邪器。
大道感应!
阴德九千!
阴德过九千,说明这件神魂邪器的能力,相当于是第二境界后期圆满,若是没有落宝金钱,他今日要想斩杀这位黑石氏族长,绝不会这么简单。
請把你的愛留下
不过也有现在是白天,邪器实力受到压制的原因在里面。
接下来,晋安走到倒地的黑石氏族长旁,此时这位黑石氏族长的身体机能还活着,心跳、体温、脉搏都还在,但是魂魄七天内无法归窍,肉身缺少食物和水,七天内也会坏死。
晋安并没有虐杀的恶习,给对方一刀痛快后,拿走对方身上那几件神光最刺目的法器,作为统一高原上千年的六大部族,本身底蕴也足够丰厚,这么多年族内总会诞生几名第三境界强者,而这些都是他们常年统治高原的底蕴。
晋安摘下黑石氏族长戴在另一只手腕上的嘎巴拉骨珠,这串骨珠还有两枚骨珠完好,份量很重,他轻轻摇晃了下骨珠,从骨珠里传出沉闷的液体摇晃声。
他眸光露出喜色,这是黑石氏第三境界强者临终前留给后人的最后二滴心头精血!
想不到黑石氏族长还剩下二滴!
至于为什么不一次性吞服,获得更强血气,略一思忖便想明白了其中原由,连晋安强行提升境界,暂时登临第三境界,都付出不少代价,这位年老体衰,生命机能开始走下坡路的老族长,肯定无法一次性炼化这么多精血。
反倒是最后便宜了他。
晋安收好骨珠,他又走向宫殿另一边,在那里,几名脖子上套着铁链的农奴少年,像狗链一样被人拴在一排石柱上。
这些都被供那些黑石氏高层骑乘的“坐骑”。
晋安扯断铁链,放这些苦命人离开。
这些“人马”少年脸上并没有如其他黑石氏族人般出现惊惧害怕表情,反而是其中一名年龄稍长点的少年,有点磕磕碰碰的主动跟晋安说话。
晋安听不懂蕃语,但好在他这次来黑石城带了名带路党,他从尸山血海里提起早已吓傻的拐子格桑,经过翻译后,他才听明白那些少年的话。
“我们认得你,您是晋安菩萨,只有您和拥措上师肯帮我们说话!”这些农奴少年看着晋安的眼里,有光芒被点亮。
从出生起就甘愿接受不公命运的他们,当看着晋安时,眼里不再是麻木,而是多了些人的感情。
晋安原本还想与这些农奴少年问几句话,但就在他击杀黑石氏所有高层后,修建在艰险峭壁悬崖上,处于黑石城最高峰,一直没有动静的自在宗,终于有了动静。
高大庄严的寺庙大门推开,一排排僧人从金碧辉煌的自在宗内走出,这些僧人所过之处都是足生金莲,如佛陀菩萨显灵人间。
走在最前面的,是几名背托黄金金轮,长着数条手臂的异人和尚,就如佛经里描述的千手菩萨显灵。
而在僧人中央,则抬着一顶大轿,看大轿被压弯,里面似坐镇着什么沉重大人物。
随着这群自在宗出现,天地有佛气和佛光弥漫,让人感受到吉祥、祥和、圣灵,仿佛这一刻登临佛国,让人的心头生出要皈依我佛的强烈念头。
“你们先离开。”晋安这句是对那些农奴少年说的。
至于拐子格桑则早已经表情狂热的跪地不停膜拜,嘴里一直狂热念叨着,我格桑终于再次见到千手菩萨显灵了!是千手菩萨显灵了!是千手菩萨显灵了!
“汉人道士你太不把佛祖放在眼里,你太狂妄自大了,这次连千手菩萨都看不过去,显灵人间,要镇压了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有千手菩萨出手,你死定了!”
拐子格桑一边狂热磕头,一边诅咒晋安。
晋安淡漠低头看他一眼。
我們曾經深愛過
拐子格桑吓得停止咒骂晋安,变成只在心里咒骂晋安,人更加狂热虔诚的朝自在宗僧人磕头。
晋安眸光越来越冰冽,转头看向装神弄鬼走来的自在宗僧人和百足人余孽。
他杀得还远远不够!
还没把拐子格桑心中的信仰打垮!
只要拐子格桑心里的信仰没有倒下,那么压在这片土地其他人心头的那座大山就永远不会倒下!
他只有彻底击垮所有人的心中信仰,他只有揭露这些百足人,附佛外道的真实面目,才能唤醒这个人心麻木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