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似水流年笔趣-第73章 雞窩都要佔股份的“賊”

重生之似水流年
小說推薦重生之似水流年重生之似水流年
确实有点开玩笑了,去央视硬来?
作死啊?
廖凡义有点没搞懂。
怎么就邹成斌带了句话,到你们两个这儿,就成了硬来了呢?
好吧,门道确实有点绕。
可是,还别觉得做作,不仅仅是官场,职场如此,明白其中的道理,就是普通的人与人相处,其实也用得到。
……
这里面有个大前提,那就是,邹成斌看到了洞察模型里的【前黑板】,也提高了警惕。
邹成斌有远见的认识到,洞察模型里的前黑板,就是他们这些官媒,或者说严肃媒体未来很可能面临的危机。
也许不光是他一个人意识到了,上层的一些领导也看到了,或者根本就是上面领导授意邹成斌去提防央视被【休眠效果】危害的可能。
那齐磊是怎么看出邹成斌有这个想法的呢?
是从《今日说法》那个事儿,邹成斌的第一反应看出来的。
他关心的是公众反应和收视率,而不是后果。这一点,不符合一个资深台长的正常操作。
可别觉得,这仅仅只是邹成斌的眼光与敏锐。
到了邹成斌那个位置,即便他敏锐,而且也有远见,却不能轻易表现出来,尤其是《今日说法》那件事。
那次齐磊是完全脱台本儿,算是摆了央视一道。现场直播,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由发挥。
也就是小撒个人能力太强,掌控了局面,换一个主持人,就是一场重大播出事故。
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台长,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调查事故,为上级调查做准备,甚至要开始提前准备,预防舆论危害,而不是第一时时间去查什么收视率。
而且,做为一把手,八百只眼睛盯着你,全台的心思揣摩着你,稍稍一点点反常的举动,就会被解读,被放大,从而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就算邹成斌那个时特别想知道收视率的数据,他也不能这么做,会被误读的。
这就好比隔壁王寡妇来借酱油,你的第一反应不是借还是不借,而是换了一身新衣服,让王寡妇进来坐坐。
你看你媳妇怎么想,让不让你跪榴莲就完了。
而有了这个大前提,齐磊、董北国才会说有希望让《向往的生活》进央视。
因为预防严肃媒体陷入困境,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接地气。也就是下沉到百姓中去,得民心谁也不能把你搞休眠。
当下这个时代,应该没有比《向往的生活》更接地气的综艺节目了。
那为什么董北国不直接找邹成斌、或者在央视相熟的关系去推荐《向往的生活》呢?
反而对廖凡义说,“直接找邹成斌,这事儿就黄了?”
其实这个原因不用解释,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
如果,央视那天的例会上,《向往的生活》邀请央视采购的消息不是从采购部门一级一级报上来的,而是哪个和董北国相熟的台领导,或者干脆就是邹成斌直接提出来,想象一下,当时会是什么气氛?
邹成斌只是提议要未雨绸缪,要学习学习,底下的人已经在说把谁的节目挤掉这种话了,已经把情绪表现出来了。
可要是由邹成斌把这个事儿直接搬上会议桌,“北广有个《向往的生活》,希望央视买下来。”
那当时的讨论,还有事后的反应,会比现在强烈一万倍。
他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也没有操作的空间。
邹成斌做为台长,他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一旦把他逼到墙角,要么坚决促成,要么知难而退。
而且,最后因为顾全大局而放弃《向往的生活》的可能性也很大。
甚至可以说,一点机会都没有。
因为只要董北国电话一打过去,邹成斌知道北广想通过他来让节目进央视,第一时间就会有判断,这事儿可操作性有多大。
一旦判定不大,那他连搬上会议桌都不会去尝试,会直接决绝董北国。
而现在多好?
通过正规渠道一级一级上报,和任何主要领导都没有关系,邹成斌可以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进退自如。
例会上,可以随口试探一下主要领导的想法,一见阻力太大,马上退回来再图它进。
可别觉得这是官场权谋,职场规则,其实这是任何人都适用的处事之道。
所谓招式不能用老,做人留一线,都是这个道理。
留一线,留的不是别人的生路,而是自己的退路,留的是辗转腾挪的空间。
……
本来呢,董北国和齐磊也只是考虑到这一步,给皱成斌留操作空间,也给北广在央视的那些关系留点空间。
到这一步,就够了。
内部有邹成斌,外部的董北国、齐磊再继续想办法,两方达到默契,之后大家找一个时机,再去通个气,研究一下哪里有困难,哪里可以作为突破口。
有台长里应外合,这事儿就有做成的可能。
当然,也仅仅只是可能,毕竟央视内部的分歧其实是很大的,连邹成斌这个台长都不得不有所顾及。
只是,齐磊和董北国万万没想到啊,邹成斌让马远带了这么一句话过来。
“他对洞察模型感兴趣,有空让两人来央视给我们讲讲课。”
前半句,对洞察模型感兴趣,是在表明立场。咱们确实是一伙儿的。
洞察模型里能让一个官方电视台台长感兴趣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前黑板的休眠效果。
同时也是一个提示,“如果你们没有突破口,那休眠效果就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后半句,表面上让齐磊和董北国有空来央视讲讲课,可齐磊和董北国要真认为是台长邀请他们去讲课,那就是两个傻子。
去央视讲什么课?
就算真的要讲洞察模型的课,也应该是央视的人来北广坐在教室里听课吧?
再说了,还点名让齐磊和董北国去讲课,他们两个又怎么讲课?
别看齐磊可以在雏鹰班面前抖起来,也能在老董和廖凡义他们那侃侃而谈。
可是,齐磊有什么资格给官媒的领导讲课啊?他还是个学生,充其量是个后勤的行政主管,是个辅导员。
别说是他了,廖凡义都没资格给央视领导讲课,太年轻了,资历不够,得是陈兴福、庞清方这种老人儿才行。
至于董北国,就更扯淡了。
老董校长是理工男,是通信工程的专家。讲传播学?他能讲明白吗?
此时,董北国可算找到彰显他大校长能力的地方了,给廖凡义一通解释,最后总结道,“你换位想一起,让我们两个没资格的,也讲不了课的人去央视的地盘讲休眠效应,讲洞察模型?而且,邹成斌说的不是对给他自己讲一讲,是‘我们’!!”
“这个我们讲究就多了,哪个我们啊?央视领导都看到了洞察报告,认可休眠效果的,不用讲也认可。不认可,或者认可了也不想改变,想保持现状的人,才需要讲课。”
“还是我们两个去讲,那是去讲课吗?那是去打架的!”
邹成斌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两个去央视,拿洞察模型,拿休眠效应去和那些有分歧的台领导打一架!”
廖凡义听的直愣,就,就带一句话的事儿,你们咋像是和邹成斌密谋了一宿似的呢?
这么多信息?
揉了揉眉心,我果然只适合做学问,职场的事儿还是算了吧,真整不明白。
不过,廖凡义也想清楚了,术业有专攻嘛,他闹不明白没关系,不是还有董北国呢吗?不是还有齐磊呢吗?有他们顶前面就行了。
而董北国和齐磊此时也没工夫搭理廖凡义,一老一少窝在一起密谋。
董北国,“老邹不是东西啊!这是把锅甩给咱们了!”
齐磊,“我本来还对这个人印象挺好的,现在看来,真阴啊!”
那边廖凡义又没忍住,“邹台长不是指了明路吗?还好吧?”
董北国,“你一边玩去,懂个屁!”
齐磊,“退一万步说,采不采购外部综艺,那也都是央视自己的事儿。”
“有阻力,有不同意见,也应该是他大台长去解决去协调的问题。”
“现在好了,人家想借《向往的生活》去统一思想!”
“自己还不用动手,做壁上之观,让咱们去硬来。帮他解决内部矛盾?廖老师还觉得这是好事儿吗?”
廖凡义,“……”
眼珠子一转,“特么的!真不是东西!”
果然还是做学问比较省心。
董北国和齐磊也是这么想的,真不是东西!
“那怎么办?”
齐磊发问,董北国拧眉头,“要不…你和秦同志商量商量?常老太太也行啊!”
别看他是校长,可也没胆子去央视撒野。事儿闹大了,老董兜不住。
但是,齐磊有啊,那两尊神都能给他撑腰。
齐磊却是苦笑,“如果没猜错,邹成斌把这个也算计在内了。”
洞察模型那么大动静,老秦组织,常兰芳亲自下尚北,邹成斌不会不知道。
他这是借董北国和齐磊的手,给他自己打开局面呢!
那我…遂不遂他的心愿呢?
廖凡义那还在捧哏呢,“黑啊!真黑啊!没想到邹台是这种人。”
“怎么办!?”
“去,还是不去!”
董北国翻白眼,问的就多余,我还想问呢,去不去?
在董北国这儿,这是个大问题。
而齐磊…齐磊和董大校长其实想法不太一样。
去,是肯定要去的。
只不过,怎么去?是软的,还是硬的?去掀桌子,还是讲道理?
我的蘿莉弟弟
这是需要琢磨的。
不能你邹成斌给我挖什么形状的坑,我就摆什么造型往里跳吧?那不成憨憨了吗?
还有就是:这么个大坑要是给你填平了,就为了塞进去一个节目?那不亏了?
贼不走空不白叫了吗?
……
————————
另一边,邹成斌站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
其实,他也不确定,那两人敢不敢硬来。
“应该敢吧?”
邹成斌如是想着,毕竟他认定那个小齐总善于掀桌子,而且他太希望齐磊能跑到央视来掀个桌子了。
把事情闹大,他就能借机打开局面。
此时,邹成斌的心情有点迫切,无比迫切。
甚至几乎没忍住,要给齐磊打一个电话,直接邀请齐磊来掀桌子。
是的,齐磊的手机号就在邹成斌的办公桌上,从李春艳那里要来的。
其实,那天采购部把《向往的生活》报上来,邹成斌就想打了。
他几乎放下了矜持,想和那边来个里应外合。
邹成斌太急了。
他看了洞察报告,把关于前黑板是怎么被休眠相关资料和评估,反反复复看了不下十遍。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一个国家的官方媒体,如果进入休眠状态,失去了关注度乃至公信力,邹成斌想象不出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洞察模型却是给了他一部分答案。
也仅仅只是这一部分,就吓的邹成斌一身冷汗,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电视台发生。
只不过,让所有人跳出舒适圈陪着他进行尝试,是需要勇气的,也需要智慧。
他其实不怪那些守成的台领导,他们仅仅只是警惕性低了一点点。
但是,这不代表他认同这样安于现状下去。
必须要未雨绸缪,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
站在窗边想了好久,邹成斌最后还是没给齐磊直接打电话,他已经做的很露骨,很过分了。
贸然打电话,只会让人家以为他这个台长有点太上赶着了,反而有戒心。
于是,邹成斌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秦同志……”
“有个事儿,需要和您沟通一下。”
他最后决定去找老秦。
李春艳刚来央视的时候,是老秦接触的。齐磊上《今日说法》,也是老秦直接找到他这个台长进行的安排。
所以,邹成斌知道,老秦和齐磊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
包括,如果齐磊真的来大闹央视,他也一定会和老秦通气,小齐总自己是没这个胆子直接来的。
所以,找老秦管用。
只不过,邹成斌与老秦不熟,在老秦那也说不上话。
所以,他不能求老秦直接干预,只能从侧面先汇报一下。
把大概的情况和老秦说了一下,包括他希望齐磊和董北国来帮他打开这个局面。
电话里,没有任何的权谋话术,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很直白。
其实就是希望老秦去给齐磊壮个胆儿,促成这件事。
老秦那边听完,沉吟了很久,最后说了一句,“该怎么做他自己决定,我们会配合。”
“不过……”老秦顿了顿,“以我对他的了解,你最好别盼着他去掀桌子。”
说完,老秦直接挂断了电话。
邹成斌:“……”
却是拿着电话,半天没放下去,他在揣摩老秦的措辞。
“配合?”
老秦配合齐磊?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呢?
还有…别盼着齐磊掀桌子,是什么意思?
……
而另一边,老秦挂了电话,却是没电话里那么严肃了,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邹台长还是不了解那个家伙啊!”
就那小心眼儿的,除了大事大非,除了对老秦,从来不计较得失。
其它时候,齐磊啥时候吃过亏?
干脆拿起电话,给齐磊打了过去。
“听说,你遇到难题了?”
齐磊,“你听谁说的?”
“哦?”老秦大笑,“那是我情报不准?我怎么听说,你得去央视得罪人呢!”
对面齐磊一听,“哦去!!老北,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窃听器了?这你都知道?”
“谁告诉你的!?”
老秦打哈哈,“谁告的秘,你就别问了。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却是齐磊沉吟了起来,显然有点动心了。
可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小事儿,不用麻烦你!”
老秦一滞,牛皮吹大了吧?这还小事儿呢?央视啊?你要大闹央视,你知不知道?得罪很多人的呢!
况且,你这辈子和传媒、和新闻口儿都切割不开了,得罪这里面的人对齐磊一点好处都没有。
董北国能保你不出事儿,但没法保证别人不使坏。
“真不用我?”
齐磊大剌剌,“不用,我自己能解决。”
随后又道,“关键是,你们的人情太重,我舍不得用。”
这下老秦更好奇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
——————
八月24号,央视主要领导、各频道负责人,以及主要栏目主管、主持开展月度总结会议,安排九月份工作日程。
可以说,央视各个部门、头面人物齐聚一堂。
只是大家进入会场就主意到,在最后一排靠近门口的位置,老秦很放松的坐在那儿,似乎也要参加会议。
几个副台长看到他,都是微微一怔,他怎么来了?
他们对老秦了解不多,只知道一些国家级的重要新闻、突发情况,上面会派他过来协调,属于比较有分量的人物。
虽然不知道老秦为什么来,但是场面上还是要过得去,先后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各自归位。
邹成斌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老秦,心下一松。
直接迎了过去,甚至难掩热情的与老秦握手,“您终于来了。”
老秦一笑,“我就是来看看热闹,不用管我,正常开会就好。”
邹成斌更激动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齐磊要来掀桌子,老秦这是来给齐磊撑腰的。
殊不知,他想多了。
老秦真的只是!单纯的!来看热闹。
看着邹成斌还琢磨呢,你怎么就那么盼着他掀桌子呢?
真掀了桌子,得罪了一大批人,以齐磊的尿性,把你老邹卖了都不够还利息的。
可是,邹成斌不知道啊,他还在想着,接下来的画面应该是这样的:
齐磊和董北国气势汹汹的杀进会场。
然后在众人异样、惊诧的目光中冲上前台,大骂央视腐朽。
再向这些业内人士科普一下什么叫【休眠效果】。
然后事情闹大,上级主管领导知晓。
再加上老秦的影响力,终于迫使央视妥协,引进《向往的生活》。
犹如向沙丁鱼箱里放入了一条鲶鱼,彻底打破了央视的舒适圈。
好吧,这就是邹成斌能想到的结果。
只不过,邹成斌的计划还要有一点点偏差,他不能让“台本”按照这个流程走下去。
齐磊还年轻,他的路还长,董北国这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校长,也不应该在这里把人都得罪光。
所以,邹成斌把“台本”作了修改。
应该是:
齐磊和董北国气势汹汹的杀进会场。
然后在众人异样、惊诧的目光中冲上前台,大骂央视腐朽。
科普一下什么叫休眠效果之后……
之后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够用了。
他只需要一个诱因,一个让所有人醍醐灌顶的诱因。
到时,邹成斌会代替两个人把事情闹大,由他来完成后面的部分,由他来得罪人。
此时,邹成斌落座,嘴角挂着从容的笑意。
有点…高深。
此时,央视大门前,来了辆骚包大G。
董北国看着央视大楼,一脸的苦涩。
“太亏了!”
董大校长魔怔了一样在那儿念叨,“这笔买卖太亏了,要不咱回去吧!”
齐磊呲牙一笑,“您就放心吧,肯定亏不着!”
董北国瞪眼,“还不亏?你就忽悠我老头子吧!”
被齐磊强行拉着下车,董北国老大不情愿,心里还在算账。
可是怎么算,怎么都不划算啊,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都到了会场外,眼瞅着齐磊就要推门往里冲,董北国还在挣扎,“再想想?你小子咋就闹不明白呢?这回吃亏啦!”
齐磊却是不听他的,深吸口气,哐的一声,猛然推开了会场的大门。
正在讲话的副台长骤然一顿,吃惊地看着门口那一老一少两个身影,格外突兀。
“来,来干什么的?”
而邹成斌,此时笑意更浓。
尽管从老秦的身上已经得知这两人会来,可是看到他们真的来了,心里也是感叹。
不愧是专业掀桌子选手,胆子是真大啊!
至于老秦……
老秦就坐在门边儿上,齐磊那么大动静推门,吓了他一跳。
心说,小伙儿气势还挺足。
下一秒,就听到董北国在那小声BB,“太亏了,要不再想想?”
老秦愣住,亏了?难道齐磊这回真要做得罪人的亏本买卖?
突然有点失望呢?
他还真挺想看看,齐磊有什么骚操作,而不是莽撞的掀桌子。
齐磊这边,今天穿了一身的休闲运动装,有点小帅。
在所有台领导、频道负责人,还有知名主持人的注视下,缓步穿过过道,来到台前。
董北国在他身后,一点帅也没看出来,反而咬牙切齿,“这个败家玩意啊!可咋整,啥买卖都做!”
可亏死我了!
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到了台上,几个副台长,还有主要领导都站了起来。
絕 品 透視 眼
有认识董北国的,也是拧着眉头。借错身的机会,朝董北国小声询问,“老董,你搞什么名堂?”
董北国尴尬一笑,小声了一句,“没事儿,来和邹台商量点事儿。”
说着话,就和齐磊来到了邹成斌的桌前。
邹成斌……
演戏演全套啊,现在还没到我出场的时候,还得演!
有点强行稳住阵脚的意味,随之站了起来。
“小齐总…怎么突然来了?有事?”
接下来,就不说话了,等着齐磊表演。
而齐磊深吸口气,那就开始演呗!
酝酿片刻,突然眼珠子一瞪……
碰的一声!!
拍桌子……
齐磊吓的差点掉台下去。
原来董北国抢戏了.。
先齐磊一步发动,只见老爷子眼珠子瞪的比齐磊还圆,歇斯底里的大吼:“荒唐!!你们央视就是荒唐至极!!”
等明白怎么回事儿,齐磊也是哭笑不得。
来之前,他和老董,你推我,我推你。
老董说这事儿得你来,我抗不住。
齐磊说这事儿我也不行,咱俩一起。
老董说,还是你来吧,我真怕。
包括这一路上,董北国都在打退堂鼓。
结果真上了台,还是老董把齐磊护到了身后.。
要知道,这不是出风头的事儿,现在谁先跳出来,谁叫的欢,谁就最招人恨。
他又当背锅侠了。
现在的董北国,就像全校大会训学生似的,指着台上的领导无差别攻击。
“你说你们这帮人哈?”
“尸位素餐!拿着国家的钱,不干为国家想的事儿!!”
“我就问问你们,俺们北广做的节目怎么了!?哪不行!?怎么就不能引进!?”
一众台领导面面相觑,谁也没搭话。
不敢搭话,没搞清楚状况呢!
谁知道董北国是自己杀过来的,还是某个同事,或者某个上级领导,授意才来的。
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劲儿的给台下使眼色,都看热闹呢?赶紧上来拉下去啊!
底下的主管、主持人也都懵了,没领导想那么周全,可是完全搞不清状况啊!
主要是没见过,太意外了。
在央视多少年,也没见过大闹会场这种台本儿。
不过,还是有不少有眼力见的、或者和董北国认识的主持人、主管起身往台上走。
起码大家有一点是明白的,不能闹大,闹大了不好收场。
小撒也上来了,表面是隔在领导与齐磊之间,实际是在那儿八卦呢!
“怎么个意思啊?”
齐磊一甩膀子,“你一边玩去!”
说的小撒这个憋屈,你才一边玩去呢!瞧不起谁呢?
而齐磊正要声援董北国,和老头来个双打配合。
却是董北国一看他要开口,瞪着眼珠子就把他堵了回去:“你给我闭嘴!哪都有你呢?”
齐磊,“……”
心说,不至于,怎么弄的跟慷慨就义似的呢?
小撒一听,却是乐坏了,殷勤的拉着齐磊靠边儿,“来来来,和我站一块儿,一边玩去。”
别人不知道,小撒还是清楚的,他就说门口儿那中年人坐那儿干什么的,原来是等齐磊。
这边,董北国已经肆无忌惮了,贼生猛。
“谁也别拦我,今天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拍的一声,把一个文件袋摔在桌子上,“给我看看!”
几个台领导搭眼一瞧,有个副台长不着痕迹的把袋子上的字用发言稿给压住了。
这回也不装了,赶紧起身,“你看看,董校,怎么还生这么大的气呢?”
“快坐,快坐!”拉着董北国让他入座,“您是咱们国家传媒教育的功臣啊,可不敢使这么大的气性!”
“有什么话,慢慢说,我们都听着!”
文件袋上,赫然写着《洞察模型》实验报告。
这东西他们都是看过的,只是台底下的人和上来劝架的人没资格看。
而且,老董敢把这玩意砸出来,那说明这个事儿就不是简单的来闹一闹了,起码还有第二层意义。
至于到底是什么意义,他们不清楚。不过搞清楚这一点,他们起码不能再装傻,得有反应。
显然想把董北国安抚下去。
只可惜,老董就是奔着吵架来的,是那么容易安抚的吗?说什么也不坐。
“让我说是吧?都听着是吧!?”
逍遙 子
“那好啊!咱们就说说啥叫休眠效应,怕不怕休眠效应!!”
指着文件袋,“用不用我念出来?”
副台长一听,“不用不用!!真不用!”
董北国,“你拉我干什么?”恶狠狠的指着报告,“我就问你们,看没看?”
一众领导,“看了,看了!”
董北国,“知道不知道啥叫休眠效果?”
“知道…知道……”
董北国,“那既然知道,明不明白《向往的生活》到底是咋个回事?”
众人不说话了。
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不过,不能你一个外来的节目说进来就进来吧?那不乱套了?
大伙儿不说话,董北国自顾自的接着喝骂,“那为啥不让节目进来?”
众人还是沉默。
于是,老董来了句王炸,“来,谁反对的,站出来!我说服说服他!”
众人,“……”
集体摇头,故作迷茫:“没,没人反对啊!”
副台长一副委屈之态,“这个事儿,大伙儿一直都是积极的态度吧?”
“还让那个…那个小马,去带个拷贝回来好好研究一下的啊!”
看向邹成斌,“这事儿还是邹台亲自过问了的。”
笑看董北国,“董校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你看看,他们还挺委屈,从头到尾,确实没人说反对啊!
一级一级的嘱咐传达,谁也没说反对的话。
其实到这一步,董北国就算完成任务了。
他把事情闹大了,也把洞察模型甩了出来。
一众台领导摸不准是谁让董北国来闹的,也都不敢正面回应。
这已经不仅仅是央视内部的事情,上面必然会知道北广的校长,还有齐磊来这里闹了一回,而且选择的时机极不合时宜。
说心里话,你赶在党组会、台领导例会来闹一闹也说得过去,影响有,但也只是上层范围,还没那么大。
大聖和小夭
赶全台大会?一帮人闹闹哄哄的看着,像什么样子?
不过,目的达到了。
董北国好大一个帽子扣下来,我们搞教学的都在积极应对危机,可是你们一线工作单位却尸位素餐。
这谁顶得住。
老秦在后面看着,也是苦笑不己,接下来就该齐磊上场了,生意的事儿董北国搞不定的。
等于是,上面一定是干预,然后强行把《向往的生活》引进来。
因为谁也不想扣上不积极应对危机的帽子。
然后,人也得罪死了。
不光是台领导,底下的主持人,挤了谁的节目,又给央视自制节目带来多大的影响,这些事儿,现在谁站出来说话,就得扣在谁头上。
“亏了!”
老秦玩味,为了一个节目,给邹成斌当了一回好枪,你说你们值当的吗?
可想而知,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邹成斌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应对休眠效果危机提上日程。
不仅仅是一个《向往的生活》,他还可以做更多的事儿。
“亏了啊!”
……
只是老秦不知道,邹成斌现在也在想,董北国就到这儿了,不能让齐磊再开口了,现在得我自己来定调子。
只要邹成斌在这个时候开口,说几句,支持北广这个节目的话,就等于是把所有的矛盾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你想嘛,两人来闹一通,台长借题发挥,那所有人就会认为,这俩人是邹成斌找来的,是配合邹成斌进行改革。
那也就和齐磊、董北国没什么关系了,恨也是狠邹成斌,和老董,和小齐总没关系。
邹成斌支着膝盖,缓缓的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口了。
“我来说两……”
‘句’字还没出来呢,就听齐磊那边嗷的一声,“你、们、央、视!!太不信任我们了!!”
齐磊同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的,“怎么就不能给我们一个说明的机会呢!给我们一个开口的机会不行吗?”
“……”
“……”
“……”
除了董北国,其他人全傻眼了。
台上的领导、台下的主持人、频道主管都懵了,这话啥意思?怎么绕到“信任”上去了?
不挨着啊?
邹成斌也懵,这话怎么听着不像是“硬来”的话呢?倒像是怨妇埋怨。
老秦更懵,你抢什么戏?这戏也要抢的吗?
不是,你为什么要抢戏啊?没见邹成斌都开口了吗?
邹成斌往起一站,老秦就明白了,这是要扛下所有。
心说,还行,这个台长有点担当。
那你就让他扛不就得了,你开什么口?
殊不知,齐磊冷汗都下来了,特么的!幸好多看了邹成斌一眼。
知道他要站出来,马上摁死,不然老子今天白来了。
继续他的表演,“邹台!!几位前辈,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推销自己,说明情况的机会?”
几个副台长面面相觑,心说,你这不废话吗?都闹到这个份儿上了,谁还能拦着你是怎么样?
齐磊依旧严肃,随手一划拉,差点把拦前面的小撒划拉台底下去。
蹦出一句,“我们和各位的想法是一样的,寻求自救的心情也是迫切的!”
“这……”
好尴尬啊!
大伙儿都没闹明白,咱们怎么就一样了呢?刚刚老董骂的都不算数了?
看向董北国,结果就见董大校长没事儿人一样背着手,看着天花板。
意思,别看我,我啥也没说啊!
那……
你说大伙儿能说啥?说“不”,我们立场和你们不一样?脑子有包。
只能,“是是是是是。”
齐磊,“各位,你们要相信北广啊!相信我们的能力。”
“其实,《向往的生活》仅仅只是第一步!”
众人心说,这一步就够吓人的人,怎么着,你还有第二步?
齐磊,“实话和你们说吧,除了《向往的生活》,我们还研究了一整套解决危机,预防休眠效果的方案!”
众人:“!!!!”
还真有第二步?
齐磊,“可惜啊!第一步还没走出去,各位就一副不需要我们帮忙的态度,这让董校长怎么能不着急呢!”
众人,“那是着急吗?那是要杀人!”
齐磊,“本来是想,和各位洽谈节目引进的时候,再详谈第二步。”
“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众人:“……”
齐磊,“第二步,我们准备的很充分的!”
“嗯…..”
“做了周密的调查和研究。”
“嗯…..”
“本来是打算与央视合作成立制作机构的。”
“嗯……嗯!?”
几个台领导一惊,连邹成斌和老秦都支楞起来了。
什么情况?合作成立制作机构是个什么鬼?
齐磊,“这个想法已经很成熟了!”
“????”
“由央视、北广、民间机构联合持股!”
“????”
“专门针对综艺节目制作,以及对各频道内容删选、订制提供咨询意见!”
“????”
“同时,对明星主持进行形象包装,对外宣传,以及提高公共形象的管理与运营!”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齐磊,“我们通过北广的大数据中心,进行科学的预估与定点支持。”
“预计,制作中心成立之后,所有央视的明星主持人的公众形象会有一个质的改变,不是小撒那种瞎玩瞎闹可以比的!”
下台的主持人:“?????”
“当然了,从中获得的个人收入,也会呈现指数级的增涨。”
主持人,“!!!!”
齐磊,“这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更大的好处是,集中的综艺制作,可以大幅度的压缩成本,提升节目质量。”
各重要节目的制作主管,“????”
“制作团队的收入也会有大幅提升!”
“!!!”
“而整个的节目质量上扬,明星主持的流量效应,同时,还会带动各频道的广告收入,赞助收入!”
下面各频道主管直接站起来了,嚓!你早点说这个啊?还以为没我们的事儿呢!
台上的几个副台长眼珠子都绿了,坏了!!这小王八蛋杀人诛心了!!
怪不得他挑全台大会过来,这是把底下人都拉拢完了。
正热锅上蚂蚁呢,却不知,齐磊要是只拉拢底下的主持人、制作组,他就不是齐磊了。
又开口了,“改变,不一定就是牺牲一部分人,毁掉过去的成就,改变也可以是共赢的嘛!”
“北广的大数据中心,专业的传媒行业眼光,目前来看,可以让危机得到预防,大家也不用付出代价!”
几个副台长:“????”
是这样吗?你别骗我!
却是齐磊痛心疾首,“可是,全完了!”
“各位信不过我们,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啊!”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你说,你能怎么办吧!
红脸白脸儿都让这一老一少唱完了。
吓唬完你,还有台阶儿下,而且递到脚面上了。
就差没明着说,改吧!变吧!从下到上都有肉吃!
你就说,接?还是不接吧?
有人飞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不接行吗?显然不行!
不接那肯定就是接着闹,彻底翻脸,谁知道这一老一少背后是谁在支持。
再说了,你看看台下那一帮眼冒绿光的主持人和制作组,包括频道主管都叛变了。
现在要是敢说不接,自己人这关都过不去。
那接?
想半天……
接了,好像没啥坏处哈。
你想啊,如果真的是央视、北广、私营……
什么私营,就是小齐总呗!
这三家合资成立制作中心,那就不存在什么外来节目,自制节目的区别了,所有综艺都是一样的。
也就不存在什么内部矛盾了啊!
况且,人家分寸把握的很好,只把综艺拿出去,不影响央视的整体定调。
让主持人接地气,让电视节目亲民这种复杂操作,也不需要央视来操心,北广那么多人研究这个事儿,他们就解决了。
所以,央视这些人也不存在跳不跳出舒适圈的问题了。
那,那为什么不接呢?
想到这儿,一个副台长猛然一拍大腿,“误会!!全都是误会!”
热情的迎到两人身边:“哎呀,小齐总,董老!你们误会啦!!”
这个副台长就是专门负责采购的那个分管领导,此时无比殷勤:“这个事儿我知道,我负责的啊!”
“那个小马,我至少嘱咐了他两遍,一定要认真对待,一定要把拷贝带回来!”
“可是他这个孩子吧,董老你应该了解一些,刚毕业的,你们也知道,昨天我就感觉他好像是把事儿办差了!”
齐磊一听,瞪着眼珠子又递了一步台阶,“什么拷贝?那个来参加看片会的编辑,就没提过拷贝的事儿!”
“什么!?”另外几个副台顺着台阶就爬上来了,登时也惊了的表情,有人大怒咆哮:“这个小马!!办事太不牢靠了!”
对董北国解释:“我们是很愿意与北广合作的啊!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了呢?”
分管副台长则是彻底被激怒了,踱着步,眯着眼,齐磊都怕他背过气去。
就闻他指着台下一人,“那个谁!你去把马远给我叫上来,我要当面问他!”
当下有人小跑着去找马远,没一会儿,马远一脸茫然,还带着稚嫩走进了会场。
这么大阵势,吓的马远都快尿了。
分管副台长一见他,马上恶狠狠的质问,“小马,你给我上到前面来!”
“我告没告诉你,一定把拷贝带回来?一定认真对待!”
马远微张着嘴巴,脸都吓白了,却是不敢说话。
分管副台长也不管他回不回话,“我问你,拷贝呢!?给我拿哪去了?”
就见马远苦大仇深的猛一抬头,特么的!神仙打架,你拿我当替死鬼!?
脖子一梗,“忘了。”
“忘了?”副台长‘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理了!?”
“大伙儿看看,他还挺有理?你耽误台里多少事儿,知道吗?”
马远:“……”
“错了。”
“还知道错了?回去好好给我反省,什么工作态度!”
马远如丧考妣,“哦……”
副台长,“回去吧!”
马远:“哦。”灰溜溜的走了。
大伙儿都挺他可怜,看把孩子骂的。
只是马远一出门就没憋住乐,“嗯,转正应该没问题了。”
这可不叫可怜,这叫又走狗屎运了。
为什么要用又?因为第一次走狗屎运是本科进央视。
……
——————
有了马远的证实,副台长更硬气了,“二位看吧?真的就是一场误会!”
董北国和齐磊很茫然的对视一眼,误会吗?有点假吧?
老董却是突然一拍大腿,指着已经走没影的马远,“这熊玩意,在学校就迷迷糊糊的!让他考研就不听,哪干得了工作?”
此言一出,全场提着的那口气,一起放下了。
危机解除了。
几个副台长簇拥着董北国同志,“带职读研也不是不行,我看可以让这小子回回炉,否则没发展!”
“走走走走,董老,咱们换个地方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制作中心的事儿。”
说完,看向邹成斌,“您说呢?邹台?”
邹成斌……
好吧,自打齐磊开口,邹台全程懵圈。
多睿智的一个人,让齐磊彻底干懵了,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到底咋回事儿。
是不是我站出来翻脸,结果会好一点?
现在……
现在也挺好,成立联合制作中心,就彻底不用操心这个事儿了,皆大欢喜了。
可是,总感觉哪不太对劲儿呢?
我就是想改改台里的整体形象,怎么就闹出个制作中心呢?
明明就是引进一个《向往的生活》而已,怎么感觉是把综艺节目都外包出去了呢?
是外包了吧?
我们能自制啊?自制的还挺好的啊!
不用北广和三石参与啊?怎么就成这样儿了呢??
这笔账算不明白了,聪明的脑子突然就不好使了。
可是现在哪有工夫让他琢磨这些?八百双眼睛看着他呢,等着他一锤定音呢!
茫然抬头,下意识看向老秦。
就见老秦抱着膀子,嘴角上扬在那憋笑呢!
邹成斌有点明白了。
终于重重了点了点头,给事情定了调子,“确实要好好讨论一下!!”
台上台下一听,登时更松了口气。
几个台领导和一老一少开始相继离开会场,继续洽谈合作的可能。
期间,还处于短路状态的邹成斌突然停住,朝老秦发出邀请,“秦同志,您也来一起听听?”
就见老秦一笑,“好啊!一起听听。”
踱步跟上,却是再也憋不住了,后槽牙都笑出来了。
和齐磊汇合,无声了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这波操作,老秦是没想到的,太可乐了。
邹成斌啊邹成斌,没玩过一个小年轻,被将计就计了。
齐磊看着老秦的大拇指,鬼魅一笑,“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嘛!”
唯有董北国,事到如今依旧长长一叹,“唉,亏了!亏大了!”
老秦皱眉不角,这不挺好个事儿吗?怎么还念叨亏了?
殊不知,董大校长想法很奇葩,本来是北广和三石一起快欢的玩耍,开开心心的挣钱。
现在好了,还得分央视一份儿,董北国心疼。
可不就亏了吗?
至于台下的一众制作组、主持人,还有频道主管也是隐隐有所期待。
在国字头的电视台谈钱可能有点俗了,但是毕竟都是人,谁不喜欢钱呢?
能在做好自己的事业之余,多一点收入,对大家来说,是好事儿。
……
——————
事后,老秦问齐磊,你是怎么想到这个鬼点子的?生生把一场得罪人的亏本买卖,做成了这个样子。
这里面,北广和三石得到了央视这个大平台,央视的综艺节目得到了制作方向,邹成斌如愿改革了电视台。
主持人、制作组增加了个人收入,而原本不想改变的那些人,在得到所有这些好处的同时,也不用他们操心改变的事儿。
真的就是齐磊所说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而齐磊的回答很简单,“得罪不得罪人另说。我不怕得罪人,但也没必要去得罪人。”
“至于这个点子是怎么来了…..”
“这世上最难的事儿,就是说服别人放弃自己的利益分给你。”
“而这世上最简单的事儿,是说服别人和自己一起平分利益。”
所以这个弯转的一点都不突然,干嘛按邹成斌设计好的台本儿去硬碰硬呢?
明明有更稳妥的解决方式,只不过邹成斌想不到,但我想到了而已。
现在多好?央视八个频道、所有的综艺类节目都能参与进去,央视所有明星主持的娱乐化包装、运营都归咱们了。
这场不叫贼不走空,这场叫连鸡窝都占一股儿。
……
总之,央视在讨论之后,先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请示,开始与三石公司、北广两方进行磋商,最后达成协议。
原三石公司与北广联合组建的三石影视制作公司,更名为:中传影视制作中心。
由央视持股45%、北广15%,三石公司持股40%,三家联合管理运营。
本来央视的股份是要从齐磊这边和北广共同稀释拆分的。理论上,央视45%,北广7.6%,三石47.4%
可是齐磊没干,占便宜得有个度,央视那么大个平台都给你张开怀抱了,他可不想当这个最大股东。
现在最好,央视是大股东,而央视和北广加在一起又过半数。谁也挑不出毛病。
而在三家合作谈成之前,《向往的生活》也毫无悬念的登陆了央视。
都自己人了,况且齐磊大方的很,这里面央视没出钱制作,可是用平台入股,也算央视一份儿。
所以,《向往的生活》不是央视购买,而是按广告收入分成的形式播出。
审核、定档也是一路绿灯,马上确定了播出时间。
至于把谁挤下去了……
呵呵,几个台领导又耍鸡贼.。
他们当然不想得罪这个人,“随便挑!!相中哪个时段,我让他们去调整时间!”
齐磊暗骂,一帮老狐狸,没一个好东西!
让我得罪人?做梦去吧!
一脸的不好意思,“随便挑?不太好吧?”
几个领导,“没关系!算是我们的合作诚意,你就说一个吧!”
齐磊,“这……”
“怎么了?小齐总不是很爽利的吗?”
齐磊,“总感觉不大好意思,那我就…挑了?”
“挑!别客气!”
“那就一套每周六,晚八点吧!”
嘎!?
齐磊:“重播就比较随意了,三套综艺频道?周日九、十点钟就行了!”
大义凛然:“把黄金八点档留给有需要的同志!”
“……”
“……”
“……”
去你的吧!
央一众大佬差点没背过气去,“自来熟!”
“这家伙是原来是自来熟,二皮脸啊!”
“你真不客气!”
可是没办法,你们自己说的让齐磊随便挑啊!现在还没法反驳了。
酒劍仙人 小說
没挑每天晚七点那个时段,算他胆子还没练出来。
连董北国听说齐磊要了周六八点,周日十点这两个时段,都愣了半天。
最后感叹道,“幸亏是他去的,我反正没这么大脸。”
廖凡义感叹,“我也没有。”
但是问题又来了,时段要出来了,那你到底行不行呢?能不能撑起周末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呢?
一套周六晚八点这个时间段,在01年没有固定综艺,属于浮动播出空间。正常情况下,是八点档的电视剧,有突发播出任务的时候会占用。
后世曾经给过《星光大道》和其它的热门综艺。
当然了,即便现在也有不少人盯着呢,削尖脑袋的想占用这个时间段。
那么多人想要,你这一上来就占用最好的播出时段?要是收视率拉跨,那可就成笑话了。
齐磊回来之后,连董北国都有点吃不准,私下里和齐磊商量,“要不咱低调点?节目是不错,可是没开播到底行不行谁也吃不准。”
“收视率做不到6以上,都得被骂死!”
齐磊听完,好好想了想,“应该能做到6个点的收视率吧?”
董北国一听,翻着白眼,“你就吹吧!!”
对于一款综艺节目来说,做到6%以上的收视率,几乎没有可能。
后世都说在这个年代,快本能做到7%以上,是错误的。
因为快本7%以上,不是收视轨,而是市场份额,是在同类、同时段的节目中占有多少实诚份额。
快本的收视率,其实只有3点几不到4。
这么说吧,报几组数据就明白了。
央视的头牌节目《幸运52》,最高收视率是4.91%,平均同时段收视率也就3点几不到4。
排第二的《开心词典》,收视率也是3.79%。
别觉得少,这已经很利害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向往的生活》就得6%以上才行呢?
做到5%,不就是央视第一了吗?
因为你占的时间段就不一般。
周六八点档,还是央视一套的周六八点档,这个时间段的电视剧收视率都在七八以上。
四月份刚播完的《大宅门》,在周末黄金时段达到了15.7%的收视率。
虽然,向往的生活》是一款综艺节目,没有电视剧那么吃香,不可以横向对比。
可是,起码得差不多吧?所以,必须6%以上才说得过去。
更重要的是,因为要收回高昂制作成本的缘故,央视和广告商签的合同都不一样。
就向往的生活那个制作成本,央视算过了,十二期节目,单期的广告收入要在400万以上,才能做到不赔本儿。
这里面不仅仅是节目制作的成本,还有央视的宣发成本,还有黄金时段的播出成本呢!
单期收入四百万,在后世看来可能有点儿戏,太低了是吧?
可是,你要知道,同为2001年,同样的黄金时段播出,《大宅门》总广告收入才1.3亿。
平均到每集的广告收入,也才275万。
而且,这还是把每集片头片尾,上集摘要,下集预告,再加上集与集中间的集群广告都算上的收入。
2001年,央视的广告标王娃哈哈,也才2211万,那还是全年的。
足以想象,一期400万广告收入的目标有多难吧!
以至于,央视报价之后,广告商只能远远的看着,没人敢上手,根本就招不来广告。
最后,央视没办法了,齐磊给出了个损招儿,采用与收视轨挂钩,浮动收费的原则。
就拿冠名广告“步步高”为例吧,以4%个收视点为基准,冠名费用600万,平均到每期50W
到5%,加5万。
6%-10%,每一个点加10万。
10以上到20%加15万。
20-40加30万。
40以上,一个点60万。
当然了,10以上的,就有点飘渺了,综艺节目在这个年代基本不可能。
20以上就是个念想,综艺节目不可能达到这个高度。
所以,起码要6个点,《向往的生活》才能从步步高手里拿单期65万的冠名费用。
其它的植入和插播广告情况也一样,反正就是6个点保本儿。
6个点啊!董北国有点心虚。
“你给出的这个破主意,能回本儿吗?”
齐磊摇摇头,“应该…没问题吧?”
他本来还挺有信心的,节目形式、节目内容都没什么问题。
王胖子、张国戎他们的判断也是能大火的。
可是,一听说刚播完的《大宅门》才15.7%,《幸运52》才4点几,他就有点打鼓。
最后,“爱咋咋地吧!!”
反正他也是奔着赔钱去的,央视也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赔就赔了呗!慢慢积累经验呗。
“不管了,我回沐抚接着录去了!”
央视的播出时间定在9月1号,不可谓不迅速。
可是,却给节目组带来了压力,毕竟只有三期的“存稿”。
齐磊8月26号就回了湖北,这个时候,《向往的生活》首播时间已经定了,但是三家合资的事儿还在谈。
当然,让齐国栋和耿大爷去谈就行了。
同一时间,央视的宣传也开始了。
只不过,宣传水平不咋地,从26号开始,一套八点档电视剧每集的末尾,给了一个七秒的预告。
七秒!!
七秒啊!!
上飞机关机之前,齐磊才知道这个消息,差点跳飞机找他们理论。
十七秒也行啊!
七秒够干什么的?
可是人家央视说了,七秒不少了,这还是正好有一个广告到期,才挤出来的呢!在这个时间段,七秒的片尾广告,十多万一条呢!
齐磊,“……”
实在没办法,下飞机之后,给三石公司那边下了命令。
在网上,还有网吧管理系统内,组织了一波宣传。
主要是播出时间比较紧,也没有时间考虑宣传的问题。
这一点,得怪邹成斌。
齐磊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狠人!
那天回过神来,邹成斌当下就不纠结了,认准这条路走到黑了。
现在三家合作的合同还没签,齐磊又跑回去录节目了,邹成斌现在要考虑的根本就不是收视率的问题,而是迟则生变。
赶紧播,把事儿落实,他才能踏实。
也就是在这样仓促的背景下,向往的生活匆匆宣传,匆匆面临开播。
观众倒是没多大反应,只当是一款普通综艺呗!也就是两个港星上了央视一套有点新鲜感,拉升了一点观看欲望。
可是,“友台”就有点不太淡定了。
芒果台疯了,齐磊你不当人了啊!!
浪费了我们1800万也就算了,现在又来和快乐大本营抢同时段?
海东、浙jiang、江苏傻了。
狗吧?
央视一套?这怎么抄.…不对!怎么借鉴?
龙江台吐了。
嚓!
家乡人嘛,给个漏啊?
怎么漏央视去了?
白忙活了?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月票好像不太行了….
大伙儿支援一下。
老苍也不知道说啥了,只有一句,能写多少就写多少。
还没改错字,将就看。
另外,打赏的有好多,之后一起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