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 txt-第373章 眼饞我身子(求訂閱月票)推薦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给点啊,可怜兮兮)
李皓带人迅速离去。
自断大道,削弱天地,这一手,出乎所有人预料。
与此同时。
东方大陆。
映红月气息萎靡,身边的两位圣人,已经没了影子,此刻的映红月,嘴角也是血液溢散,忍不住轻笑一声:“真狠!”
李皓,真狠啊。
这一次,又坑杀了多少圣人?
还有,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对自己,可是下手毫不留情,如此无差别攻击,自己一旦被杀了,封印破了,他真不怕?
还是说……他知道,自己不会轻易死去?
真看得起自己啊!
瞥了一眼身边两具尸体,几乎被切割的支离破碎,映红月笑了起来,笑声忽然越来越大,忽然仰头看天,眼中红光闪烁:“李皓……好像把你逼的离开了呢!”
李皓,你可真行!
此人,我已经盯了很久很久,几乎是毫无办法,可今日,这家伙好像被你赶走了。
你,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一刻?
若是,只能说,你手段太高了!
若不是,你这也算是无意立功了。。
探手一抓,两具残破尸体落入手中,迅速被他汲取能量,映红月咳嗽一阵,呵呵直笑,这次这么一搞,还不知道郑宇损失多少。
好事。
扭头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镇星城遗迹,郑宇好像还有一具分身被困在了那边,如今天地又无法容纳圣人走出了,对方的分身,大概率要在那边待一段时间了。
前提是,李皓不去对付他。
若是去了……郑宇分身,也留不下来。
“也许……我该去见见呢。”
趁着李皓还有别的事,未必会第一时间去对付这位分身,自己……也许可以弄个半帝分身尝尝味道呢。
他眼神闪烁一番,迅速朝镇星城遗迹遁去。
这一次,各方都损失惨重,却也是一个机会。
如今,李皓总算是清理掉了各方的影响,连暗中的一些存在,都被他清理掉了,这手段,映红月都不得不说,很是高明。
至于接下来,天地再次稳固,李皓如何处理,如何应对,他就不去管了,李皓那种人,必然还是有把握的,否则,岂会轻易这么做?
映红月迅速朝镇星城遗迹方向飞去,抓紧时间,也许还有意外收获。
……
另一边。
女王浑身残破,凄惨无比,身上银月之力几乎彻底溃散,不断咳血。
瘫倒在地的她,不断呼吸着,喘息着。
美鈴與咲夜
此刻,空中乌云密布,雨水砸落。
她气息也很萎靡,却是忽然笑了,笑的血水不断涌出,体内,一条条道脉开启,却是让她笑的有些癫狂。
我是月神?
她仰头看天,我是月神?
当月亮消失的那一刻,她好像感受到了一些东西,再结合李皓的一些古怪举动和古怪话语,几次故意放走了自己,再加上无意中开启了几条道脉……
还有,几位神灵的古怪复苏方式……
这一切,以前她都没去考虑过。
可今日,神国信仰崩塌,体内神力消散,银月之力也在刚刚,随着天地切割冲击,忽然将银月之力切割的差不多了,她忽然感受到了本质。
我本质力量……不是信仰之力,不是银月之力,不是神力,而是……新道之力!
可笑不可笑?
“我……是第二代月神?”
她眼中闪烁着疯狂,愤怒,绝望,愤恨……
太多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闪现出一些记忆,她是月神,天下第一神灵。
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是神国的女王!
先知神他们,找到了自己,而自己记忆复苏了一部分,也知道,自己是神灵,天地神灵,银月最尊贵的神灵,月神!
所以,她天生就是王者,贵胄!
21岁的李皓,还在一点点奋斗的时候,6岁的她,就是神国女王,没有任何人反对,因为有神灵降下神谕!
她,天生就是贵族!
可今日……一切都暴露了。
外表覆盖的一切,都被揭开了。
李皓觉得她很愚蠢,映红月也许也如此觉得……只是他们都是从底层崛起,不知天生就是贵胄的女王,到底有多顺利!
6岁,神国亿万苍生,就为她匍匐,为她效忠,毫无怨言!
神灵护道,天赋绝巅!
轻松跨越了无数关卡。
什么三阳旭光,什么神通日月……
在她这,都不是问题。
天地极限在哪,她就在哪!
天意眷顾,无所不能。
直到那一日,进攻天星,才遭遇了一丝丝挫折,而第一次,也是李皓输的更多……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
女王咬着牙,笑了起来。
笑的有些森冷,有些怨恨。
这一刻,很多以往不太在意的细节,都一一呈现在脑海中,这一刻,她终于看清了一些真实世界,原来,我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虚假之中。
这一刻,她再次想到了李皓的话语,那般的意味深长!
“她活着,她就是月神!”
我活着,我就是月神!
女王咀嚼着这话的含义,忽然笑了,笑的有些歇斯底里……原来,你早就看透了吗?
我活着,我就是月神!
真正的月神,在暗中……若是真正的月神死了呢?
一个个念头,瞬间爆发!
人的改变,就在于刹那。
这一刻,好像未经挫折的女王,忽然间就成熟了,成长了,也变的有些疯狂和极端了。
21年,所有人都在欺骗我!
他们在利用我,欺骗我,将我当成了傀儡,将我当成了白痴,而我……一直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之中!
怨恨,愤怒,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了。
复仇!
这样的仇恨,欺骗利用了21年的仇恨,远比李皓带来的失败更强,这一刻,她明白了,其实李皓压根没想杀自己,也是在利用自己,对付幕后真正的月神!
难怪……他每次总是那么漫不经心,眼神,每一次都是那么复杂,好像在说,你,还可以更强大的!
好像在说,你很可怜!
女王几乎咬碎了牙齿,喉咙中发出了痛苦的吼声。
你们……都在看我笑话吗?
我如此可笑吗?
你们这群混蛋!
“月神……”
陡然,她扭头朝一个方向看去,北方。
北方,封印之中,还有银月本尊存在。
真正的月神,在哪?
在天地之间吗?
不在了吧?
往日,一直没有今日这样的感受,今日感受很明显,银月之力,忽然断掉了一些联系……
她并不愚蠢,只是从未想过这些,此刻,不断去思考什么。
往日,月神也许就在自己身边,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可今日,随着李皓清扫天下,杀戮圣人,那月神对自己的控制力,忽然小了,甚至消失了,对方一定不在封印之中,而是就在自己身边。
在哪?
在哪呢?
下一刻,抬头看向天空,看向虚幻无比的月亮,以前的月亮,好像更明亮一些呢,自己一直都觉得,月亮,是真实存在的呢。
自己可是月神,以前没去在意,今日……这月亮,为何一点银月之力都没了呢?
自己从小到大,修炼的银月之力,好像都来源于月亮呢。
“她在那上面……今日消失了!”
这一刻,她明白了。
以前,她在那上面,可今日,因为天地压缩,忽然爆发,突兀的爆发,加上对方可能为了提前避开李皓,可能挪移走了月亮……导致月亮和自己失去了联系,而对方……此刻居然没回来!
以前在,今日没回来,她去哪了?
以前天地也不能容纳圣人,她却是在,说明,月亮其实是遗迹,可今日,这遗迹却是消失了……大道宇宙?
念头浮现。
女王再次笑了,李皓,你好像将她逼走了!
视线再次投向北方……银月,好像封印中也有呢。
姬美的秘密遊戲
谁是真月神?
她眼中露出一抹厉色,既然李皓说,我还活着……那我就是月神,也许……我才是月神呢!
你不是不出现吗?
也许,这是我的机会。
这些年,我一直被银月之力包裹,甚至获得了一些月神的记忆,我对月神太了解了,在神国眼中,在世人眼中,甚至在天意眼中……我就是月神呢!
傀儡?
当真正的月神没了,我……不就是了吗?
“她之前在封印中,怎么出来的?”
念头闪烁之下,她迅速飞上高空,一缕缕淡淡的银月之力溢散在天地的尽头,她有了一些想法,也许……我可以进入封印中!
夺取真正的银月!
那一刻,我就是月神了。
扭头朝北方看去,李皓,郑宇,映红月……你们,都看不起我吗?
那我便让你们知道,我生来便高贵!
一瞬间,女王突破虚空,她有一种感觉,沿着溢散的银月之力,一路向前,也许还有一条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封印之中!
那位红月帝尊……大概也很希望自己夺走了银月本尊,为他削弱封禁吧?
能否成功……也许还需要这位帝尊的帮忙!
这一刻,女王好像彻底觉醒了。
接二连三的打击,忽然间看清世界真相的痛苦,没让她瞬间崩溃,而是愤怒之后,恢复了冷静,这一刻,连自己被李皓多次击溃的失败,都觉得没关系了。
因为……我不是月神。
我既然不是,只是一个正常人,被如今被誉为天下第一的李皓击败,又有什么呢?
……
这一转变,李皓没料到。
也许,所有人都没料到会有这样的转变,女王消失了,没人在意,生也好,死也好,自从神国信仰崩溃,其实李皓都没继续在意了。
女王能不能再弄点好处过来,李皓很期待……但是又觉得,那位会不会死在这一次变故之中?
都有些替女王担心!
这样的好人,死一个少一个了。
这时候的李皓,直奔西方大陆。
很快,看到了受伤不轻的林红玉,还有那些傀儡,以及……天地之间,溢散的血腥气,到现在还没消散,还有无数溃散的信仰之力,无数的哀嚎声,痛苦绝望声。
对神灵,充满了愤恨!
有多相信,当信仰崩塌的时候,就有多绝望,多愤恨!
痛骂神灵的声音,响彻整个世界。
“侯爷!”
林红玉一如既往的恬静,好像刚刚持刀杀人的她,再次消失了,化为婉约之美,笑容柔和:“神国已经拿下,只是……有些混乱。”
李皓微微点头,看了她一眼:“失望吗?”
刚刚,天意应该很青睐她。
甚至有希望,将她强行拔高到合道层次。
结果,因为李皓的一句话,不但没能得到天意的青睐,此刻,天地好像都在针对她。
李皓,林红玉,黑豹。
这三位,此刻好像都被天意针对。
天意,并未彻底消失。
只是,这一次遭遇重创之后,选择了蛰伏。
林红玉若是不听李皓的,也许这一刻,会成为新的天地极限。
林红玉轻笑:“不失望,侯爷连唾手可得的天地都放弃了,何况区区一些天意……”
李皓笑了,点头:“不用失望,天意不算什么,真的聚集多了,也不是好事,有人在盯着天意,一旦聚集多了,你会成为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
说的便是李道恒。
对方想要捕捉天意,只是这一次,大概难了。
林红玉的实力,早些时候,都已经是日月七重,继赵署长之后的第二位日月七重,如今,日月七重许多,而林红玉不进反退,只有日月四重左右的实力了。
这还是刚刚恢复了许多,自爆道脉的刹那,甚至只有山海层次,勉强恢复了许多。
可比起其他人……一直领先的她,却是落后了一大截。
日月四重,这一刻,真的是连洪一堂的女儿洪青都不如了。
甚至一些新生代强者,都比她更强一些。
比如巡检司搜刮来的道剑几位,比如那一直只知道拍马屁的胡青峰,小人一个,如今都借着余光,跨入了日月中期。
她如此,黑豹也是如此。
这一次,除了李皓,就这两人损失最大。
或者说,这一人一狗。
“跟我走……诸位圆平武科大学的学员,先去和蒋盈李几位汇合,去古城休息一段时间,我回头会为大家铸造肉身,如今……不缺这些!”
那来自李家的姑娘,昔日曾骂过李皓摸她的李胜张,此刻很是复杂,应了一声,又开口道:“李都督,老师他们……是不是在银城出现了?”
“对,进入封印中了。”
李胜张没再多问,直接带着这些傀儡们迅速朝古城方向飞去。
李皓看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他看向林红玉,笑道:“走,去大道宇宙!”
林红玉也不多说,跟着一起。
李皓直接撕裂了虚空,林红玉随之踏入其中。
此刻,大道宇宙中几乎无人,战天城都被再次挪移了出去,镇压天地。
林红玉来过大道宇宙,可这一次,好像看的更加清明。
一条星河,此刻显得有些破碎。
很多星辰,都黯淡无光。
原本坐镇各方的李皓,都消失了,原本统合星河的神文,都破碎了。
这一次,李皓将之前凝聚的神文,都给破碎了。
这些星河,聚集而来的星辰……好像要脱离此地。
原本呈现环形长河的星河,要崩散了。
林红玉明白,应该是李皓爆了太多道脉,导致对大道宇宙的掌控力不强,甚至有些失控导致的,这一次,看样子损失不小。
明明杀了那么多强者……结果,李皓好像一点好处没捞到。
损失太大了!
“侯爷……这些星辰,都是道脉所化吗?”
“对。”
李皓点头,又道:“你知道,为何只带你进来了吗?”
不止她,其实还有黑豹。
林红玉摇头:“不知,难道是因为我实力下滑,侯爷要奖励我一点好处吗?”
她露出笑容,好像很是无知纯粹。
李皓当然知道,这女人没那么简单!
从第一次见面,交手瞬间,第二次对方就奉上了超能之城,从一方霸主,瞬间成为了自己麾下的得力干将,这女人,岂会简单?
魄力十足!
李皓也没多说,只是指了指星河道:“总体上来说,星河壮大了,这一次,好像出现了不少闪亮的星辰,代表有人开启了道脉,不是一两个,而是很多很多!这一次,我是没进步,可天地之间,忽然爆发出无比强大的能量,圣人死了一大批,大道之力溢散了一大批,总有一群人,抓住了机会,进入了山海乃至于日月!”
“都是侯爷大公无私!”
林红玉轻声道:“若非侯爷,他们没有机会的,侯爷是真正的为民做主,人人如龙,藏富于民!”
是拍马屁吗?
有一点。
可事实,就是如此。
李皓对民间武道,从未打压,而是不断推进,好东西,都疯狂往外丢,如今,天下修道者,大概超过10亿,甚至更多。
这么多人修炼,总有一些天才的,对这些天才……李皓也不曾打压过,都在疯狂进步。
机会,很多。
先是禁忌海开启,接着是天地复苏,然后是圣人陨落,能量溢散,大道之力弥漫……还有各地的武道学院,还有基建就能挣能量石……
这一切,都在促进整个武道的发展。
新道,已经成为世界主流。
“不用拍我马屁,这些不重要!何况,彼此需要帮助罢了,我给他们机会,他们其实也帮了我几次,杀天王也好,还是这次对付圣人,杀天意……民心可用!当然,也离不开你们的宣传和造神……其实不需要如此,不过现在民心帮了我几次,我也不矫情什么。”
若非民心,这一次,对付那些圣人,不会如此轻松。
一战之下,就杀了12位圣人。
没有民心之道,如何混乱天意瞬间?
林红玉没再说话,只是疑惑……李皓带自己来大道宇宙,到底为了什么?
给自己好处?
补偿自己?
可是……李皓自己大道都断裂了许多,这时候不忙着去恢复,带自己来,能给自己什么帮助呢?
念头闪烁间,李皓忽然道:“很多人想成为人王,我却是从未考虑过,自己要成为人王。”
林红玉一怔。
“我不是执掌天下的料子……当然,这个时代,武力至上!”
李皓笑道:“有武力,其实就够了,人尽其才即可!你和赵署长,其实都是我看好的对象,赵署长按理说更亲近一些才对,毕竟都是银月人!”
“不过……”
李皓轻声道:“也正因为赵署长也是银月人,我想着,若是赵署长执掌天下,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弊端,银月人太多了,不见得是好事!而且还有一点,赵署长……年纪稍大,对我其实还算敬畏,却是少了一种感觉。”
林红玉不语。
谈及银月武师,她一般不会多说什么。
李皓笑了笑:“不说这个,这次带你进入,是我有一些想法,我之前修炼,太过杂乱,我想对大道重新梳理,其实我已经梳理过几次,可是,还是乱!”
“因为我们进步很快,可每一次都是会遗忘或者遗漏一些东西……”
林红玉点头,轻声道:“侯爷是希望我帮侯爷搬运星辰?”
这个,李皓倒是提过。
之前,战天城很多人,也都帮着李皓搬运过。
“不是!”
李皓摇头,又道:“我想对大道进行重新,大范围的梳理!不再是搬运那么简单!”
李皓开口:“我最近有些收获,你还记得,当初我们梳理道脉的时候,发现过,360条道脉,会组成一把剑吗?”
林红玉点头,当然记得!
这是新道根基!
谁会忘记呢?
而且,如今大家修炼,都是按照这样的顺序来的。
她正想着,李皓开口道:“我这一次,有了一些新想法!我要将整个宇宙大道,划分为360个区域,对应360条道脉,而且,我要将一些有属性道脉,填充到无属性道脉之中……”
林红玉疑惑,看向李皓:“侯爷何意?”
现在的划分,不合适吗?
李皓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将360条道脉,作为360个基点,以每个基点为区域中心,不再是各种属性分开,而是……混合!各种道脉混合,不是无序混合,而是有序混合,进行重组!”
“这样,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好处……到最后,可以顺利融合!”
李皓笑容灿烂:“也就是说,我要将一条星河,完全贯穿,化为有序混沌!当然,明面上,我还会维持目前的属性划分……”
林红玉迟疑,不太理解李皓的心思。
李皓见状,只好又道:“简单来说,我要将星河化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目前看到的区域,第二个部分……我要制造星河之源,就是星河中的河流!万道归宗!”
“整个星河,分为两层,第一层,就是现在的各种属性区域,五行区域,风雷区域,刀枪剑戟……而星辰是点缀,我要制造一条混沌河流,囊括星河!”
林红玉一惊:“为什么?”
为何要这么做?
这样一来,很麻烦不说,还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工程,她不太理解,为何李皓不按照以前的划分继续前行?
这时候,忽然要进行梳理。
李皓再次解释道:“万道归一!我之前吞噬大荒天地,有些感悟,混沌,很复杂!大荒显得有些无序,因为这是无序混沌,有序的混沌和天地,应该是可以滋养万道的!甚至滋养世界和宇宙!”
“之所以喊你进来,补偿你是一点,第二,我要你帮我做件事……”
“侯爷尽管吩咐!”
林红玉急忙回应,有些意外,我能帮你什么?
如今,李皓麾下,圣人也不少。
自己实力下滑,还有什么是自己能帮他的?
李皓笑道:“你很擅长舆论,也很擅长蛊惑民心……咳咳,挑动民心……也不是,是掌握民心……不对,就是……能说会道……”
林红玉哭笑不得。
这话说的,我怎么接?
李皓笑道:“我有梳理大道的想法,但是太难了,需要你的帮忙!而这,就需要你来帮我一臂之力!”
“侯爷,我……怎么帮?”
李皓迟疑了一下:“难度很大!我想重新梳理大道,融合大道,需要万民配合,可是……又不能太过明显,被人察觉到我的目的!总之,复杂的很!比如说,当我需要提取一些火行之力,可能需要一万或者十万开道脉的修士,一起爆发火系道脉,随我挪移……不多不少,其他道脉的人,不要动……”
“我需要风系,可能也需要风系单独运行……”
“总之,就是全民配合的一次梳理!”
李皓解释道:“我只是简单举个例子,实际上更复杂,我需要万民配合,需要万道平衡,形成有序混沌,其实不配合也行,可那样一来,就会很脆弱!”
“我需要一个稳固的长河,就需要万众一心,容错率太低!”
“我思来想去,乾无亮也许也能做到……可是,他做,可能不是这样,而且,他只能掌控一部分人,天下之大,不是他都能掌控的!”
“而你,执掌天星一段时间了,现在大众也都熟悉你,知道你,对你很是信任……我到时候会在大道宇宙中进行梳理,只能靠你,在外进行指挥!”
林红玉愣住了,指挥万民?
这……这我怎么敢保证?
你在开玩笑!
她忍不住道:“侯爷,这个太难了,一旦出现失控……我……我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你可别闹了!
“侯爷,万民弱小,不如寻找一些强大的修士,进行控制,这些人,聚集到了一起,百万修士都行……”
“那不行!”
李皓一口回绝,摇头:“我要做最强修士,要铸最强星河,百万修士……能比得上十亿二十亿的修士吗?哪怕没开道脉的,也开了窍穴,窍穴也能影响大道宇宙……我需要所有修士,一心一意……”
你……想什么呢!
林红玉头都炸了!
这是给我好处,还是要我去死?
李皓诱惑道:“你若是帮我做成了,我可以给你一个绝佳的机会!乾无亮的道是不是很厉害?小道尔!你帮我做成了,我给你铸新道!万民道!”
李皓诱惑道:“其实就是小一号的人皇道!我将你的道,贯穿星河……那时候,我掌星河,你虽然掌控不了,可也许能成为大道宇宙的二号人物……这样的机会,我连最亲近的几人都没给,给你了,林红玉,你看,我多重视你!”
林红玉无言以对。
重视吗?
听起来很有诱惑力。
可是……
她有些头疼道:“侯爷,人心难测!平时还好,这时候忽然让万民一心,你要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些是人,是修士,不是机器,不是程序,不是傀儡……我没这个把握,也许给我三年五年……”
“最多一个月!”
“……”
林红玉都快崩了,整个人都是懵的,半晌才道:“最多一个月?”
“实际上……可能更短!我要抓住这一个月的机会,因为一个月后,有人要出来了,那时候,我再做什么,就瞒不住别人了!”
李皓认真道:“我斗不过他们!从实力上,准备上,我都不如他们!唯有另辟蹊径才行,这也是这一次我为何要如此决绝,非要将他们关起来的原因!就一个月……错过了这次机会,我的一切,都在别人掌控之下,包括这大道星河,其实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下!”
“现在,大道宇宙中没人了!”
“现在,外界没人监控我了……而且,乾无亮这些人,我担心他们暗中被人控制!倒是你……不声不响的,一直都是红杉木帮你提升……其实反而是好事。”
李皓又道:“你帮我做成了,我才有机会成功!不但要做成,还要大家不怀疑……”
林红玉头疼欲裂!
“侯爷,我……做不到。”
这真的做不到。
李皓皱眉:“怎么会呢?你想法很多的!每一次,你都有办法的,你看,超能之城瞬间被拿下,每一次你都能扭转局面,轻易操控舆论和人心,禁忌海复苏,你都能说成是我的馈赠,你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乾无亮被银月武师讨厌,你却是两头讨好,银月武师觉得你不错,乾无亮都在朝你靠拢……你比起乾无亮,更有当幕后黑手的资格!”
“……”
这是夸还是贬?
林红玉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皓肃穆道:“此事,关系重大,关系未来!我今日所做一切,便是为了将暗中强敌,全部锁住一个月,让他们失去对我的控制,失去对我的掌握!我要在这一个月中,作出巨大的改变,扭转乾坤!不单单是他们,连红月帝尊,这一个月,都不会有心思管任何人……天意也潜伏了起来,可以说,这是有史以来,天地最干净的刹那!”
只有一个月!
一个月后,天意也许会再次出现,李道恒,月神,郑宇,映红月,红月帝尊……这群家伙,可能都会再次出现。
他没开玩笑。
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月后。
在这个期间,他要将自己全面改变,让所有人,失去对他的掌控和了解,那时候……谁要是还把他李皓当成现在的李皓,有他们苦头吃的。
至于找林红玉……也是没办法。
正如李皓说的,如今,除了李皓,便是这女人,对天下掌控力最强。
林红玉头上都快冒汗了。
许久才道:“侯爷,很难!时间也太短暂了,您又说容错率很低……我更是为难!”
她有些咬牙,沉默一会,开口道:“侯爷,若是想让我做这些,我有个要求……希望侯爷答应!”
“说!”
“我……侯爷要闭关,养伤!而我,要做一回小人,我要……对外宣称,想办法复活袁教授他们!”
她看向李皓,沉声道:“侯爷先宣布闭关疗伤,将天下大权,全部交给我!包括几大主城的掌控权,包括几位圣人,都需要听我的!”
“而我……希望给侯爷一个惊喜,操控万民,在侯爷闭关期间,为侯爷复活老师,复活其他人……当然,其实是不可能的!”
林红玉又道:“我还要天下资源的掌控权,我随意使用,甚至是……官衔,权柄……一些人若是反对我,我……我想……对他们进行惩罚,包括……银月武师!”
她又道:“这些,都不够!我还需要一个地位……”
“说!”
“银月侯的夫人!”
李皓愣了一下,林红玉低着头:“我只是一个外人,银月武师岂会听我的?侯爷闭关,他们真的会在乎我吗?包括那些新武强者,他们怕的是侯爷,他们在乎的是侯爷……除非,我能真的代表侯爷,侯爷执掌大道宇宙,而侯爷闭关了,我有这个执掌天地!”
李皓愣愣地看着她。
林红玉头低的更低了:“我……我需要侯爷对外宣布,侯爷……会迎娶我,我,是天星都督,也是银月侯的夫人,所以,侯爷闭关期间,为了给侯爷惊喜,为了大婚之日,袁硕诸位前辈能来参与婚礼……我不惜一切代价,复活他们,如此,才有足够的理由!”
李皓张了张嘴。
半晌无言!
别闹!
我就是让你帮我梳理大道,好家伙,你想做我老婆!
这一刻,他懵了一下,半晌才道:“这样……我……我收你为徒?”
“……”
林红玉低头:“侯爷觉得……有人会相信吗?唯有……成为侯爷的夫人,才有这个资格!徒弟,代表不了什么,反而有些欲盖弥彰!”
“而侯爷要迎娶我……才符合大家的心思,符合大家的想法,为了拉拢我,拉拢红杉前辈这位圣人,为了拉拢亲近乾无亮这样出身超能之城的强者……为了平衡银月武师和外地强者的一个制约,这也符合帝王之道!”
“为了巩固侯爷的统治,毕竟如今……侯爷实力下滑,为了巩固统治,迎娶我,才是符合侯爷目的的!与此同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通知万民,通知天下,在侯爷闭关期间,为侯爷准备一个天大的惊喜……复活几位前辈!”
李皓沉默不语。
林红玉咬牙:“侯爷,只是一个名义罢了……如此一来,才能……有希望成功!否则,只能侯爷自己去公开目的,否则,不可能做到的!万民相信的也是侯爷,并不是我林红玉!银月武师,新武强者,相信的都是侯爷,而不是我,我只是侯爷的代言人,不是真的具备了操控人心的能力!”
李皓此刻抓了抓脑袋,第一次露出一些年轻人的不安和躁动。
上下打量了一下了林红玉,半晌才道:“你……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林红玉连忙道:“侯爷误会了……”
李皓皱眉:“没想法吗?我还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会感受到我的魅力呢,我毕竟是天下如今最有权势的男人!”
“……”
林红玉想吐血,你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我说对你有想法,你是不是也要找茬?
她有些无奈:“侯爷,您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李皓皱眉,捏了捏黑豹的脑袋,黑豹痛的龇牙咧嘴,李皓再次挠头,有些不太习惯,不太适应,“你的意思是,我要……通告天下才行?”
“当然!而且……还要明确大婚时间,最好就在一个月后,如此一来……也能让大家相信,我是为了给侯爷惊喜,才在侯爷闭关期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费时费力,劳民伤财……”
李皓抓耳挠腮,“没别的办法了?”
林红玉摇头:“别的办法……就是侯爷对外公开,你要对付强者,暗中梳理大道,梳理不一样的大道,需要大家的配合。”
扯淡!
那样一来,我还折腾什么劲?
一直淡然的李皓,此刻有些扭捏,半晌才道:“这……我才21岁,我……我都没谈过恋爱,我一直在战斗,在准备复仇……我……忽然宣布要娶媳妇?这……大家相信吗?”
林红玉平静道:“为何不信?一个月后,天地复苏,侯爷很危险,在死亡之前,娶个老婆,传承家业,做一些准备,享受一番……为何不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许,侯爷希望有个后人,传承香火呢。天星,还是很传统的,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侯爷如今大业未成,先成家,反而让人觉得稳定!”
李皓愈发头疼了!
为何……这么突兀呢?
我只是让你帮我梳理大道,不是让你给我做工作,娶媳妇,娶的还是你!
“你……多大来着?”
“侯爷,这不关键!”
“不不不!”
李皓摇头:“很关键!你先说,你多大,我忘了,之前好像有人说过,你好像30岁了?还是更大来着?”
林红玉眉毛都颤动了一下,半晌才道:“20多!”
“不可能!”
李皓摇头:“不可能的,超能之城都多少年了?你很早就执掌超能之城了!”
林红玉木木地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这一刻,你若非是银月侯,我可能会宰了你!
弯刀都要憋不住爆发了!
半晌,咬牙,低沉道:“31!”
“这么大了?”
李皓一惊:“比我大10岁呢!”
“……”
林红玉沉默不语,一言不发,拳头都握紧了!
这么大了!
很大吗?
超能时代,我很大吗?
31岁……很老吗?
这可是超能时代!
强者,动辄活个十万年,你都不嫌弃别人大,我31岁,真的老了吗?
李皓有些纠结,喃喃道:“31岁,比我大10岁呢,你执掌超能之城,都超过10年了,我还在上小学甚至幼儿园呢!”
“……”
林红玉有些要忍不住了,强压下心中愤怒,还是忍住了。
“我爹妈死的早,我老师也走了,兄弟也没了……现在倒是没人阻拦……可是……哎!”
叹息声不断。
这一刻,大道宇宙,好像都在愁眉苦脸。
李皓喃喃道:“为了事业,为了成功,我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吗?”
“侯爷!”
这一刻,林红玉声音尖锐了许多:“我只是建议,只是为了侯爷的大业,不是说,真要嫁给侯爷!”
李皓苦笑:“可是,我都对天下宣布了,公开了,假的都成真的了,这要是传出去,我不要你了,岂不是……岂不是让天下人唾弃?你以为我真不懂?那时候……我岂不是背负万古骂名?”
“……”
你想的真多啊!
李皓叹息,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想想,思考一下再给你答复,想想……到底值不值得,用我一辈子的幸福,去赌这次能否成功……”
林红玉转头就走,很快,回头看向李皓,压下怒火,低沉道:“侯爷,通道!”
“哦哦哦……”
李皓迅速开启了一条通道,林红玉瞬间消失。
而李皓,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半晌才摸了摸黑豹,叹息一声:“黑豹啊,你说,她是真的没别的办法了,还是眼馋我的身子和身份?”
“……”
黑豹摇了摇尾巴,晃了晃脑袋,别问我,我只是一条狗,我怎么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