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腦海帶着一扇門笔趣-第兩百五十六章,提前行動鑒賞

腦海帶着一扇門
小說推薦腦海帶着一扇門脑海带着一扇门
打发走张大壮,抬头便看到一脸幽怨的楚同学。
“你骗我…”
周小川闻言一脸的懵逼,“我骗你啥?我是骗你身……什么了?”
嘴里下意识的差点把后世的段子说了出来,那真的说出来了就要出事了。这年代男女关系可是很敏感的话题。
“那东西没那么便宜。给你钱…”楚妍妍说完将手里的钱就要递给他。
周小川闻言笑了笑,“我多少钱拿来的,给你就是多少钱。咱们是同学我总不能多收你的钱吧?”
听到他的话,楚妍妍纠结了,昨天她已经被奶奶普及了一下,现在已经知道什么价格了。
这让她有点不太好意思。
“行了,我能弄到,只是量不多而已。你又不是拿去转卖了。”
楚妍妍闻言轻哦一声。这钱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周小川则是想着安排谁去弄粪,这玩意谁都不愿意去干。只能轮流着或者一起上了。
中午吃完饭,张大壮拿着一道物理题目来到周小川的面前。
“小川,这题我不是很明白,能不能跟我再说一遍。”
周小川看到对方,便想到早上他问的问题。
将张大壮说的题目解答了一遍以后,这才对着他说道:“大壮,不用星期五一起去抢。我们星期四放学了就去弄。”
“啊,学校不是说星期五下午弄吗?这样被老师知道了怎么办?”
周小川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又没人说不能提前弄。我们弄好了,难道还能让我们捡回来?”
“咦,你好恶心。”
也不怪他想提前弄,要知道现在的学生对于积极分子这荣誉可是相当的着魔。
想想那几年学生的疯狂,便知道了。
到时候脾气不好的说不定还真的发生争执,打架他倒是不怕,就怕到时候屎尿横飞。
那场面就尴尬了。
“先不告诉别人,等星期四再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学回去拿桶。”
张大壮闻言点了点头。
此时周小川正在想着,怎么让老师同意自己不来学校呢。
不过这群老古板也真是的,怎么说都不答应。
还是老老实实的上一段时间课吧。
(C98)是這樣啊GOLDEN
好在老师都已经知道周小川的情况,刁难过几次没用,于是对他上课发愣已经没有人再去说他了。
怜黛佳人 小说
一天又这么无聊的过去。
现在人们都吃不饱,课间休息和中午休息都不敢做剧烈运动。嬉笑打闹的都少了很多。
晚上回去,杨月梅对着周小川说道:“小川,你赵爷爷让你星期六帮他跑一趟连港。要不方便就算了。”
听到杨月梅的话,他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赵启年也是知道自己在学习,要不是老雷找到他,估计他也不会去来找自己。
周小川对着旁边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问道:“想不想吃鱿鱼?”
两人闻言连忙点了点头。
上次吃了一次,两人都惦记上了。
晚上回到空间,想着这次过去要弄一点海水过来。
意念在空间里动了起来,现在他的意念已经增强很多了。在空间里现在已经可以代替铁锹了,不过在外界还是差许多。
忙活了一个晚上,相当外面的五天,一共才弄出来十亩地大小,深度十几米的大坑。有些鱼还是要深水才行。
不过感觉还是有点小,这几天晚上抽空再来弄一下。
等到星期四的早上周小川便对着张大壮交代道:“一会记得通知一下。”
张大壮闻言轻哦一声,随后反应过来,:“为什么是我?你才是班长啊。”
“对啊,我是班长,所以我通知你,让你去通知他们啊。”
张大壮听到他的话,轻轻点了点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过他还是一个一个的去通知了。
也有人反对,张大壮一句话,便让对方住嘴了。
“你是不是想做落后分子?”
楚妍妍则是在旁边偷笑。
周小川见状便对她说道:“你别笑了,周末我不能过来,你到时候帮我请一下假。”
楚妍妍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现在你不是在学校吗?自己干嘛不说?”
“我现在自己去说不是找骂吗?”
楚妍妍闻言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好吧。”
这理由真好。
下午放学,收到通知的学生纷纷跑回去,提着家里的粪桶过来了。
顿时班级门口骚气冲天。
有学校的老师还没有离开,看着这个场景都是一脸的奇怪。
打听一下,便知道怎么回事。其中就有班主任,这要是都被他们弄了,自己班级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说了明天开始的吗?今天不许弄。”
同学闻言都看向了周小川。
周小川见状便说道:“老师,有规定今天不可以弄吗?”
“我们这么积极的不顾厕所的臭气熏天,给庄稼上点肥料,老师你怎么能打击我们的积极性呢。”
“我…但是这是学校组织的统一时间。”
那个班主任闻言噎住了一下,确实没有规定。
“老师,为什么要在明天,还不是因为明天的劳动课不用上课吗?我们牺牲了自己放学的时间也不行吗?”
“这……”
对方闻言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走了。”周小川见状对着众人招呼了一下。
“呕……”
“呕……”
……
来到的时候信心满满,到了地方粪舀子一动,顿时一阵干呕的声音传来。
周小川将空气隔绝了,不过他他的嗓子眼还是在不断的蠕动。
众人干呕了一会感觉有点适应了,这才开始用粪舀子开始舀粪。
不过中间还是不停的伴随着干呕的声音。
而女生则是站在远处看着。
张大壮和周小川合伙抬一个桶,对方看着周小川若无其事的样子,便奇怪的问道:“小川,不臭吗?”
周小川闻看了他一眼,本来还憋着一口气的他,看着眼前一桶的黄白之物,顿时又是一阵干呕。
主要还是因为他要时刻用意念注意着桶别洒了出来,这和用眼睛盯着看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厕所就这么大,就算是满的,十五个桶也就跑了两趟也就结束了。
地就在学校后面。离的不是很远。
这么多的粪便也就是刚刚好把一亩地浇个遍,毕竟不是像浇水一样要那么多。
可能是因为抬的时候不平衡,居然有不少人洒了出来,溅到鞋子和裤子上。
被弄到身上的人一脸的苦笑。跑到水池边开始清洗起来。其他人见状则是跑的老远。
地浇好,众人这才散去。
周小川看着空空如野的厕所,心里一阵想笑。
想着明天老师来以后,会不会惊呼一声:“咦,大粪呢?”
楚妍妍看着还在那偷笑的周小川,赶忙催促道:
“还在笑什么呢?你看天都快黑了,赶快回去吧。回去爷爷肯定要说我了。”
周小川见状赶忙带着她回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继续弄他的大坑。
農夫戒指
这几天晚上下来,大坑已经有30亩地那么大了。而旁边的淡水坑也顺便被扩大到了20亩地。
就等着往里装水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来到学校,人们一开始还没注意,过段时间才发现。
總裁,你要對我溫柔一點哦
厕所居然空了。
得知消息的班主任杨老师一阵苦笑。
怎么说?也没规定不可以提前弄啊。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校行动,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星期六早上把两个小家伙送到学校,他便转道来到了纺织厂。
“雷叔,我来了。”
来到地方对着正在安排调度的老雷打了个招呼。
对方闻言点了点头。“你和东子两个一会去连港跑一趟,送一批货。不耽误学习吧?”
“没事,不耽误。”正找不到理由呢。
等这段时间农忙过后,平时只要在平日劳动课上拔草浇水就行了。接下来的周末估计不会舒服。
因为他了解到到了周末学校会组织学生参加劳动。分为校内劳动和校外劳动。
校内劳动就是种粮食,种菜,养兔子,铺草坪。打扫学校卫生。
校外劳动就是下厂下乡,下田下地劳动。
七月火 小说
就是去学校附近的各个厂里劳动,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且一做就是一整天。
此外每年夏收,秋收季节,师生都要背着各自的铺盖下乡到农村生产队参加农忙活动,1到2个星期。
这个比后世那些周末去做亲子活动更加有效果,不干也不行。
不知道自己来纺织厂做司机,算不算下厂了。
思绪间他来到了王卫东的身边。周小川对着他奇怪的问了一句,“东哥,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叫我来?不是应该安排老手去连港,再安排我去附近跑吗?”
王卫东闻言嘿嘿一笑:“是我说的。你看,带着你,司机和机修组的人都省了一个人。”
听到王卫东的话他这才恍然,就说嘛,这样安排也不合理啊。
原来是他弄的,不过周小川挺喜欢的。
帮忙一起把货搬上车,开着车跟着王卫东便向着连港出发。
出了省城,开了一段路便没了煤渣铺的路,都变成了土路。
有的是被平整过的,有些则是坑坑洼洼的留下一些大坑,好在这几年没怎么下过大雨,一路上车子没有陷进去。
此时正值三月份,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不过车窗打开还有一丝丝的寒意。
窗外的路边柳梢绿了,草地渐茵,让人看了本来压抑的心情也变的好了很多。
偶尔也能看到一群人在路边修路,一群男女带着草帽,肩膀上搭着毛巾,手里拿着锄头铲子和簸箕之类的东西正在铲土填土。
挑着扁担挑土的男人则是在人群里来回穿梭。偶尔还能看到木质的独轮车。
一路开了十来个小时,中间吃来点干粮,晚上接近天黑的时候车子才到达连港。
这年代公路边可没有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