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劍仙在此 ptt-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準備一口上好棺材讀書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很快,农龟忝就来到了办公室。
恰是蕗草萌芽時
林北辰双腿搭在办公桌上,背靠着大意,一边抖腿一边抽烟,抬头打量这位农家的大少爷。
看起来三十岁的相貌,金色长发和眉毛,肌肤白皙,眼睛大而有神,相貌俊朗,浅黄色的胡须打理的非常整齐有型,一身底调蓝色的炼金轻甲,腰间悬着一柄华丽长剑……
是个卖相极佳的贵公子。
也是标准的荒古族容貌特征,有点儿像是地球上的西方白种人。
“在下农龟忝,见过李局长。”
农家大少爷彬彬有礼,面带笑意。
林北辰弹了弹烟灰,道:“坐。”
农龟忝坐下来,脸上的笑意清切而又清澈,道:“说起来真是惭愧,因为忙于公务,李局长就任太金区特法局局长之后,我竟未能第一时间来恭贺,实在是失礼失。”
林北辰笑了笑,道:“无妨。”
“我听闻 过李局长的事迹,尤其是在花府力挽狂澜,助花舞剑登上家主之位的那个夜晚,李局长的表现,当真是让在下叹为观止,无限神往。”农龟忝笑着道:“真是没有想到啊,像是花舞剑那样虚伪反复薄情寡恩的家伙,竟然可以得到李局长您这样一位忠贞无双的天才效忠,让我羡慕。”
“呵呵。”
林北辰轻笑,道:“农公子,你不觉得这样的挑拨离间,过于直白简单了吗?你是觉得我到底有多蠢,才会相信你说的这些鬼话?”
不愧是花家的竞争对手啊。
这么快,就将花舞剑的上位过程,调查了个清清楚楚。
农龟忝正色道:“李局长误会了,刚才的话,乃是我的肺腑之言。”
林北辰徐徐地吐出一口烟,道:“说吧,农公子是大忙人,来找我做什么?是为了那个人贩子农三元?”
“哈哈,那只是小事。”
农龟忝道:“我来,是为了和李局长你做一桩生意。”
“什么生意?”
林北辰配合着问道。
农龟忝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李局长你可知,你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正盛,其实已经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死境?”
林北辰眉毛一跳,想要知道这货到底在鼓弄什么玄虚,于是道:“哦?愿闻其详。”
农龟忝对林北辰的反应很满意。
他说道:“花舞剑此人,多谋善断,心思深沉,喜欢料事于先,的确是一个能成事的人杰,但却刻薄寡恩,为了成事可以放弃一切,心中只有自己,从不会顾忌亲情友情恩情,相信李局长你应该是深有体会才对。”
林北辰没有说话,抽了一口烟。
农龟忝又道:“今日他重用你,厚待你,为你谋权谋势,一是因为你从龙有功,二是因为你实力堪用,三是为了做样子给其他效忠之人看,但绝对不是因为感恩于你,你信不信,一旦他遇到任何困局,只要能牺牲你而解难,他依旧会毫不犹豫地舍弃你。”
林北辰淡淡地道:“能够为花大哥效死,乃是我的荣幸,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一天,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怨恨。”
这是老子的人设。
不能崩。
林大少演戏上瘾了。
农龟忝笑了起来:“李局长义薄云天,令人佩服,但所谓能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过度的愚忠不可取,声势夺势才能做出最优选,花家如今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后劲已无,李局长如此效力下去,最终反而会搭上自己,须知,花家可以给你的东西,我农家完全可以翻倍给你。”
“呵呵,忠臣不侍二主。”
林北辰直接拒绝。
还想要让我如吕布那样,做三家性奴?
那以后我的名声岂不是臭了?
“我始终相信,只要利益足够,人永远都可以重新选择……李局长不妨开出条件,我们能够好好谈一谈。”
农龟忝微微一笑道:“花家日薄西山,六大家族都不想要让它重新崛起,暗中都已经联手,花舞剑有心无力,迟早都是个死,李局长你又何必为他陪葬呢?”
林北辰没有说话。
农龟忝以为他心中已经动摇,继续说道:“各大家族对付花家,必先对付花舞剑的心腹,你和公孙龙泉,花阳、花正盛几人首当其冲,用不了多久,你就会遇到大麻烦,一不小心就会身死道消……这,才是李局长你的绝境啊。”
“在我的剑面前,没有绝境。”
林北辰潇洒地吐出一口烟:“如果只是这些事情的话,那没有什么好谈的……呵呵,农大公子,你还是谈点儿实际的吧。”
农龟忝心中有些失。
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像是李少非这样的人,如果只是几句话就可以说服收纳的话,那他也不值自己苦心研究了。
“农家的大门,永远向李兄敞开。”
农龟忝笑了笑,话题一转,道:“我这次来,的确是受了区长的委托,来为农三元说情,如果李局长愿意网开一面,那区长和我们农家,都会感激不尽,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条件,李局长可以尽管提出来。”
林北辰将手中的烟头,按灭在桌上,道:“你来晚了。”
农家俏厨娘:王爷慢慢尝 小说
农龟忝一怔。
林北辰笑了起来,不无嘲讽地道:“那个人渣,就在你刚才高谈阔论的时候,已经接受了法律的制裁,形神俱灭了。”
农龟忝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沉。
一抹怒色,在眼眸深处闪过。
他意识到,自己被李少非给耍了。
不过,仅仅在一个呼吸之后,他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意,脸上重新又露出了诚恳的微笑。
“也罢,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死了就死了,不打紧。”农龟忝道:“和李局长您比起来,农三元不值一提,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解决,区长和农家绝对不会为这件事情,来找李局长您的麻烦。”
林北辰有些意外。
这个家伙……
是个人物。
可惜你来的太晚了,我已经选好‘大哥’了。
剧本已经写好。
擅自改戏的话,得加经费。
何况花家这种空壳子扶起来才好操控,而像是农家这样实力更盛的家族,不好控制。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本来想要在办公室里就直接杀了你。”林北辰看着农龟忝,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但你的表现,让我有一些意外,所以,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哦?不想杀我了?”
非與非言 小說
农龟忝笑了起来。
“不。”
林北辰咧嘴笑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字一句地道:“我决定给你一天的时间,回去给自己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吧,安排好后事,我再来杀你。”
农龟忝闻言,顿时怔住。
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寒意。
以及一抹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