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641章 自在宗藥擦佛,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閲讀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走近拐子格桑,发现对方正跪在地上,面朝太阳与一尊小佛像虔诚膜拜,嘴里一阵念念有词。
拐子格桑对佛像祈祷十分虔诚,就连外人靠近都不知,还在继续膜拜祷告。
那尊佛像是高原擦擦佛,所雕刻的是密宗药师佛,宝象庄严,通体蓝色,身穿佛衣,左手持药壶,右手结施无畏印,身后有光环、祥云、远山。
说起擦擦佛,晋安并不陌生。
“嗯?”
“这擦擦佛的尺寸怎么跟密宗正统的擦擦佛不一样,好像比正常的小了一圈?”
忽的,晋安面色一变,在他看到擦擦佛上围绕着药师佛的晦涩佛经时,已经认出来,这擦擦佛并不属于吐蕃正统密宗,而是源自西域佛国!
与他曾在西域佛国看到过的那些附佛外道擦擦佛有着许多相似细节!
他绝不会认错佛国的擦擦佛,毕竟经他手灭掉的擦擦佛不在少数,比如有求子佛擦擦佛,有红眼佛擦擦佛,有欢喜佛擦擦佛!
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自在宗信徒,更令他意外的是,这拐子格桑也是信仰自在宗的人。
这拐子格桑身上有着不少秘密。
晋安眸子逐渐冷下来:“正好,我不知道自在宗的老巢在哪里,现在连向导都有了!”
当拐子格桑从祷告仪式中睁眼醒来,他做了个让晋安大感意外的举动,居然抱着擦擦佛伸出舌头舔了几口并深深呼吸几口,脸上露出一副很享受很幸福的样子,连气色都好看了不少。
他闭眼享受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睁开眼,啊,一声惊慌叫声响起,引得不远处正低头喝水的牛马抬头看来。
拐子格桑被身旁突然多出来的汉人道士吓一跳,当看清晋安长相后,他脸上表情更加意外与吃惊:“是你!”
拐子格桑记忆力很好,一眼就认出曾经在昆仑雪山附近见过晋安,也有着高原上像晋安这么年轻的汉人道士并不多见的原因在里面。
晋安早就给拐子格桑看过面相,知道这个人是个心狠手辣的奸猾之人,所以一上来就毫不客气的冷声道:“我知道你给人当向导听得懂汉人的话,我问你,这个擦擦佛是不是你从自在宗求来的?”
拐子格桑原本还想装糊涂充楞的,可当看到晋安毫不客气手指擦擦佛,对佛祖做出轻蔑侮辱举动,他吓得脸色苍白,赶紧仓惶下跪磕头,嘴里不停朝通体蓝色的药师佛擦擦佛赔礼道歉,希望佛祖不要怪罪他,一脸虔诚表情。
但是这一切落在晋安耳里,就是说着他听不懂的吐蕃语。
晋安目光一沉,又连问二次,见拐子格桑始终不回答他的话,始终都在朝擦擦佛磕头道歉,他大步上前一步,砰!
昆吾刀刀鞘一下地上擦擦佛斩成两半,露出草叶根茎木灰搓揉而成的内部。
大道感应!
阴德一千!
“果然是附佛外道余孽在借药师佛之名装神弄鬼!哼!一个不入流的小小擦擦佛,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看我今天把你挫骨扬灰!”晋安当着拐子格桑的面,又一脚狠狠踩烂擦擦佛。
这不止是踩烂擦擦佛,也是一同踩碎了自在宗留在拐子格桑心中的无上信念。
“不!”
“你这个混蛋汉人,这是尊者亲自开过光的药擦佛,里面住着药师佛和尊者佛爷!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拐子格桑就像是发疯般的冲上来要找晋安拼命,呃,强烈的窒息让他的气急败坏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脖子被晋安手掌死死掐住,手脚腾空的乱蹬挣扎,憋得面红耳赤。
“回答我的问题!这药擦佛是不是来自自在宗?”
“回答我!”
晋安单臂举起身子瘦小的拐子格桑,眼神冷冽,升起危险的寒光,吓得人头皮发凉,不敢对视。
拐子格桑还在剧烈挣扎,可他那点力气,在晋安面前就如蚍蜉撼树,蚂蚁撼象,晋安举在半空的手臂始终纹丝不动。
直到拐子格桑两眼翻白,脸色转青,快要窒息过去,在死亡威胁下身体冰冷,挣扎幅度变小,晋安这才砰的把他随手丢在地上。
要不是这里是草甸子厚厚的湖边,就这重重一摔,拐子格桑早就摔得头破血流了。
重新获得自由呼吸的拐子格桑,两膝跪地,手解开衣服,贪婪呼吸每一口空气:“咳咳咳…这药擦佛是我一心一意勤恳侍奉自在宗十年,好不容易才面见到尊者,从尊者那求来的经过尊者开光的药擦佛,你今天毁了尊者药擦佛,肯定逃不过全能全智的尊者,尊者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咳咳咳,你今天就算杀了我也没用,我是为自在宗死的,来世肯定能和妻子女儿团圆,一起成为尊者身边的护法,继续服侍自在宗和尊者!”
晋安冷哼:“我看你是吸食药擦佛上头,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就让我送你进圣湖里好好洗净你那被附佛外道控制的肉身与心灵。”
虽然已是进入夏季,但这是雪山融水,而且这里本就海拔高气候寒冷,当拐子格桑自己挣扎着爬上岸时第一时间脱掉全身衣服,人冻得嘴唇乌青,眼神恍惚,瞳孔有点涣散,终于安静了会。
“你刚才说的来世跟妻女团聚,一起成为尊者护法,是怎么回事?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晋安见拐子格桑已经安静下来,他施展《天魔圣功》心魔劫,唤醒拐子格桑内心的心魔,让对方一五一十全都吐露出实情,他终于弄明白所有起因。
十年前,这拐子格桑还是名普通牧民,像多杰措大叔这样的普通牧民一样,过着虽然日子艰苦但潇洒自在的马背上生活。
但这一切,从他认识自在宗僧人,成为自在宗信徒后,发生了巨变。
他从自在宗那买来一尊药擦佛,每天都虔诚供奉,不管是牛马生病还是家里人生病,不管是大病小病,只要舔一口药擦佛,吸食几口药擦佛身上的“圣灵佛气”,就会药到病除。
这药擦佛虽然治疗神奇,可消耗也很大,在人畜的昼夜不停吸食下,药擦佛逐渐缩小,很快消耗光“佛祖佛气”。
自从断了“药擦佛”后,拐子格桑一家都觉得浑身难受,干活没有力气,经常口干舌燥,晚上睡不着觉,只要一闭眼脑子里就全是浮现药擦佛的身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他找到自在宗僧人询问原由。
自在宗恭喜他们一家这是与佛有缘,有慧根,受到了佛祖的感召,与佛祖种下因果,可惜了前面几十年浑浑噩噩,慧根受到蒙蔽,白白蹉跎浪费了几十年的修行时间,幸亏遇见了自在宗,所以这药擦佛就更加不能停了,要用经过更高佛法开光的药擦佛追赶上前面浪费的几十年,继续坚持修行必能修成正果,成为佛祖身边的护法佛。
高原人人信仰佛教,拐子格桑一听自己一家都与佛有缘,而且也的确体会到了药擦佛的神奇,当场信以为真,喜不自禁。
只不过大师用更高佛法给药擦佛开光,对身体消耗很大,但佛渡有缘人,难得碰见与佛有缘的人,自在宗愿意消耗庞大佛法渡他们一家修成正果,不过得加钱。
就这样,坚信自己与佛祖有缘的拐子格桑,卖牛卖马,带着一家人信奉起自家总,从此再也离不开药擦佛。为了渴求早日修成正果,他开始卖掉更多牛马,甚至到后来卖光所有家产用来加钱购买被更高佛法开过光的药擦佛,渴望成佛。
此后的结果就是一家人穷困潦倒,居无定所,努力节省每一分口粮,就是为了去自在宗买一尊药擦佛,依旧做着成佛的梦。
遙遠的星光
期间拐子格桑家里人受不了这份苦,也曾动摇过信念,自在宗僧人说人今生所受的苦和来世所享的福是紧紧联系一起的,你今生受的苦越大,挨得寒冷和饥饿越多,就表明你对自在佛越虔诚,你并不是把田财献给而是用今生的短暂苦得到来世更厚的福报,这世受的苦越多,捐献给佛祖的香油钱越多,来世得到的自在就越多,有寿命自在、田宅自在、心灵自在、愿望自在、业报自在等三十二自在。
拐子格桑一家人就此彻底成为自在宗虔诚信徒,节省出更多口粮用来买药擦佛,甚至到后来因为贫困饿得不行,妻女吃了不干净肉,染上可怕鼠疫无钱治病。
已经魔障的拐子格桑,不仅没有带妻女寻医治病,反而带着妻女去找自在宗,自在宗僧人恭喜说他染病太重,需要献给佛爷,才能挽救两人性命,拐子格桑不仅没有悲痛,反而主动把妻女都献给了佛爷,他觉得这是老婆和女儿的福分,比他先修成正果了。
而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他至今还想着来世还能与家人团聚,一起成为佛祖身边的护法佛。
……
了解到发生在拐子格桑身上的种种,晋安变得沉默。
他也不知道该可怜拐子格桑的愚昧无知,信自在宗疯狂到连妻女都肯抛弃,还是该冷血认为拐子格桑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活该拐子格桑继续受罪一辈子。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看拐子格桑时面相会那么奇怪,矛盾了,缺钱又不贪财,每天都很缺钱一颗欲望似无底洞却没有贪财之相,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愚昧固执的拐子格桑把这十年赚的钱全都奉献给自在宗买药擦佛,做了十年都还没醒的成佛梦,到后来害死妻女,家破人亡。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沉默过后,晋安看了眼像是长期营养不良,身子瘦弱得好像随时会被高原大风给吹倒,一脸穷苦命,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的拐子格桑:“你知道在你眼里被自在宗高僧开过光,能治百病的药擦佛,是用什么阴料做的吗?”
“你又可知你的妻女最后为什么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