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天阿降臨 線上看-第940章 證據推薦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浅蓝色的太阳划过天际,隐入那颗巨大的行星之后,原本燥热的天气一下子变得凉爽了不少。
“不知不觉,又到午饭的时间了。”楚君归叹了口气,终于把抱了大半天的小电炉放下。
电炉中流出的钢水最终浇铸成一枚枚亮白色的三梭箭头。这些箭头都十分沉重,一炉合金钢也就能浇铸十几枚。
楚君归拿起刚刚铸好的箭头,说:“先去捡东西,然后再吃饭。”
开天一飞冲天,当先向着那片埋了仙人掌的疏林飞去。楚君归速度也不慢,片刻后也出现在疏林中心。这时开天已经把整片林区巡视了一遍,失望道:“主人,没有任何收获。”
“一晚上再加半个白天都没有收获吗?这个方向的探索者都死绝了?”楚君归猜测。
不过探索者分布本来就十分稀疏,能在一片林地中坑杀五个已经是相当难得了,主要是这片疏林周围都是险地,就这里相对开阔安全,所以稍有点经验的人都会选择从这里通过。那些真正的老手或许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从而行动谨慎,但这恰好会要了他们的命。
随着对真实梦境认识的深入,楚君归对接下来的行动策略已经有了隐约的想法,这个想法一旦被人知道,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是否真的实施,还要等经历过一次灾变,然后回归真实世界后才能做出决断。
“就快要灾变了。”楚君归意识中已经开启了倒计时,现在还有36小时。
正常情况下,真实梦境中在第10天会出现一次灾变,以后每10天又会有一次灾变降临。灾变会一次比一次厉害,直到把探索者灭亡为止。因此就有挺过3次灾变,并且已经死亡过两次的资深探索者主动退出真实梦境,转而担任教官,训练新一代的探索者。
根据已知资料,初次灾变96%的概率会是兽潮,数十头各式各样的野兽会在夜色下疯狂攻击探索者。在这个时候,营地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对付野兽最好用的不是武器,而是工事。
并且野兽之间不会配合,而人会。所以一旦有两三名探索者联合,再有完善工事配合,基本可以轻松度过第一次灾变,运气好点甚至可以无损。当然,这是最初几代探索者们付出惨重代价后才得到的经验。当年第一批进入真实梦境的探索者们,可是有三分之一直接就死在了第一次灾变的兽潮里。
兽潮对楚君归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威胁。当年在4号行星立足的那段时间,忙的时候一天得对付好几波兽潮。
他先是检视了一下仙人掌枝条,这根枝条已经生根,重新恢复了饱满,只是辐射强度略有下降,看来根系还没有扎到矿脉里。
楚君归将新铸好的一批箭头放在仙人掌旁边。经过至少24小时后,这批箭头都会沾上不少辐射,这东西可比毒好用。
将箭尖留下后,楚君归就返回营地,准备午餐。真实梦境中的有机物都富含能量,就是普通树叶,营养也比真实世界的水果都要丰富,一些浆果的热量甚至能达到黄油的几倍。
楚君归和开天都是不需要味道的,开天能直接消化金属,楚君归在这方面比开天差点,但也属于能吃土维生的级别。所以做饭这件事就简单了,楚君归把树叶、浆果、兽肉、骨头什么的都混到一起,再撒一把石粉,做了个粉碎机直接打成汁,就做成了一大锅绿中透黑的汤。
这汤,当然是没煮过的。
楚君归拿出一个陶盆,倒了小半盆的汤,递给开天,剩下的就都是楚君归自己的。又过了一天后,现在开天已经是1500克了,生长飞快,但是要对付那盆足有四五公斤的汤,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楚君归自己则是抱起铁锅,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光。
铁锅见底,楚君归满足地哈了口气。这锅汤的热量相当于30公斤黄油,倒是够他用一段时间了。
见开天还在对付那盆汤,楚君归就着手修整营地。他所立的这片营地依坡望水,却是无险可守。楚君归将一根根木桩削尖,前端包铁,斜插在营地周围,作成最基本的防御工事。
这一忙就是整个下午,营地已经围了一圈木桩,然后楚君归又扛来几十根原木,让开天切割了,就在营地中建起了一座2米高的小高台。这就是他准备用来度过第一次灾变的阵地了。
楚君归在忙,那两座动力炉时刻都没闲着,小电炉一小时就会出一炉钢水,又多炼出一块红色宝石。
夜色降临,黎明又至,第九天在忙碌中很快过去,又是一个夜晚。
探索一部的大厅中,众多工作人员又开始头痛了。
“他怎么又不动了?”
“已经呆了4天了吧?这是要在这里直接过灾变吗?”
有稳重者则道:“躲在二级区域里度过第一次灾变也没什么,毕竟稳妥……”
“都砸了20亿医疗费出去,后面还跟着100亿基金,就是让他在那稳妥的吗?更别说那些麻烦了……”当下就有人抱怨,只是不敢大声。
说到麻烦,几个知情人都是面带无奈,悄悄地叹了口气。
基地上层,零博士正坐在椅中,面前是一间虚拟的大会议室,里面坐着六七个人,其中两人面色明显不善。
“博士,你们一部是不是有点过了?”一名将军声音冰冷,“楚君归暗害同僚,证据确凿,你还要保他到什么时候?”
零博士安坐不动,淡道:“证据确凿?证据呢,怎么确凿了,拿出来看看。”
那将军一滞,怒道:“真实梦境里的事,有口供有记忆不就行了?你这是强词夺理!”
博士依然云淡风轻,说:“记忆影像确实可以当证据,不过要完整的才行,切割编辑过的就不要拿出来了。如果你们技术不够,把探索者交给我也行,我来提取记忆。”
那将军脸色一变再变,想要强压零博士接受证据,却没那个能力。而交出探索者?那怎么可能?那岂不就是坐实了暗算楚君归的证据?
这时另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轻咳一声,说:“我们三部原本资深探索者就不多,仅有的三个中候薇和徐放这次都死在楚君归手里,可说血本无归。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博士,三部拿的拨款本来就不多,全都是靠企业赞助在支持。说起来,你就是把三部搞垮了自己也没多少好处,何必呢?”
零博士依然面无表情:“证据。”
中年男人道:“有提取的完整记忆画面。”
“放。”
会议室中央就投射出一幅影像,是候薇的视角,把两人遇到楚君归之后的经过完整地呈现出来。视频只有寥寥两三个断点,截去的是侯薇和徐放威胁楚君归的话。整段视频看到最后,就是他们打开楚君归背包看的时候,画面突然就黑了。单从视频上看,很像是两人分心后楚君归在后偷袭所致。
探索三部的中年男人说:“我们都知道楚君归是格斗高手,在他们完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出手偷袭,一击而杀是很正常的事……”
他话还没说完,零博士就打断了他,说:“我说过,要是再看到剪辑过的视频,那么此次会议就到此为止,而且我会追究你们作伪证的责任。”
中年男人脸色有些尴尬,说:“他们是死回来的,记忆有所缺失在所难免。而且经过比对,缺失的部分还不到一分钟,不影响结论……”
零博士看了看手中资料,说:“影不影响结论不是你说的算。另外你是安奇雷防务有限公司的董事,也在雷声公司有一些股份。这两个公司都是你们三部的赞助商吧,这么有钱吗?正好,这两家公司有用到我实验室的三个专利。你通知他们,就说明年专利费涨5倍。”
中年男人腾起站起,又惊又怒:“我们签了合同的!还有十几年才到期!”
“是吗?”零博士扶了扶眼镜,淡道:“那就重签一份好了。”
“不可能!”中年男人几乎是咆哮。
这三项专利是两家公司的核心命脉,每年光是专利费就要付十几亿,现在直接涨5倍,怎么承受得了?
零博士对中年男人的暴怒全无反应,道:“不肯重签的话那就中止吧,我赔你们违约金。”
中年男人脸色再变。违约金虽然是整整30亿,可是撤回专利后,却是直接卡死了这两家军工企业的命脉,旗舰产品马上就得停产,光是赔偿金就是以百亿计。想要自主研发出相同技术,别说没有那个级别的人才,就是有,研发个十几年都有可能。
中年男人指着零博士,手都在颤抖:“你,你这是威胁!”
“本来就是。”零博士坦然承认。
零博士就这么认了,中年男人竟是无言以对。
好在主持会议的老人终于不再装死,说:“既然博士质疑证据的有效性,那这样吧,当事的不是有两名探索者吗?候薇还要继续进入真实梦境,徐放已经退役了,就把徐放转交给一部,由一部进行记忆提取。博士是这方面的专家,相信会拿到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
藥屋少女的呢喃
中年男人面色数变,最后还是点了头。就算零博士提取出完整记忆,候薇和徐放也不过是威胁了楚君归,想拿他做炮灰而已,而楚君归则是直接动手杀人,这两件事的性质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那么这次会议先到这里,等有了新的证据再行召开。”
零博士面前的会议室影像散去,露出原本的办公室。他接通了一个通讯频道,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年轻的研究员,生得干净且阳光。
虛子(♂)的戰國立誌傳
“博士,您找我?”
貼身透視眼
“一会会有个叫徐放的探索者送过来做记忆提取,你应该还记得怎么出医疗事故。”
年轻研究员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放心,我会把他变成单细胞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