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194 神宮寺老師的見解分享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九鬼组的头目,是九鬼平八郎?”
和马微微皱眉,在得到锦山确认后抬头望向黑崎,双方默契般的点点头。
九鬼平八郎早在山道阻截的时候便被和马砍翻,但九鬼组却依旧组织了这场对桐生道场的夜袭。
这证明有人早就取代了九鬼平八郎在对九鬼组发号施令,至于具体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客观来说,极道帮派也是具备组织性的实体,而是组织实体就必然要有据点来满足其统率调度的需要。
好比锦山组的开发事务所那般,组织据点同时也是其头目发号施令的中枢。换句话说,幕后黑手大概率就隐藏在九鬼组的据点附近。
“逮到了。”
和马嘴角拉出微微弧线,随即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
然而马沙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酒宴直到后半夜才结束。
千代子头上那“道场女主人(暂)”的词条也依旧在闪闪发光。
从系统尿性来考虑,和马估摸着恐怕直到千代子出嫁、又或者他迎娶正室为止,那词条都会半永续地给予妹妹加持,这让和马咋舌不已。
不过就事实来说,千代子本身在修练上就非常努力,对道场倾注的感情也远胜过和马。
今次九鬼组侵袭桐生道场刺激到她心中的雌虎,从而踏过心技一体的门扉,拿到女主人(暂)的官方认证,也是相当符合逻辑的事情。
马沙比谁都清楚千代子付出的努力——不管是学业还是剑道,亦或者爱情。
超品透视 小说
正因为如此,他面露欣慰,同时也暗暗提醒自己,今后在道场时有事没事可千万别去惹千代子生气。
有锦山组帮忙善后,九鬼组夜袭道场的事情被当成帮派间的寻常械斗给摆平过去。
喝醉的锦山平太当晚被手下给架走,千代子也在天亮后出门上学。
和马也打着哈欠回房间想稍稍睡一会儿,结果眯没多久就被晴琉给叫醒,说玉藻那边有了进展。
和马跟着晴琉来到客厅,看见黑崎己早早在那里等候。
客厅里凌乱堆放着开门实验的资料,另外还有好些手绘的稿纸。
茶几前的玉藻皱眉盯着稿纸上的图样,在和马进门时她正好微微打着哈欠,露出难得的慵懒困倦的模样。
“情况怎么样?”和马在茶几前坐下,略心疼地看着自家狐狸。
“这个嘛,我想我大概搞清楚了。”放下稿纸的玉藻伸指揉着太阳穴。
“是,老师辛苦了。”不远处的黑崎亦朝玉藻低头致敬。
早先和马给黑崎介绍玉藻时,曾说她是通晓神秘侧事务的专家,在那以后黑崎对“神宫寺老师”便分外恭敬。
本来神秘侧相关的事情是不宜让普通人知晓的,不过黑崎本身便是开门实验的受害者,而且也跟重弘元司交过手,故而才破例让他参与到讨论中来。
不过讨论内容要求保密,另外也不会涉及到玉藻真身之类的核心机密。
“重弘元司那混蛋,做得相当隐蔽呢,反复看了好多遍才注意到……啧,我不认为那石头脑袋的家伙能搞出这么高明的伪装,多半是福址科技帮忙弄出来的。”
玉藻吐出挟杂着怨念的叹息,顺手递了张着写着数字的稿纸给黑崎。
“我演示给你们看……黑崎君,能帮我录像带快进到这些时间上吗?”
“是。”接过稿纸的黑崎跑去录像机前低头操作起来。
盒式磁带是这个时代普遍采用的影像载体,而播放磁带的录像机在市面上流通的最新款己经有遥控功能了。
不过桐生道场的录像机却是在80年代的现在也显得陈旧的型号,是锦山平太不知道从哪个当铺淘出来的。
锦山的本意是让桐生道场有点先进的现代设备,没想到这却成了马沙拒绝晴琉买新录像机的最大借口。
每当晴琉哀求说要买个录像机放演唱会录像带的时候,和马就会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再过不久CD就会成为最新锐的载体,自家有个破录像机凑合用就完了。
然而这个“不久”,可能会长达十年。
反正和马就是变着法子想省钱罢了。
这个破录像机,根本没有最新款式上那种操作面板,也不存在直接跳动时间的功能,只能跟录音机一样卷带子来调整。
黑崎照玉藻要求把录像带快进到某个时点,随即电视上播放出森林中潺潺流水的优美景色。
众人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看完一段后似乎没发现异样。
在众人困惑时,玉藻叫黑崎改用八分之一的速度重新播放了一遍。慢放让这个破机器发出了让人担心的噪音。
这次速度放慢过后,众人再看过去时,果然在一段树林跟流水切换间的镜头处察觉到了异常。
“咦?好像有东西闪过?”
“没错,和前后风景明显不一样……”
“黑崎君,能再放一遍吗?在出问题的地方把画面暂停下。”
回答着“是”的黑崎,一时间化身为人形遥控器在录像机前常驻。在重复操作五六遍后,终于逮到那一闪即逝的影像把画面截停下在那瞬间。
众人举目望去,只见屏幕上显出一张没见过的怪异图案。那图案由粗细长短的扭曲黑线构成,看上去像某种类型的咒符,整体给人颇为不祥的印象。
“这是什么?”和马皱眉问出来。
“嗯,大致可以看成某种扰乱心神的法术。注视太久的话会让人神识昏沉,甚至精神错乱,你们也要当心点。”玉藻的话让众人连忙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注意力回到狐狸这边。
“也就是说,重弘元司把扰乱精神的咒符藏进录像带的影像里,从而让实验者不知不觉被影响?”和马向玉藻确认着。
从生物学来说,人眼能分辨的动态图像大约是每秒六十匝,采用技术手段在六十匝里面混进少许人眼无法察觉的异物,便会让人的心志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和马隐约记得,穿越前他也曾听闻过类似的实验。
实验方在一段普通影像中混进些许暴力撕杀的画面,结果看完影像的测试者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纷纷表现出暴躁好斗的倾向来。
重弘元司做的大约和这个差不多,只是把暴力画面换成更恶质的洗脑而己。至于那些优美风景片和舒缓音乐,作用大概是来瓦解参与者的心防,从而让他们更容易接受影响。
“还有这样的事情?”听完和马解释的晴琉瞪圆了眼睛,对酷爱电视剧的她来说这显然是不小的冲击。
“我倒是更惊讶警部补居然知道这样的手法……应该说,果然是不愧是东大生吗?”黑崎朝和马投来满溢钦佩的视线。
“嗯,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多作说明,就直接说结论吧。”玉藻欣快地弹了手指,把一张绘有咒符字样的稿纸推以茶几中央。
“那段影像里有好几十处都被做了手脚,但大致来说只有两类咒符。一类便是刚刚那类扰乱精神的咒符,其实这类咒符的实际效果更接近于在参与者的精神里埋下一道后门,以方便施术者稍后进去做手脚。”
“开门实验的参与者都有一段频频怪梦的时期,那就是食梦貘……重弘元司做手脚的证据?”和马确认着。
“是的,那家伙原本就擅长在梦里搞鬼,埋下后门那当然更方便他肆意妄为。”玉藻点着头。
“……彩香那时候也是这样?”黑崎沉声问着。
“不,你家彩香的情况有些特别,事实上对她起作用的是这个。”玉藻说着伸手指向稿纸上绘着的另一类型咒符,“这类型的咒符是用来刺激灵觉的。”
虽说神秘法则己比昔日衰退许多,但只要是活着的生物,多少都潜藏着灵力。人类当然更是如此。
那类型的咒符是通过刺邀灵觉来触动当事者的潜在灵力,潜在灵力越高的人就越容易受到刺激,进而导致强烈的不适感。
“以前也有神社用这方法来选拔巫女,但因处理后遗症太麻烦就慢慢废除了。”玉藻看向黑崎说道,“从描述来看,你家女儿的潜在灵力应该相当高,恐怕都不输给以前主持祭仪的巫女。这在当前时代几乎算是凤毛鳞角,所以重弘元司才会不惜冒险把她掳走……我想她大概不会有事,毕竟很难再找到她的代替。”
听到玉藻的保证,黑崎长长舒了口气。
“稍等,让我整理下。”和马举起手喊了暂停,稍稍梳理了下到目前为止的结集结,“也就是问,重弘元司组织开门实验的目的,是想找到具有潜在灵力的人,再埋下后门来控制他们来做些某事情?”
玉藻点点头,微微眯起眼睛:“是的,要说那家伙以前也没少干过类似的事情,但唯独今次,规模是空前绝后的。”
听着狐狸宣告的和马不禁跟黑崎面面相觑,一直追查此事的他们对此再清楚不过。
到目前为止东京街头出现的迷途者己快突破四位数,而曾经参与开门实验的人更有数万之多。虽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灵能者被洗脑,但无论怎样都是足以骇人听闻的规模。
“所以,那家伙搞出如此阵势,究竟打算做什么?”和马缓口气询问着。
蔚藍蜂鳥 小說
“这个嘛,从实验资料上能看出来的大概就有这些了,至于剩下的……”玉藻摇摇头,目光却移到手边的老旧漆盒上。和马目光跟着移过去,发现那漆盒他有些眼熟。
“剩下的,你就用占卜了?”和马确认着。对出于旺盛好奇心而习得诸般技法的狐狸来说,各种类型的占卜也是她相当得意的特技。“结果怎么样?”
“唔,很难说得上是好是坏的呢……你听过‘降神术’吗?”敲着漆盒的玉藻突然抛出和马没听过的名词。
“降神术?”那是什么?和马眨眨眼睛。
“以前巫女们用的退魔术,借用侍奉神灵的御力来退治妖魔,有些时候甚至可局部改变现世的法测……相当难对付哦?”玉藻以深有感触的语调说着,“不过近代以来神灵跟妖怪都退居到幕后,降神术应该早就没人会用了才是,我也在奇怪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