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 txt-第2419章:墨儒道佛的分裂讀書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419章:墨儒道佛的分裂
不久之后,天下再次发生震动,因为阴阳家也响应了大秦的号召。
阴阳家光是加入供奉殿的人多达六人,分别是:伏羲、南华、邹衍、姬如、卑弥呼、安倍晴明;
其中光是大宗师就有五人之多,这也让无数人惊掉下巴。
任谁也没想到,本就走精英路线的阴阳家,竟在不知不觉中壮大到了这种程度,这样的底蕴甚至都已经不比儒家弱了呀。
大秦建立供奉殿,并向天底下的高人邀约,蜀楚隋等国都以为,除了大秦本国的人之外,会没有多少人应邀,但结果却被狠狠的打了脸。
百家竟然都有人接受了应邀,甚至还包括了支持楚国的墨家、以及支持蜀国的农家。
神醫廢材妃
儒道佛三家会有人加入,这是所有人都料到的事,毕竟这三家都是大教派,有同时扶持多方势力的能力。
儒家同时站队秦、楚两国。
道家同时站队秦、唐、宋三国。
佛家同时站队秦、唐、隋、蜀四国。
除此之外,儒道佛三家的内部也很分裂,很难彻底的完成统一。
但墨农两家却很团结,并且很专一,都只站队一个国家,那就是楚蜀两国,而非像其他教派那样同时站队多个势力。
可墨家荆天明,农家郑玄,却公开表示加入大秦供奉殿,这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荆天明和郑玄可不是一般人,他们一个是墨家的巨子,一个影响力甚至比魁首还大,连他们都加入了大秦供奉殿,那会不会影响到墨农两家的其他人?
得知荆天明和郑玄,竟加入大秦供奉殿的消息后,刘秀和刘裕都再也坐不住了。
一直以来,墨农两家都是楚蜀的坚定支持者,双方如同新婚夫妻般亲密无间,可如今却当着现任丈夫的面,公然和大秦这个情人卿卿我我,这让刘秀刘裕还怎么忍的了?
考虑到墨农两家之中,加入大秦供奉殿的人,暂时都只有荆天明和郑玄一个,所以刘秀和刘裕也不敢过多的刺激,都只是言辞激烈的向墨农两家发起抗议而已。
面对楚国和蜀王的抗议,墨农两家自然是高度重视,很快就召开了高层会议进行商议。
契约军婚 烟茫
荆南的某处深山内,墨家机关城就坐落在此。
此时,机关城大厅内,墨家高层齐聚一堂。
上上任魁首墨翟,上任魁首黄承彦、现任魁首荆天明,三代魁首共聚一堂,端坐在上方的主位上。
下面则是:禽滑厘、田鸠、孟胜三位太上长老。
以及:燕丹、六指黑侠、班大师、徐夫子、荆轲、盗跖、大铁锤等一众墨家高层。
不过从站位来看,本来团结的墨家,如今却隐隐分为了两大派系,右边一派以魁首荆天明为首,而左边一派则以燕丹为首。
燕丹一脸愤怒的看着荆天明,大声质问道:“敢问魁首,为何不于任何人商量,就擅自加入大秦供奉殿?你还记得你是我墨家的魁首吗?”
对此,荆天明则解释道:“天明认为,加入供奉殿,对我墨家并无坏处。
一直以来,我墨家都和楚国走的太近了,而大秦统一之势已成,我墨家若是还继续和带去哪作对下去的话,将来必定会被彻底清算。
故,天明才以个人身份,加入了大秦供奉殿,是想缓和墨家和大秦的关系。”
荆天明其实并不喜欢楚国,但奈何上古时期的恩怨,让墨家内部大部分人都对大秦极为厌恶,他身为魁首也不能违背大多数人的意愿,所以只能随大流跟着一起支持楚国。
但如今情况不一样了,大秦统一之势已成,墨家还继续跟大秦作对的话,未来大秦统一天下进行清算的话,那么墨家的传承很有可能彻底断绝。
正是基于这点考虑,荆天明才会以个人身份加入供奉殿,而非是墨家巨子的身份,他想缓和墨家和大秦的关系。
荆天明都是为了墨家,他以为这么做会被墨家接受,却没想到却引起燕丹等反秦派的逼宫,而他的话明明是句句在理,可却反而挑起了燕丹等人的脆弱神经。
听到荆天明想要让墨家和大秦缓和关系,燕丹一派的人全直接炸了,燕丹更是大怒道:“巨子,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
大秦乃是篡汉逆贼,嬴昊更是杀戮成瘾的暴君,我墨家乃名门正派,跟大秦更是有着血海深仇,又岂能向暴秦低头。
佳 大 世界 股份 有限 公司
“没错,燕丹大人说的对,我墨家绝不向暴秦妥协。”荆轲附和道。
他对大秦的感官本来还不错,但大秦占领幽州之后,他最为心爱的师妹公孙丽,被嬴昊嫁给了秦政,这也让他彻底恨上了嬴昊以及大秦。
六指黑侠、徐夫子、盗跖、大铁锤等人也跟着附和,纷纷指责荆天明这个魁首。
荆天明见此,眉头也紧皱了起来,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这又哪里是什么高层会议,简直是针对他这个魁首的批斗大会呀。
“诸位,大秦虽篡汉复了国,但汉也是篡秦立国的。
至于嬴昊,明明是世之罕见的千古明军,暴君之名又从何说起?
而我墨家和先秦的恩怨,那都已经是四百年前的事了,跟如今的墨家和新秦又有河关系?
燕丹你若是以此为由,挑拨大家的仇秦情绪,未免太过于强词夺理了。”
听到荆天明此言,燕丹却冷笑了起来。
“我燕丹挑拨大家的仇秦情绪?我墨家和暴秦仇深似海,这还需要挑拨吗?
到是巨子你,之所以会这么做,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只是为了我墨家?”
荆天明听到这话也怒了:“燕丹,本巨子敬你是前辈,你可以质疑我这个人,但不能质疑我为墨家奉献的心,我这么做不为墨家还为什么”
“呵呵,你那是为了墨家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你分明是为了阴阳家的姬如。”
燕丹此言一出,墨家众人顿时炸开了锅,甚至连荆天明自己也懵了。
他以个人名义加入大秦供奉殿,这跟月儿又有什么关系?
燕丹则自顾自的说道:“巨子你喜欢姬如,为了有接近她的机会,抱得美人归,所以才加入大庆吧供奉殿,可你这么做又为墨家考虑过吗?
如今我墨家的弟子,大部分都效力于蜀国,也和楚国已是不分你我,可魁首你却公开支持大秦,你让我墨家情何以堪?
你究竟是我墨家的墨家魁首,还是阴阳家的墨家魁首?”
听到此言,荆天明顿时色变,怒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可燕丹却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
燕丹见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大声道:“楚王刘秀才是天命之子,他定会推翻暴秦,复兴大汉,可是我们的魁首却因为儿女私情,选择了站在了暴秦的那边。
这样的魁首我燕丹绝不承认。”
“荆轲也不承认。”
“盗跖也不承认。”
……
在众人此起彼伏的声讨声中,燕丹却当众跪下,冲上方的墨翟、黄承彦等人道:“今日,前两代魁首,以及太上长老们都在此,我燕丹当众弹劾魁首,请求罢免荆天明的巨子之职。
荆天明为一己私利,罔顾整个墨家的利益,已经没有资格在担任墨家的魁首了。”
“你……”
荆天明被气的咬牙切齿,但新中南更多的还是挫败感,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弹劾,并且大多数人竟然还支持燕丹,他这个魁首当的还真是失败啊。
心有獨鐘
但他真的错了吗?大秦统一之势已成,他只是不想墨家越陷越深,直至彻底无法脱身而已。
荆天明一心为了墨家,却反被燕丹如此污蔑,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悲愤,也不准备为自己辩解了,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荆天明的反应也把燕丹吓了一跳,荆天明不但是武道和机关术方面天才,还是半步大宗师级别的强者,他要是暴起杀人的话还真没人能阻止的了他。
但一想到上方前两代魁首,以及太上长老都在,燕丹顿时放下心来,荆天明敢在这个时候动手,只会是自寻死路。
墨翟、黄承彦、禽滑厘、田鸠、孟胜五人相互对视一眼后,墨翟和黄承彦一起站了起来。
黄承彦一脸失望的对荆天明道:“天明,你太让为师失望了,老夫相信你是为了墨家好,但你已经不适合在担任魁首了。”
荆天明身为墨家巨子,可墨家大部分的高层,却都站走了燕丹这边。
这或许有燕丹善于笼络人心的缘故,但天明若是对墨家足够上心,各方面的管理都到位的话,也不可能会被燕丹这么轻易就架空。
这才是黄承彦对天明失望的真正原因。
现在墨家大部分的人都站在燕丹这边,而燕丹又是刘秀的铁杆支持者,自然不可能允许天明这位巨子公开站秦,于是才有着今**宫的一幕。
正如当初高渐离和雪女加入大秦,结果被燕丹开出墨家一样,如今荆天明也将要两人的后尘,即将被逼出墨家。
对此,墨翟等太上长老心知肚明,但恰如燕丹所说的,墨家和楚国的联系太深了。
当墨家大多数人都站在楚国这边时,别说是荆天明这个巨子了,哪怕是他们这些太上长老,也只能被民意所裹挟,而做一些违心的决定。
墨翟心中暗叹一声后,开口道:“老夫以墨家太上长老之名,在此正式宣布,剥夺荆天明墨家巨子的身份,从今日起你就不是我墨家的巨子了,你走吧。”
“对不起,师傅,师祖,天明让你们失望了。”
荆天明一脸苦涩的跪下,一声不吭的磕了三个响头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就在即将走出大殿前,他却停了下来,背对众人说道:“燕丹,大秦的统一之势不可阻挡,你再这么搞下去的话只会毁了墨家,不想墨家毁于一旦的人就跟我走。”
燕丹冷笑起来:“荆天明,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在这妖言惑众,是不会有人跟你走的。”
“老夫跟天明走。”
徐夫子站了出来,脸色坚定道:“天明是老夫看着张大的,老夫相信天明的为人,他是不会害墨家的。”
“老夫也跟天明走。”
班大师站了出来,虽么有多说什么,但脸上满是坚定之色。
徐夫子和班大师两人德高望重,他们的态度也影响到了不少人,很多人都表示愿意追随天明,但更多的的年轻人却依旧站队燕丹。
“你们这是要背叛墨家吗?”
燕丹见此大怒,为了防止墨家分裂,连忙道:“来人,将这些叛徒都给我拿下。”
“是。”
“我看谁敢动手。”
荆天明冰冷的话语传来,随半步大宗师的气势全开,令在场众人都不敢有死哈异动。
燕丹见此,跑到墨翟身边,指着荆天明道:“老祖,您快看看,荆天明竟敢在此动手,简直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墨翟冷视燕丹一眼,顿时将燕丹吓的一哆嗦。
墨翟道:“放他们走吧。”
燕丹急了:“可是老祖,这个口子一开,我墨家会分裂的。”
“分裂也比被传承灭绝好。”黄承彦怒道。
燕丹不说话了。
荆天明转过身来,看着身边的众人,对上方的墨翟道:“老祖,我等今日虽离开墨家,但无论身在何处,我等永远都是墨家弟子。”
言罢,荆天明带着徐夫子、班大师等墨家弟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机关城,而他们的目的地正是大秦。
荆天明身为墨家巨子,却被燕丹联合高层罢免,并被逼出墨家。
跟随荆天明离开,加入大秦的这一脉,自此被世人成为秦墨。
而跟随燕丹,继续效力于楚国的一脉,则被世人称之为楚墨。
自此,墨家彻底分裂,而儒、道、佛三家也紧随其后。
孟轲率领南方儒系,上百儒门加家族,数十儒道门派,公开宣布孔丘助纣为虐,不在承认孔丘这个魁首,并自立为儒家的新魁首。
孔丘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人,见孟轲敢这样挑衅自己,于是也公开宣布,绝不承认孟轲的儒家,并将孟轲逐出儒家。
自此,儒家分裂成了孔儒和孟儒两派。